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復生              

2021-08-16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Janne Wittoeck@Flickr CC BY 2.0)


一、 前言

美中在2021年3月「阿拉斯加會談」,以及7月「天津會談」後,戰略競爭態勢詭譎顛簸中漸露曙光。拜登總統於7月28日視察「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指出,中俄對美國家安全威脅升高,並警告嚴重網路攻擊可能導致大國「真槍實彈戰爭」。不過,習近平仍有意緩和中美關係,讓合作能大於競爭並避免對抗,並派出親信秦剛擔任駐美大使,強調「中美關係大門不會關上」。

此前,大陸國防部表示,中美兩軍應恢復建設性對話溝通,成為穩定中美關係壓艙石。美國防長奧斯丁亦於7月27日在新加坡國際論壇指出,「他將致力與中國建立建設性關係,並努力解決各項共同挑戰」。大陸外長王毅則強調「中美關係正進入新十字路口,中方無意與美國衝突」,並提出防止關係失控三條底線,希望美中關係能走在健康競合軌道上。

習近平在內部會議指出,「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國際形勢中的不確定因素增多,中國面臨國際與國內環境複雜結構變化,必須準備應對化解挑戰高招,並保持高度警惕」。拜登政府對中國加緊高科技封鎖,祭出「競爭合作對抗組合拳」,籌組「聯歐制中」與「聯俄制中」雙局,促使習近平施政優先,首重「內需經濟與高科技自主創新」,鞏固軍事戰略威懾能量,營造對周邊國家和睦關係,隱忍不跟美國硬碰硬。同時,習近平仍繼續推動「一帶一路」,支持多雙邊自由貿易協議,參與國際治理體系改革,提高國際規則制訂權與話語權,以及要求幹部改善國際形象,講好「中國故事」。

在對美決策與作為上,習近平呼籲重建美中戰略架構,透過對話管控分歧,以穩定雙邊建設性關係;同時,習近平強調中美應相互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各自辦好自己國家的事,並在全球性議題開展合作。因此,習近平認為只要中美還有合作議題,拜登就不會在南海、東海與臺海「踩紅線」,「中國也犯不著把自己變成刺蝟」,應把施政重點放在經濟發展與科技自主,何況美國在農牧產品出口、氣候變遷、朝核與伊核等問題上,仍需要中方合作,因此美中競爭仍處在「鬥而不破」階段,誰能站著笑到最後,還是要比氣長。

在對台決策方面,習近平認為拜登還沒做好攤牌準備,會維持「戰略模糊」,並運用「遏中友臺」與「友臺不反中」平衡策略,以切香腸方式「打臺灣牌制衡中國」,不會輕易越過臨界點,避免引爆美中軍事衝突。4月23日,王毅透過美「外交關係協會」視訊向拜登政府喊話,「臺灣問題是中美關係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問題,維護臺海和平穩定也符合美國戰略利益」,並警告美國打「台灣牌」非常危險,是在「玩火」。大陸國台辦發言人亦向臺灣喊話,曾經希望盡快取消兩岸往來限制。5月8日,福建當局又以台灣新增10餘例本土確診為由,宣布推遲新措施,突顯中共對臺政策現實性考量將成新常態。

拜登政府理解習近平對臺「軟硬兼施」手段,強調美國願同中方發展「競爭護欄」避免爆發衝突,就共同關心的國際問題保持溝通,並重申美國的「一中政策」,發展美臺「非官方」合作關係,不支持「臺灣獨立」,運用「戰略模糊」雙重嚇阻架構,反對任一方片面改變台海和平穩定現狀。同時,美國將與盟國聯手要求中方負起責任,維護臺海與印太地區和平穩定,並強調會讓中共為破壞區域穩定,侵犯人權與民主行為付出代價。

 

二、 2021習近平國安戰略布局特點

習近平為兼顧國內國際兩個大局,突出「國安戰略」重要性,首次把統籌發展和安全,納入《十四五規劃》指導思想,並就「總體國家安全觀」提出10點要求。習近平還積極部署經濟、科技、反腐與反壟斷工作,並列出8項任務包括,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增強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堅持擴大內需戰略基點;全面推進改革開放;解決好種子和耕地問題;強化反壟斷和資本無序擴張;解決好大城市住房突出問題;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等。

在外交工作則有7大任務,包括為國家發展戰略服務、協助世界經濟復甦並反對保護主義、推動構建新型國際關係、持續深化國際與地區合作、主動參與全球治理變革、開展與世界各國友好往來,以及繼續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等。王毅指出中美關係來到新的十字路口,也有望打開新的希望之窗,盼拜登政府重拾理性,重開對話,讓兩國關係重回「互利共贏」正軌。

現階段,習近平的國安戰略目標包括:(一)維護經濟發展大局的國際和平環境,鞏固中國共產黨的統治基礎;(二)確保國家主權統一與領土完整;(三)建立國際性的聲望與影響力;(四)發展關鍵高科技自主創新能量。

從2013年至2017年的5年期間,習近平設置「國家安全委員會」等統籌指揮體系,增強國家安全工作能量,為全面深化改革,保持經濟中高速增長,推進發展方式轉變,創造有利的內外安全環境,並為"十二五"與"十三五"規劃實施,提供可靠安全保障,以確保和諧周邊安全環境,穩步拓展海外投資能量。

習近平國安布局的第二階段,是從2017年10月到2021年,置重點於維護戰略機遇期,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為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戰略目標,創造有利的內外安全形勢,逐步成為周邊與國際安全環境的塑造者。第三階段則是在建黨百年與「建國百年」間的30年(2021年-2049年),促進大陸穩定發展環境,主動塑造國際安全氛圍,增加對國際安全正面貢獻,實現內外安全良性互動,並在此期間以適當方式實落「國家統一與領土完整」。第四階段訂在建政第二個一百年初始,即2050年時,實現中等發達國家的戰略目標,成為周邊安全新秩序的主要建構者,以及國際安全新秩序的關鍵角色。

在國際領域,習近平強調要維持與美國、俄羅斯、歐盟,以及其他發達國家建設性合作關係,並避免形成與美國直接對抗格局;其次是明確表示「中國不想戰爭但敢於打贏合法化戰爭」,降低中國可能遭受的軍事威脅,逐步增加軍事能量,做為外交與政治運用籌碼;第三是積極推動「一帶一路」建設,加快推進多雙邊自由貿易區戰略;第四是參與國際經濟治理體系改革,提高中共的國際組織規則制訂權,並爭取加入國際組織高階管理工作;最後是建立國際「話語權」能量,開展「人文外交」講好「中國故事」。

針對「台灣問題」,習近平推動的「國安戰略議程表」,規劃於2021年至2049年間的第三階段,以適當方式落實「國家統一與領土完整」。顯示,習近平不僅把「台灣問題」視為民族主義問題,也將其視為國家安全重大議題;其認為民族主義追求的是統一的國家,而「一個分裂的中國」,對國家安全威脅日益顯著,並將成為「中國拓展海疆戰略縱深的障礙」。

習近平強調「台灣問題」久拖不決,將給中國周邊安全增加不確定因素,並將繼續成為國際勢力對中共防範、牽制藉口和手段,讓「中國威脅論」、美日擴大安保條約適用範圍,建置印太飛彈防禦體系,都可用「台灣問題」為支撐理由;同時,「台灣問題」的存在,就意味著台灣有被分裂出去的危險,始終牽扯北京當局的精力與資源。因此,習近平曾經在2019年1月2日提出「習五條」,有意執行「穩中透堅」的「統一台灣議程表」。

不過,中共「全國兩會」於2021年3月落幕,對臺政策並沒有提出「統一時間表」。隨後,習近平在「七一黨慶講話」重申「兩岸和平統一」。凸顯,當美中科技戰方興未艾,習近平體認中美高科技差距懸殊,中方需要相當時間踏實研發,才有機會迎頭趕上,也才不會在關鍵科技被美國「卡脖子」。所以,習近平決定在「十四五規劃」期間,認真經營「雙循環」經濟發展,投注精力資源提升關鍵科技自主與突破。因此,習近平原有意處理「臺灣問題」的安排,暫難排上重大施政「議程表」。

 

三、習近平對美臺決策最新動向

習近平在3月間的中共「全國兩會」,定調「十四五規畫」推動「雙循環」經濟發展,強調「中國要辦好自己的事」。因此,習近平國安布局以營造和諧互利周邊環境為主,應對拜登政府對中決策作為,則強調「開天窗,說亮話,聚焦合作,管控分歧」,並在對臺決策採取「冷處理」態度,只要「臺灣問題」不踩到「法理臺獨與國際化」紅線,將維持「壓而不打,事緩則圓,和平統一」軌道。

習近平呼籲美中重建兩國關係架構,透過對話管控分歧,以穩定雙邊建設性互動;同時,習指出中美兩國可以在抗疫、網安、朝核、經濟復甦,以及應對氣候變遷等領域開展合作;此外,習還強調臺灣、香港、西藏、新疆等問題,完全是「中國的內部事務」,事關中共的核心利益,不應被外部勢力橫加干涉。尤其,中共視「美國因素」為操控「臺海議題」關鍵,認定美國長期打「臺灣牌制中」,運用「民主牌」、「軍售牌」、「臺灣地位未定論」、「美臺政務官或高階將領互訪」、「美軍駐臺或機艦靠泊臺灣」、「臺灣參與國際組織」、「美臺自由貿易協定」、「美臺科技合作協定」、「臺美乾淨網路合作計劃」、「美臺政治軍事對話」等,做為美國與中國角力槓桿支點或籌碼。

6月中旬,拜登在英國的G7峰會與比利時的北約峰會,聯合盟國敦促北京遵守國際規範,並根據美國的「一中政策」,結合「戰略模糊」雙重嚇阻架構,強調「維持臺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性」。不過,台海軍力動態平衡已朝中國大陸傾斜,美國防部在2020年8月底發佈的「中國軍力評估報告」認為,台灣需要把建軍規劃與軍備採購,放在發展創新與不對稱作戰嚇阻能量上,並應積極強化後備戰力與鞏固「全民國防」,才能站在最有利戰略位置,以和平對話方式,逐步與北京進行「有意義對話」化解歧見,並找到和平解決兩岸主權爭議方案。

當前,拜登政府與國會兩院均視中國為頭號競爭對手。拜登國安團隊認為,美中角力若惡化成為衝突,全世界都會被「科技、經濟、網路鐵幕」隔離,多數國家會陷入選邊噩夢與災難,美中兩國也將為此付出嚴重代價;所以,美中關係仍須維持「戰略競爭」,構築「競爭護欄」避免衝突,並在全球性議題進行合作,讓美國保持領導優勢地位。基此,習近平研判拜登政府對中政策,將採「競爭合作對抗組合拳」,號召歐亞盟國團結應對「中國挑戰」,制衡中國並要求其接受國際規範;同時,美國也會在朝核、伊核、網安、抗疫、應對氣候變遷與反恐等全球性議題,爭取中國的合作。

習近平認為美國打「臺灣牌制中」將以切香腸方式推進,不會輕易越過臨界點,以避免引爆美中軍事衝突。北京當局還研判拜登對臺海兩岸政策做法,將不同於川普單打獨鬥粗魯手段。拜登會發展綿密的「民主聯盟」槓中,並鼓勵臺海兩岸恢復建設性對話,讓美國重新坐莊成為最大贏家,而不是拿臺灣當武器「猛戳中共眼睛」,甚至把美國捲入衝突。
 


四、 結語

2021年間,習近平先後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全國人大、政協會議」、「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會議」,並發表「七一黨慶講話」,強調維護整體國家安全重要性,部署「十四五規劃」擴大內需與「雙循環」經濟發展,聚焦攻關「高科技自主」能量,應對「東升西降」百年大變局等,並對臺灣釋出「和平發展」訊號,但武嚇「臺獨與國際介入」演訓仍不減反增。

美國是臺灣軍事安全夥伴,擁有重要經貿、科技、醫療等合作關係,也是自由民主價值同盟。中國大陸則是台灣最大貿易夥伴與投資地區,雙方亦有密切人員交流往來。拜登政府施政以「內政優先」,對中國祭出「競爭合作對抗組合拳」,積極「重建」盟國友邦關係,強調美國無法在重大議題上單獨行動,號召「志同道合」盟友與中國競爭,也會在氣候變遷等議題與中方合作;對台政策則結合「遏中友臺」與「友臺不反中」,維持美國的「一中政策」與「戰略模糊」,並鼓勵兩岸恢復建設性對話。

習近平的國安布局與對美臺決策,傾向與拜登政府「開天窗說亮話,聚焦合作,管控分歧」,重建中美健康穩定戰略架構,對臺灣則會劃下「遏制台獨與反對國際介入」紅線,並保持「壓而不打,事緩則圓,和平統一」軌道。不過,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於2020年12月間,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法修訂案》,於2021年1月1日生效,並在第二條定義適用範圍,調整為「國家為防備和抵抗侵略,制止武裝顛覆和分裂,保衛國家主權統一、領土完整、安全和發展利益所進行的活動」,結合近來軍機、戰艦繞臺演訓常態化「消耗戰」作為,是否涉及對臺政策結構性轉變前兆,並為「強制統一台灣」鋪路,後續發展亦須關注。

北京當局不願正視中華民國存在事實,對台灣存有「併吞領土」野心,不放棄以非和平手段處理「台灣問題」,對兩岸復談預設前題條件,並派軍機戰艦繞行恫嚇,成為臺海僵局持續癥結。基此,我國仍應善用美國的「一法三公報六項保證」架構,務實推動臺美國防、安全、經貿、醫衛與科技等合作;對北京當局則保持「不屈服、不挑釁、不冒進」立場,營造兩岸恢復建設性對話氛圍,並強調捍衛台灣安全絕不妥協,維護臺海和平現狀決心不會改變,進而讓臺灣發揮「美中戰略緩衝」功能,以共同維護臺海和平與區域穩定。

(本專欄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
關於作者
曾復生為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政治學博士(Ph.D. University of Toronto);現任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安組顧問、國防安全研究院特約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