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紹成

2021-11-10

 

跨性別者(LGBTQ)遊行。(Photo by  Christian Lue on Unsplash)


近來在歐洲聯盟的核心地帶,波蘭與匈牙利這兩個右翼的政府,正在顛覆歐盟的民主原則,並強化了歐洲各地的民粹主義。由於兩國都因性別平權問題與歐盟鬧得不可開交,波蘭還首次被指責操作國內法優於歐盟法律,這主要就涉及歐盟及其會員國的司法獨立問題,從而威脅到歐盟的根基。

 

波蘭

波蘭與歐盟爭執的引爆點,就是有關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者(LGBTQ)的權益問題。因波蘭是天主教國家,至今1/3以上地區已通過所謂「無LGBTQ區」的決議,導致當地反同志的暴力事件層出不窮。

此外,自2015年右翼的法律和正義黨(PiS) 二次執政以來,波蘭還受到西方國家和國際人權組織的指責,稱其限制媒體和法院的獨立性,以及侵犯婦女、移民和LGBTQ社區的權利。

為此,歐盟法院七月中旬判決稱,因波蘭不遵守歐盟《基本權利憲章》的規定,主張波蘭最高法院設立的「紀律檢查委員會」(Disciplinary Chamber)未達司法獨立標準,應當解散。

隨即,波蘭憲法法庭(Constitutional Tribunal)也裁決,歐洲法院的判決不符合波蘭憲法,且無權強制執行此類命令,波蘭不需遵守該判決,讓雙方矛盾進一步加深。華沙辯稱,國家司法系統不屬於歐盟權力範圍,直接挑戰了歐洲法院的至高無上的地位,以至於被視為是邁向波蘭脫歐(Polexit)的第一步。歐盟執委會則認為,該裁決破壞了歐盟條約第19條所保障的司法獨立性。

波蘭與歐盟的法治問題鬥爭已長達六年,因波蘭政府深信該國多數法官反對政府,於是執政黨上台以來就開始執行司法改革,不斷地破壞司法獨立以及懲罰敢於反抗的法官。這不但影響波蘭的民主體制,也與歐盟的價值觀有關。歐盟則認為,這一改革阻礙民主自由,但波蘭表示,改革有其必要性,以根除法官的貪腐。

目前歐盟執委會高調保證,如果波蘭不遵守歐盟法院的裁決,歐盟委員會已要求歐洲法院每天處以一百萬歐元罰款。近日波蘭各地有超過10萬人走上街頭,抗議該國最高法院的裁決,波蘭總理莫拉維茨基(Mateusz Morawiecki)也否認要脫歐,但仍無法取信於歐盟。

此外,歐盟執委會正在考慮採取一系列反制措施,包括實施價值數十億歐元的金融制裁,以及推行所謂「歐盟條約」的第7條程序,這最終可能會使波蘭失去歐盟投票權。莫拉維茨基總理卻稱,如果歐盟執委會拒絶向華沙提供承諾的資金,從而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戰,他將會用一切武器來捍衛波蘭的權利,可見至今雙方僵持不下。

 

匈牙利

波蘭強勢的作為,卻獲得匈牙利總理奧爾班 (Viktor Orbán)的支持,並明確拒絕歐盟法律至高無上的地位並認為,歐盟必須尊重成員國的身份。他曾公開表示要走向「非自由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才能發揮治理效能與促進經濟發展,這與歐盟大多數政府的自由共識不符。而這種治理體系儘管包括公開選舉,但由於公民的自由被限縮,比如司法體系與媒體,導致執政者的作為不透明,因此它不是一個開放的社會。

匈牙利也有過半人數信奉羅馬天主教,因而生性趨於保守。最近匈牙利也通過法律,特別禁止對18歲以下個人,宣傳所謂「與出生性別、性別變化或同性戀等的自我認同分歧」的內容,以及禁止對包含LGBTQ內容的兒童讀物施加的免責聲明。

易言之,匈國政府認為,父母應該保有是否讓子女接受相關讀物極其性向發展的權利,因父母最了解子女。但歐盟認為,絕對支持保護未成年人是合法的公共利益,然而匈牙利未能解釋,為什麼兒童接觸LGBTQ的內容,會損害他們的福祉或不符合兒童的最大利益,因而匈牙利的法律是對基本權利的侵犯,可見雙方之間的巨大差異。

如今匈波兩國相互支持,就是為了應對歐盟會員國的處置。除當事國必須迴避之外,歐盟理事會需要歐盟其餘26國一致決的表決才能通過議案。因此,當有兩個會員國相互支持,將可持續癱瘓理事會的決議,而達到互保的效果。

 

歐洲極右派

除了波蘭和匈牙利之外,整個歐洲大陸的右翼政黨,都在利用公眾對移民問題的恐懼而搧風點火。七年前,法國、西班牙、意大利和德國等國的右翼政黨開始崛起,比如德國另類選擇黨(AfD,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在今年九月份大選中,總共獲得10.2%的選票,但在整個德東地區卻獲得約20%的支持。至今,該黨已進入德國聯邦與地方各級議會以及歐洲議會,這也是對於梅克爾(Angela Merkel)總理難民政策的反撲,其影響力不得小覷。

而中左翼政黨是近日義大利地方選舉的大贏家,聯盟黨(Lega Nord),和意大利兄弟黨(Fratelli d'Italia,FdI)損失慘重,這兩個政黨都被歸類為激進右翼的一部分,以及民粹主義五星級運動(Movimento Cinque Stelle)。但右翼政黨遠非強弩之末,它可能即將對整個歐洲的自由主義共識發起聯合挑戰。

比如法西斯獨裁者墨索里尼的孫女雷切爾(Rachele Mussolini),以越來越多的選票贏得了羅馬市議員的第二個任期。在法國,民意調查顯示,右翼煽動者澤穆爾(Éric Zemmour)可能會對明年4月的總統選舉產生嚴重影響,並在保守的反移民投票中挑戰民族陣線(Front national)勒龐(Marine Le Pen)。

在7月份,來自16個歐盟成員國的右翼政黨,簽署了反對進一步歐洲統合的宣言,其中包括波蘭和匈牙利的執政黨,以及勒龐的民族陣線。此舉增加了在歐洲議會中創建一個新的極右翼成員的可能性,將成為第三大勢力,正準備全面對抗自由派。

 

原因與後果

更深一層觀察上述歐洲國家的民粹現象,在東歐部分,自1990年代初這些國家自由化之後,西方企業大肆進駐,雖然創造了就業機會,但是也賺取了當地相當的利潤。尤其在2004年加入歐盟之後,為數甚多的年輕人為追求高工資,紛紛遷往西歐,造成這些國家經濟發展停滯,人均收入都只有約台灣的一半,以至於在政治上趨於保守。

再加上,近年來因為波匈兩國在媒體、司法與難民問題上,與歐盟爭議不斷。況且,自英國脫歐之後,歐盟收入減少,自然期盼各國開源節流,因而原本一些東歐國家都是歐盟資金的淨流入國的情況將被改變。

尤其,匈牙利還與中俄兩國交好。自三月以來,布達佩斯已四度以1對26螳臂擋俥的勇氣,杯葛歐盟有關香港與新疆的決議。匈牙利更是第一個加入「一帶一路」計畫的歐盟國家,甚至還要在首都布達佩斯建立復旦大學匈牙利分校,以及推行華語教學,更是第一個進口中俄兩國疫苗的歐盟國家,可見其與歐盟的積怨已深。而兩國不同的是,波蘭抗俄反中,與中方在許多合作項目上怨聲載道,但波蘭不願退出歐盟,而匈牙利好似對歐盟已無所依戀。

歐盟《里斯本條約》雖然沒有規定歐盟法律在成員國有至高無上的地位,但條約附件17明確指出,歐盟法律優先於成員國國家法律。但因歐盟條約沒有除籍條款,目前歐盟法院已判決歐盟委員會對波蘭的議案,並已要求波蘭每天高達100萬歐元的巨額罰款,進而歐盟執委會將對波匈兩國扣留570億歐元的新冠疫情恢復基金,以防止挑戰歐盟的權威而引發的連鎖效應來迫使就範,以維整體的發展。

由於波蘭拒付每天的罰金,兩國也都抗議資金被扣,導致歐洲議會最近威脅要起訴歐盟委員會,指責其處理布達佩斯和華沙議案的效果不彰。因根據歐盟條約第265條,一旦正式要求機構採取行動並實施歐盟法律,它最多有兩個月的時間做出回應並採取行動,而到8月25日午夜,歐盟委員會錯過了最後期限。

 

小結

雖然波蘭和匈牙利向右傾斜,保守的民粹主義傾向也在歐盟地區徘徊,兩國都一再違背歐盟長期確立的規則和價值觀,並挑戰了歐盟法律的至高無上的地位,還規避了歐盟最高法院的裁決,歐盟的發展確實面臨嚴峻的挑戰。

布魯塞爾以罰款與扣款作為回應,但布達佩斯和華沙似乎不為所動,且兩國已在歐洲法院對該方式提出質疑。在這些挑戰不斷發生的同時,歐洲議會認為歐盟委員會執行不力,也造成歐盟內部的紛爭。

可見對於歐盟整體而言,這場鬥爭與其存廢攸關,若無法讓所有成員國政府尊重歐盟法律,那麼歐盟將瀕臨瓦解。但匈牙利和波蘭是由右翼民粹政黨執政,他們反抗布魯塞爾往往會更獲得民眾的支持,目前的僵局難解。

由歐盟國家領導人組成的歐洲理事會,乃歐盟的最高決策機關,將會對委員會的提案進行投票,該提案可以通過特定多數(qualified majority)而非一致決來做出決議,只需55%的成員國,但至少代表歐盟總人口的65%即能通過,當可產生相當的約束力。而這種政治手段的成效最後還是要配合法院來定奪,這也將會是一場長期抗戰,結果還在未定之天。否則,歐盟就只有等待波匈兩國政府分別在明年與後年的選舉中下台,以便重新出發。

(本專欄作者觀點不代表論壇立場)

關於作者
湯紹成目前是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兼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