姜書益

前駐俄羅斯資深外交官
2016-02-22



最近沙烏地阿拉伯將什葉派領袖艾尼姆處死事件,已引起伊朗等回教什葉派國家的強烈反應。沙伊兩國爭奪伊斯蘭世界領導權的鬥爭,已由檯下浮上檯面。其未來發展不僅影響中東地區之和平穩定,對國際政治情勢恐怕也將是一大衝擊,儘管中國已受邀出面調停,但其衝突的真正原因和背景,以及最近在中東動作頻頻的俄羅斯之態度都非常值得注意。

 

一、艾尼姆事件的意義

本(二0一六)年一月二日,沙烏地阿拉伯以恐怖分子的名義將46名人犯判處死刑,其中包括沙國什葉派領袖艾尼姆(Ali Mohammed Baqir al-Nimr),此事立即引其中東各地什葉派的強烈反應。伊朗什葉派企圖焚燒沙國駐德黑蘭的使館,黎巴嫩、伊拉克等國什葉派亦發生抗議示威,但大規模暴動卻出現在沙烏地阿拉伯國內,為鎮壓動亂沙國竟派出坦克。早在二0一二年「阿拉伯之春」發生時,沙國政府便將該國什葉派領袖艾尼姆予以逮捕。近年沙烏地阿拉伯的社會問題和矛盾一直在擴大累積,從表面上看來,沙國非常富有,但實際上該國仍有400萬人生活在極度貧窮邊緣。沙國失業率極高,30歲以下青年有2/3失業,20歲以下則有3/4失業。沙國經濟可分為兩個截然不同的集團,各有1600萬人。第一集團民眾生活奢華,享有各種特權、擁有各種社會補助,生活富裕而穩定,但另一集團的人民包括外勞和未取得沙國身分護照者,他們卻過著極為貧困的生活。什葉派在沙國屬於少數派,他們多半生活在沙國東部,佔該國人口15%,在他們居住的土地上雖擁有豐富的石油,但由於沙國王室掌控這些石油並任意揮霍,當地什葉派民眾卻仍一貧如洗,這也就是沙國什葉派與王室衝突的主要原因所在。

什葉派在沙烏地阿拉伯備受壓迫,它的經濟和權力處處受到政府的限制,因為沙國統治官僚系統完全由遜尼派掌控,所以什葉派教眾被迫向其他什葉派國家求助,如艾尼姆年輕時便隻身前往什葉派大國伊朗宗教學校就讀。近年由於沙烏地阿拉伯國內情勢不穩,所以當「阿拉伯之春」運動爆發後,立即引發國內響應。受到驚嚇的沙國王室,一方面撥發大批款項增加貼補,提高退休金的發放,另一方面則出動坦克以武力鎮壓抗議者,並將該國鼓勵「阿拉伯之春」的重要首腦予以逮捕。沙國什葉派領袖艾尼姆由於批評政府,過去已兩度遭到逮捕,二0一二年是第三次遭逮捕,如非在網路上攻擊政府應該問題不大,但艾尼姆卻錄影並指名批評剛過世的內政部長納衣夫親王,而後者與沙國王室關係密切,因而艾尼姆才被判處死刑。二0一五年沙烏地阿拉伯曾執行158名人犯死刑,但西方人權組織對此並無任何反應,而此次艾尼姆執行死刑,美國國務卿和歐盟外長僅低調表示「遺憾」而已。英國首相卡麥隆過去在網路對人權問題一向言詞強烈,但這次對沙國違反人權卻毫無反應,再次證明西方世界對人權問題的雙重標準。

 

二、伊斯蘭領導權的爭奪

利雅德認為此次事件純粹是伊斯蘭國家間的問題,不會影響其與西方世界之關係。十二月三日沙國利用此次事件斷絕與伊朗的外交關係。美國國務院希望沙伊兩國以冷靜方法處理彼此關係,但沙國官員卻表示,不在乎美國有關沙伊衝突的任何立場。至於沙烏地阿拉伯與周遭小國以共同對付ISIS和恐怖分子名義而成立的所謂「伊斯蘭聯盟」亦做出共同反應,巴林、蘇丹隨之與伊朗斷交,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則將兩國關係降至代辦級,一月五日科威特駐伊朗大使也被召回,六日卡達、索馬利亞也將駐伊朗大使館撤回,沙烏地阿拉伯與伊朗的衝突情勢遂一發不可收拾。其實利雅德並非頭一次與德黑蘭斷交,一九八七年400多名伊朗朝聖者在與沙國警方衝突中喪命,在德黑蘭的抗議行動中,也殺死一名沙國駐伊朗外交官員,雙方因而發生外交衝突,不過當時並未釀成大規模的國際事件。沙伊關係第一次受到衝擊是一九七九年,伊朗發生伊斯蘭革命將巴勒維國王驅逐事件,過去沙伊兩國關係密切,但自從什葉派教長赫梅尼上台,並煽動各國什葉派進行伊斯蘭革命,立即引起沙國王室的極度不滿,兩國關係乃告破裂。

其實沙烏地在阿拉伯世界之地位,無論從歷史、宗教、文化、經濟而言,遠不及開羅、巴格達或大馬士革,就如同中亞的浩罕、布哈拉或撒馬爾罕等中心與土庫曼,但近年由於土庫曼這群遊牧民族正坐落在天然氣管道上,才變得如此財大氣粗,況且土庫曼遠遠無法與沙烏地阿拉伯相比,因為後者的石油、天然氣開採已經超過50年,在這段漫長的歲月裡,沙國不僅以龐大能源贏得許多附庸國的支持,更以龐大資金打壓其對手。不過沙烏地阿拉伯卻無法以武力或金錢迫使伊朗屈服。過去沙伊兩國進行經濟對抗,但如今雙方卻因宗教問題而起衝突,現在更演變成區域領袖及伊斯蘭世界領導權之爭。專家分析認為,這是沙伊兩個最大的一次衝突,其背景非常複雜,由於這是一種嚴重的結構性衝突,所以期望它能全面解決恐怕非常困難。

 

三、「遜尼派」聯盟的旗幟

去年沙烏地阿拉伯成立一個以反恐為號召的「伊斯蘭聯盟」,不過專家認為,與其說是「伊斯蘭聯盟」,不如稱其為「遜尼派聯盟」更為恰當。儘管其中巴林國王是什葉派,他之所以追隨沙王,這是由於「阿拉伯之春」在巴林爆發大規模抗議時,沙國曾派遣軍隊前往協助鎮壓,因此巴林乃倒向利雅德。事實上,「伊斯蘭聯盟」之反恐,不過是名義而已,而其真正目的是沙烏地糾眾與日益壯大的伊朗勢力相抗衡。近年伊朗在中東的勢力不斷擴大,利雅德不只經濟利益、政治影響,甚至主權獨立均感受到來自德黑蘭的威脅,所以這次沙國政府之對艾尼姆執行死刑,其實目的在引發國際衝突,逼使西方強權特別是美國共同對抗伊朗而已。

西方觀察家認為,沙伊兩國衝突未來很可能升高,甚至發展到無法掌控的局面。因為沙伊斷交,已使葉門、敘利亞、伊拉克問題的解決變得更為困難。區域衝突的增加,對中東的和平穩定將是一大挑戰,而且難民問題的解決將更為棘手。若干專家更悲觀的認為利雅德與德黑蘭的衝突,極有可能引發第四次波斯灣戰爭,而其範圍和規模,可能是前三次波斯灣戰爭的總和。

俄羅斯科學院中東研究所所長沙達諾夫斯基(Евгений Содановский)則認為,未來沙伊戰爭將是一場長期而慘烈的戰爭,艾尼姆的死刑是沙烏地一項錯誤的政策。事實上,沙伊兩國檯面下的衝突由來已久,但由於此次斷交才使衝突表面化。如果沙伊發生戰爭,由於伊朗軍事力量相對較強大,軍隊機械化情形也較沙國為佳,譬如在最近在葉門衝突中,擁有現代化武器裝備的沙國軍隊,竟無法戰勝一群使用蘇聯時代舊武器的葉門什葉派分子。在紅海的海上衝突中,沙國海軍已經損失10艘艦艇,在地面戰爭中,沙軍損失的各種火炮、坦克、戰機更不計其數,沙國目前已陷入區域衝突的泥淖中,所以擁有美國最新裝備的沙軍,絕非久經戰陣的伊朗之對手。

 

四、俄羅斯與沙伊之關係

美國經常透過沙烏地阿拉伯執行其中東政策,而沙國也從不諱言對俄羅斯及其夥伴伊朗、敘利亞的敵視立場。在經濟方面,沙國推動石油降價政策,又拒絕減產,使俄羅斯經濟蒙受巨大損失。在軍事、政治方面利雅德當局對莫斯科從不假辭色。俄軍事專家梁可夫(Александр Леонков)更強烈質疑此次俄戰機之遭土耳其擊落,就是由於美、沙二國向土方透露俄機位置所致。不過儘管如此,俄羅斯各大媒體對沙國之報導仍極為友好,甚至就在戰機被擊落事件發生後兩天,在莫斯科舉行一項盛大的俄沙經貿合作年會,俄能源部長諾瓦克(Александр Новак)還興奮地宣布,沙國將向俄羅斯基礎建設進行大規模投資,其中包括農業、交通和各項公共建設。俄沙並將共同投資,進行長期戰略合作。兩國將開放直航,簡化簽證手續。俄氣集團Интер РАО、Ренова等重要企業已公開表示,對沙國市場極有興趣。此外,雙方還將進行武器交易,包括「伊斯坎達」導彈在內的各種軍火武器達100億美元,所有協議將於沙國國王未來訪俄時簽署。

至於俄羅斯與伊朗的傳統友好關係,並未因一九七九年伊斯蘭革命而有所變化,莫斯科不僅在聯合國大力維護德黑蘭權益,繼續提供武器裝備,並協助其建造核電廠。去年十二月廿八日,為履行放棄核武的承諾,伊朗更將大部分濃縮鈾運往俄羅斯,以交換解除國際經濟制裁。二0一五年初以來,俄伊雙方便就以貨易貨的方式,每日進口50萬桶石油事進行談判。莫斯科有意在國際解除經濟制裁後,搶占伊朗市場的意圖非常明顯,此舉對伊朗經濟發展極為重要,因為二0一四年該國石油收入佔其GDP 41%。此外,在美國、以色列強烈反對下,普丁總統仍同意解除出口C-300防空導彈系統之禁令,俄羅斯早在二00七年便與伊朗簽署此項總價8億美元之協議,後因梅德韋傑夫總統禁令而中止此項軍售交易,當時曾引起德黑蘭當局的強烈不滿。凡此種種均充分顯示,莫斯科對傳統盟友伊朗的支持,以及對其對手沙烏地阿拉伯拉攏的不餘遺力。

 

五、結語

沙烏地阿拉伯支持美國油價下跌,拒絕石油減產之政策,不僅是對俄羅斯,更是從經濟上打擊其什葉派對手伊朗的有效策略。二0一五年底,沙國以反恐名義成立的「伊斯蘭聯盟」,更可說是從政治上孤立伊朗的「遜尼派聯盟」。為反對美國與伊朗修好,沙國不僅拒絕接任聯合國非常任國理事席位,沙王更拒絕出席去年五月在華府舉行的美國與波斯灣六國領袖峰會,而日前處決什葉派領袖艾尼姆之舉,更是利雅德當局企圖迫使華府在中東問題上選邊的苦肉計。毫無疑問沙伊衝突已由經濟、宗教層面提升到區域領袖和伊斯蘭世界的領導權之爭。

與歐巴馬的退縮政策相比,普丁的中東政策卻相對積極,俄羅斯不僅支持解除對伊朗的國際經濟制裁,更以武力支持敘利亞阿塞德政府攻擊反對派,而在莫斯科推動下,一項有關敘利亞問題的國際會議,更在維也納召開。此外,儘管其與沙烏地的立場不同,莫斯科仍積極進行拉攏,雙方不僅從事經貿、科技合作,更進行軍售交易。毫無疑問莫斯科的策略已強化俄羅斯在中東的戰略利益,但也更加激化了美俄的對立情勢,俄戰機遭擊落就是其直接反映。不過美俄之角逐卻也突出了中國的地位,最近中國領導人之走訪中東三國-沙烏地阿拉伯、埃及、伊拉克,北京未來在伊斯蘭世界的角色似乎更值得注意。


注釋:
1  Геннадий Грановский, Саудовская монархия провоцирует войну в Заливе, Военное обзрение, 7 января 2016.    
2  Сергей Кожемякин, Саудовские грабли ближневосточной политики,17 декабря 2015.

(本專欄作者觀點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