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逢瑛

莫斯科國立國際關係大學博士
元智大學助理教授
2015-10-02

 

一、歐習會反映中美俄在亞太博弈的三角關係

習近平確認於9月25日訪美,這又在俄中確認「準軍事聯盟」狀態之後,因此,歐習會如何進行利益交換成為各界關注的焦點!自美國重返亞洲政策推出之後,中國感覺到在亞洲受到圍堵且變得相當孤立,因此很難維護自身的利益。無獨有偶,當烏克蘭危機爆發之後,俄羅斯受到了西方經濟制裁的排擠也快速轉向亞洲尋求中國的支持。中國遂開始嘗試與俄羅斯在不結盟政策下進行準結盟合作的各種嘗試,而今年習普雙方將此合作推到了高峰狀態。南韓總統朴槿惠不顧美國的壓力仍出席中國九三閱兵儀式,這應該表示南韓方面認為在解決北韓威脅的問題上必須要借助俄中兩國。俄中的緊密關係成為其和周邊國家展開利益交換的基礎,而「一帶一路」成為中國確認預算框架的基礎,使所有的資金必須要依此規劃來運行。在歐習會之前,俄中領導人幾乎把雙邊關係拉高到準結盟的一個最高程度,此時,習近平帶著俄中準結盟關係去訪華府,應該可以獲得歐巴馬在亞太地區某些問題上的妥協;美國也可藉此試探俄中「準軍事結盟」關係的程度。

目前,烏克蘭危機使得美國暫時阻止了俄羅斯和德法等歐盟國家的貿易整合進程,經濟制裁迫使俄羅斯因此加速了2000年普京上任之後旋即提出的“轉向亞洲”政策的進程。自從2011年敘利亞內戰以降,敘利亞難民因為美俄兩國對於是否讓阿薩德下台的看法意見分歧,導致了數以百萬計的難民逃出到鄰近國家。據聯合國統計資料顯示,目前因為敘利亞內戰爆發至今約有22萬人死亡,流入到歐盟的難民恐怕已經到達約50萬人。德國總理默克爾曾經表示,要解決敘利亞問題必須要和俄羅斯合作,儘管制裁存在,但是德俄仍要加強夥伴關係。德俄關係就如同土耳其和俄羅斯的關係相似,土耳其目前是僅次於德國成為俄羅斯輸出到歐盟天然氣的第二大國。當普京決定暫停通往歐盟的南溪天然氣管道計畫,並且轉為舖設海底管線到土耳其作為反制裁的舉措,土耳其勢必將擴大扮演歐亞能源轉運站的角色,這對於歐俄雙方都是增加成本付出。歐盟國家的北約成員國身分顯然已經無須在地緣政治和地緣經濟互賴的全球化浪潮之下完全與俄羅斯對立。因此,俄羅斯勢必在安全和能源議程上再度與歐盟加強合作。

未來當俄羅斯獲取一定的中國資本和亞太地區的能源和武器市場之後,仍然等待和歐盟恢復夥伴關係的時機到來,再次進行歐俄一體化的大歐洲進程,那麼,美國的影響力將可能被排除在歐洲事務之外。此間,美國一邊製造烏克蘭危機分化歐俄關係,另一邊加強在亞太地區傳統勢力範圍的鞏固,因此,中國面對美國重返亞洲的壓力將可能逐漸加大。換言之,俄羅斯將可能會因為敘利亞反恐問題找到與美國再度合作的機會,如同911事件發生之後,美國總統小布希急於和俄羅斯與中國同時改善關係。

倘若美俄因為敘利亞問題而暫時拋開烏克蘭問題的歧見而妥協,那麼,中國可能會思考未來是否美國將把地緣擴張敵對的情緒持續在亞太地區加深,這樣是否會出現亞太地區的安全進程轉而由美俄來決定?例如,俄羅斯將會支持印度成為聯合國安理會擴充後的常任理事國,俄羅斯同時還是中國、印度和越南最大武器供應國,因此,俄羅斯在亞太安全問題中無疑扮演著非常重要的協調角色。美國同時也在加強和印越兩國的關係。由此看來,未來中國要在亞洲實現亞洲事務歸亞洲人管理的願望,仍需要得到多數亞洲國家的認同,這在俄中關係強化之後已經開始發生正面的作用。習近平訪問美國應該會改善中美關係,那麼,這種中美關係的改善是否意味著俄中準結盟關係牢固性的搖擺,這將會是歐巴馬對習近平提出利誘的著力點。那麼,歐習會如何能夠在美國掌握亞太地區優勢的情況之下改善中美關係,並且突顯出中國的角色?在亞洲經濟成為世界重鎮之際,亞太地區將是中美俄三極強權提升未來國家經濟發展而需要持續博弈幾年的重要戰場。

 

二、人道主義應要超越地緣擴張的野心

當前如何解決敘利亞難民和打擊伊斯蘭國極端恐怖勢力?對於這個急迫性的問題,顯然已經成為美俄角力中東勢力範圍而由歐洲被迫買單的困境了。目前,囿於國際盟軍空襲的作用以及阿薩德政府軍勢單力薄才會形成反恐漏洞,讓恐怖份子坐大以致於造成幾十萬難民往歐洲跑的淒慘現象。也正是由於毫不留情地直接衝擊到了歐盟與西方國家的安全利益,敘利亞問題才會被西方媒體聚焦且被西方國家當成頭等大事來對待。那麼,到底應該是聽從美國的指示讓阿薩德下台然後讓親美的反對勢力上台才來解決國際盟軍的聯合地面部隊進入敘利亞問題,還是聽從俄羅斯的建議,先與敘利亞政府軍合作,以剷除伊斯蘭國恐怖主義優先,再來解決阿薩德政權的政治進程呢?顯然,德國總理默克爾表明要與俄羅斯合作的答覆已經清楚了。那麼,俄羅斯要如何要價才能確保自身的利益和安全呢?

首先,解除對俄的經濟制裁。對俄制裁其實已經讓歐盟承受巨大經濟損失、並且導致俄中加速結盟動作已經挑戰了美國重返亞太政策了。由於俄羅斯遭受到經濟制裁是因為美國支持烏克蘭內部政變導致烏國自身領土分裂,那麼,俄羅斯反制回擊之道就是趁勢拿回克里米亞,等於取得了完全的黑海艦隊以及主動掌握黑海出口所有的戰略優勢,包括港口、油田、觀光、軍工企業的一切戰略資源。美俄角力激烈的結果,倒楣的是烏克蘭喪失了主權完整和地緣戰略優勢,國家整體經濟慘狀更不用說了,烏東頓巴斯地區的停火進程還在持續談判解決當中。至此,有哪個國家為了要替烏克蘭主持正義而願意要和俄羅斯直接交戰呢?答案當然是沒有。

其次,在敘利亞問題中因為俄羅斯不是直接負責任的一方,所以,不存在美俄直接衝突的問題,但是問題卡在俄羅斯絕對不可能接受美式推翻阿薩德政權的手法,撇開俄羅斯是敘利亞最大武器供應國不論,因為,美國單邊的要求還是會造成新政府上台之後的政治空窗期,其實更難以解決敘利亞內部打擊恐怖主義之後的國家重建問題。因為按照美式過去顏色革命的做法,只負責推翻獨裁政權,當美國取得勢力範圍的絕對優勢之後,並不負責他國政權倒台之後的內政問題。那麼,還是會有因為敘利亞政權孱弱而導致大量難民湧出造成歐盟與中亞各國到俄羅斯非法移民和恐怖主義竄流的嚴重問題。那這最終也是這些國家必須自己去承受的,也不是美國會去關心的問題。

再者,敘利亞難民湧出成因在於伊斯蘭國的擴張,伊斯蘭國的擴張在於美俄對於阿薩德政權的下台看法不同。俄羅斯方面為什麼堅持要回到聯合國安理會架構下並且透過多國談判與敘利亞政府政府軍合作?第一,一向堅持反對以單邊行動介入他國主權的原則,因為政變之後的國家重建路途遙遠,只是滿足美國單邊的想法,那犧牲代價太大了;第二,關乎各國利益的問題,必須經由當事國主持設定政治議程來共同解決,不然,大家就是憑實力來爭奪地盤,那大國角力仍然是不會中斷,例如美俄在敘利亞的角力不會終止,但是問題持續還在擴大當中,所以,還是需要回到多國合作談判的政治議程中來;第三,俄羅斯正在恢復二戰以來在世界秩序中的一極地位,那是蘇聯以犧牲兩千七百萬人所換來的代價,所以,為了確保俄羅斯和歐亞經濟聯盟的自身利益,俄羅斯一定會藉由金磚國家當中的中國和印度共同唱和,鼓勵建構多極架構的國際體系,讓穩定的區域大國來共同解決國際安全問題,這對於美國單極主義一定是挑戰。所以,敘利亞正是美國和俄羅斯在博弈單極世界走向多極並存來解決國際秩序運作的最激烈戰場之一。

由此看來,俄羅斯的多極並存倡議首先可以吸引像是中國和印度這些區域大國,甚至其他發展中的國家,因為新興國家可以考慮如何在保護自身固有的條件基礎上來談國際合作,這樣代價小、回饋快。那麼,在這場博弈中俄羅斯希望達到的目的至少有四:第一,解除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第二,國際盟軍與敘利亞政府軍合作,先協調行動以剷除伊斯蘭國的武裝力量;第三,對安頓敘利亞難民問題設置多國解決方案;第四,為敘利亞國家重建設置政治議程,那麼,阿薩德下台與否就與共同打擊伊斯蘭國沒有關聯。這裡面解決敘利亞問題到底誰才是關鍵絆腳石其實很清楚了,只是美國需要學習如何和世界強權國家包括復甦的俄羅斯和崛起中的中國來共同商議國際秩序的心理調適問題了。儘管美國還會維持世界龍頭老大的地位,但多極並存的牽制層面就增多了,這樣看來,美俄博弈勝負逐漸分曉,關鍵是人道主義應要超越地緣擴張的野心,因為戰爭下沒有真正的贏家,無辜的生命才是慘痛的代價。

 

三、俄中「準軍事聯盟關係」的形成

2015年5月9日,俄羅斯舉辦了盛大的反法西斯戰爭70週年慶祝大會,普京總統邀請了習近平夫婦作為當天紅場上閱兵的首要賓客,中國也派出閱兵方陣參與閱兵儀式;當天晚上的音樂會,習近平夫婦仍然與普京總統並肩而坐,相互時有交談,關係顯得非常親暱友好。之前,普京還稱中國是「自然而然的鄰居與盟友」,認為首先要與這個逐漸成為世界領導的強國持續發展合作,特別是經濟合作關係。面對快速變化的國際體系與世界格局,俄中關係到底要以怎樣的面貌來因應未來的國際體系變化?並且,俄中關係對於國內外局勢又有怎樣的影響?

自克里米亞事件之後,俄羅斯就遭到西方大力孤立。普京於2014年5月20日訪中之後,俄中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變得更加的明確,普京將會運用手上的兩張牌:軍工和能源。中國則因為在美國重返亞洲政策的大背景中所出現的東海和南海問題須與俄羅斯攜手合作,其既具有雙邊的商業利益,也發揮安全結盟的作用。俄中關係未來的定位是「次級聯盟關係」亦或是「超級聯盟關係」?筆者且將俄中目前的軍事合作狀態稱之為「準軍事聯盟關係」。

隨著俄中的軍事合作關係與聯合軍演逐漸加強,雙方又簽署了為期30年的天然氣合同,因此,對於俄羅斯與中國是否需要結為軍事同盟的問題在俄羅斯引起熱烈關注。曾任俄羅斯遠東聯邦大學答辯委員會主席、也是名譽教授的佩徹理策(Владимир Печерица)認為,這種熱烈關切和討論也說明中國在當前世界格局中的重要角色。他認為,俄中的合作關係需要新的經驗。他認為,國家與國家之間不是一種無菌關係,在華盛頓長期反俄的政策下,美國擔憂俄中會以政治軍事結盟形式和北約抗衡,因此,主要會離間俄中關係中,其中把俄中兩國歷史問題與利益衝突問題加深,作為俄中不結盟的解釋。然而,俄羅斯方面認為,要尊重中國不結盟的國防政策,俄羅斯與中國相同,要發展經濟與安全,雙方同樣需要確保國家安全以提升人民生活水準的經濟政策得以落實。故俄羅斯與中國都有意識地要超越冷戰時期的軍事聯盟關係的概念,也就是在雙方推動多極國際體系的目標方向之下則需要另闢道路且避免重啟冷戰,這也使得當前俄中關係的程度要超越軍事同盟的概念,俄中雙方的專家有此共識並且感同身受。這如同俄羅斯漢學家季塔連科所說的是一種「深入靈魂中的精神盟友」。筆者認為,這是當前俄羅斯漢學家和遠東專家擔憂俄中關係一直處於冷淡的大力呼籲,可安撫俄中雙邊的各界菁英,使他們接受俄中準結盟是雙邊抵禦美國戰略進逼的前提條件,在此基礎上,可以讓俄中雙方各自國家的內部發展獲得喘息的時間和空間。

比較著名的冷戰時期聯盟理論之一,例如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特聘教授雷克(David Lake)在比較冷戰時期美蘇之間的聯盟特點時認為,美國與盟友之間的關係是無政府特點,藉著共同協防作為彼此的共識而存在,不具有附屬關係;蘇聯與盟友的關係呈現的是階級制度的聯盟(hierarchy alliance),具有嚴格垂直上下級關係的指導性質。兩者之間相似的地方在於安全的維繫,美式聯盟好比是不同公司之間的長期武器合約關係,用以製造安全;蘇式聯盟好比是一間公司的天下。雷克還認為美式聯盟像是一種機會主義的花費,各國決策自主性較高,例如北約組織的成員國之間可以根據自己國家的政策決定參與協防費用的多寡;蘇式聯盟的管理費用較高,蘇聯會介入盟國的政治與經濟領域,盟國必須根據蘇聯當局的指令來投入協防,因此,華沙公約組織(The Warsaw Treaty Organization)下的東歐各國自主性不高,受蘇聯控制程度高。可想而知,蘇聯作為管理階層的領導,投入的軍事費用也會過高,在這種情形之下,聯盟的經濟容易被過高僵硬的軍事費用所拖垮,只是為了穩定某種嚇阻與脅迫的作用,而在冷戰時間,在完全不發生戰爭的情況下,蘇聯及其盟友會被過高的軍事費用而拖垮財政。

換言之,當前俄中雙方在武器買賣關係上也決定了彼此在聯盟理論中的關係程度。一方面,彼此根據安全需求提高武器合約;另一方面,彼此沒有上下級附屬關係,可以根據自己的財政來決定軍售的額度,類似美式聯盟,俄中之間於2001年7月16日簽署的一份《俄中睦鄰友好合作條約》,但是條約並沒有要求要共同協防的權屬責任,只是建議共謀對策,因此,俄中之間還稱不上是正式聯盟關係。雖然如此,俄中的軍事合作程度儘管具有美式聯盟軍售關係,卻還沒有上升到共同打擊第三方對盟邦的軍事威脅那樣的軍事同盟程度,更不具有蘇式聯盟的行政垂直的附屬關係。但是俄中之間在上海合作組織的架構下,每年會定期進行陸上反恐軍事演習,再加上從2012年以來,俄中也開始進行海上聯合軍演,彼此的軍事演習行動逐漸增多並且融合度也在增高,這種趨勢不容忽略。或許,我們可以稱之為「俄中準軍事聯盟」的關係。筆者認為這也就是造勢(為領導人的國家戰略護航)-合作(強化軍事與能源合作為首,帶動兩國全面產業的一體化,強化經濟發展)-結盟(如有戰爭的爆發,透過領人協商達成一致的軍事行動或是軍工產品的支援),以擺脫冷戰作法中必須強調先結盟後發展經濟的傳統套路,這樣美國將難以完全因應。 

 

四、美俄中加強與亞洲各國的聯繫

自美國總統歐巴馬制定「再平衡」 (Rebalancing)政策之後,預計到達 2020年以前美國將把海外60%的軍事力量部署在亞太地區(現為50%)。俄中的軍事合作將對美國亞太政策構成巨大的挑戰;反之,美國的軍事部署也加速了俄中的軍事合作。當前美俄雙方都宣布重返亞洲,可預見雙方在未來幾年內最大利益衝突地點會是在亞太地區。

至於俄羅斯還能如何影響北韓呢?2012年俄羅斯作為亞太經濟合會的主辦方,確認俄遠東地區作為未來國家向上提升的經濟發動機,海參崴則作為自由貿易港。俄羅斯也設想了如何連結朝鮮半島上的南北韓貿易而使俄羅斯成為解決朝核問題的重要角色。這也提高了北韓在俄羅斯亞太政策中的作用,為了打造俄朝韓一條龍的經濟線,首先的關鍵是俄羅斯的哈桑(Hasan)和北韓的羅津(Rajin)之間於2013年9月22日正式開通鐵路,這條鐵路提高了北韓在朝鮮半島上的歐亞樞紐作用。普京還註銷了在蘇聯時期北韓欠下的100億美元的債務,現在北韓欠俄羅斯的債務大約只有2,400萬美元。同時,因為南韓也是俄羅斯極力要開發的對象,北韓就是通往南韓的重要道路,俄羅斯會以穩定與恢復在北韓的影響力來提高俄羅斯在東北亞安全問題上的角色,才有條件倡議堅持以六方會談為談判架構,以此作為達成朝鮮半島無核化目標的路徑。過去蘇聯對北韓的核研究支持始於50年代,這在蘇聯地質學家發現北韓有2,600萬噸的鈾藏量之後。俄羅斯加強對北韓的經貿關係,使得南韓在烏克蘭事件中看到是俄羅斯改善北韓經濟條件將有利於俄韓關係的投資前景。因此,俄羅斯對於亞太國家關係的改善實際上是俄羅斯再次崛起發揮擴大影響力的表現。

此外,俄羅斯還在持續強化開發亞洲的武器市場。俄羅斯的目標是要維持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武器市場。其中,俄羅斯的武器輸出對印度武器技術提升的效果最大(2012-2015年印度的購買量預計高達143億美元,位居俄軍工產品出口國的第一位)。此外,俄中印三方都是金磚國家和上合組織的成員國(印度和巴基斯坦在2015年7月10日正式成為上海合作組織的會員國),顯示了印度作為第三方平衡力量的大國地位正在提升。俄羅斯在亞太地區軍工產品的輸出國當中以印度和越南持續增長幅度最大(2014年的預計目標是在2012-2015年越南向俄羅斯購買武器的金額高達為32億美元),其他有潛力的購買國家包括: 委內瑞拉32億美元),中國(28億美元),敘利亞(18億美元)。由此可見,敘利亞有俄羅斯龐大的軍火利益,未來敘利亞政權的變化仍關係著美國和俄羅斯在中東的利益與地緣政治的戰略競逐。可以預見在未來很長的一段時間,世界的軍備競賽就在這些強權中展開,如果掠奪式的地緣擴張不成,實力的比拚將決定國際格局的變化。並且這些強權國家也決定了區域的穩定與安全,他們之間的博弈或是直接衝突也將會成為區域安全的最不穩定因素。

 (本專欄作者觀點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