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鎮照

2021-10-13


越南與英國於2020年12月簽署自由貿易協定(UKVFTA)。(取自 Elizabeth Truss 臉書)

越南逐漸成為亞太地區一個耀眼的經濟明星。台灣在耳熟能詳的「中國崛起」之後,可能也要去適應「越南正在崛起」的現象,甚至可能在未來十年內超越台灣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台灣豈可漠視越南無窮的經濟潛力。尤其當前受到中美貿易戰和產業供應鏈的重組變化下,越南深受其利,也獲得台商投資青睞。在靜靜崛起中的越南,備受國際社會的驚嘆和肯定,更在區域上的地緣戰略地位上也受到重視。
 

越南經濟表現亮眼傲視東亞鄰國

2020年越南經濟成長達2.19%,近十年來最低成長,但在疫情下,仍是世界成長最快的經濟體之一。在2019年,越南跻身全球最佳投资经济体前20名排列的第8位,比2018年上升了15位。越南在全球競爭力指數的排行榜上,排名第67位,也比2018年上升了10位。

越南2020年出口成長率為亞洲最高,2020年以來的淨出口額也創下歷史新高,連帶不僅外匯存底創新高,越盾也成為該區相對穩定的貨幣之一。此外,越南也開始對外20個國家進行投資,在2021年前8月對外投資金額高達5.75億美元,較2020年同期成長74.1%,主要投資於美國、柬埔寨、寮國和加拿大。截至2021年8月,越南境外投資項目共1,428項,投資金額累積到218.1億美元,集中在採礦和農林漁業(各約36.3%和15.3%),且半數投資集中在寮國、柬埔寨和俄羅斯。

在疫情期間,越南在2020年的經濟成長率仍享有2.91%,2020年的GDP約達3,430億美元,人均GDP約達3,521美元。而越南的GDP也一舉超過新加坡的3,370億美元和馬來西亞的3,360億美元,成為東南亞的第四大經濟體,僅次於印尼、泰國和菲律賓。若是根據IMF以購買力平價(PPP)來計算的話,2020年越南經濟規模已達1.05兆美元,而人均所得亦可以達10,000美元以上。

目前政府投資、出口和外資活動,已成為带動越南經濟成長的三個重要因素。首先,越南政府為其經濟成長投入大幅資金,2020年越南政府已批准295億美元的經濟刺激計畫,約占越南GDP總額的11%。其次,儘管在疫情衝擊下,大量外國企業轉向越南投資,外資流入高達到200億美元,這相當於2019年疫情前的水準。2021年越南預測可以吸引外資可達300億美元。最後,2020年時出口導向型工業也成為推動越南經濟成長的動力引擎。而其出口的成長主要是依靠韓國、日本和中國投資在電子技術領域的擴產所拉動。

越南國會於2020年11月11日通過了越南2021年經濟社會發展計畫,總共訂出12項指標,可以看出越南政府推動的企圖心。主要指標包括有:一是平均國民所得要達到3,700美元、二是通貨膨脹率控制在4%、三是GDP成長率預估值為6%、四是醫療保險覆蓋率要達91%、五是貧戶比率減少1%~1.5%、六是城市居民獲得集中供水系統所供應清潔用水比重要達90%以上等,越南政府也將致力於推動南北高速公路和龍城機場等大型工程建設,大力提升越南的發展新機。

在2021年7月前,越南的經濟成長復甦力道強勁,預計越南GDP增長率將可達6%-6.8%。且根據滙豐集團於2020年11月公佈的《滙豐商貿領航大調查》顯示,越南企業也躋身全球企業信心指數最高的行列。55%受訪企業對經濟成長持有樂觀態度,80%越南人口對2021年國家經濟復蘇充滿信心。

 

越南積極融入國際市場擴大對外貿易:推動國家資本主義發展模式

儘管越南是一個一黨獨大、以黨領政的國家,但在追求資本主義和市場經濟上卻是持著高度改革開放的態度,以及很有彈性地調整產權結構和經濟制度上的僵化問題,同時大力吸引外資,尊重資本金融市場,並與大國為善建立夥伴關系,其彈性、務實和開放政策比中國大陸來得更貼近市場經濟和資本主義,讓越南成為全球商業的重要供應鏈一環,加速越南國際一體化進程,讓越南發展凸顯出成功的發展型國家機關模式,追求越南國家資本主義的發展。

越南除了促進多邊經貿合作發展外,還主動加强與鄰國、美国、印度、日本、法國、英國、俄羅斯和中國等重要伙伴進行雙邊合作夥伴關系,並營造和平友善的貿易環境,發揮國家潛力,創造國家經濟發展的競爭力。在中美貿易戰後,越南試圖接替中國大陸成為新的世界製造工廠,以及成為區域貿易核心之一,試圖建立提供歐美日本產業經濟發展的另一個區域生產供應鏈,最終建立一個優質價值鏈和生產鏈的目標。

截至目前為止,越南除了是東協經濟體的成員外,越南共簽署參與十多項的自由貿易協定,其中包括於1996年越南與東協簽署FTA、2015年越南和歐亞經濟聯盟簽署FTA,簽署《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2020年8月簽署了《越南-歐盟自由貿易協定》(EVFTA)、11月簽署了《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系協定》(RCEP)、這些都將為越南經濟成長注入重要的動力。而在兩國雙邊FTA的簽署上,包括有2009年10月越南與日本FTA生效,越南與智利FTA在2013年1月生效,越南與南韓FTA於2015年12月生效,以及越南和英國FTA於2020年12月生效等,很難可以看出這是一個共產主義國家積極跟世界貿易接軌的開放作風,此舉可以獲得三個好處:一則可以創造出更多的國際市場貿易機會,二則可以降低對中國經濟的依賴,三則開啟越南向外投資的發展。

值得一提的是,越南參與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目前是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圈。當RCEP生效後,全體會員國產品關稅消除率為91%,被視為是後疫情全球復甦的強大引擎。RCEP可以減少貿易壁壘和改善商品和服務的市場准入條件,將大幅推升越南的出口成長,尤其是電信、資通訊、鞋類、紡織品、汽車、農業等產業,受惠程度最高。

此外,越南歐盟自貿協定生效後,一年來雙邊的貿易成長高達18%,歐盟成為越南出口的第二大貿易夥伴國,歐盟成為越南第四大貿易夥伴。

越南雖未與美國簽署FTA,但雙邊在2001年便簽署了美越雙邊貿易協定(BTA),以及美國一直將越南視為重要經貿伙伴,並將越南視為美國推動「印太戰略」的重要盟友,目前美國已經成為越南第一大出口市場,而越南目前超越印度和法國,成為美國第十大貿易夥伴。雙邊貿易額從1995年的4.5億美元提升到2020年的908億美元,幾乎增加了202倍。而且越南目前已經超過日本及德國,僅次於中國大陸及墨西哥,成為美國第三大貿易逆差來源國。

對美國來說,不僅美越經貿關係密切,在區域上美越地緣政治與安全上的夥伴關係更是重要,拉攏美國也符合越南在南海區域對抗中國爭取主權的戰略利益。加上越南在歷史政治傳統上的抗中和拒中心理情結下,更需要美國在南海區域上的戰略支持。同時,在印太戰略四角經濟整合之合作圈建構,加上中美貿易戰下的紅色生產供應鏈重組,以及歐美日在南海區域安全上的戰略佈局考量,皆讓越南區域政經地位竄起。 

 

越南積極推動重工產業發展:開啟鋼鐵和汽車

    共產主義國家的發展策略向來是重視重工業的發展,主要是為了國家安全與基礎產業建設考量,越南也自不例外。越南積極發展鋼鐵和汽車工業,便是典型的軍國主義發展的概念。越南目前是東協最大的鋼鐵生產國和消費國,一方面大力扶持國內的和發鋼鐵集團,另一方面鼓勵外資如台塑河靜鋼廠投入,三則降低對中國鋼鐵進口的依賴。越南希望在鋼鐵基礎上增產關鍵工業原料,並邁向工業強國的發展。越南和發集團計劃斥資85兆越南盾(約37億美元)於中部廣義省興建新高爐,鋼鐵年產將可以再增加560萬噸,足以鞏固其業界地位。

    正處於經濟成長階段的越南,對於鋼鐵消費量大,在2016年越南鋼鐵產量僅有866萬公噸,進口量高達1,748萬公噸,國內消費量卻高達2,235萬公噸,足見市場需求相當大。在2020年,越南粗鋼產量達1,800萬噸,熱軋鋼產量達約1,710萬噸。但越南需進口鐵礦近1,700萬噸、廢鋼約500萬噸、熱軋鋼捲約500萬噸。特別是2021年初至今鋼鐵價格不斷攀升,越南目前鋼鐵生產產量基本上能滿足市場之需求,越南減少鋼鐵出口量,優先提供熱軋鋼、粗鋼予國內市場,來減低成本,以確保合理之售價及平穩市價,儼然成為越南政府當前的重要鋼鐵政策。

汽車產業也是越南國家經濟發展的重要政策,汽車產業可以為越南國內帶來高利潤高附加價值,過去汽車在越南被認為是ㄧ種奢侈品,然而隨著國家經濟的快速發展,汽車業越來越受重視。越南社會正由「機車」發展階段,逐漸進入到「汽車」消費需求的階段。目前越南汽車產業不僅保持在產業經濟發展中的重要地位,而且有助於製造和貿易業務的發展。根據越南汽車製造商協會2020年1月公佈最新之統計報告,2019年越南汽車銷售總量約達32.3萬輛,創歷史新高。2020年越南各種汽車銷量預估超過40萬輛。

目前越南約有18家主要汽車製造廠商,越南全國約有358家汽車及其零配件廠商。早在2014年,越南政府就已經提出越南汽車產業相關發展策略,預計實施到2035年要把越南汽車產業打造成為一個重要產業,除了計畫要供應滿足越南國內汽車市場的需求,並且生產出具有競爭力的車輛類型,達成汽車出口的未來目標,也希望能夠帶動其他周邊零組件產業、提高市場競爭力,並期望能在2035年前成為東協地區汽車生產基地。
 

代結語:疫情嚴峻會是越南成為小龍經濟的最後一根稻草?

越南新一波的新冠肺炎疫情自2021年4月27日爆發以來,已累計超過42萬人確診,對其經濟成長和貿易運輸造成嚴重影響。而且越南在COVID-19本土疫情持續延燒下,當前已有超過130萬名工人失業或暫時停工的衝擊。而且,越南在今年第三季的GDP衰退了6.17%,經濟衰退是21年來首見。甚至,引發在當地投資的外商工廠,因被迫關門歇業導致產能驟降,也導致這些外資企考慮回流中國或是轉移其他國家生產。

而當前如何解決疫情蔓延,讓產業生產運作正常,不再採取嚴厲遏止的封城或種種限制措施,無疑地將成為當前越南政府施政首要之務。在2021年7月26日,越南第15屆國會第一次會議,通過推選范明政為2021-2026年的政府總理。新總理范明政上任後便積極抓緊疫苗戰略,爭取更多疫苗進口、國內疫苗的研發、全民免費接種。越南新政府的經貿和疫情治理能力為何,將高度影響到越南成為第五條小龍的關鍵因素。

根據世界銀行的預測,越南2021年的經濟成長率仍可達4.8%,比起2020年約減少2%。但預測在2022年經濟成長率可以恢復到疫情前6.5~7%的水準,仍可見越南產業基礎的健全、受到外資高度重視的投資機會、以及越南政府推動市場經濟發展的彈性和決心。

最後,雖然越南現在的GDP人均所得只有台灣的九分之一,經濟規模也約莫是台灣的一半,距離台灣似乎還有一大段距離。不過,越南是一個有近億人口、勞動力人口豐沛、市場潛力大的國家,堪稱「小中國」經濟翻版。近年政府全力衝刺經濟,積極跟全球國家簽署FTA,對於越南經濟崛起的後發奇蹟,追上台灣的GDP,可能是越南人指日可待的夢想。

(本專欄作者觀點不代表論壇立場)

關於作者
宋鎮照目前是國立成功大學政治系特聘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