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逢瑛 

元智大學通識教學部助理教授
2020-09-03

2020年9月1日,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公開表示他和俄羅斯總統普京要保護我們「共同的祖國」,這就是「布列斯特(白俄羅斯)到符拉迪沃斯托克 (俄羅斯)」;他並且聲稱白俄總統選舉之前俄羅斯一直稱呼白俄羅斯是「夥伴」,現在則是「兄弟」。盧卡申科此一宣示是在八九總統大選後的三週街頭暴動之際,這段話傳達了俄白邁向國家統合的重要政治訊息。

此前,2020年8月27日,普京接受了俄羅斯國家電視台副總裁暨「俄羅斯—24」電視頻道主持人布里留夫的採訪時表示,白俄羅斯的混亂局勢背後有來自於烏克蘭和美國的特種部隊,還有烏克蘭班德拉極端主義勢力的介入。因此,根據《集體安全條約組織》的精神,俄羅斯有責任對白俄羅斯安全出現危機時進行援助,但是普京認為目前尚未惡化到那個局勢。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表示,目前白俄羅斯境內有來自於烏克蘭資助的兩百名極端分子,白俄羅斯總統大選後的局勢嚴重受到來自於外部勢力的干擾。那麼,俄羅斯在面對白俄這個親密盟友陷入國家安全危機的時候,如何保持戰略克制且又能捍衛自己的勢力範圍?烏克蘭危機與白俄羅斯危機又是如何激起俄羅斯的民族主義和啟動俄羅斯國家安全戰略的抉擇?這對於中國大陸謹防落入美國設定的「新冷戰」與兩岸關係之間又產生了什麼啟示?

 

蘇聯解體後的繼承權紛爭與中小國家自處原則 

蘇聯解體之後,俄羅斯深陷體制轉型與內戰危機,普京兩千年上任之後勤於執政且利用團結意識挽回了國家頹勢。白俄羅斯和烏克蘭相似,希冀在俄羅斯與西方國家之間扮演角色,以維持國家主權和經濟的自主性,不希望過度依賴俄羅斯。然而,西方國家往往利用白烏兩國強調獨立性的心態,透過支持反對派且誘發大規模抗議行動,直接破壞白烏與俄羅斯的傳統連結。烏克蘭犧牲最慘烈主因是蘇聯建立通往歐洲的九成天然氣管線以及克里米亞所在駐軍的黑海艦隊歸屬權爭議,控制權都在基輔當局,當然這些問題都被莫斯科反制下來。俄羅斯作為蘇聯主要的政治遺產繼承人,涉及到烏克蘭與其他加盟共和國境內的財產,自然就這些獨立後的國家需要和俄羅斯進行多年的談判與協調,西方抓住了這個爭議並且加以利用。

哈薩克斯坦則一直與俄羅斯維持良好的互動關係。儘管由於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俄哈之間經濟下滑主要原因來自於哈國禁止出口原材料的政策,而哈國出口到俄羅斯的鋼材廢料幾乎占了對俄貿易的九成。但是,歐亞經濟聯盟整體都需要在後疫情時代調整貿易政策,以因應經濟危機。哈薩克斯坦的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是所有前蘇聯國家當中最有智慧的領導人,不但堅持和俄羅斯維持軍事聯盟與俄羅斯航太發射的傳統以外,還是歐亞經濟聯盟的倡導人。此外,習近平上任之後的一帶一路就是在訪問納扎爾巴耶夫大學演講時提出的,一帶一路和歐亞經濟聯盟卻是在哈薩克展開地緣與戰略概念上的連結,真正開始運行是在烏克蘭危機之後俄羅斯決定正式啟動歐亞經濟聯盟。美國發生九一一事件之後需要在阿富汗進行反恐,納扎爾巴耶夫也同意美軍使用哈國的軍事基地。

哈薩克介於俄中美之間搭建橋樑的結果是成功的,其關鍵因素在於堅持哈俄聯盟。哈薩克以不損害俄羅斯安全利益為前提,帶領中亞國家斡旋於大國之間,確保了本國的安全至今。在西方與俄羅斯之間的博弈,哈薩克斯坦仍是歐亞橋梁,也是中俄之間經濟戰略計劃對接的橋樑,相較於歐烏經濟對接過程中導致烏克蘭內戰與分裂,彰顯領導人的智慧與責任實為關鍵。盧卡申科過去一直不願意扮演普京的小弟,長久以來雙方對於國家整合的議題不感興趣,軍事合作的速度也相當緩慢,這次盧卡申科執政危機促使他倒向俄羅斯。

 

俄白將進一步擴大軍事合作

普京於8月29日凌晨表示,白俄羅斯選舉已經完成,顯示承認選舉結果。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把這次8月9日選舉後發生的暴動,比喻為二戰初期西方入侵蘇聯的號角,請求普京啟動俄白共同安全防禦協議進行維穩。西方國家故技重施試圖利用明斯克的總統大選擾亂俄羅斯周邊穩定,其結果可能是加速俄白進一步的國家整合關係。白俄抗議民眾與政府之間的警民衝突延燒,盧卡申科勢必更加堅定要走向俄白一體化道路。

從明斯克選舉暴動以來,莫斯科從來沒有表示干涉白俄羅斯內政的意願,更沒有兼併白俄羅斯的想法,因為俄羅斯民意未必能夠接受這樣的趨勢。普京也多次表示唯一解決白俄羅斯局勢危機的路徑是總統與人民進行不斷的溝通和對話。盧卡申科不斷尋求普京介入鎮壓,但是普京都認為條件未成熟。儘管如此,根據俄白安全協議,俄國安會議已經確認俄白安全後備力量已經完成。自從2014年烏克蘭政變之後,西方成功控制烏克蘭,並且因為俄羅斯兼併克里米亞事件向俄羅斯施加經濟制裁至今。白俄羅斯其實已經有了未雨綢繆的經驗,這次盧卡申科和反對派候選人季哈諾夫斯卡雅競選結果是80.1%:10.1%的懸殊結果,要推翻盧卡申科政權顯得過於牽強。

過去盧卡申科一直不願意俄羅斯在白俄羅斯境內建立軍事基地,俄羅斯總統發言人佩斯科夫也在日前表示兩國之間尚未討論這個可能性。其實,北約不斷在俄羅斯勢力範圍與周邊國家進行東擴與聯演的戰略壓迫,這引起了俄羅斯的民族主義高漲。自從美國在波蘭與羅馬尼亞部署飛彈防禦系統以來,俄羅斯僅在自己的飛地加里寧格勒部署洲際飛彈作為回應。美俄雙方在北約東擴過程中都在發展自身的防衛系統,白俄羅斯過去一直不願意介入俄美之間的戰略部署鬥爭當中。此外,盧卡申科長久以來都認為俄羅斯的國防產業會排擠白俄羅斯本身國防產業的生存發展,故一直和莫斯科的軍工一體化合作保持著距離。但由於這次選舉結果導致民眾抗爭,激起白俄羅斯民眾對於盧卡申科執政的不滿,莫斯科與明斯克是否就部署俄羅斯S400系統與建立軍事基地可作為未來俄白軍事聯盟深化的指標之一。

俄羅斯武裝安全部隊總參謀長蓋拉西莫夫表示,俄羅斯與白俄羅斯正在研議軍事合作與安全部門的協防行動。根據俄羅斯國防部長邵伊谷表示,九月即將進行的「高加索—2020」聯合軍事演習主要是在俄羅斯境內進行戰略參謀的總指揮演練,而俄白聯合軍事演習「斯拉夫兄弟—2020」則將在白俄羅斯境內進行。這樣看來,莫斯科與明斯克當局雙方藉由白俄羅斯局勢危機,將持續往軍事一體化方向整合。倘若未來俄羅斯有可能進一步藉由聯合軍演主導白俄羅斯的國家安全計畫,這樣一來,白俄羅斯等同是把自己的國家安全權交給俄羅斯操控,這將意味著白俄羅斯和俄羅斯整合的準聯盟國家狀態。一方面,盧卡申科有意願參照俄羅斯憲法修正案進行國家總改,保有自己國家的主權;另一方面,又希望把國家安全的主導權交給莫斯科掌控,避免政變發生。儘管這樣的發展會使得白俄羅斯喪失部份主權,俄羅斯也要相對需要付出更多的軍事保護責任。但是盧卡申科的政治表態使得俄羅斯在收復克里米亞之後,又將是鞏固勢力範圍的一次重要地緣博弈成果。

 

全球處於政府操控輿論的民粹主義時代

川普在上次美國總統大選中勝選,上任之後始終無法擺脫「通俄門」下普京魁儡的說法纏身。反對川普的人認為是俄羅斯透過社交媒體散布不實訊息成功干涉美國選舉的結果,「恐俄症候群」仍然在這次美國總統大選前夕中發酵。川普當局也是認為北京正在利用自己的社交軟體企圖使川普落選,把俄羅斯和中國的國家媒體列入外國人代理機構進行監管,禁止中國社交軟體在美國使用。在這個全球秩序霸主爭奪的年代,透過情報單位與社交媒體進行顛覆他國政權的方式已經成為總統大選中的手段,陰謀論甚囂塵上且民族主義當道。反俄的勢力認為俄羅斯破壞民主國家的團結,中國、伊朗與北韓起而效尤,破壞美國的民主機制。

美國國務卿龐佩歐在尼克森總統圖書館發表「共產中國威脅自由世界的未來」,製造的也是「恐中症候群」概念。美國兩黨都認為美國的民主與自由的世界正遭到來自於這些敵對國家的蓄意破壞。與此同時,俄羅斯和中國也認為白俄羅斯總統大選和香港抗議活動均來自於美國贊助的顛覆。再加上新冠肺炎的爆發,鎖國政策幾乎成為阻斷了各國本應有的競合關係,強化了領導者透過民意支持進行專制統治的合理性。因此,我們正生活在一個資訊發達但是政府操控輿論的民粹主義時代,區域的安全問題越來越傾向掙扎於選邊站和戰略平衡的拔河趨勢。「新冷戰」的競爭來自於中美俄爭霸的結果,大國尋求在「新冷戰」中劃定勢力範圍並且給予軍事行動鋪墊道路。

顯然,俄羅斯從俄喬戰爭、克里米亞公投與出兵敘利亞中都動用了軍事力量,白俄羅斯的局勢更是在莫斯科的掌控當中。那麼,北京對於香港局勢的控制在川普發動中美貿易戰中已經不再考慮美國的因素,展現處理國家安全問題的政治訊息。那麼,台灣在中美貿易戰中是否存在自主控管的角色與能力成為挑戰。換句話說,在中美兩強爭奪戰當中,台灣決策與選舉就不可能擺脫來自於美國的戰略需求。烏克蘭和白俄羅斯是俄羅斯與歐洲的戰略緩衝地帶,兩國的政治動盪來自於俄美之間的戰略競逐。從俄羅斯與白俄羅斯均強調斯拉夫的歷史與血緣關係出發,烏克蘭和白俄羅斯就不可能不是俄羅斯的勢力範圍。

再觀看兩岸關係,從來沒有放棄武力犯台的北京,以及需要台灣作為圍堵中國的華府,促使台灣正處在風頭浪尖上。看似風平浪靜的島內生活,周邊卻是風起雲湧,我們需要做的就是以靜制動,不能隨著美國總統大選的需求挑釁北京。兩岸的和平不應該是政治人物選舉的提款機,而是台灣長治久安的後盾。長遠來看,「首戰即終戰」並非危言聳聽,特別是當前因為新冠肺炎的關係,台灣民眾正處於沉醉在國家非常安全的睡夢中。北京和華盛頓的交手不僅在於兩岸是否會立即爆發戰爭,還在於中國崛起的速度正在挑戰著美國到底能夠組織反中聯盟支撐多久。台灣政府無需加速配合美國號召與大陸經濟脫鉤,反而更應該以兩岸和平作為強化外資進入台灣的先決條件,以厚植台灣永續發展的實力。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