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增家

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
2020-09-15

正如外界所預期,在安倍首相的親自「指定」下,再加上自民黨五大派閥的全力支持下,讓菅義偉以將近七成票數擊敗強敵石破茂及岸田文雄,順利當選日本第九十九任首相,讓日本政壇正式進入了「後安倍時期」,而在菅義偉與安倍長期配合的政治默契下,「後安倍時期」將會延續安倍時期的政策路線,但在菅義偉身段柔軟及善於協調的個性,可以預見的是,在政策主導及執行力上,將會缺少安倍的霸氣,讓政策更趨於中間路線。

 

安倍路線的忠誠執行者

然而,菅義偉雖非傳統政治世襲出身,同時也沒有明顯的派系色彩,過去又長期擔任幕僚秘書的工作,在自民黨內人才濟濟,眾派閥大老雲集下,為何安倍會選擇菅義偉為接班人呢?信任感是最重要的因素,安倍深信唯有菅義偉才能忠實執行、延續安倍未竟的政策。

2012年安倍二次上台後,在日本選民對長期穩定政權的期盼下,讓自民黨獲得參眾兩院過半席次,也讓安倍能夠全力推動安倍經濟學、舉辦2020東奧以及修憲大業,但在腸躁症舊疾的復發,讓安倍不得不宣布下台,而為了不讓其政策路線出現斷軌,安倍必須要尋找一個最了解其政策路線,同時又能夠忠實執行的人選,而長期擔任其二把手—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自然成為眾裡尋他千百度,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最佳人選。

因此,在安倍宣布辭職之前,早已為菅義偉鋪上首相寶座的紅地毯,首先安倍打破政治慣例,以不指定副首相為過渡首相的方式,來掌控自民黨總裁的接班人選,其次再以「首相指定」選舉,以國會議員直接票選的方式,來排除黨內潛在的競爭對手,以確保其政治接班人能夠順利當選,這也難怪在菅義偉宣布參選總裁之後,諸如河野太郎及野田聖子等眾多「有識」之士,只能紛紛宣布退選。

 

菅義偉主政後路線的變與不變

而既然稱之為「後安倍時期」,當然,外界最關注的便是,由菅義偉主政的令和新時代,究竟與安倍的主政八年,會出現哪些變與不變?

本文認為在「短期」之內會有兩項不變,首先黨政人事的基本不變,這次號稱沒有任何派系色彩的菅義偉,能夠大舉囊括國會議員票及地方選票,主要是來自於自民黨幹事長、同時也是黨內大老二階俊博的全力支持,而目前不論是自民黨黨三役,亦或是內閣閣員職位,都是過去安倍與二階在派系妥協下產生的結果,在講究派系權力平衡及和諧下,菅義偉目前似乎只能採取一動不如一靜,而唯一能夠改變的人事,就是因他而出缺的內閣官房長官。

其次是安倍政策路線的持續不變,安倍雖然是日本憲政史上任期最長的首相,但菅義偉也不遑多讓,是日本戰後壽命最長的內閣官房長官,在過去八年,菅義偉在安倍麾下扮演忠誠的政策執行者,也負責黨政國會平台的政策協調工作,同時也是安倍內閣的對外發言窗口,自然被外界視為最了解安倍政策路線的人;再從菅義偉的從政經歷來看,出身地方的他,總務大臣是其唯一曾經獨當一面的部會首長,之後便被安倍延攬擔任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的政策歷練都是在安倍經濟學、修改憲法及舉辦東奧上,而在外交事務上都是安倍一把抓,而在只剩一年的總裁任期上,延續安倍政策自然是最保險的作法。

另外是菅義偉在政策執行上的兩項改變,首先是政策的執行力,由於這次菅義偉能夠當選首相,除了安倍的個人欽點之外,還有依賴副首相麻生太郎及幹事長二階俊博協調,自民黨內五大派閥的共同推舉,在日本講求報恩的政治倫理上,菅義偉今後在政策的執行力上,將會改變過去安倍堅定的決斷力模式,而更傾向於派系之間的相互協調;其次是政策的主導性,安倍過去以政治強人自居,強勢主導實施安倍經濟學、俯瞰地球儀外交及修改集體自衛權,意圖恢復日本往日大國的榮光,以菅義偉過去長期擔任政策執行者,而欠缺政策擘畫者的經驗,再加上過於偏重地方事務取向,這些都將讓政策主導權從官邸主導逐漸轉向官僚。

而緊接著而來的官房長官的人選,將可以看出菅義偉的政策主導性,在目前檯面上的人選當中,論政治實力,文部科學大臣荻生田光一獲得黨內最大派閥細田派的支持,但卻與菅義偉沒有太大的淵源;論執政能力,防衛大臣河野太郎是內閣當中的翹楚,但他的言行卻是難以受控;論個人淵源,菅義偉政壇恩師梶山靜六之子,現任經濟產業大臣梶山弘志,應該是最適合的人選,但他卻不受黨內眾派閥的青睞,而在這三人當中,究竟會是由誰成功出線,將會是觀察菅義偉政治自主性有多大的重要指標。

 

菅義偉的兩大內政難題

首先是何時解散國會進行改選?菅義偉這次能夠擊敗石破茂及岸田當選首相,主要是因為安倍在背後的運軸帷幄,這註定在往後的一年中,菅義偉都要在安倍強人的陰影下度過,雖然菅義偉目前認為防疫大於改選,然而,如果菅義偉能在當選後,能夠勇敢的解散國會,並讓自民黨再次取得過半優勢,這便能擺脫安倍勢力的箝制,讓自己成為名副其實的首相,而如今原本一盤散沙的在野黨,在立憲民主黨與國民民主黨合併之後,一時之間士氣大增,在團結的在野黨下,菅義偉如何帶領自民黨在國會改選中再次取得過半優勢,將成為菅義偉上任後的第一道難題。

其次是在疫情肆虐下,要如何延續「安倍經濟學」?安倍下台前念茲在茲的便是他所一手創造的「安倍經濟學」,而菅義偉過去長期在安倍的內閣官房長官,也是「安倍經濟學」的主要執行者,只是新冠肺炎疫情的肆虐下,讓「安倍經濟學」的三支利箭頓時受挫,不論是大企業所依賴的出口,亦或是中小企業所倚靠的內需市場,都受到相當大的影響,而在外來觀光客幾乎絕跡的狀況下,也讓安倍「觀光立國」的口號大為失色,如何在提振經濟與擴大出口下延續「安倍經濟學」,似乎已成為菅義偉的第二道難題。

 

菅義偉的兩大外交難題

首先要面臨的便是十一月美國總統選舉的變局,在2016年川普上台之後,雖然美國退出其一手建構的「跨太平洋經濟夥伴協定」(TPP),並對美日同盟的軍費分攤錙銖必較,但安倍仍然長期維持著對美一邊倒政策,成為美國在東亞地區的忠實跟隨者,直到川普對中國大打貿易戰,在經濟避險的概念下,安倍才逐漸採取美中的平衡政策,以力求中日關係的正常化,來走在美中日三邊關係的鋼索上,安倍政府早已適應共和黨川普的外交政策,而如今在民主黨拜登有可能上台的情況下,勢必會將美日關係重新洗牌,而過去慣於扮演執行者的菅義偉,將要如何面對美日關係的變局,成為他的首要難題。

其次是習近平訪日的難題,雖然菅義偉一再強調,目前防疫的重要性遠大於邀訪習近平訪日,但是在這次自民黨總裁選舉中,如果沒有黨內親中派大老二階俊博的大力支持,菅義偉實難以擊敗其他勁敵,在日本強調「報恩」的政治倫理下,菅義偉在對中政策上,還是會受到黨內親中派的牽制,雖然目前菅義偉只能以防疫為理由,採取以拖待變,但是到了明年春暖花開之際,勢必還是要再次面對習近平訪日的難題。

 

後安倍時期的台日關係

安倍過去因為其外祖父岸信介的淵源,再加上與李登輝前總統之間猶如師生的關係,而一直對台灣存在濃厚的情感,雖然蔡英文政府上台之後,在國內民意反對下,遲遲未能解禁福島核食進口,但安倍還是常常在推特上感謝台灣及支持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而菅義偉上台之後,雖然會延續安倍的對台外交路線,但在菅義偉個人與台灣欠缺情感的連結下,在對台政策的作法上,會比安倍更加務實,更加不帶情感,給台灣施加的壓力也會更大。

而菅義偉上台之後,在台日關係上,緊接著將會面臨年底核食公投兩年期間的將屆,這將讓台灣是否核食解禁議題再次浮現,由於有了之前蔡英文政府先同意再宣布,以及繞過立法院以行政命令解禁美豬進口打開大門的前例,日本是否會要求比照美國的開放模式,開始對台灣施加壓力,將會成為台日關係的首要議題,面對日本核食解禁議題,政府應該要及早因應。

其次,這次菅義偉能夠順利當選首相,自民黨親中派大將二階俊博功不可沒,而在菅義偉欠缺外交實務經驗上,在對中關係上,特別是邀訪習近平訪日的議題上,將會更加依賴二階的意見,改變過去安倍在美中之間的平衡「避險」外交,而中日兩國關係的提升,也將會影響到台日關係的發展,而菅義偉主政下,日中台三邊關係的鐘擺,會不會因為自民黨內親中派的抬頭而再次擺向中國,則是值得政府關注。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