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樂義

中華經略國防協會研究員 
2013-06-17

幾年前很難想像,中、美兩國元首穿著襯衫,不打領帶,在莊園中悠閒漫步大談國事。習近平此次訪美,不是國事訪問,與歐巴馬會面地點又在華府之外,這些異於以往的做法,美國官員頗感意外,從而對中國新一代領導人多了一層認識,還有人認為習近平身上有一些西方政治家的特點。看來習近平確實不同,與面子排場相比,他似乎更重視裡子和實務,這種風格有可能對今後的中美關係帶來更多的積極因素。美國國會對「歐習峰會」的評價甚高,眾院美中工作小組共同主席里查.拉森(Richard Larson)說,歐習兩人建立的私人聯繫,有助於解決美中之間從軍事到經濟和貿易等眾多領域的重大問題。這種期待是否如其所願?或反映兩國關係的真實情況?尤其中、美兩軍關係在多大程度上受到這次峰會的影響?以至把手言歡或對立更深?其前景猶待考驗。第一個考驗在今年7月華府舉行的第五輪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

 

新型大國關係未獲回應

習近平和歐巴馬在這次非正式會談中都提到增進中美兩軍關係。歐巴馬還提到兩軍關係要機制化與常態化,避免時斷時續。問題是,兩軍關係要由政治關係來確立,所謂軍略服從政略,但中美兩國關係在政治層面上(或在大戰略上)至今未出現一個準確定義。習近平這次訪美的主要目的,就是希望美國能接受他近年提出的建立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峰會期間,習近平念玆在玆,歐巴馬沒有正面回應。習近平為何如此在意?「新型大國關係」的實質內涵又是什麼?

中國前國家主席胡錦濤2012年5月3日在北京釣魚台舉行第四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的開幕式,即以《推進互利共贏合作,發展新型大國關係》為題致詞。他提到這種新型關係要「打破歷史上大國對抗的傳統邏輯」、兩國要「平等互諒」、「相互尊重」、「務實合作」,並以此「探索經濟全球化時代發展大國關係的新路徑。」(註1)既是「探索」,說明新型大國關係的內涵仍待完善。這和習近平2012年2月15日以國家副主席訪美時首次代表中國提出的中美共建「新型大國關係」願景的說法前後一致。

其實,解放軍前總參謀長陳炳德2011年5月訪美時在美國國防大學的演講題目就是《積極建構相互尊重、合作互惠的中美新型軍事關係》,內容不出政略框架,(註2)顯示新型大國關係的概念在黨內和軍內討論多時,即便它的內涵在美國學界看來僅止於「口號」或「哲學性的原則構想」,美國注重實際解決問題,新型大國關係的概念除予人大致的感覺外,「很難說它在實際中會有什麼作用。這是它所面臨的挑戰。」(註3)

「新型大國關係」提出後,美國政界廣為討論。美國前勞工部長、也是美國史上首位亞裔女性閣員趙小蘭說,很顯然,「中國創造這個新字眼反應他們越來越多地參與國際事務,而且信心日益增強,他們想用自己的角度來塑造美中關係。」(註4)按此邏輯,是否可以這樣理解,歐巴馬在加州會談的過程中對此概念未作回應,可能是考慮不讓中方掌握今後兩國關係發展的話語權。茲事體大,歐巴馬最後僅以雙方建立一種合作性更強的「新型」關係作為回應。(註5)落差之大,由此可見。

趙小蘭的說法在美國政界有一定程度的代表性。在北京亦有類似聲音。中國人民大學美國研究所主任時殷弘說,美國只談具體問題,對中國提出的新型大國關係迄今未有正面回應,亦不接受此為中美關係的「核心概念」,而該概念的內涵要靠今後的實踐(中美實際互動)注入,未來中美兩國完全可能走向競爭對立,也可能是和平合作。(註6)

在眾多分析文章中,美國負責亞太事務的前助理國務卿坎貝爾(Kurt Campbell)的親身表白令人印象深刻。據他回憶,過去幾年他與中方進行有關新型大國關係含義的多數討論中,基本屬於美國與蘇聯在1972年達成基本原則協議前所進行的那些討論,「當時的蘇聯官員熱衷於讓美國接受其勢力範圍的概念,以及更多的理解它希望從周邊國家所要得到的東西。」(註7)這種內情在公開場合尚未找到類似的說法,但以坎貝爾豐沛的對華經歷,此說法即便帶有一些偏見,也是八九不離十,只是說法不同。就中國而言,她所要的東西原本就視為已有,包括東海與南海的島嶼主權,中國以前沒有動作,今後將不會坐視不管。

鑑於中美兩國政治關係的不確定性,使得兩軍關係如同建立在流沙之上,稍有分歧,更易加深雙方的猜忌。今年(2013)4月22日解放軍總參謀長房峰輝在北京會見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鄧普西(Martin Dempsey)時,提出有關加強兩軍關係的四個面向,其中第四項為「注重危機管控,有效應對安全風險。」(註8)這一條比往年說得更直接而清楚。這並不意味解放軍將採強勢乃至冒進作為,而是看到雙方在戰略利益上互不退讓時為可能的衝突預作防範,理性之餘,難掩某種不易掌控的風險。

 

網路安全美國忍隱不發

如果用一個詞來概括本次「歐習峰會」的重點,毫無疑問的是「網路安全」議題,它幾乎佔據美國主流媒體的醒目版面。即將7月離任的歐巴馬國家安全顧問湯姆.多尼隆(Tom Donilon)在峰會結束後對記者說,網路安全「現在成了兩國關係的核心。」該議題的範圍很廣,駭客威脅涵蓋經濟與科技、能源和金融,更涉及軍工安全。

據報導,峰會期間美方人員向中方提到駐上海解放軍63198部隊與多起針對美國企業和政府設施的網路攻擊有關,並要求中方負起責任。奧巴馬甚至在會談中強調,「美國非常明確地知道這裡面是怎麼一回事。」中方則否認相關的指控。當習近平在身旁時,歐巴馬才改變語氣,「這是(網路安全)一片未知水域,」因此兩國未能達成協議。不過,雙方同意在7月舉行的戰略與經濟對話機制下,專門設置一個關於雙方網絡安全問題的工作小組,開始面對棘手而複雜的難題。(註9)

面對問題是好的起頭,而且可以很快得到驗證,從峰會結束後中國對美網路攻擊的持續與否或強弱是最實際的衡量指標。當然,中國也表明自己是網路攻擊的受害者,雙方各說各話,互吐苦水。7月在華府舉行第五輪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是一個關鍵,如果雙方談不成,很可能激化雙方的對立。美國前駐華大使洪博培(Jon  Huntsman Jr.)與前國家情報總監丹尼斯.布萊爾(Dennis Blair)公開建議,允許美國企業自行對中國駭客進行報復。(註10)去年10月,美國前國防部長潘尼特(Leon Panetta)甚至公開宣稱,美國可能面臨一場「網絡珍珠港事件」,美國越來越容易被外國電腦駭客攻擊,破壞美國的電網、交通、財政與政府系統。憂患之情,溢於言表。

美國最近展開行動,大有項莊舞劍之勢。有「盜版軟體大王」之稱的中國成都人李翔,因雇用駭客破解上百種價格昂貴的正版軟件獲取暴利,今年(2013)6月11日在美國被判處12年徒刑。他是在2011年6月經美國國土安全局特工喬裝買家將李翔誘至塞班島後被捕。(註11)在外交方面,奧巴馬政府開始協助中東盟友加強其防禦能力,以對抗伊朗日益增多的網絡攻擊,同樣的行動也會在亞洲展開,以遏制北韓的駭客攻擊,美方同時保留「先發制人」的權利。這裡並未提到中國,係因美方判斷中國(包括俄羅斯在內)都具有強烈限制其網路攻擊的願望,因為貿然使用將引火上身。(註12)但這些是美方現階段的判斷與做法,不排除後續有相應的變化。歷經二次大戰的珍珠港事件,美國不會容忍在網路世界重蹈覆轍。

 

對台軍售各自表述

解放軍高層曾多次表明,中美關係發展存在四大障礙,(註13)第一個就是對台軍售,每當中美關係出現重大震盪之時,多半和軍售有關。這次習近平訪美再次向美提出停止對台軍售要求,歐巴馬則明確重申基於《台灣關係法》對台售武的一貫承諾而予以回絕。美國在台協會前理事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這樣形容,每逢美中兩國首腦會晤談到台灣時都是「各自表述」,這次在加州的會談也不例外。今後若無太大意外,這種「各自表述」仍會持續,中美軍事交流就不會有突破性進展。

不過,《台灣關係法》並未「責成」美國行政部門對台軍售,而是一種意願的敘述,並不具有強制性。多年來美國對台售武的力道,除法律之外,更是美國對台灣自由的堅定政治承諾,它取決於台美的戰略利益是否一致。(註14)阿扁執政時曾觸動兩岸平衡而被美國當局視為「麻煩製造者」,馬政府執政後兩岸形勢轉好,今後如何在兩岸關係與台美關係中取的平衡,尤其在兩岸政治對話議題與島嶼主權問題上拿捏得準,攸關台灣的命運。毫無疑問,馬政府的「東海和平倡議」明顯取得成效,美國肯定,對岸沒有話說,兩岸未能聯手保釣或有傷及民族感情,但終究各方政府都能接受,乃現實與形勢使然,宜以延用。

註釋︰
(註1)︰新華網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2-05/03/c_111882964.htm
(註2)︰新華網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1-05/12/c_13871637_2.htm
(註3)︰美國布魯金斯學會中國中心主任波拉克,美國之音中文網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us-china-relations-20130613/1681458.html
(註4)︰趙小蘭,美國之音中文網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man-ca-ncuscr-elaine-chao-20130530/1671363.html
(註5)︰「習奧會」達成中美合作總體共識,紐約時報中文網,http://cn.nytimes.com/world/20130609/c09summit/dual/
(註6)︰時殷弘受訪時間為6月7日,峰會結束後的美國態度未變。美國之音衛視2013/6/7在北京專訪。
(註7)︰美國之音中文網,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us-china-relations-20130613/1681458.html
(註8)︰人民網,http://military.people.com.cn/n/2013/0423/c1011-21238938.html
(註9)︰David Sanger, June 13, 2013,Obama and Xi Try to Avoid a Cold War Mentality,http://cn.nytimes.com/world/20130613/c13summit/dual/
(註10)︰打一場維多利亞式的網絡戰,紐約時報中文網,http://cn.nytimes.com/opinion/20130604/c04hirsch/
(註11)︰中國「盜版軟件大王」在美被判12年監禁,BBC中文網,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a/2013/06/130612_china_software_piracy_us.shtml
(註12)︰Thom Shanker,  David Sanger, June 13, 2013, U.S. Helps Allies Trying to Battle Iranian Hackers,http://cn.nytimes.com/world/20130613/c13cyber/dual/
(註13)︰其他3個障礙是美軍在中國專屬經濟區的抵近偵察活動;法制性障礙如《2000財年國防授權法》和《迪萊修正案》,限制對中國高技術出口和兩軍交往領域等;以及戰略信任問題如炒作中國威脅論等。中國國防部官網,http://www.mod.gov.cn/reports/200911/xch/2009-10/28/content_4101307.htm
(註14)︰卜睿哲,《台灣關係法卅年》,中國時報國際專欄,2009/4/9,A15版。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