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欣偉

臺灣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
2018-10-19


2018年10月7日,被許多英美媒體定位為「極右派」的巴西總統候選人博爾索納羅,贏得46%的選票,大幅領先只得到29%選票,排名第二的左翼候選人。這位有「巴西川普」或「熱帶川普」稱號的博爾索納羅很有可能在28日的第二輪選舉中獲勝,成為新任巴西總統。

有些國人還記得,在2001-2003年間吳憶樺的巴西籍母系親屬,和我國籍的父系親屬爭奪監護權的事。那時或許還有國人覺得,強大的臺灣不應在監護權的爭奪戰中輸給被視為屬於第三世界國家的巴西。然而在二十世紀的多數年分,巴西人均國內生產毛額都高於臺灣。到了日本統治臺灣的最後一年,臺灣的人均國內生產毛額更降至巴西的三分之一。直到1978年,臺灣才趕上巴西;到了1999年人均產值成為巴西的三倍。不過在二十一世紀初,巴西被美國的高盛公司列為可與俄羅斯、印度、中國大陸相提並論的金磚四國;以總值而非人均值而論,很可能在2050年成為排名世界第五的經濟大國。

依據國際貨幣基金會的統計數據,巴西在2001年時的國內生產毛額經購買力平價調整後,占全球3.133%,為臺灣的三倍以上,居全球第十位。到了2018年,巴西與臺灣在全球的占比都低於2001年時,可是巴西的排名卻已超過相對衰退得更嚴重的英國、法國和義大利。今年金磚四國的國內生產毛額,已經與美國和歐盟的總和旗鼓相當。

在歐巴馬總統的經濟規劃中,美國原本可分別透過與歐洲聯盟的貿易協議,以及《泛太平洋夥伴協議》,將大西洋、太平洋兩岸的先進國家全部囊括入己方陣營,締造出對中國大陸、俄羅斯的絕對優勢。縱使北京、莫斯科能將新德里與巴西利亞這金磚四國凝聚成一個陣營,其國內生產總值仍遠比不上美國、歐洲聯盟與日本的總和。但是在2017年新上任的川普總統退出《泛太平洋夥伴協議》,又在對俄羅斯、伊朗進行經濟制裁的同時,對包括中國大陸、印度、歐洲聯盟、日本、韓國、臺灣、加拿大、墨西哥在內的所有主要經濟體做出調高關稅威脅,使得既有國際政治經濟秩序受到很大衝擊。不僅跨太平洋與大西洋的合作關係一時呈現出倒退現象,連已有二十餘年歷史的北美自由貿易區都可能崩解。由於川普政府的矛頭不僅僅指向常被描繪為美國競爭對手的中國大陸,使得後者看起來還有機會爭取同樣被美國關稅威脅的經濟體,共同維護原本的貿易體制。

面對川普總統發動的貿易戰,中國大陸採取了硬碰硬的做法,既偏離了從鄧小平到胡錦濤時代的韜光養晦路線,又傷害習近平與川普之間的私人關係。可是中國大陸有許多人認為,美國發動的貿易戰不會造成太大傷害,中國大陸甚至可能獲勝。比方說,有人認為中國握有美國工業生產不可或缺的「稀土」、握有鉅額的美國債券,還有品項齊全的完整製造業,比美國更具優勢;有學者聲稱中國人比美國人更具抗壓性,何況中國股市處在低點、美國股市處在高點,所以貿易戰爆發後,美國股市可能的跌幅自然大過中國股市跌幅,而這會對川普與美國人民造成打擊。

雖然中國大陸也有許多清醒人士體認到自身的弱點與美國的優勢,因此想要與美國妥協,可是中共目前的政治氛圍使得北京還是維持對美國的強硬態勢,期待與國際上其他受美國壓迫的國家組成聯合陣線、期待美國內部的政治因素迫使川普改弦易轍。目前看來,除非美國的經濟在短期內出現降溫跡象,否則持續對外強硬的可能性還是比較大。

到了2018年9月24日,美國與韓國簽署了新版的自由貿易協定;9月30日,美國—墨西哥—加拿大也達成新的自由貿易協議。美國在這兩個新協議中,都成功的迫使原本的貿易夥伴做出更大讓步。在美墨加自由貿易協議中,還包含防堵成員國與「非市場經濟體」簽署自由貿易協議的條款,顯然是針對中國大陸而來。看起來美國正透過雙邊而非多邊談判的方式,運用其壓倒性的優勢力量,各個擊破其貿易夥伴的抵抗。美國商務部長羅斯還表示,未來與其他貿易夥伴達成的協議中,可能也會含括聯合抵制中國大陸的條款。若歐洲聯盟、日本都接受美國的要求,就會使北京陷入比歐巴馬時期更不利的處境。

像韓國、加拿大、墨西哥等實力不及中國大陸的國家,已決定向美國讓步,而非與中國大陸站在一起「維護全球化與自由貿易」。至關重要的歐洲聯盟也可能如此。中國大陸在爭取日本、印度的友誼方面倒是略有斬獲,於2018年改善了與這兩大亞洲鄰邦的關係。可是美國在鞏固了北美地區後,已經開始將注意力投射到印度、巴西並開始施壓。其中印度雖屬於金磚四國之一,也是以中國大陸和俄羅斯為首的上海合作組織之新會員國,但顯然不是北京的堅強盟友。在青島召開的上合組織會議中,印度是唯一一個不願具名支持「一帶一路」的國家。印度又與中國大陸有領土糾紛,所以幾乎不可能一面倒向中國大陸。

至於巴西,目前在2018年開始的美中貿易戰中,扮演著一個得利的旁觀者角色。因為美國在對中國大陸的多項商品加徵關稅後,中國大陸也對美國的大豆等產品加徵關稅,作為反擊手段。與此同時,中國大陸增加對巴西大豆的採購量,以替代美國大豆。可是目前最有希望成為巴西新總統的博爾索納羅不僅公開表示仰慕川普,還在電視上針對中國對巴西的採購進行批判。看起來,巴西可能在不久後即將加入川普的陣營。

倘若不能像過去數年那樣購得數量充足且價格不貴的大豆,中國大陸民眾的生活福祉就會受到影響。中共在上個月於美國主要大豆產地之一的愛荷華州,購買報紙廣告抨擊川普政府的關稅政策。然而此舉成為美國共和黨指稱中國干涉美國內政的證據,並引發川普與彭斯大力反擊。

在愛荷華的四個眾議員選區中,第一選區和第三選區支持川普的共和黨議員Blum和Young都可能在今年十一月初的期中選舉後被民主黨取代。而共和黨甚至可能在選後喪失眾議院多數黨的地位。這不僅會提高川普政府立法工作的難度,而且民主黨掌控的眾議院還有機會行使美國憲法第一條第項二賦予的權力彈劾川普。

問題是,即便民主黨能在期中選舉後掌控眾議院並提出對川普總統的彈劾案,擁有審判權的參議院仍將在共和黨掌控下,承認川普罪名成立的可能性不高。依美國憲法第一條第三項規定,至少要出席參議員三分之二多數同意,才能將彈劾案定罪,光是過半數還不行。或許民主黨會嘗試爭取共和黨參議員的支持,但整體來說,川普在第一任期內遭彈劾定罪而下台的可能性不高。更何況,美國民主黨與共和黨對於中國大陸的立場並沒有太大分歧,所以中國大陸現在不容易期待在美國內部找到足以扭轉川普政府政策的有力盟友。

倘若中共無法改變美國的政策走向,那就只有盡量爭取夥伴以減緩貿易戰的衝擊了。可是大部分國家在被美國要求選邊站的時候,很難直接選擇站在美國的對立面。對這些國家來說,最好的做法可能是避免公開與華府或北京中的任何一方正面對抗,同時讓自身成為值得被兩強爭相拉攏的對象。東北亞的日本、韓國,以及與中國大陸並列為金磚四國的俄國、印度、巴西都是如此。巴西倒向美國,意味著權力對比的天平進一步向美方傾斜。這對中共而言是個警訊。而後者會不會採用比過往更適當的方法來爭取其他行為者的友誼,有待進一步觀察。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