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競

2021-12-27
 
 
蔡英文總統慰勉海軍陸戰隊九九旅步二營。(總統府@Flickr CC BY 2.0)


兩岸關係不睦,臺海情勢緊張,人心相對不安;本稿件係就近期國內外媒體轉述針對臺海衝突各項預言,說明分析為何此等推估判斷,能在言論市場獲得運作空間。筆者並依據此等論述臺海衝突相關內容,解讀其目的何在,並提出如何思考既定分析架構,期能判斷此等預言所持觀點可信度,祈請各方先進不吝指正。
 

緊張產生預言市場

自從今年5月1日《經濟學人》以雷達顯示器呈現臺灣地理圖像,並附上「全球最危險之地」(The most dangerous place on Earth)之語作為封面標題,指稱臺海若是發生衝突,勢將造成嚴重災難,同時力陳中國大陸與美國皆應避免因此開啟戰端後,各國軍事戰略評論者與國際政治觀察家不但開始聚焦於臺海,更以不同方式提出戰爭預警與推估未來情勢發展狀況。

尤有甚者是諸多懷抱不同目的人士對此見獵心喜,紛紛依據本身立場與所望利益,提出多項建議方案與因應之道;但多半都是朝著臺北決策體系指三道四,擺出高調指導必須如何應對衝突,同時還不忘搧風點火加溫加熱,並且順勢推銷採購軍備與籌建作戰兵力選項。

當然亦有將矛頭轉向對著北京或是華盛頓,積極討論與臆測臺海衝突爆發之時機點與徵候條件,更積極獻上美軍應如何調整兵力部署,期能應對突發變局,或是藉由展現戰力與決心,鞏固優勢獲得嚇阻效應。總之當人心不安社會存在輿論消費需求時,形成此種戰爭衝突預言市場效應,完全不令人意外。

儘管在預估臺海衝突上呈現出如此百家爭鳴態勢,但卻缺乏積極思考如何化解兩岸歧見降低衝突風險之分析評論,顯然多半是抱持隔岸觀火幸災樂禍心態,並打算混水摸魚從中取利,甚至還有透過算計,認為存在趁火打劫良機可能性;企圖藉此營建本身國際地位,並且順勢籌謀發展軍事武力。

不過確實在此面向上,有許多評論分析文稿品質實在慘不忍睹,不但錯誤敘述基本事實,更有完全不理解兩岸政治關係與當代歷史,就開始將兩岸矛盾胡亂套入其所想像模式,並且對於華盛頓、北京與臺北三方所存在之基本政治架構,根本就缺乏認識。

許多推估研判完全不思考北京黨政高層決策模式與程序,美國處理國家安全挑戰之基本政策與應對機制,甚至是臺北應對緊急事態之思維邏輯與根本原則,就自以為是地端出錦囊妙計,來應對本身所推估之緊急事態。因此預言臺海衝突確實是存在市場,儘管經常會聳人聽聞受到關注,但其亂象確實是讓人不敢恭維。
 

運用架構分析解讀

面對如此錯綜複雜臺海衝突戰爭推估預言,特別是難以掌握理解其發言目的時,甚至還有可能是刻意放話來大打認知戰,究竟要如何加以分析解讀?基本上筆者還是要建議採用美國社會學者拉茲維爾(Harold Dwight Lasswell)所創,針對政治訊息溝通傳播所採用之分析模式作為解析架構。

1948年拉茲維爾在其以《傳播在社會中的結構和功能》(The Structure and Function of Communication in Society)為題之論文中,提出研究傳播行為過程所涉五個要素:由誰所傳述、傳播何種內容、透過何種傳播管道、針對誰傳播以及產生何種傳播效果(Who says what in which channel to whom with what effect),而此種在傳播學上被稱為5W模式之研究架構,依序分屬控制分析(control analysis)、內容分析(content analysis)、媒介分析(media analysis)、受眾分析(audience analysis)以及效應分析(effect analysis)等五個範疇。

其實筆者亦曾經在其他論述文稿中,建議過運用同樣模式來分析公開來源情報(OSINT:Open Source Intelligence)可信度;甚至還可用來檢證認知戰所涉資訊真實程度。因此基於臺海衝突各項推估預言之類似性質,本研究模式確實是相當適用之分析工具。

儘管拉茲維爾模式在運用多年過程中,確實被學術界指出具有其缺陷,比方說是未曾考慮受眾效應對傳述者所產生反饋影響,無法考慮到傳播行為背後所潛藏動機,同時亦難以顧及社會環境對傳播活動影響。但是不論如何,就檢視判斷流彈四射流竄媒體之各項臺海戰爭預言來說,透過此項分析模式,畢竟是能夠順利達成過濾荒誕無稽流言蜚語之初步把關功能。

僅就由誰傳播此項準據切入,其實就可刪除許多毫無研究臺海事務相關課題之論述作者,其中包括從未以臺海軍事活動為題材撰寫過作品之軍事小說家,或是完全不具備軍事或情報分析專業背景與職能,靠著一招半式就大膽胡謅自封為學者專家之江湖術士。

不過論述臺海衝突預言者亦不乏具有完整背景之退役高階將領,或是具有實際戰場服勤經驗軍事學者,甚至還有原先在涉及臺海相關軍事情報體系任職研究人員,或是著名院校執教相關課程專任教授。不過若要檢視其能否具備特殊管道獲得訊息,以便支持推估未來臺海發生衝突情勢發展,恐怕就可看出此等推估確實相當大膽,特別是涉及掌握軍事動態所需徵候情報,其實都遠超前述作者所能獲知公開訊息,所以其推估預言之因果關係與思維理則,確實亦令人存疑。

儘管太過武斷以人廢言確實是有風險;但若對照傳播報導此等臺海衝突預言媒體,更會發現有些媒體基本性質根本就與政治軍事關係有限,在錯誤舞臺上演如此戲碼,卻受到如此程度關注,實在是證明臺灣社會面對兩岸情勢演變,對於能否維持和平,確實是缺乏信心,因此才會病急亂投醫,聽到任何預估預言臺海開戰訊息時,根本就是生吞活嚥,毫不檢視作者與傳播媒體到底可信不可信。

至於從傳播內容來檢證其真偽與可信程度,就社會大眾來說確實很難;但對於任何由官方機構依據法律規範,向國會權責機構提交或對外公開年度研究報告,確實是有其可信度。儘管此類報告通常都同時具有公開版本與機密版本,但此並不代表未能公開所有情報訊息之公開版本,其可信度因此打折;基於政府公文書必須承擔法律責任,相對上就比較可信。儘管多份此種類型政府文件公開對臺海情勢表達過關切與憂慮,但此等出版品鮮少對發生衝突提出聳動預言。
 

慎思推演模擬結論

許多國家軍事作戰指揮體系、軍事院校與相關智庫及研究單位,都曾經針對臺海發生武裝衝突做過推演,其結論經常成為國內學界論斷未來兩岸關係發展,提出局勢研判與政策建議之重要參考依據。對比前述品質相對遜色,著作態度嚴謹程度完全無法匹敵之論述文稿來說,運用系統性模擬推演結果進行論證,確實是學者論述立場相對負責毋庸置疑,但採用推演結論其實亦具有相當風險,必須慎思下列重要因素,以便運用官方機構推演模擬結論。

首先就是要嚴肅指出,操演式兵棋(wargame)係用以驗證軍事應變作業程序,並且考驗參加推演者應對狀況發展所採決心,其無法比照分析式兵棋(modeling)透過模式模擬,針對狀況相對簡單作戰狀況課題,將軍事決策轉換為數學參數,透過多次反覆計算來獲得某種程度之推估預測結果。誠然操演式兵棋確實具有分析與檢證錯誤功能,但其確實並不具有任何標準嚴謹之推估未來能力。操演式兵棋能夠找出如何行動必然會產生錯誤,但卻無法確認如何行動必然會獲得成功,更無法預測戰爭成敗機率。

其次就是不論此等作戰模擬反覆演練次數如何之多,由於其設定參數、演推兵力與狀況設計不斷變化更新,因此就像同樣菜餚名稱,但卻是由不同廚師、廚房與廚具所烹煮料理,而且許多食材與調味品更有差異,此時有時美味無比,有時卻難以下嚥,透過此種統計,吾人要如何判斷爾後訂購此項菜餚是否能夠讓人滿意?在變數如此多前提下,以臺海作戰模擬作為論述基礎,確實已經是死馬當成活馬醫,雖是對比無奈胡亂猜想來說,算是最合理選項,但並不代表其不具有誤導誤判風險。

最後就更要提醒,所有對外透露此等作戰模擬結果之資訊,其實都被掌控在他人手中;此等資訊是否完整傳達其全貌,沒有任何人能夠有把握,斬釘截鐵確認獲知所有訊息。在此前提下,就算透過媒體或是其他資訊管道,獲知一百次臺海衝突推演結果,計算其中得失勝敗獲得相當比例,但是在無法確認是否曾經推演過數千次,但卻刻意只對外揭露其中一百次,以便操控媒體與研究者對臺海衝突可能結果之認知判斷,確實無人能有把握,其確實掌握所有推演結果,所以此等統計在運用時,絕對要保持高度懷疑,認真推敲對外釋放此等資訊之真正用意。
 

結論:穩定兩岸化解歧見

兩岸若是正面互動關係穩定,預言臺海衝突是無法找到言論市場,媒體報導亦不會將焦點置於此處,各種好事之徒亦無胡言亂語空間。物必自腐而後蟲生,假若兩岸未將矛盾激化,無人能夠找到見縫插針機會。當兩岸關係不睦情勢緊張,社會人心不安之際,自然就會讓過濾不實資訊之標準降低與戒心放鬆。吾人必須體諒遇溺者會亂抓任何漂流枯木,會採信聳動誇張不實訊息,只是恰好遇上群眾心虛,所以才能大行其道。

若要遏止此等推估臆測,將臺海衝突預言快要搞成寓言等級之算命相法,恐怕還是要追本溯源才能撥亂反正。當局外人大敲邊鼓高聲喊打之際,真正當事者是要隨之起舞,趁勢操弄政治,還是要嚴肅穩定兩岸化解歧見,就看決策者之政治道德與品格而定!


(本專欄作者觀點不代表論壇立場)

關於作者
張競目前是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