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紹成

政大國關中心美國與歐洲研究所所長
2013-07-11


最近,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歐巴馬在加州農莊會面,引起各方關注。之後,歐巴馬總統訪問德國,相對而言引發的關注有限,再度證明東亞的重要性持續增加,其中尤以大陸的國際地位與影響力受到各方的重視為甚,而歐洲對美國的重要性卻持續下降。

 

安排

此次,習總的出訪美洲國家的順序是由小而大,先到千里達、哥斯大黎加與墨西哥,最後到美國,而此次又不是到美國首都,而是到加州農莊的非正式訪問,這是否意味著避免提高美國的重要性?設若順序顛倒,先訪大國再訪小國,那是否會提高大陸對美國重視的程度?

在江澤民與胡錦濤時期,北京十分重視訪美的規格,比如正式的國是訪問與高規格的接待,或是否被邀到美國總統度假的農莊等。但此次卻打破了以往的慣例而不去華府,亦即沒有真正登門造訪,而是在外面見面,歐巴馬也還得坐5個小時的飛機來赴約,雖然是在美國,此乃與習總首度出訪就到莫斯科的模式大不相同。

但從另一角度觀之,到底美陸這組雙邊關係,都是雙方最重要的一組雙邊關係,也是世界上最為複雜也牽涉最廣的一組雙邊關係,雙方領導人以非正式方式會見,也刻意塑造了雙方相當的熟識程度的印象,確實是美陸領導人一次新的會見經驗。

 

內容

此次八小時非正式的會見,所談到的議題必然不少,這必定包括避免網路間諜爭端,東亞與南亞地區的爭議,以及避免掉入崛起強權挑戰現有強權的修昔底德(Thucydides)陷阱(見前一期海峽評論作者的翻譯)。當前北京仍堅持其核心的利益,其中包括領土、邊界和主權,然而美國的核心利益卻是聚焦在全球公域的自由行動,比如陸上、海上及網路空間等,雙方的差異甚大。此外,歐巴馬還重申對台軍售,但只是由美國國家安全顧問來說明,也顯示了美方低調的態度。

雖然如此,雙方還有一個重要議題,就是共同治理,比如氣候變遷與反恐等全球性的議題,就算雙方歧見甚多,但仍舊必須相互忍讓,互助合作,否則將會造成全球性嚴重的損害。還有,北京期盼與美國發展一種新形式的大國關係,其實這也就是有意與美國平起平坐,淡化以致解除美國一國超強的地位,以便藉此強化大陸的影響力。此次的非正式會議,雙方領導人培養了彼此理解及私人情誼,但陸美七月份的高層級會談,才是雙方關係的第一個真正考驗。

 

影響

其實,此次的習歐會可說是一次成功的會見,這對東亞的情勢必會產生重大的影響,此乃可從日本安倍首相緊張與不安的反應看出,因為他絕對無法掌握這兩位大國領導人到底談了哪些與日本有關的內容,日本是否會被出賣?當然像越南與菲律賓也會有類似的不安心態。

易言之,這亦可稱為是北京的一種釜底抽薪的策略。大陸與周邊國家的紛爭,其中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美國的支持,若大陸方面能在美國所關心的議題上做些讓步,比如伊朗與敘利亞問題,美國也將可能會在東亞問題上鬆一些手,這將是可以理解的交易。最近,伊朗總統亞買地納捷在CNN的專訪中,還特別強力抨擊日本與美國對於釣魚台問題的態度,以便向北京輸誠,也同樣證明伊朗會擔心大陸的支持會走樣。而這些情勢的演變,也有可能像有利於台灣的方向發展,比如在東海與南海的紛爭問題方面,因為兩岸對此的訴求相類似,值得台北進一步關注。

 

歐巴馬訪問德國

六月17與18日,歐巴馬總統訪問德國,這是他擔任總統四年半之後的第一次訪問德國,也是美國戰後第一位總統未在第一任期內訪問德國的事例。歐巴馬今年51歲,若與其前幾任總統相比,他是生長在1960年代的夏威夷與印尼,已與二次大戰的經驗無關,在學生時代他就曾到巴基斯坦與肯亞去尋根,也易於一般美國總統的歐洲根源,這也可能是美國政府對於德國重視程度減弱的原因之一,雖然德國是歐盟第一大國。

雖然如此,雙方重視的議題主要是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協議(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 TTIP),也就是歐盟與美國的自由貿易協議(FTA)。還有,最近因為美國NSA全球監聽的事件爆發,德方積極抗議,此外,美德雙方自然也有機會探討共同針對大陸的政策。

與歐巴馬的前任相比,他較不重視美歐關係的事例甚多,比如他曾因為歐盟沒有做好他到訪時座位的安排,而在短期內取消了原本訪問歐盟的計畫,讓歐方甚為難堪。在2009年,他訪問英國時也並未提及傳統的美英特別關係。在兩年前聯合國安理會在表決利比亞問題時,德國因棄權而備感孤立,這主要是因為原本歐巴馬也主張棄權,但因為克林頓國務卿的堅持,歐巴馬最後還是改採支持的態度,這對德美之間在重大國際事件上的互信程度打了相當的折扣。

此外,歐盟國家也覺得並未受到美國的重視。在2009哥本哈根世界氣候會議上,美國私下與大陸及印度協商,而把歐盟擱在一邊,以致歐盟國家的改革意見無法實現。再加上關達那摩(Guantanamo)監獄,也是美歐之間長期的爭議,歐方始終認為美國的作法違反人權的價值,歐巴馬總統一在誓言要予以關閉,但是只說不練,因為美國內部的反對勢力甚大,這也造成歐巴馬總統在歐洲面前的失信態度。還有無人機(drone)的議題,也是美歐雙方的爭議,因為美國總統可以單獨決定如何在戰時使用,甚至還包括對付平民。

然而,德國民眾對歐巴馬的觀感甚佳,在2011年他競選連任時歐巴馬在德國的支持度高達90%。但是,德國女總理梅克爾與歐巴馬卻沒有建立兩國前任領導人之間的信任與私人友誼,而德方也因歐巴馬只說不做或多說少做而感到不滿。易言之,德方高層對於歐巴馬的來訪好像期盼不高,尤其因為原本美德雙方相互吸引與關注的議題好像越來越少,德國也不再像美國請益,雙好似老夫老妻一般已經沒有愛情與衝動。而此次梅克爾總理邀請歐巴馬在柏林市中心的布萊登堡大門演講,也引起美國有意在九月份德國國會大選中支持現任政府連任的疑慮。

再進一步觀之,美德雙方都有相當重要的內部問題。歐巴馬總統第一任期所簽訂的第一部法律,就是男女同薪,之後他又建立了美國的強制保險制度。再加上,目前美國拉丁美洲的移民增加甚多,因而英文已經受到西班牙文的挑戰,是否這也是引響美國對於西方人權價值的堅持,以及歐洲對於美國執疑的原因?

還有,近年來美方多次表明,華盛頓將要更加重視亞太地區,這就更會讓一些歐洲人認為美國將更加忽視歐洲,特別是美國的茶黨都已經將重亞輕歐列為它們的 競選政見。在2011年當美國財政部長蓋特納(Geithner)訪問歐洲時,他還頤指氣使地向歐方提出解決方案的建議,不但未獲接受反而讓歐方感到美國只想以鄰為壑,只顧自己不顧他人,到底歐債危機還是受到美國次貸風暴的牽連,目前美歐雙方都因債台高築而期盼大陸伸出援手。

有關美歐的TTIP,歐巴馬的支持力道也讓歐方憂心,因為這是美歐聯手對付大陸的一個好機會。但是,在歐巴馬的二月份國情咨文中,有關TTIP只是在他提及與亞太國家的FTA之後,用幾個字就草草了結。尤有進者,對於這個強化美歐關係的貿易方案,歐方各國也有相當的意見,其中包括美國輸往歐盟的禽類,其所含的生長劑比例是否合乎歐盟標準,以及歐盟的藥品是否得以輸美,還有法國強調要保護國內的電影業,英國強調保護倫敦的金融業,而德國農夫也反對基因玉米進口等等。

再者,美國的16.7兆美元的國債也讓歐巴馬傷透腦筋,因而有裁軍的計畫。而歐洲除了歐債危機之外,人口的老化也將產生嚴重的後果。在25年後歐洲,65歲以上的人口會增加一半,因而生產力將也會受到重大影響。相對的,大陸卻因擁有3.3兆的外匯,到處協助美歐國家度過難關,這與美歐關係形成鮮明的對比。

 

小結

此次在美國加州的習歐會,確實給於大陸與美國之間的雙邊關係建立了一個良好的開始,由建立新型大國關係來穩定大陸的周邊,才能騰出手來整頓內部,而解決大陸內部的問題以及促進和平與發展,才是促進東亞與世界向前發展的重要步驟。在這次會見之後,也必定可以看出其對於東亞地區的影響,甚至由伊朗總統的反應顯示,陸美雙邊關係的影響確實無遠弗屆,牽一髮動全局。

雖然,大陸也監聽美國的電腦,也支持北韓,但是歐巴馬總統還是在加州農莊接見習近平,也表達建立良好關係的高度意願。這讓一些歐洲人心理很不是滋味,他們欽羨能像大陸一般獲得美國的重視。雖然如此,美歐雙方還是要積極合作,因為只有合作才能共創雙贏,否則雙方都去指責對方,那將只會受害。

其實,從此次歐習會與歐巴馬訪德一行可以看出,由於美德雙方都有一些重要的問題有待解決,而雙方對於對方的問題好似都無法提出有效的解決方案,這正與他們接待大陸的領導人的心情不同,因為陸方多半都會提供高額訂單,這也正是美德雙方最為需要者。再加上美德雙方的歧見不少,因而關係趨於冷淡,良有以也。

整體觀之,東亞地區在大陸的發展帶動之下,其重要性確實提升不少,但同時也引起了不少的紛爭,對此美國也難辭其咎,這也是目前東亞最新的情勢發展,同時這也與歐洲的日益衰退卻趨於和平,形成鮮明的對照。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