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志強

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副教授
2016-12-28

 

一、前言

2016年11月美國共和黨總統參選人川普贏得了總統大選,即將成為美國第四十五位總統,川普在競選期間,曾對美國與中國大陸的經貿關係表達過強硬立場,尤其是指控大陸採取不公平的出口補貼和操縱匯率措施,把商品傾銷到美國市場,導致美國相關產業受創,誓言當選後將改變對大陸貿易政策。身為全球前兩大經濟體,未來美中經濟關係的發展格外引起各界注意,從川普選舉時的發言來看,雙方經濟關係的摩擦與糾紛將分別表現在美中貿易與美中投資兩方面。
 

二、美中貿易

據美國商務部統計,2015年美中雙邊商品貿易金額高達5,981億美元,占美國對外貿易金額15.7%,大陸首次超越加拿大成為美國最大的貿易夥伴;其中美國從大陸進口4,819億美元,出口至大陸為1,162億美元,逆差3,657億美元,占大陸貿易順差5,945億美元的61.5%。

川普認為美國對大陸貿易存在巨額逆差,主因之一是人民幣匯率低估所造成,有意把大陸列為匯率操縱國。按照美國的現行法規,可以對匯率操縱國出口到美國的產品徵收高額的懲罰性關稅。川普選前就曾表示將對從大陸和墨西哥進口的商品分別課徵45%和35%的高關稅,以保護美國產業,恢復國內就業機會。大陸官方媒體《環球時報》已經放話,若美國發動貿易戰,大陸勢必強力報復,包括將波音(Boeing)的大型客機訂單轉給歐洲的空中巴士(Airbus),美國汽車與iPhone在大陸市場的銷售也將銳減,同時不再進口美國的黃豆與玉米。

目前大陸已經是全球最大的商品貿易國,確實有能力作某種程度的反制措施。2009年歐巴馬政府對大陸出口至美國的輪胎課徵35%的懲罰性關稅後,大陸馬上對部分原產於美國的進口汽車產品和肉雞產品展開反傾銷和反補貼調查,2010年9月起對原產於美國的進口白羽肉雞產品徵收50.3%至105.4%的反傾銷稅。2010年10月美國商務部決定對大陸輸美鋼輪徵收最高達193.54%的反傾銷稅後,12月大陸也對2,500cc以上的進口美國小轎車和越野車開徵反傾銷稅和反補貼稅。在所涉及的受懲罰商品中,大陸對美國的出口金額遠大於從美國進口的金額,即使遭受貿易報復,美國出口的損失金額不大,大陸反制做法的政治意味仍多於實質效益。

不過,美國對大陸開展貿易戰的最後結果極可能傷害到美國民眾的利益。根據美國智庫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PIIE)的估算,如果川普真的兌現這項選舉承諾,而大陸和墨西哥也對美國進口商品徵收同樣的關稅,則美國會出現物價上升、進出口萎縮、消費與投資連續多年低於無貿易戰的情況,導致經濟成長不斷下滑,並於2019年進入衰退,失業率會從目前的4.9%上升至2020年的8.6%。

造成美國物價高漲與失業上升的原因有二: 一是目前全球大部分生活用品的後段生產都在大陸完成,課徵高關稅雖然會減少從大陸的進口數量,但美國消費者要付出更高的價格購買本國製造的生活必需品,民眾購買力會大幅下降,實質生活水準降低,但對提振本國弱勢產業和其就業的效果卻相當有限。PIIE估計,歐巴馬政府當年對進口大陸輪胎課徵35%的高關稅,只保住了本土相關產業約1,200個就業機會,然而美國消費者卻多花了11億美元用於購買本國高價輪胎,即創造每個就業機會的代價高達90萬美元,等於由美國消費者間接補貼廠商與其雇員。

二是導致使用大陸原物料和零組件的美國製造業生產成本大幅增加,降低消費者對這類產品的需求,造成薪資停頓和失業增加。2002年小布希為拼連任,也曾違反WTO規定,對所有進口鋼鐵製品採取配額限制和提高關稅,此舉雖然保護了美國鋼鐵產業,但卻增加了汽車等下游產業的製造成本,依靠進口鋼鐵生存的產業流失了許多工作職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Paul Krugman曾經粗略計算,如果把美國製造業的貿易逆差全部消除,大約可以增加200萬個製造業的工作機會,但美國總就業人數超過1.4億人,因此只能讓製造業就業人數占總就業人數的比例從約10%回升至11.5%左右。因此,目標為保護美國製造業的任何貿易制裁措施,最終只會為民眾帶來經濟困境,對提升就業幾乎沒有什麽幫助。而且,根據美國《貿易法》,總統的最大權限只能在150天期限內對所有進口商品增加15%的關稅,除非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的情況下才可以突破這一限制。
 

三、美中投資

根據美國經濟研究公司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的報告顯示,1990年至2015年,美國在大陸的投資金額達2,280億美元,大陸在美國的投資金額則為640億美元,都遠超過美國與大陸官方公佈的數值。川普為進一步防止美國製造業減雇勞工,準備對計劃轉移生產階段到海外的企業處以重罰,並要求在大陸的美商回美生產,前者的激進手段可行性不高,後者積極的做法是用減稅方式吸引製造業回流,例如選前提出的企業所得稅從35%大降至15%,並對美商匯回海外利潤僅課低稅,吸引海外資金回歸,並誘發其他全球企業投資美國,創造就業機會。但此舉和發動貿易戰一樣,最後成效恐怕甚微。一方面,如果川普只對大陸特定的進口商品徵收關稅,最有可能的影響是迫使美商產品轉向成本更低的國家如越南、印度、孟加拉等地生產。

即使回美生產政策有效,也必然是以產品售價上漲為代價。據雪城大學資訊研究學院教授 Jason Dedrick 估計,一支售價749美元的iPhone 6s Plus,在大陸的勞工成本約10美元,但美國卻可能要30至40美元。大陸還提供有技術的勞動市場和具彈性的工廠,且零組件供應商比美國競爭者反應速度更快。如果要從世界各地購買原物料並在美國生產零件與組裝,iPhone 6s Plus的售價可能要提高到 849美元。除非蘋果能在新一代手機創造出更多的新賣點,讓愛好者願意多付100美元,否則iPhone全面回美生產可能導致部分市場拱手讓給競爭對手三星。

除了貿易手段以外,如果美中經濟關係持續惡化,大陸也可以以降低持有美國公債或減少對美國的直接投資作為報復措施。至2016年9月底大陸持有的美國公債餘額為1.157兆美元,約占其外匯存底的三分之一,由於川普不管是減稅或增加支出刺激經濟,都會增加政府的財政赤字,美國勢必要增發公債來增加借貸。大陸一直是美國最大的債權國,假如大陸不再繼續買入美國公債甚至減少持有,必然進一步拉升美國利率而不利於其長期的景氣復甦。

此外,若陸企緊縮赴美投資,也會降低美國勞動市場一定的就業機會。榮鼎集團預計2016年大陸對美國的直接投資將達300億美元,增幅達1倍。2015年在美國的陸企為美國本土新增了約1.3萬個工作職位,增幅為12%。目前受僱於在美陸企的美國人總數約9萬人,比三年前增加了3倍。最後,由於逐漸成為很多美國跨國企業的主要海外市場,大陸未來可能採取某些西方國家常用的措施來打擊美商在大陸的經營,藉此對川普政府施加壓力。例如2015年2月以反壟斷為由,對美國手機晶片商高通(Qualcomm)處以高達9.75億美元的罰款,2016年12月又對全球最大的醫療器材廠美商美敦力(Medtronic)以「實施價格壟斷」為名罰款1.185億元人民幣。
 

四、 結語 

由於分别是全球第一和第二大經濟體,美中之間全面發生經貿大戰的後果必然是兩敗俱傷,並導致利用大陸為工廠的其他國家受到嚴重衝擊,因此真正發生的可能性應該不高,但川普肯定會對部分大陸商品提高關稅或設置進口障礙,利用一些象徵性的措施來滿足其支持者,以部分實現其選前承諾,尤其是接近競選連任總統時。或者運用更靈活的手段要求大陸在經貿公平問題上讓步,近期非典型的做法是在就職總統前和蔡英文總統通電話,不但打破美國37年來的外交慣例,並質疑為何美國要遵循「一個中國」政策。川普當然也了解大陸絕不可能在「一個中國」立場上讓步,背後的目的是以兩岸問題脅迫大陸在某些經貿議題上退讓,使美方能在公平互惠的環境下發展美中經濟關係。例如,陸企能到美國建立媒體事業、購買自然資源和收購工廠,美商也應該享有相同的權利。從川普當選一個多月的表現來看,未來四年美中之間的經濟摩擦勢必有增無減,將對當前陷於長期低迷的全球經濟環境形成進一步衝擊。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