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穎超

2021-12-24


 

第13屆海峽論壇。(取自 人民日報 臉書


一般認為,中共與台灣各政黨的互動,是統戰路線的運用。對此最主流說法,可見於陸委會在12月3日的聲明:海峽論壇是中共主辦的大型對台統戰平台,歷年來藉由活動,拉攏及分化台灣、宣傳對台統戰成果,以達成其統一台灣的政治目的。

 

理論上,統戰必須要有效果,才值得民主社會的政府與社會大費周章的關注管理,否則對不具公權力團體的交流,動輒飛來一頂配合中共的紅帽子,這不僅讓人覺得回到戒嚴時代對中共的恐懼,在不似過去隨時發生軍事衝突前提下,卻有機會營造高壓統治的社會氛圍,在學術上,也會落入學者的批評:對統戰研究長期缺乏社會科學研究的基礎,容易落入「立場決定」論的困境中。

 

兩岸開放交流以來,一直維持台灣民眾統獨立場與交流程度的背離趨勢,這其實已經部分暗示中共對台統戰成效了。由於疫情阻隔,僅以今年在經貿交流程度方面為例,大陸海關總署的數據顯示,儘管近年來全球疫情當頭、兩岸關係日趨緊張,今年前三季,雙邊進出口成長率依然達到兩位數,台灣對大陸的貿易順差則已突破一千二百億美元(林則宏、陳政錄 2021);而在台灣民眾統獨立場上,根據2021年7月政大選舉研究中心公佈的民調,在統獨立場上,有25.8%民眾「偏向獨立」,創下該中心自1994年進行民調以來的新高(政大選舉研究中心 2021)。

 

那麼,中共對台統戰有些什麼樣的問題?本文僅以對第十三屆海峽論壇大會藍紅兩黨互動的觀察來嘗試回答。選取此論壇大會為例,是因為該論壇是中共定位之兩岸規模最大的民間交流盛會。其重視程度,應可反映中共執行統戰政策的能力技巧。但當然,這個題目很大,一場會議也僅是相對片面觀察,需要更多面向的研究投入。

 

目前對統戰定義,普遍說法是中共要聯合及團結不同政治團體及社會各界力量,為同一政治目的共同奮鬥;也有學者認為,統戰是指一革命型團體在相對弱勢的議題與處境上,會使用包含 滲透 、排擠、分化的策略,優先削弱對手合法性,但在相對強勢議題與處境,則更傾向追求強化自我合法性作為的一種辯證性過程。

 

本文主張,雖然論壇包含各種民間團體參與,但如果把焦點放在政黨互動,恐怕似乎該說,此次海峽論壇大會在詭譎情勢下開幕,而本來以為此次大會是兩岸和平發展的再次強調,卻似乎仍是繼承了近年兩岸關係不容樂觀的主旋律。

 

一、開幕前的詭譎情勢

2009年開始舉辦、一年一度的海峽論壇,在經過疫情與一連串紛擾後,第13屆海峽論壇終於敲定在12月10日開始,論壇大會在11日上午於廈門舉行,線上線下以「擴大民間交流、深化融合發展」為主題結合舉辦。此次中共方面安排論壇大會和青年交流、基層交流、文化交流、經濟交流四大板塊41場活動。外界除關注論壇活動、中共官方的相關態度外,由於去年國民黨因故並未有高層領導代表出席,今年他們的出席情況與參會層級亦成觀察重點。

 

那麼,參加該會的政黨同一政治目的是什麼?國民黨主席朱立倫表示,希望兩岸用對話代替對抗、用交流代替惡意傷害,也指出,希望兩岸的和平發展越來越好。而中共的政治目的雖然是促進統一,但國民黨無公權力,顯然無法配合。論壇主題是「擴大民間交流、深化融合發展」,而國民黨此次並未組織其他社團參加,我們還是可以參考中共統戰定義,認為目的是聯合及團結不同政治團體及社會各界力量,以促進統一。

 

然而,會說是詭譎情勢,是因為之前陸委會發出措詞嚴厲的政策立場,而就在開會前夕,尼加拉瓜宣布與我斷交。民進黨想要對兩岸交流堅壁清野並不稀奇,但奇的是中共可以挑選其他時機卻不為。論者大多認為此舉與全球民主峰會有關,是中共故意要給美國好看。如果放在兩岸關係,既可以說,兩岸關係沒那麼重要,要讓位給中共的對外關係,也可以稍微牽強的說符合他們一貫的軟硬兩手策略。但無論哪種,都指向一個事實:讓許多參會支持兩岸和平發展的人面臨難題。

 

果不其然,朱主席就被問到是否會在海峽論壇中提到斷交之事,他只能回答已在事前預錄了簡單祝賀詞。而中共此舉也讓人聯想起之前遠東集團在大陸被罰時,中共國台辦要台胞台企「與台獨分裂勢力劃清界限,以實際行動維護和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外界多將此論壇視為中共統戰作為,但暗示關注兩岸和平發展人士需要選邊,這恐怕並非高明的統戰操作。

 

二、國共領導互動分析

其次,從相關政要發言內容看來,國民黨副主席夏立言在青年論壇視訊會議致詞時,首先從孫中山先生革命、國民黨在大陸奮鬥的歷史講起,這暗示了兩岸共享的「一個中國」歷史。而在其後指出青年政策未來3努力方向裡,除提到希望能「具體落實有利於青年朋友的相關措施」,與「秉持求同尊異的理念,透過持續的交流、相互理解,從而化解分歧、消弭兩岸的距離感」之外,特別提到希望「擴大青年交流的深度和廣度,以期增加雙方不同層面的深刻認知和相互理解」。這個說法應是對過去兩岸交流看似熱絡,其實卻被少數人所壟斷,導致支持兩岸關係的社會基礎不足,輕易便被反交流力量扭轉的深刻檢討。國民黨願意面對過去的缺失,值得鼓勵。

 

但看汪洋發言,在中共定位為兩岸規模最大的民間交流場子裡大談統一,是往年較少看到的特別景象。過去參會中共高層領導發言,主要強調反獨,即便談到統一,也是一兩句帶過,這次不僅一直提,甚至連「一國兩制」講法都搬上台面。促統不是不能談,但中共高層講話一向看場合,也強調要先「實現同胞心靈契合,增進和平統一認同」,現在兩岸心靈契合與統一認同在台行情,較之中共機艦繞台之前如何,中共應該不會不知道,這次發言恐怕讓排除萬難參加的與會人士覺得政治性太高了些。因此,說中共此次要聯合及團結不同政治團體,其成效恐怕是有疑問的。

 

三、中共的態度

更嚴肅的問題是,中共對國民黨態度究竟如何?此次有媒體說,在國民黨主席、副主席不能親自來廈門下,中共中央對台小組副長汪洋打破對等慣例,親自出席海峽論壇,顯示北京對兩岸交流交往的重視與實踐;而在朱參選黨主席時,提出要恢復兩岸的六大社會力交流,海峽論壇成為他就任黨主席後,宣示他在增進兩岸關係交流上,說到做到的起手式,中共也肯定朱恢復國民黨與對岸的交流了。

 

然而,海峽論壇被中共定位為兩岸規模最大的民間交流盛會,這是汪洋分管的工作。而此說暗示北京對國民黨的重視,相對於此,近年來,也一直有說法認為,北京對台工作早已不管台灣內部聲音,更多是「操之在我」思维,最明顯的,就是2019年1月2日,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告臺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紀念會」時,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操作,恐怕沒跟國民黨事先打招呼,導致韓國瑜沒有周全應對計畫,讓蔡英文撿到槍盡情發揮。這個態度恐怕要先釐清,才能知道中共究竟怎麼進行其統戰策略。

 

那麼國民黨此次參會,是否讓中共削弱對手民進黨的合法性,或者強化自我合法性呢?國民黨對中華民國政府合法性的尊重,並未出現變化;而在如此壓力下仍堅持參加本次大會,很不容易,但公民投票在即,藍營政治人物應該也會思考怎樣參會才不至失分。這大概就是《旺報》所言,朱主席錄製參會影片的背景,出現遠看像中華民國國旗畫像構圖的可能原因。雖然從10月12日美國在台協會(AIT)處長孫曉雅到國民黨與朱會面的照片可知,影片背景並非刻意,但大陸官媒對朱講話的報導,即便基本如實,也因此沒有選用朱的致詞照片或畫面。央視總台針對台灣的新媒體「看台海」,甚至把朱立倫發言的報導刪除。強化自我合法性的宣傳效果,恐怕也是降低了不少。

 

四、結論

綠營一向重視中共對台統戰手段,但如果海峽論壇被設定為,要聯合及團結不同政治團體的力量,為兩岸和平發展目標共同奮鬥,那麼此次大會,藍紅兩黨政壇拜拜有之,但如果說到要聯合,甚至團結程度,恐怕還沒到這個部分。

 

只是讓人好奇,綠營對此次論壇的統戰效果怎麼評估?以本文關心的面向,或許我們可換個方式來問:國民黨參加海峽論壇大會,到底是加還是減分?有學者說是減分:民進黨政府完全不怕國共交流,只會擔心兩岸民間交流。而國民黨只要跟共產黨互動,民進黨的政治資本就來了。但假設此言為真,民進黨政府此次操作方式應該是放手讓國民黨去做,最好是先降低他們戒心,讓他們大鳴大放,事後再大加批判。但實際卻是在之前就嚴詞恐嚇,對比幾天前陸委會對「雙城論壇」與「兩岸企業家紫金山峰會」的輕描淡寫態度,顯然有天壤之別。民進黨政府究竟怎麼看此次統戰效果?從他們雷聲大雨點小的發言,似乎也暗示了些許訊息。

(本專欄作者觀點不代表論壇立場)


關於作者
楊穎超目前是文化大學行管系兼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