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書益

前駐俄羅斯資深外交官
2014-06-18

 

一、前言

上(五)月二十日,俄羅斯總統普丁應邀前往上海出席「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簡稱「亞信」CICA)第四屆峰會,此行普丁除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談外,二人並共同主持「海上聯合-二○一四」俄中海軍聯合演習的啟動儀式,會後雙方並簽署「聯合聲明」和包括能源在內的一系列協定。由於此次俄中高層會晤和軍演時刻適逢烏克蘭危機,俄羅斯與美國、歐盟關關係破裂,以及中國東、南海主權爭議,與日本、菲律賓、越南衝突情勢升高之際,因此俄中關係最近發展,自然格外受到外界所關注。

 

二、上海之行的意義

普丁總統此次前往中國大陸進行為期二天的正式訪問,旨在尋求中國的支持和援助,因為俄羅斯經濟已明顯受到烏克蘭危機和西方制裁所帶來的巨大衝擊。據說自危機爆發以來,已有1600億美元從俄羅斯流出。無獨有偶的是,自東、南海主權爭議浮上檯面後,中國與日本、菲律賓、越南亦衝突不斷,特別是最近歐巴馬總統在東京表示,美日安保條約涵蓋釣魚臺,在馬尼拉又與菲律賓簽署為期十年的基地協定,以及在南海衝突上強烈支持越南,甚至表示不惜一戰的強硬言論。所以此次普丁訪中,以及俄、中在長江口以東,亦即釣魚臺西北海域進行聯合軍演,自然有其特殊意義存在。面對西方對俄羅斯的孤立,迫使普丁對北京釋出更多善意,藉以強化俄、中「戰略夥伴關係」,除簽署一系列合約外,莫斯科更派出六艘戰艦遠赴中國東海進行軍演,更傳遞出在美、日同盟之際,俄羅斯站在中國一邊的訊號。

行前普丁接受訪問時指出,目前俄、中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已到達一個嶄新階段,過去俄中一直尋求在亞洲建立一個新型並可持續的安全架構,而「亞信」峰會將有助於此項任務的推動。「亞信」係哈薩克總統納札巴耶夫一九九二年在聯合國倡議成立的,今年中國高調舉辦,才讓外界注意到該組織的存在。分析認為,中國之刻意拉抬其聲勢,主要就是希望它能與此間其他兩個區域組織「亞太經合會」(APEC)和東協(ASEAN)分庭抗禮,進而稀釋美國和西方的影響力。由於「亞信」組織二十四個會員國多為中亞和南亞國家,至於立場親美的日本、菲律賓、馬來西亞均被排除在外,目前多為觀察員。毫無疑問,俄中企圖經由「亞信」的陸權國家聯盟,以與美、日為主的海權國家相抗衡。

近年俄羅斯在亞太地區一直採取等距離外交,不願捲入此間的是非衝突中,所以莫斯科過去對北京的多方拉攏始終若即若離,態度冷淡。如釣魚臺主權、南海爭議,中印邊界紛擾等問題,俄羅斯非但未幫中國,反而經常協助中國的對手。二○一○年九月梅德維傑夫訪問北京,曾與中國發表共同聲明,抨擊日本的領土野心,同年十二月,他更登上「北方四島」(俄稱「南千島群島」)的國後島,引起日本的強烈反彈,但普丁總統上臺以來,在領土問題上卻主張與日本以談判來解決,他並提出「面積平分法」進行妥協。然而此次烏克蘭危機,日本追隨G7國家對俄羅斯制裁之舉,已使日俄談判破局。普丁不僅與北京同聲譴責日本在二戰的罪刑,並與中國在釣魚臺西北海域進行聯合軍演,向美、日嗆聲,充分顯示俄羅斯的亞太政策已出現巨大轉變。

 

三、俄、中聯合軍演

(一)針對美、日
五月二十至廿三日,俄中海軍在長江口以東的東海海域進行「海上聯合-二○一四」聯合演習,這也是兩國海軍首度在備受爭議的中國東海進行聯合軍演,因而引起各方的高度關切。特別是俄、中兩國領導人親臨主持其開幕式,充分說明雙方對此次演習的重視。日本對俄、中聯合軍演甚為憂慮,並表示將「予以嚴重關切」,美方則派出兩架「全球鷹」長程無人偵察機進行全程監控。報導指出,以「瓦良格」號導彈巡洋為首的俄太平洋艦隊六艘戰艦,十八日已由海參崴經對馬海峽駛抵上海,在穿過對馬海峽時,俄艦隊並曾進行通過封鎖、掃雷、反潛演習,其針對美、日性極為明顯。

(二)識別查證
參加此次聯合軍演的俄、中兵力,包括十四艘水面艦艇、二艘潛艦、九架固定翼戰機、六架直升機、二個特戰分隊以及若干輔助性艦艇。中方出動者包括現代級導彈驅逐艦「寧波」號(956EM)、中華神盾「鄭州」號(052C)等新型戰艦,以及Su-30、殲-10戰機。俄方則派出包括航母殺手「瓦良格」號導彈巡洋艦。演習內容包括聯合攻防、反潛、護航、搜救、反恐,以及聯合識別查證、聯合防空等課目。特別是對東海海域的空中飛行目標進行聯合查證和識別更「極具敏感性」,因為此舉意味俄羅斯已承認並支持中國劃出東海防空識別區。此外,兩艘大型登陸艦的參與演習,強化聯合登陸訓練,更是針對釣魚臺而發,難怪日本防衛大臣小野寺五典要求各方進行「嚴密監控」。

(三)地點選擇
關於此次聯合軍演的確切地點,曾出現兩個不同版本,據說最初雙方決定在釣魚臺附近海域,但後來有改為南海海域之傳聞,因而使此間緊張情勢不斷升高,但最後卻決定在長江口以東的東海海域,亦即在釣魚臺西北海域進行聯合軍演。雙方將演習地點「向北挪了一下」,顯然是北京釋出善意,希望區域情勢穩定,不希望使矛盾激化。其實這種情況並不陌生,二○○五年二月廿五日,俄「獨立報軍事特刊」第七期曾報導,俄中「和平使命-二○○五」聯合軍演的地點,便曾因政治因素而一再變更。最初北京主張在浙江附近海域舉行,但俄方擔心中國可能藉此向臺灣施壓,乃改為遼東半島的旅順,但又因日本關切,這是由於一九○五年的日俄戰爭和一九四五年蘇聯重返旅順的敏感性,最後始決定在山東半島青島附近的黃海海域舉行。

 

四、俄羅斯的角色

(一)亞洲安全觀
習近平主席廿一日在「亞信」第四屆峰會致詞時,暗批美國企圖在亞洲建立軍事聯盟,他主張亞洲事務在應由亞洲人自己處理。習氏並首度倡議「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四個理念的亞洲安全觀。他建議推動由「亞信」二十四個成員國成立一個能覆蓋全亞洲的安全對話平臺,並建立區域安全合作新架構。此外,為強化「亞洲價值」,習氏主張「亞洲事情,歸根結底要靠亞洲人民辦;亞洲問題,歸根結底要靠亞洲人民來處理;亞洲安全,歸根結底要靠亞洲人民來維護」。他更強調亞洲國家「有能力主導解決亞洲事務」,而且經由區域合作可以實現亞洲安全,走出「共建、共享、共贏」的亞洲安全之路。充分顯示,中國雖再三表示絕不稱霸,但卻有成為亞洲價值觀的主導者和代言人之矛盾心理。西方觀察家認為,中國這種排擠美國、建立其「亞洲門羅主義」的作法,對包括俄羅斯在內的周邊鄰國而言極具威脅性。

「亞信」峰會是一個有關地緣政治、經濟、安全問題,進行對話磋商的多邊論壇。習近平這次在上海峰會,尋求特別是中亞、西亞國家支持促成「新絲綢之路經濟帶」,是中國倡議的「西進戰略」中最重要的部分,其目的就是要建立一個連接東亞、中亞和歐洲的新經濟秩序,中國利用「西進戰略」構建一「跨洲自由貿易區」,以與美國為首的TPP計畫互別苗頭。普丁雖然表示俄羅斯將支持「新絲綢之路經濟帶」計劃,以交通基礎設施打通歐亞經貿、能源通路,實現二○一五年前使雙邊貿易達到1000億美元之目標。包括對接「新絲綢之路經濟帶」與俄羅斯跨洲鐵路建設,兩國經貿往來和毗鄰地區的開發開放,以及共用歐亞大通道和歐亞大市場。不過面對北京的不斷擴張,早已引起莫斯的關注。二○一三年九月廿七日,俄學者赫拉姆奇辛(Alexander Khramchikhin)接受俄「獨立報」訪問時指出,中國利用上合組織早已成功地向中亞擴張,不僅使能源出口轉向中國,而且與各該國建立戰略夥伴關係,因此俄中戰略夥伴已無意義可言。他認為目前俄羅斯在中亞所面臨的重要對手就是中國。

(二)能源合作
普丁總統此次上海之行的另一重要任務就是與中國簽署天然氣協議。俄羅斯天然氣集團(Gazprom)與中石油集團於廿一日正式簽署合約,每年經由管線向中國提供380億立方公尺之天然氣,此後逐年增加最終達到600億立方公尺,為期30年,總價為4560億美元,俄中天然氣東線管道將於今年底開始修建,並將於二○一八年起開始營運。普丁表示,將給予向中國出口的天然氣減免稅賦,中方亦表示擬取消俄天然氣的進口稅,因此未來中國的購氣價格將與歐洲向俄羅斯的價格不相上下,即每千立方公尺350美元左右。過去俄中天然氣談判十餘年始終無法談攏,主要就是雙方在價格上無法取得共識,近年由於頁岩氣革命的衝擊,特別是此次烏克蘭危機,更加速俄羅斯戰略東移亞太的趨勢,因而與中國合作便成為其必然選擇。

 

五、結語

俄、中在本屆「亞信」峰會上推動建立區域安全新機制,其目的在於聯合中亞、西亞的陸權國家,與美、日領導的海權國家相抗衡,進而稀釋美國在本地區兩個既存區域組織「亞太經合會」和「東南亞國家協會」中的影響力。不過習近平同時又提出所謂的「亞洲安全觀」,主張亞洲事情應由亞洲人自行處理,這種「亞洲門羅主義」主要是排擠美國歐巴馬政府「重返亞洲」的種種作為。但對俄羅斯等周邊國家而言,同樣是一種威脅,況且近年來北京挾其龐大的經濟優勢,利用上合組織平臺,不斷向中亞地區擴張,早已引起莫斯科的疑慮,所以習氏倡議的「西進戰略」和所謂「新絲綢之路經濟帶」,是否真能得到俄羅斯的支持,很值得懷疑。

近年俄中聯合軍演的規模似有日益縮小、演習的時間也有越來越短的趨勢。俄學者赫拉姆辛奇認為,這是由於雙方缺乏新的合作目標和實質內容所致。並謂軍演之所以還能持續下去,主要是由於政治目的大於軍事意義。毫無疑問,此次烏克蘭危機和東、南海主權衝突,美國戰略上的一再錯誤,使俄中找到合作的目標,並使雙方再度走向非集團化準軍事聯盟關係。此次軍演特別選在長江口以東的東海海域,就帶有濃厚的政治意味。此外,演習內容特別包括聯合識別查證項目,也就是兩國對東海海域的空中飛行目標,進行聯合查證和識別,這也意味俄羅斯承認並支持中國劃定的東海防空識別區。所以美國以B-52轟炸機來否定中國的防空識別區的劃定,但俄羅斯卻以導彈巡洋艦來承認並支持中國的作法,非常耐人尋味。

(本專欄作者觀點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