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華球

2021-12-23


 

天安門廣場。(Cocoabiscuit@Flicrk CC BY-NC-ND 2.0)


前言

明年秋天,中國共產黨(簡稱:中共),即將召開第二十次黨代表大會(簡稱:二十大),這是中共百年之後的第一個黨代會,也可能是習近平打破中共總書記任職兩屆慣例,步入連任三屆總書記的歷史紀錄。
 

回顧中共建黨百年的歷史長河中,留給中國人最深綴地刻骨銘心之痛的十年文化大革命,應該是既深且痛的夢噎,也留給世人難以回顧的悲慘之憶。然而在這些傷痛與悲慘的記憶之後,人們好奇且生疑地思考中國共產黨,是怎麼在這個傷痛與悲慘的長河之中,走過這百年的征途,邁進下一個世紀的洪爐之中。
 

順著上述的文思與邏輯,本文要探討的是,人們一定很想知道,為什麼一個政黨可以存活100年,還繼續在茁壯當中;為什麼有9000多萬的人,願意加入這個黨成為黨員;為什麼這個專制極權的黨,可以領導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全球矚目的大國。這幾個大哉問,是本文想回答的重點,此外,亦提出中共應如何理解、面對上述的幾個為什麼,以免世人生疑猜忌,橫生枝節,徒遭困頓。
 

壹、藉由以下幾個問題意識,回答上述的幾個為什麼?

一、人們好奇的是,中共既是黨也是國,也就是中共是一個以黨領政、領軍,領一切的黨中有國,國中溶黨的黨國體制融合體。是以,研究中共問題,不能用一般的眼光來看待中國共產黨;看中國問題;看中國人;看待中國國情,因為,中共的黨性不同;中國民族性不同;國情性質不同;中國的崛起過程不同。這是研究中共、中國、中國人,很重要的三種不同性質與情境,非一般的論述與分析即可釐清與說明清楚。
 

務須從中共黨史、理論、性質、關係、國情、形勢、國關等學術理論面與政策實務面,由點、線、面的微觀到宏觀來深入鑽研與論析,始得進入堂奧,探究深淺之道。而這就是中共得以百年長壽續存的首要之處,估不論中共之道良窳如何?但其生存之道,發展之功,的確值得人們深思研究。
 

二、中國領導人的權力與權力來源(黨代會、政治局常委會、政治局會議),也是研究中共與中國的重要問題,釐清此問題,有助探究中共問題的根源與門道。這是一個權力何大?權力何來的雙重結構問題,也就是說,權力的大小,是來自權力的出處,但在中共而言,權力大小可以左右權力來源,亦可以決定權力何落,這個權力大小影響決定權力來源的權力結構倒置,是研究中共權力結構的重要途徑。
 

尤其在毛鄧時期,領導的權威與權力是凌駕在權力來源之上的,毛時期尤為顯著。時至現今,習近平的權力,難道沒有凌駕一切之上嗎?習一人說得算,不是當前中共權力結構無力的顯示嗎?所謂集體領導,難道沒有成為領導集體的習氏一把抓領導。十九大通過的國家主席無任期制,就是最好的說明。明年深秋的二十大,如果習近平續任總書記,則本文的言責就有事例可證了。
 

三、世人所謂不反對中國,而是反對中共,這也是研究中共與中國的途徑之一。釐清透析這個將黨與國區分開來對待的邏輯與途徑,的確有助研析中共為何得以長命百歲而不墜的原由。
 

上述研究邏輯與途徑,雖是研究中共的方法之一,不過,研究中共,如果把中共與中國區分開來研究,不免患了,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切香腸式的單方面外科手術,而忽略了,頭疾所牽涉的醫理與醫術,及醫道的綜合療程的醫道結構性治療的全程研判與個別診治的複合式療法,才能對症下藥,藥到病除,康復體健。而研究中共與中國,亦正如前述醫頭的綜合複式療法,始得全貌式地了解中共黨國體制的難分難解,而個別醫頭醫腳的單獨式地個別療法則難以窺竟全貌,克竟其功。
 

四、一個被世人視為專制極權的中共,為何還能有9000多萬人加入中國共產黨,非但不以為恥,還引以為傲,其忠黨愛國之心,不下於愛家愛人之心。這是研究中共議題的關鍵之處,殊值深究其境,以探其物。
 

中國人對中共的信任與依賴,是世間少見將黨視為扈從與恩庇的依靠,這更值得深究。習近平不久前敢於提出「共同富裕」這個社會主義共產壓倒資本主義富人的政策,正是中國人民排富急切的態度,給予習近平最有力的支撐與力道。
 

「共同富裕」政策,在二十大前的一年多之時提出,足見習以人民作為打擊異己的抗力,啟動人民戰爭的意念,不難窺見政爭危急的端倪。深研此道,有助深入中共政爭之境,對研判二十大前之政爭與黨國運作之實況,有見洞底之妙,誠值深研窮究。
 

2019年12月,我和友人同訪北京涉台人士,酒酣耳熱之際,隨口問了大陸友人,你們大陸人民為何這麼死心蹋地信奉中共,這麼心甘情願地信賴中共,友人回說「共產黨給我們過這麼好的生活,這麼安穩的日子,這是中國有史以來,最安定、最豐富、最光榮的時刻,是你,你會不信任,不信賴他嗎?」,這麼一說,我頓時啞口無言,了然於心。簡單用一句很通俗的「有奶便是娘」,來形容是既貼切又實在的答案。
 

貳、中共應如何理解、面對上述的幾個為什麼

一、 體制改革的起心動念與決心

中共所引領的中國,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也是世界的工廠與市場,全球與中國的互賴、依賴愈趨頻繁,其緊密度與連結度,更是愈益密切難分。但是,令世人又愛又恨的是,面對這樣的市場巨蟒,總是提心吊膽,深怕得罪了巨蟒,恐將難逃被噬的危險,這正是中共集權專制,以黨領一切,給人憂慮、心懼這個不民主不自由的專制政體,何時會反目成仇,何時會不依規章,不按牌理出牌,而心生畏懼與顧慮。
 

這是中共專政體制,給世人不安與心疑的大礙,對中共所拋出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無疑是最大的諷刺。
 

尼克森1967年10月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期刊寫道,「除非中國改變,否則世界不可能安全。」 的警訊,印證了當前美中競爭激烈,乃肇因美國對中共的不安全信心波動不定,更由此導引出國際對中共的安全信心下降。這是中共黨國體制專政極權所帶給人類的安全信任感不足,以及中共不民主不自由,給人信心機制匱乏的動盪之危。
 

這其實是中共所面臨的外部危機,而這個危機,如果中共不以為意,依然堅持黨國不分體制,則將可能因外部危機像滲水一樣地,涓滴成河地滲入中共內部人心,水患成災之後,終將有潰堤的一天。我認為,中共的體制危機,很有可能是由外部滲入內部成渠的長期腐蝕成災的危機,一時平靜難測,潰堤之勢將水到淹沒,敗壞破潰將難靖撫平,屆時,人心思變之勢,可能就是中共倒潰之時。而此時正是中共必須從體制改革,開啟起心動念的決心與意志地最適宜時機,稍縱即逝,不復回首。二十大若有務實可行的體制精進之策,將是中共百年之後的存續之依。
 

二、 權力的割捨與權力體系的維護

對中共領導人而言,體制與體系都是因人而治,所以這個觀念如果不改,則體制之下的體系,也就無以為憑了。這就牽涉了法治概念的認同與踐行的問題。也就是說,中共領導集體們,依法行政的問政理念是否通徹,是否躬行,是否檢討改善,這是對法的認知與遵行的問題。亦即,黨國體制不分,徒法難以推行,這是中共一切問題的所在。
 

順上而論,體制的紊亂乃是權力割捨與體系維護的終極問題根源,自毛鄧以來,中共的黨國體制始終沒有分而治之,黨是這個政體的靈魂與權力中心,所有的體制都是在一個機關,兩塊招牌的制度之下運作。黨指揮政軍,形成黨政軍一體,但權力集中在黨之上,正因此,使得黨權凌駕超越政軍權之上,自毛、鄧時期以迄習近平當今,皆是如此運作了百年,而這一套體制,所帶來的百年沉痾,就是中共內部爭鬥不已,外部壓力不減的問題所在。
 

但有權的領導人始終割捨不下權力的甜蜜滋味,揮霍玩弄權力破壞權力體系,使這個體系的結構機制與運行軌跡都蕩然無存,空有殼子,卻沒有運行的作為。這是中共百年來的大礙與大患所在,但卻沒有人敢於碰撞權力核心,致使習近平在十九大將國家主席改為無任期制,此乃權力高於體制最敗壞的大事,但十九大黨代會竟然通過此議,實乃中共權力體制蕩然無存之最,實在令世人咋舌譁然。帶給世人對中共的不安全感猶為甚之,這是中共與惡的距離拉近的大壞之事,如果不察不改,百年之後的騰達輝煌,還能持續多久,實在令人存疑,因為物極必反,百年之極已至,後路焉能遠行不綴嗎?
 

三、 與人為善或與人為敵的選擇

善惡都在一念之間,友、敵亦在一牆之隔,中共在友、敵環視的國際空間裡,的確有他生存的能耐,也有抗敵的實力。不過,中共似乎不是太在意在善與敵之間,選擇一條適當的善道,遠離敵之在背的芒刺之痛。這是中共從站起來到富起來之後,還未學好與人為善的對內對外之道,這也正是中共在強起來之時的外強中乾之象,也給了政敵攻伐的機會與忖度出手之時。
 

美國最清楚中共的弱點與不足,是以,美中近幾年的對峙與激鬥,最能窺出中共在善與敵之間選擇的脆弱與不智,這正是美中激鬥中,中國力抗頓挫,想避不及,危機四伏的窘態與力衰之勢。遠的不說,即以美國近期舉辦的民主峰會而言,台灣獲邀參與峰會,中國未獲邀參會,加以流亡英國的香港民主派人士羅冠聰也受邀發表演說,為此,引發北京強烈抗議抨擊美國假民主之名,搞「意識形態」分化工作之實。1 北京對台灣參會與羅冠聰演說,如此地緊張與氣結,其實正顯示了中共對民主的懼怕與排斥,這是北京不知民主之善,更對主辦的美國嗤之以鼻,強烈批判,幾乎以敵對之態抗議美國假此會議搞民主分化之實。中共這樣的言行,即是我認為的中共對與人為善及與人為敵的無知與弱智之最,這更是中共百年之後的大患與大礙。
 

令世人發噱的是,12月4日,北京發佈《中國的民主》白皮書,稱中國發展的是「全過程人民民主」,使國家政治生活和社會生活各環節、各方面都體現人民意願、聽到人民聲音;而「拉票時受寵,選舉後就被冷落」的民主不是真正的民主。2 中共什麼時候有像美國這樣的選舉活動,才有資格對民主國家的選舉說三道四。所謂「全過程人民民主」的巧語,只不過是,包裝著西方民主用語的川劇「變臉」的劇術而已,大陸人民的意願與聲音,能否上達天聽,恐怕是只有天知道,升斗小民的呼喚,或許就是一種過程而已,離層峰遙遠,何來天聽?
 

結論

本文討論中共的幾個為什麼,不是在討好中共,也不是在醜化中共,更重要的是在提醒中共及世人,中共是中國人寵壞、崇拜、害怕的政黨與國家機器,但這個機器囊括了中國政體的一切,擄獲了13多億中國人的心。因為權力在手,人心崇拜,所以恃寵而驕;因為權力無所不及,所以有恃無恐;因為權力無上限,所以無孔不入,這三個因為加上三個所以,造就了中共是國,中國是家的黨天下的國家觀,這是中共以百年之黨領72年之政的黨國一體觀。
 

這100年的黨國天下,駕驛72年之政的特殊與離道之途,中共這部在滾滾紅塵奔馳的列車,是到了應該轉軌與創新的時候了。中國人崇拜、信賴、景仰中共100年,百年來中共歷經了無數的大風大浪,度過了無數風雨的摧殘,唯一,未曾經歷黨政分離的歷練,這是中共百年來從不敢嘗試與碰觸的忌諱,亦是當權者難以割捨的痛,放不下的難分難離之慾。權力的誘惑像一張捕蠅貼,而蒼蠅明知撲上去,終將難逃一死的噩運,但是卻難敵蜂蜜甜蜜而黏人的誘惑,克制不住撲上去的衝動,最後就葬身蜜黏之下。
 

二十大已進入作業與操控之時,習近平明年深秋如果在二十大,打破總書記連任三次的紀錄,就改寫了中共百年黨史的扉頁,若此,則中共黨政分離的勇氣,又多了一層的阻礙,又塗上了更深厚的權力誘惑之膠。這勇氣都還未成氣候,即已被蜜膠誘惑消退了,我實在很難想出中共何時會有黨政分離的智慧與勇氣,讓中共這部百年黨天下的列車,轉軌到中國正統的國家之上,還中國這個國家一個國是國,黨是黨的正統之道。這應該是中國人用自己的智慧看清黨天下的謬誤貽害中國步上民主自由之途的病兆;中國人要有勇氣爭取合乎西方民主潮流,適合中國社會所需的中國民主制度,這才是中共必須還給中國的正統所在。
 

最後我要提出的是,中國人有智慧看清中共的專制極權嗎?中國人有勇氣敢於爭取適合自己的民主嗎?這應該不只是中國人的責任而已,世人應該支持贊助中國人,讓中國人的智慧與勇氣,在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堅持支援之下,智慧勇敢地走出屬於適合中國人的國家體制與民主政體,這應該是中共百年之後,必須還給中國與中國人的義務與責任所在。


註釋
1. 「民主峰會觸發美中「口水戰」,為什麼北京如此敏感」,Yahoo新聞,2021年12月12日。檢索日期:2021年12月13日。https://tw.news.yahoo.com/%E6%B0%91%E4%B8%BB%E5%B3%B0%E6%9C%83%E8%A7%B8%E7%99%BC%E7%BE%8E%E4%B8%AD-%E5%8F%A3%E6%B0%B4%E6%88%B0-%E7%82%BA%E4%BB%80%E9%BA%BC%E5%8C%97%E4%BA%AC%E5%A6%82%E6%AD%A4%E6%95%8F%E6%84%9F-112203946.html
2. 同上


(本專欄作者觀點不代表論壇立場)


關於作者
李華球目前是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安組特約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