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恩浩

澳洲墨爾本大學社會暨政治科學院政治學博士
澳洲墨爾本大學社會暨政治科學院榮譽研究員
2017-08-24

 

一、前言

當俄羅斯以駭客手法影響去(2016)年美國大選事件仍餘波盪漾之際,澳大利亞媒體在今(2017)年6月廣泛報導中共試圖通過各種手段影響澳洲政治的作為,美國前國家情報總監克萊佩(James Clapper)對此曾警告澳洲當局必須有所警覺。該事件如野火般蔓延至今,使得澳洲總理滕博爾(Malcolm Turnbull)、檢察總長布蘭迪斯(George Brandis)、工黨領袖修頓(Bill Shorten)及其他政治菁英,都同聲嚴厲譴責中共的胡作非為,並一致要求大肆修法,嚴禁外國公民、公司企業與社團組織等,以提供政治獻金方式影響澳洲的民主運行程序。

中共長久以來就不惜耗費大量人力物力財力,在海外透過中共領事館與國安單位等機構,試圖派遣大量的情報人員和海外線民,在西方國家建立綿密的情資網絡,並且無孔不入地滲透到該國各級單位,其方式包括:滲透和行賄西方高級文官與政治人物、高級軍情人員、新聞媒體、網路社群、華人社團,甚至是學術單位與學生組織等,對於所需要的情報資料,中共都能無所不用其極的獲得。

由於意識型態與西方不同,為監控對中共政權有異議的海外人士,與影響當地國的社會輿論與政策制訂等,中共乃不惜代價且不擇手段地運用國家可動用之資源,試圖從整體上配合支援其國安部與外交部從事的對外工作。究竟中共對澳洲的政治滲透與政策干涉有多嚴重?我們又應該如何看待這個現象?此問題相當值得深入一窺究竟。
 

二、澳洲媒體對中共海外政經滲透作為的調查

澳洲媒體集團費爾法克斯媒體公司(Fairfax Media)與澳洲廣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ABC),製作名為“Four Corners”的節目,探討「權力與影響力:中國共產黨如何滲透澳洲」(Power And Influence: How China’s Communist Party Is Infiltrating Australia)。該節目耗時超過5個月做成1份詳細調查報告,並在今年6月4日於電視與網路上播出,揭露中國大陸在政治與經濟快速崛起後,中共當局利用財大氣粗的中國大陸商人,在澳洲兩大政黨集團中公然撒錢買影響力,甚至到公開非法干預澳洲民主政治運作與政策制定的惡劣行徑。

該節目開頭是先從前澳洲外交官烏瑞恩(Roger Uren,曾為情報官,目前任香港鳳凰衛視國際事務副總裁)及他的中國妻子嚴雪瑞(Sheri Yan)說起,接著引出中共如何用錢在澳洲政界買影響力的故事。嚴雪瑞因為行賄前聯合國大會主席艾希(John Ashe),後來在紐約被逮捕。此外,該節目接著從嚴雪瑞的裙帶關係中連結2名在澳洲的中國大陸億萬商人,分別是澳洲公民周澤榮(Chau Chak-Wing),以及正在申請入籍澳洲的中國人黃向墨,而他們如何在澳洲政治圈以大筆金錢買影響力的作為也一一在該節目中被揭發。自該節目撥出以來,就在澳洲媒體界引起持續追蹤的連鎖反應,也引起澳洲當局高度重視,當然此議題發展亦值得我國關切。
 

三、前澳洲外交官夫人嚴雪瑞的裙帶關係

嚴雪瑞在1987赴美留學時(同時替中國國際廣播公司工作)認識當時任職澳洲大使館的情報員烏瑞恩。烏瑞恩當時正在收集資料撰寫中共情報頭子康生的傳記,而嚴雪瑞則為其研究助理。在1992年,烏瑞恩任期滿調回坎培拉,並在澳洲國家(情資)評估辦公室(Office of National Assessments, ONA)一路當到副主任。嚴雪瑞在這段時間藉著流利的中英文與靈活的交際手腕,成為遊走在美國、中共、澳洲政經領袖豪門之間的重要人物。

2001年,烏瑞恩離開公職後創立全球永續發展基金會(Global Sustainability Foundation, GSF),並以嚴雪瑞擔任該基金會之執行長。該基金會雖為非營利組織,實際上卻是在美中澳三國及聯合國之間從事政商、媒體、文化事業管理、中介、顧問、遊說工作。嚴雪瑞當時的座上賓更包括澳洲西田(Westfield)集團老闆羅威(Frank Lowy)、前澳洲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及霍華德(John Howard)、美國電腦軟體大亨諾頓(Peter Norton)、前美國總統柯林頓與聯合國大會前主席艾希等重要人士。

2015年10月16日,嚴雪瑞因以一百萬美金賄賂前聯合國大會主席艾希等而遭聯邦調查局逮捕,並於2016年1月20日在紐約法庭俯首認罪,被判20個月有期徒刑。同時,澳洲聯邦警察也突擊搜索他們坎培拉的住家,發現很多澳洲情報機構的機密文件。據報導,可能是烏瑞恩任職ONA時非法帶回家的文件。該批機密文件包括「西方情報機構瞭解的中國情報機制細節」。嚴雪瑞也因此被媒體公開認定是中共在澳洲和美國的頗有政治影響力的間諜,若她早已把那些機密文件交給北京當局,那才最為嚴重的國安問題。
 

四、澳籍華裔商人周澤榮的金權網絡

西方民主國家大都禁止外國的政治捐獻,澳洲是唯一的例外。澳洲沒有立法禁止外國捐款,使其國會議員甚至內閣成員都可能受到外國以政治獻金的方式影響澳洲政府政策。中國富商在當地參與政治大多是以提供政治獻金的方式為之。簡言之,係以金錢購買影響力,此亦成為中共滲透澳洲政治的重要入口。

周澤榮發跡於廣州再移民至澳洲,旗下有一間名為僑鑫集團的公司,主要進行廣州土地開發與房地產交易因此致富。嚴雪瑞曾經擔任過周澤榮顧問,並替其拓展跨國政經裙帶關係,可見雙方關係匪淺。周澤榮還在中國大陸及澳洲辦報紙,並且成為廣東中共全國政協委員,與中共宣傳及統戰部門關係相當密切。據澳媒報導,在周澤榮雪梨辦公室牆上掛的是他和江澤民、胡錦濤、及澳洲前總理陸克文及霍華德等人的合照。當嚴雪瑞被美國調查涉及賄賂艾希之時,周澤榮也同時因涉及賄賂艾希而被聯合國調查。

周澤榮在澳洲就是以政治捐款和揮霍著名的,他曾用7千萬澳元買下澳洲最貴的住宅,他曾捐款2千萬澳元給雪梨科技大學(UTS)蓋商學院大樓(該大樓命名為「周澤榮博士大樓」)。他亦曾捐4百萬澳元政治獻金給反對黨工黨與執政的自由黨聯盟雙方,因此很難看出他在澳洲的政治傾向。

在西方民主國家,個人向政治人物捐款很正常,然而像周澤榮向兩個對立的澳洲政黨捐款便不太正常。因為澳洲沒有立法禁止外國政治捐款,所以澳洲輿論和情報機構其實最關心的議題是,中共是否通過他們的政治捐款來干預澳洲的政治運作與政策制定?此因而成為澳洲政黨政治中可被外國滲透的薄弱環節。
 

五、移居澳洲中國籍商人黃向墨的金權作為

在澳洲政治捐獻有個特殊情況,亦即在澳洲籍以外的捐款人中,中國人排第1位。就黄向墨而言,他在2003年創辦深圳市玉湖投资集團及玉湖集團有限公司,6年多前才移居到澳洲,並當上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主席,亦為中共統戰部在澳洲遊說的先鋒。他在坎培拉進行很多政治捐獻,也跟周澤榮一樣是兩邊捐獻,便因此迅速在澳洲政界竄起。

此外,黃向墨在他的公開講話當中,雖然強調是為了在澳洲的中國商人福利著想,但他從來都是直接把自己和中共的利益完全綁在一起且毫不掩飾。黃向墨曾有1項最爭議的政治捐款,就是去年澳洲大選前,黄向墨就承諾要另外捐給工黨40萬澳元,結果就在投票前幾週又撤銷此承諾,原因是有工黨成員在演講當中提到,澳洲政府應該參與在南海的巡邏,對北京在南海領土主張進行挑戰。黃向墨就是對此事很不滿而撤回捐獻,此舉相當明顯就是要以政治捐獻企圖影響澳洲的南海政策。

再以雪梨科技大學澳中關係研究所(Australia-China Relations Institute)為例,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6月12日報導,該所係周澤榮與黃向墨於2014年投資建立,主要的出資者就是黃向墨,所以他後來成為研究所的主席。其實,雪梨科技大學本來就有1個專門研究中國問題的中國中心,由於法輪功成員可在該中心畫展辦畫展,中共便施壓要求把原來的中國中心關閉,並透過中國商人的捐款創設1個親共的澳中關係研究所取而代之。再者,雪梨科技大學的研究中國人權專家馮崇義教授,也因長期關注中國人權問題,回到中國後被中共扣押,後來在國際施壓下重獲自由。儘管馮崇義與該研究所都是在同一所學校,但該研究所卻拒絕他參與研究,儘管他們強調該所是獨立的研究機構且學術研究不受影響。

一般人總是認為學術圈是比較中立的,所以能讓學術界以獨立研究方式報導有利於中共的內容,對中共而言好處更大,所以中共一直沒放棄對學術界的滲透。而此案例實際上便是政治捐獻和政策影響直接具有關連的典型案例。
 

六、中共長期對海外留學生的監控與操作

    中國是向西方國家輸出留學生的主要國家之一,大批的留學生不僅增加當地大學的高等教育經費,也提供充分的高級學術研究人力。在中共情報工作架構下,留學生相對單純且是最可以利用的對象。就筆者的觀察,中共對海外中國留學生的利用至少兩個層面:一、監控留學生組織;二、利用留學生愛國心。

(一)監控留學生組織
目前在西方的主要大學都有成立「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簡稱學聯或CSSA),很多大學的學聯在章程或網站中的介紹都有說明是接受中國駐該國外館的指導。值得注意的是,學聯的學生幹部幾乎都是相當忠黨愛國的共產黨員擔任,他們是中國外館與學聯之間的橋樑。中國外館亦會向學聯提供活動經費與諮詢之方式對其直接管控,利用學聯來監視社會運動、法輪功與其他異議人士等,並藉以獲得最直接的國外相關情報。中國外館給學聯錢這種事情是心照不宣的,但原則上在澳洲設立的學聯不應該拿外國(中國)政府的錢,因為學聯是在澳洲註冊的,而並非是在中國註冊的,故應遵守當地國家的法律才是。

    (二)利用留學生愛國心
中共對澳洲的影響力日增,遍及政界、商界及媒體界等無孔不入,而高等教育一樣無法避免。澳洲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所長費羅(Merriden Varrall)7月31日在《紐約時報》發表題為「中國對澳洲開放風氣的威脅」(A Chinese Threat to Australian Openness)的評論文章,提到關於中國領事館監控當地中國學者與留學生,並鼓勵舉發那些對共產黨的異議人士。該文更提及,澳洲有約15萬中國留學生中,不少人是將親北京的立場帶到課堂,嚴重影響大學言論開放的自由風氣。由於不少留學生已將中共意識型態內化,所以會對課堂中,例如日本議題、兩岸議題、西藏問題、南中國海議題和人權議題等,感到憤怒和反感,並試圖影響自由論述。中國學生若將這種官方意識型態帶到澳洲,將不利澳洲自由開放的高等教育環境;倘若再加上中共有意的煽動民族主義,澳洲大學學術與言論自由風氣則將會受到嚴重挑戰。
 

七、結論:臺灣應以澳洲狀況為借鏡

一般情況而言,以政治捐獻滲透方式的直接結果難以觀察,即使有結果也不會被承認,但政治捐獻若沒有作用的話,中共應該不會花錢買影響力,所以政治捐獻仍有一定政治作用。因為此種政治交易非常難追蹤其涉及對主權的干預,所以像美國才會用立法的方式來禁止外國的捐款。Four Corners節目談到,其它的外國捐款都可以追蹤到原始來源,它都是屬於透明的;但是唯獨來自中國商人的政治捐款,就沒有辦法追蹤其來源,節目揭發的也只是冰山一角,這是澳洲目前擔心的重大國安問題。

當代中共對西方國家政經滲透的影響力、規模以及對自由民主的摧毀力,筆者認為要比俄羅斯嚴重得多,只是由於各種原因而沒有完全被攤在陽光下。當然,臺灣必須以澳洲例子為鑑,臺灣雖然不像澳洲一樣允許外國的政治捐獻,但是來臺灣大陸人士,像是陸配、留學生、學者、企業主、遊客等並不在少數,加上有著相同的語言與文化背景,中共要全面滲透我國並非難事。面對中共無所不用其極的滲透手段,為保障民主自由體制,我國除強化國安體系與情報網部署外,更應充實全民國防之保密防諜教育。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