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駿

中華戰略學會理事、《拉丁美洲經貿季刊》創刊總編輯
2021-02-23



3月18日美中外交高層在安克拉治「2十2」對話的開場白仿彿一夕之間洗刷了中華民族的百年恥辱。美國雪城大學(Syracuse University)香港中心客座教授林沛理相信,「這是中國發展的一個『分水嶺時刻』(watershed moment)。在這刻之前,中國也許已經強大;但在這一刻中國才真正相信自己的強大,而自信令中國變得更強大。」反觀美國「經過四年的內耗、自殘和自揭瘡疤,再加上應對新冠疫情一敗塗地,美國已成半道德殘缺國和半失敗國家(semi-failed state)。可是,它還是想要在全世界面前讓中國難看,如此全無自知之明注定自取其辱。」

難怪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學者、《華爾街日報》的專欄作家米德(Walter R. Mead)3月22日以「頭撞南牆」(Against a Wall)形容拜登在慕尼黑會議所稱的「美國回來了」(America is back),他認為目前是甘迺迪時代以來美俄關係是最差的時刻,美中關係則是季辛吉1971年訪中以來最壞的,至於北京與莫斯科則是史達林死後最密切的。

由於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表示美國政府「對中國的行為深表關切,包括在新疆、香港、臺灣、對美國的網路攻擊以及對盟國的經濟脅迫」,3月23日英國著名史學家佛格森(Niall Ferguson)投書彭博新聞(Bloomberg News),他在題為「台灣危機可能標誌美帝終結」(A Taiwan Crisis May Mark the End of the American Empire)文中指出若美國輸掉或不出手干預台海衝突,讓台灣落入中國大陸之手,美國不僅將完全失去在印太區域的統治地位,更會因後續影響將全球霸權之位拱手讓給中國大陸,因為「得台灣者得天下」。

巧的是3月24日《外交事務》網站刊登了哥倫比亞大學教授柯慶生(Thomas J. Christensen)2019年在韓國峨山政策研究院 (Asan 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研討會發表的論文,他認為近年來政學界一直都錯誤地把美中競爭類比為「新冷戰」。《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則認為「華盛頓精心打造地緣政治工具,中國卻不吃他們那一套,『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他們一定通過這次對話有了更多遏制中國的無力感。美國的認知錯位在於認為憑藉它的實力和上世紀冷戰的經驗,它能夠遏制住並且壓垮中國。」

3月25日美國總統拜登在上任首場記者會上表示,美國並不尋求與中國大陸對抗,但要求中國必須遵守國際規範。拜登還說可以預見美中之間將有一番激烈競爭,中國想成為全球第一強國,「有我在休想」(not on my watch)。然而對習近平而言,當前局勢和1957年毛澤東認為「國際形勢到了一個新的轉折點」相似,而且「總體上機遇大於挑戰」。有鑑於此,或許從更長的時間軸線才能看清中美「2十2」對話的歷史意義,而權力轉移理論或可提供相當的解釋。

權力轉移大勢所趨

「權力轉移」理論係由奧根斯基(A.F. Kenneth Organski)於1958年在其所著《世界政治》(World Politics)一書中首次提出,他在該書曾謂「問題不在於中國是否會成為全球最強的國家,而是多久會到達此一地位。」1980 年他和古格勒 (Jacek Kugler)合著的《戰爭總帳》(War Ledger)一書算是該理論之完整建構。1996年由古格勒主編之《均勢與戰爭》(Parity and War)明確指出中國因綜合國力不斷提升而逐漸具備對國際現況表達不滿的實力,最終將成為美國霸權的挑戰者。千禧年出版的《權力轉移: 二十一世紀的戰略》(Power Transition: Strategies for the 21st Century)一書更指出,「只要中國大陸繼續對其在國際局勢中所擔任的角色不滿,將是美國唯一潛在的挑戰者。」

「權力轉移」理論認為國際政治權力集中於少數國家之手,而戰爭則源自體系內主要國家間綜合國力之差異、成長速度之快慢及對現狀(status quo)之滿意程度。敵對國家或集團的政治、經濟、軍事等綜合力量呈現均勢(parity)時,戰爭的機率會增加,雙方實力呈現明顯差距時戰爭的可能性降低。發動戰爭者通常為綜合國力較弱但不滿於現狀者,而綜合國力則取決於人口之多寡、政治效率和經濟發展。以經濟發展為例,中國的購買力平價(purchasing power parity)在2017年超越美國,這也就難怪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主席理察.哈斯(Richard N. Haass)會在2018年指出,「中國如今的經濟規模是30年前的30倍,已成為全球數一數二的經濟體,認為其會滿足於在美國設計和主導的國際體系中僅僅充當一個『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無疑是不切實際的。」 

由於權力要素的人口和政治力受外界影響甚小,而經濟發展又以「內生成長」為主,故「權力轉移」理論並不重視國際政治上的「結盟」(alliance),但2002 年金武桑(Woosang Kim)針對「結盟」提出修正。他的研究有三項結論:挑戰者的不滿意、對手國間的權力分配和結盟的程度都會提高衝突的可能性;結盟可提升權力,故可減輕或加劇戰爭的風險;透過技巧的結盟或解盟策略,東亞及其他地區的戰爭危機可獲得管理。金武桑提出的修正相當程度說明了為何閻學通會於 2012 年大膽地提出應該放棄不結盟政策的建議,稍後他更在《世界權力的轉移—政治領導與戰略競爭》一書中主張「中國結交的盟友越多,這種關係就越協調、穩定。中國越迴避結盟,華盛頓方面就越可能遏制中國,因此會導致關係不穩定。」 
美中均勢有跡可循

2017年的十九大報告中提出中美建立真正平等、友好協商的「新型大國關係」,「鬥爭」成為整個報告的關鍵字之一。這等同於宣告在面對美國打壓的政治立場要勇於鬥爭,絕不投降。該報告更主張「拓展了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的途徑,給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發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獨立性的國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選擇,為解決人類問題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這就不難理解何以2017年發行的《大國外交》影集強調習近平外交的重要成果之一就是使中國的「朋友圈覆蓋全球」。

2018年6月底,習近平與中外記者見面時豪邁的宣示「中國共產黨是世界上最大的政黨。大就要有大的樣子。」《金融時報》專欄作家盧斯(Edward Luce)在「2018:中美領導人的對決?」中指出「美國總統只考慮眼前,而中國領導人為今後數十年打算」,他認為「習近平登高望遠 特朗普顧影自憐」(Mr. Xi holds a telescope. Mr. Trump stares at the mirror)。2019年中國和所羅門群島建交並和吉裏巴斯復交,建交國總數上升至180個。

2020年新冠疫情暴發後,米德於2月3日在《華爾街日報》專欄題為《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的評論引發爭議,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表示中方「要求《華爾街日報》認識到錯誤的嚴重性,公開正式道歉並查處相關責任人,同時保留對該報採取進一步措施的權利」。麻薩諸塞大學(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現代中國歷史學者裴士鋒(Stephen R. Platt)認為「沒有哪個心智正常的人會把今天的中國和19世紀末的中國混為一談。」

2020年5月美國國務院推出的《美國對中國的戰略方針》(United States Strategic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指出「美國對中國的政策並不期望試圖改變中國的國內治理模式(domestic governance model)…中國最終是否走向自由開放秩序的原則只能由中國人民自己決定。我們認識到北京而非華盛頓才代表中國政府的行為並對中國政府的行為承擔責任」,該方針可算是認清到美中權力轉移已勢不可免。

台灣:「開胃菜」?「正餐」?

蔡英文自2016年就任總統以來,已有七個邦交國與臺灣斷交。2018年5月由參議員賈德納(Cory Gardner)、魯比歐(Marco Rubio)、康寧(John Cornyn III)及康斯(Christopher Coons)聯合提案《2019年臺灣友邦國際保護及加強倡議法》(Taiwan Allies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and Enhancement Initiative (TAIPEI) Act of 2019),已於2020年3月26日生效。

今年3月24日共和黨德州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領銜提出《2021年再保證承諾法》(Reassurance On Commitments Act of 2021),此一簡稱「ROC法」要求美國給台灣政府適當對待,禁止拜登政府恢復2015年歐巴馬政府時期各種限制與台灣官員接觸的政策指南。繼3月25日美台簽署「設立海巡工作小組瞭解備忘錄」、4月1日美國駐帛琉大使罕見地隨帛琉總統訪台後,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Ned Price) 4月2日表示台灣是民主領頭羊,美方將致力深化對台關係,未來會考慮推進雙邊關係的高階官員互訪機會。

由於半導體已成為美中角力的戰場,所謂「得台灣者得天下」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台積電生產晶片的實力,疫情以來德國和日本甚至希望台灣擴大汽車晶片出口援救因缺晶而停產的汽車產業。然因經濟部長王美花曾以「臨渴鑿井」回應「護國神山」缺水的窘境,台積電恐不得不自求多福。值得台灣警惕的是,1984年日本站上全球半導體產業顛峰一度把英特爾逼到接近破產,但8年後英特爾擊敗日本成為全球市值最高的半導體公司。今年美國政府報告曾示警過度依賴台灣晶片將成為美國經濟和國防上的重大弱點,台積電可能成為美國捧殺的目標。

3月18日中美雙方唇槍舌劍的次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曾表示「這次開場白只是一道開胃菜,後面還有正餐。」此一形容令人想起美國懷俄明州前聯邦參議員邁克爾·恩齊(Michael Enzi)的名言「你如果不坐在桌上,就在菜單上」(If you are not at the table, you are on the menu.)。面對美中「權力轉移」的宴席,台灣會是「開胃菜」或「正餐」考驗朝野共同的智慧!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