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書益

前駐俄羅斯資深外交官
2016-12-14 
 

一、前言

俄學者基斯塔諾夫(Валерий О. Кистанов)1 教授近年在一篇專文中分析指出,由於中日領土爭議日益嚴重,中國經濟與軍事力量高速成長,已對日本構成極大的威脅,因此東京亟盼與莫斯科加速進行二戰和約之簽署,進而討論「北方四島」(俄稱「南千島群島」)的歸還問題,企圖拉攏俄羅斯以因應來自中國的挑戰。2 在普丁總統即將訪日前夕,俄日關係發展非常值得注意。

 

二、對華抑制與圍堵

中國、日本、俄羅斯三國對亞太和東南亞地區的情勢發展影響極大,除安全和經濟關係外,其中最關緊要者,卻是它們彼此間的領土紛爭。目前俄中邊界問題已告解決,但日本與中國和俄羅斯卻留有尚未解決的領土爭議,這些未解決問題對三國關係的未來發展影響極大。從二0一三年起,這些問題便成為安倍政府外交政策上亟待解決的當務之急。對東京和北京而言,東海釣魚台主權歸屬是一個棘手問題,最近此項爭議越來越嚴重,甚至已成為亞洲「老龍」日本與「新龍」中國政治、經濟、軍事衝突的焦點。二0一二年日本與中國雖然都換了新政府(安倍係再度組閣),但對衝突之解決似乎毫無益助,對抗情勢更與日俱增。近年日本已為中國之填海造島,軍事和經濟的快速成長,以及對領土爭議的強硬作風所震驚,所以東京開始與中國周邊鄰近國家積極展開拉攏,企圖對中國進行圍堵並抑制其快速擴張。

目前對日本國家安全和領土完整的主要維護者是美國,雙方簽署長期的美日安保條約,二0一三年日本外務省發表的「日本外交藍皮書」就明白指出,由於中國軍艦一再侵入釣魚台水域,日本人民正面臨來自陸上、海上與空中的外來威脅,所以日本政府必須與美國合作,因為只有美國能為日本提供安全維護。不過華府對中日領土爭端的態度卻始終曖昧不明,二0一三年歐巴馬總統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加州會晤時,雖表示希望中日領土爭端緊張情勢降低,但同時又表示,美國對釣魚台主權並無既定立場,希望兩國能通過對話解決。同年在中國發表的安全白皮書中,雖對領土爭議情勢升高並未特別苛責日方,但中國外交官員卻宣稱釣魚台主權是中國的核心利益。過去中國核心利益一向是指台灣、西藏和新疆,而今卻包含釣魚台,此說法一經提出,立即引起日本的關切,因為日本專家認為,中國將釣魚台列入其核心利益,未來在此問題上,北京將不可能作任何讓步。二0一三年「日本防衛白皮書」就特別強調,中國戰機、軍艦一再進入日本海域,這些動作對日本具有極大的威脅性,雙方很有可能擦槍走火。

不過,儘管美國對中日爭議領土並無既定立場,但美國高層官員卻一再表示,這些島嶼是在美日安保條約涵蓋的範圍之內。二0一三年東京與華府更在加州舉行大規模的奪島演習,此舉引起北京強烈的抗議。因為這項演習所影射的敵人就是中國,至於奪島的目標更是明指釣魚台,而且此次美日聯合軍演,雙方除出動海空軍之外,第一次有日本空降部隊參與。此次演習之目的是加強從日本九州到台灣,所謂「西南群島」的安全防務。最近日本自衛隊更準備發展能從事空中任務的美式陸戰隊。日本一方面與美國加強軍事同盟,以對抗中國在領土爭議上的強硬態度,另一方面東京也希望與其他亞太國家進行軍事合作,因而從二0一三年起,安倍首相及其國安高層紛紛出訪菲、越、泰、印度、巴基斯坦及紐澳等國,日本媒體指出,日本政府之行動是針對中國在西太平洋活動增加的一種相對反應。

此外在日本抑制中國的政策中,印度扮演重要的角色,因為印度也是一個經濟快速成長的亞洲強權,而且在世界政治舞台上之地位日益重要。日本認為可以用印度牽制中國,近年日本經濟上對中國的依賴已達到危險的程度,所以東京希望以印度取代中國。另一方面也可利用印度的軍事和政治權力,來平衡日益壯大的中國,日本深悉新德里非常擔心中國海軍力量的急速膨脹,況且中印兩國邊界上也有爭議領土存在。

對安倍政府而言,與東南亞國家合作的好處,不只解決日本經濟成長緩慢問題,也可減輕中國對東南亞國家的領土壓力。然而日本試圖通過東協對抗中國的行動未能成功奏效,主要是因為東協國家都嚴重依賴中國,因此東京特別重視若干與中國有領土爭議和衝突國家的雙邊政治、軍事合作關係,其中最重要者為越南和菲律賓。二0一四年三月,越南總統張晉創訪問東京時,兩國同意加強經濟合作,在領土爭議問題上共同對抗中國,這與同年菲律賓總統艾奎諾訪日之目的相同。所以儘管東南亞國家對抗中國的態度不一,但日本認為這些國家成為其潛在盟友的趨勢越來越強。此外,日本抑制和圍堵中國的政策,還包括積極拉攏紐西蘭和澳洲。

 

三、俄日和約與談判

最近日本學者和媒體正熱烈討論如何拉攏俄羅斯,共同抑制及平衡中國的快速擴張,但矛盾的是俄日目前連象徵二戰結束的和約都未簽署,但東京卻幻想共同對抗與俄羅斯有睦鄰友好條約的中國。據說由於釣魚台列嶼衝突情勢升高,原訂慶祝中日建交35周年的各項活動已告停止。日本認為推動俄日關係發展的潛在有利因素,是俄羅斯擔心中國軍事和經濟力量的快速成長,以及中國正積極加強其海上軍事活動,包括北極航線。此外,中國對俄遠東地區經濟與安全也構成威脅,因而希望與日本接近,所以東京應利用莫斯科這種對北京的憂慮心理來共同對抗中國。

日本媒體更公開表示,從二0一四年開始,俄羅斯就出現與日本加強關係的說法,安倍有意利用這種看法與俄羅斯建立共同圍堵中國的體系。此外,東京擔心在中日領土爭議中,北京可能會得到來自莫斯科的支持,譬如二0一0年俄羅斯前總統梅德維杰夫訪問北京時,中俄雙方曾發表一項共同聲明,日本認為這項共同聲明,就是在中日領土爭議上,俄中共同壓迫日本的事實,因為在聲明中主張兩國在釣魚台和「北方四島」問題上共同對抗日本。

二0一三年四月,安倍首相與普丁總統在莫斯科會晤時,同意舉行兩國外交、國防首長2+2對話,日本認為這就是俄羅斯擔心中國威脅之證明。日本媒體甚至指出,中國軍力劇增與北韓核武威脅是兩國關係發展的重大突破,然而必須強調的是,在二0一三年俄日會談前,俄方曾特別要求在會談中不討論中國問題。

其實日本學者專家過分誇大了俄羅斯對中國的憂慮,一廂情願地認為俄日共同面對中國的威脅,並且俄羅斯希望與日本接近,並可能在「北方四島」問題上作某種妥協。日本媒體表示,由於中日領土衝突情勢升高,因此日本除應與左鄰的亞太國家進行合作外,並應盡早解決俄日「北方四島」問題,這也許就是日本急欲加速討論俄日和約的主因,所以二0一三年安倍首相訪俄時,曾與普丁討論加速解決俄日和約問題。

分析認為日本擔心,在中日關係急劇惡化,俄中關係日益升溫的情況下,安倍首相在俄日關係加強的作用上恐怕非常有限,因此如在領土談判無法取得突破,安倍希望雙方能在領土爭議問題上做一些「正面回應」,普丁也認為在「北方四島」問題如無進展,兩國至少能「公平妥協」。由於北京與首爾已經拒絕與東京討論領土爭議問題,日本不願同時面對三國領土之壓力。這也就是何以在西方領袖拒絕參加索契冬奧時,安倍卻甘冒天下之大不諱前往出席的原因所在,因為他就是要讓北京知道俄日關係也在積極推動中。

不過日本媒體認為,安倍之高調出席索契冬奧的效果有限,因為就在安普見面前,俄中兩國領導人不僅已先行會晤,並同意相互出席對方各項二戰勝利紀念慶祝活動,充分顯示俄中行動早已精心安排,關於日本歷史部分,兩國更早有定見。不過儘管如此,在中日問題的競爭上,東京仍將鍥而不捨繼續尋求莫斯科的支持。此外,日本專家根據二0一四年四月中國全國人大會議結論分析認為,未來中日兩國在領土爭議和歷史看法上絕無妥協之可能。

 

四、進退兩難的局面

對俄羅斯而言,中日情勢緊張,特別是兩國在領土上的爭議,對俄遠東地區的經濟和安全發展較為有利。此外,根據俄羅斯地緣政治邏輯,與北京和東京發展等距外交,對莫斯科也最有利,然而二0一四年烏克蘭危機發生後,俄羅斯對中國和日本的立場卻不得不有所調整。因為日本媒體不僅與西方一鼻孔出氣,強烈譴責俄羅斯兼併克里米亞,甚至將克里米亞比做「北方四島」,認為既便是目前俄日能解決爭議,但難保未來俄羅斯不會以曾殖民為由而再度侵佔。其實日本政府現在正面臨重大抉擇,一方面希望繼續保持近年安倍政府與俄羅斯建立之友好外交成就。另一方面,日本又必須對其政治、軍事盟友美國宣誓效忠,特別是在所謂的中國威脅之下,更需要華府的支持,但日本卻不像美國,它亟需俄羅斯的能源,特別是在二0一一年福島核災後,日本大幅減少核電廠以來,特別需要俄羅斯的能源供應。

為此日本政府希望在美俄之間找尋一條持平的外交途徑,所以二0一四年烏克蘭危機發生以來,日本雖參加西方集團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但同年三月卻在東京舉行大規模的俄日經濟論壇,而且日本對俄經濟制裁並不積極,僅對俄日快速簽證談判,以及俄日投資、軍事合作、太空合作等各項會談暫時中止而已。二0一四年日本雖宣布禁止向俄出口軍事和軍民兩用科技,禁止俄國銀行在日本從事金融活動,不過日本原本就從未向俄羅斯出口上述各項科技,而且俄銀行也從未在日本進行任何金融活動。此外,日本雖跟隨美國禁止發給23名俄高官簽證,但卻從未公布其姓名,六月俄國會聯邦院議長納雷什金(Сергей Е. Нарышкин)訪問東京,出席俄日文化節活動,納氏就名列美國拒發簽證的名單中。由此可見,在外交行動上,日本有其不同的立場。

不過在克里米亞問題上,日本對俄羅斯的批評極為嚴厲。二0一四年三月十九日安倍在日本國會強烈譴責俄羅斯在克里米亞的軍事行動,並表示日本無法接受俄羅斯以武力改變現狀之作法。不過觀察家認為安倍的批評言論其實有雙重目的,一則是譴責俄羅斯在克里米亞的行動,再則是批評中國在釣魚台的動作。同年三月,在海牙G7峰會上,安倍雖尖銳地批評俄羅斯,但日本內閣官房長官卻隨即表示,東京不得不隨西方對莫斯科進行懲罰性行動,因為日本擔心,如不強力譴責俄羅斯,他日中國也可能師法俄羅斯以武力奪取釣魚台,當然這也是隨後四月安倍與歐巴馬會晤討論的主題。

克里米亞事件使日本在俄日領土爭議上陷入進退兩難的局面,日本專家分析認為加入孤立俄羅斯之行動,雖有可能使莫斯科在領土談判中做某些妥協,但也可能使普丁政府憤而不願解決「北方四島」之危險。由於俄羅斯在克里米亞問題上的強硬態度,亦使東京擔心未來俄羅斯在「北方四島」問題上很難讓步。日本媒體並認為俄羅斯被逐出G8之事,亦影響到俄日「北方四島」談判的過程和結果,因為安倍亟盼在其任內解決俄日領土問題,不過俄日過從甚密將違反G7制裁莫斯科的共識,但如東京與華府、布魯塞爾太過接近,又將使莫斯科倒向北京,因此俄日談判非常困難。日媒認為東京對克里米亞的態度將影響俄日「北方四島」的談判,所以如果期望俄日領土爭議談判成功,在烏克蘭問題上,日本就應該有獨特看法,也就是承認「俄羅斯在烏克蘭有其本身的利益,但不承認烏克蘭分裂」不過日本這種平衡外交的新手法,目前尚在起步階段。

 

五、非常的外交手法

由於在烏克蘭問題上,日本曾強烈批判俄羅斯,因此莫斯科對二0一四年普丁訪問東京,就領土問題進行討論的必要性發生懷疑。同年在北京亞太經合(APEC)峰會上,安倍與普丁會晤時,雙方再次同意後者於二0一五年訪問東京,並討論兩國領土爭議問題。由此可見,儘管日本在烏克蘭問題上立場如此,但俄羅斯仍願與日本擴大接觸。同樣在西方對俄羅斯進行經濟制裁,日本卻從未認真執行,因為東京希望在華府和莫斯科之間找尋一條可行的平衡路線,其實俄羅斯也希望與日本發展正常關係,因為日本畢竟是俄羅斯遠東重要鄰邦,而且更是世界第三大經濟體,俄羅斯希望在西方制裁下仍可與日本發展經濟關係。

毫無疑問,安倍很明顯是日本右派保守主義的領導,但為了俄日領土爭議問題談判獲得突破,他不惜將兩種相互矛盾的立場予以合併,亦即對日本在二戰罪行方面採取過於正面的對待,但又不出席莫斯科慶祝二戰勝利70周年的紀念活動,而日本正是此次戰爭的失敗者。其實日本首相一再表示將採取一種「非常的外交手法」,二0一四年二月七日,安倍在參加日本國內索還「北方四島」的民間活動後,同日又飛往俄羅斯參與索契冬奧,而西方領袖均因烏克蘭問題而對俄羅斯採取抵制行動。其實早在二00五年更為保守的小泉前首相,就曾前往莫斯科出席二戰勝利60周年的紀念活動。

 

六、結語

美國雖是日本國家安全領土完整的維護者,雙方訂有長期的安保條約,但對中日領土爭議問題,華府立場卻始終模糊不清、曖昧不明,一方面美國表示對釣魚台主權並無既定立場,希望雙方能通過對話解決,但另一方面美國高層官員卻又不斷放話,指這些島嶼是在美日安保條約涵蓋的範圍之內,雙方甚至舉行聯合奪島演習,目標直指釣魚台。然而在川普入主白宮後,美國的亞洲政策是否全面調整值得懷疑,為了因應來自北京的挑戰,拉攏莫斯科、推動俄日共同合作,並且加速俄日和約談判,以解決「北方四島」問題,恐怕是東京的當務之急。

然而,為促成俄日談判的成功進行,日本在烏克蘭問題上,將會有與西方盟國不同的獨特看法,也就是承認「俄羅斯在烏克蘭有其本身的利益,但不承認烏克蘭的分裂」。至於在俄日「北方四島」問題上,安倍政府也將採取一種「非常的外交手段」;而且俄日都認為談判如無法突破,至少能取得「正面回應」或「公平妥協」。其實俄羅斯甚盼與日本發展正常關係,特別是在西方制裁下,但絕非基於所謂的「共同對抗北京威脅」之誘因。因為對俄羅斯而言,與中日發展等距外交是最有利的策略,所以普丁此次訪日甚為各方看好,外傳俄中Су-35戰機、С-400防空飛彈系統之談判受阻,充分顯示莫斯科已開始向東京釋出善意。


注釋:
1  基斯塔諾夫(1945-)教授,畢業於蘇聯國立莫斯科大學東方語言學院,1977年獲得經濟學副博士,1997年獲得歷史學博士。先後在蘇聯駐日本大阪總領事館、俄羅斯駐日本貿易代表處工作。2008年起擔任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首席研究員,日本研究中心主任,曾參加國內外多項學術會議,專研日本內政與外交政策,包括日本經濟、社會、教育、科技、文化和歷史等領域,並從事俄日、俄中關係問題之研究,係俄羅斯當代重要日本問題專家。
2  В.О. Кистанов, Треугольник Россия-Япония-Китай во внешней политике АБЭ: территориальный АСПЕКТ, Япония наших дней, No. 4(22), 2014. ст. 33-46.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