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性仁

2021.08-13


2008年7月4日 兩岸直航週末包機擴大兩岸交流。(取自 央視CCTV 臉書)
 

一、    前言

近來中國大陸舉行兩岸關係或美中台關係論壇,總有圍繞兩岸融合發展主題,這除了說明這是大陸當局不變的對台基調外,恐怕與時俱進隨時調整以因應美中台情事變遷更是不在話下。其中由中華全國台灣同胞聯誼會、中國社科院台灣研究所、閩南師範大學、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共同主辦的第四屆兩岸融合發展論壇於7月底在黑龍江大慶召開算是十分重要的研討會,除了統戰的目的外,更多的是對台政策的檢討與建議,其他由各智庫、高校及研究單位所舉行大小不一的研討會及論壇也為數不少,充分展現大陸當局對於現階段兩岸民間融合發展的渴望與期待。

作為中共十八大以來大陸提出的對台政策論述特點,兩岸融合發展已經成為中共對台方針的重要組成和推動祖國和平統一的重要路徑。大陸當局採取一系列推動兩岸融合發展的動作與政策,從中央到地方相關部門都出台相關兩岸融合發展的對台措施,而關於兩岸融合發展理論與實踐研究可望成為大陸未來一段時間學界及政界所熱議的焦點,因此探討兩岸融合發展在理論和與實踐上都有探討的必要。面對新形勢下的美中台關係,大陸的思考點在於如何操之在己而推動兩岸融合發展政策,使台胞有感、對台政策有效率更精緻,實有探討的必要。

兩岸融合發展不光是一個形容詞彙,它是兩岸民眾之間通過經濟、社會、文化等多方面的交流合作,互動發展,增進政治互信,夯實認同基礎,增進兩岸命運共同體認知,實現心靈契合的過程。兩岸融合發展是微觀層面的探討,舉凡經濟、社會、文化融合發展和政治互信增強等都係屬於融合發展的主題。深化兩岸融合發展並不是口號或是宣傳文件,而是新時代大陸當局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與國家統一的重要政策導向,有明確目標性;兩岸融合發展對大陸來說更是展現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融合發展的時間性有過去式、現在式與未來式。

因此關於兩岸融合發展,主要侷限在經濟社會文化層面,以解決問題為導向,對於兩岸融合發展戰略意義、內容、體系、理論、政策落實和實踐深化與評估等都有研究的價值。

 

二、    兩岸融合發展理論之探討

理論是系統化的理性認識、大陸對於理論的看法與西方國家有著差距、對大陸來說科學理論是對客觀事物的本質和規律的正確反映,來源於社會實踐並指導實踐活動,沒有理論的指導就沒有融合發展的實踐。兩岸融合發展理論是來源於社會實踐,並指導融合實踐的科學理論,所有的研究者就像啄木鳥般,不只要找出病症,更要提出治療的方法。

回顧大陸當局自2011 年 11 月,國務院批覆《平潭綜合實驗區總體發展規劃》首次提出構建兩岸同胞共同生活、共創未來的特殊區域,促進兩岸經濟社會的融合發展以來,經濟社會融合發展的內涵便不斷深化。最重要莫過於2019年1月2日,習近平總書記在 《告台灣同胞書》 發表 40 周年紀念會上發表重要講話,全面闡述立足新時代、在民族復興偉大征程中推進祖國和平統一的五大政策主張。其中,深化兩岸融合發展,夯實和平統一基礎清詮釋了深化兩岸融合發展的本質內涵、目標指向和內容體系,將深化兩岸融合發展、肩負夯實和平統一基礎結合再一起。2021 年 3 月,將支持福建探索海峽兩岸融合發展新路,加快兩岸融合發展示範區建設正式寫入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 2035 年遠景目標綱要》。此時深化兩岸融合發展十四五規畫聯繫再一起。而積極探索海峽兩岸融合發展新道路,推動兩岸融合發展實現新突破,變成大陸當務之急的重要工作。

兩岸融合發展不只是表達兩岸發展目的的期待,由於它是習近平總書記對台工作戰略的發展與創新,也是新形勢下大陸完成國家統一的新理念、新路徑與新格局的發展方式,因此大陸當局企圖達成兩岸融合發展,一方面有助於凝聚兩岸同胞共同利益、拉近兩岸同胞心理距離,另一方面站在成本的考慮上也可以減少統一的代價成本。因此可以論斷兩岸融合發展不僅是兩岸和平發展的再進一步的提升與深化,也是推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行動方案,更是致力於兩岸關係從和平發展邁向和平統一的新路徑。對於大陸來說,現在提出兩岸融合發展不只是和兩岸和平發展掛勾,更是與兩岸未來的國家和平統一和一國兩制方案構想的落實連繫在一起,兩岸社會能否融合發展?決定兩岸是否和平統一?也是探索兩制台灣方案的實施成果。

探討融合發展的理論,發展理論當然是一種分析的理論,有心理學的概念;發展理論一般是指個體自出生後在適應環境的活動中,吸收知識時的認知方式以及解決問題的思維能力,其隨著年齡增長而改變的歷程。此外尚有整合理論、功能理論、認同理論、統戰理論、天下觀、 公共管理理論、科學效率觀等,每一種理論都分別應用在探討兩岸融合發展的初始、發展及結果的評估。
 

三、    兩岸融合發展之障礙與挑戰

兩岸融合發展最大的阻力在於台灣內部反對勢力,不只包括民進黨當局,還有台灣民間反對兩岸融合的勢力,有各種年齡層、網民與一般民眾;美國及其他國際力量對於兩岸融合的程度及層面也有不同的關心程度。由於選舉選票考量的緣故,美國及台灣民進黨都必須打出反中牌。而民進黨全力聯美倚美抗中、反統拒中謀獨動作也不曾少過,一方面美國因恐懼及憂慮而對華圍堵遏制加劇,打台灣牌已經成為習慣且自然的策略,大陸當局難忍美台聯合進而加速兩岸對立對抗的態勢,台灣內外台獨分裂勢力的動作頻頻,不僅使兩岸和平發展面臨的更大的挑戰,更使得兩岸融合發展進程及政策的阻力加大。民進黨政府不斷使用法律的手段來阻撓兩岸融合發展,透過制定一系列法律和法規阻擋兩岸融合發展的成果,這些都是兩岸融合發展的挑戰與險阻。

台灣所顯示出各項民調無疑是大陸當局提出兩岸融合發展的最大障礙,深化兩岸融合發展的矛盾及風險挑戰,處處展現在各式各樣的兩岸關係民調中的台灣民意反映,要將台灣融入大陸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進程,工程浩大且制度難以融合並存,這些無一不是大陸當局考量和審慎研究兩岸融合發展的難點。

從中美關係來看待兩岸關係,中美間既合作又競爭、既衝突又妥協將成為常態。在中美戰略競爭和對抗日漸升溫的戰略背景下,美國拜登政府主動出擊,如此便會增加兩岸社會融合發展的難度,中美也將圍繞台灣問題的博弈也勢必會不會停止。

就在兩岸政治僵局無解,宏觀政治問題無法解決下,兩岸融合發展恐怕只能在經濟社會民生領域,出台的政策具有單向性,由大陸單方主動拋出推動而不是兩岸雙方共同認可,眼下大陸也只能做到操之在己的部分,兩岸融合發展雙向性仍有執行上的困難。
 

四、    小結:大陸單邊加大兩岸融合發展政策與貫徹和平統一意志

面對兩岸融合發展的挑戰,大陸當局一方面已經充分認知兩岸融合發展的困難性與複雜性,了解其阻力的根本原因,另一方面大陸當局更堅定信心,堅定四個自信、穩步推進兩岸融合發展。

大陸當局無論從中央到地方不斷積極尋求對台政策符合台灣民眾的需求,由中央到地方各涉台部門朝向共同的目標邁進,加上公私部門協同發展以達成共同目標;同時,大陸正尋求跨部會的協調機制和法律,讓涉台相關政府部門有發言權,並可協調統籌兼顧,當大陸能夠協調整出一套多數認為可行的方案,接下來便是如何落在實處;大陸當局透過龐大的資金與人才隊伍,以發揮整體性治理的優勢;大陸當局更強調的是,如何讓台灣民眾可以有同等待遇、融入十四五規畫及參與粵港澳大灣區,使台灣民眾真正能夠實質參與大陸經濟、文化、社會實踐活動。大陸同時也透過官民協力、法治保障等法律手段與政策方式進行回應,可以預見的是,大陸當局仍會不斷提出各項同等待遇政策及方案,並透過中央和地方各相關業務部門,做好後疫情時代兩岸交流與合作,使完成一套完整、有效、合法、合理的一系列工作。

總之,對於大陸當局來說,兩岸融合發展是一個長期且複雜多變的過程和目標,大陸已經把兩岸融合發展與和平統一掛在一起,不僅只是九二一中共識,大陸當局早已意識到兩岸融合發展道路。推動兩岸融合發展具有長期性、全局性、複雜性的特點。因此,大陸當局既要保持戰略定力和戰略耐心,不斷促進自身國力的進步,也要堅持以民為本的理念,替台灣同胞帶來更多的福祉。

因此,兩岸融合發展是微觀研究兩岸民眾之間通過經濟、社會、文化等多方面的交流合作,互動發展,增進政治互信,夯實認同基礎,增進兩岸命運共同體認知,特別對於兩岸心靈契合及合情合理安排的探討。兩岸融合發展包含經濟、社會、文化融合發展等中共對台工作的重要內容,一方面是治理能力探討,另一方面是新時代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與國家統一的重要政策目標,沒有兩岸經濟社會文化融合發展,兩岸就不可能和平統一,沒有和平統一就無法完成三大歷史任務,完成不了三大歷史任務就達不到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這種階梯式的關係可以看出兩岸融合發展的重要性。

對大陸來說,北京當局賦予福建省探索海峽兩岸融合發展新路,加快兩岸融合發展示範區建設,這是大陸當局整體國家戰略的規劃,也無怪乎福建省對於兩岸經濟社會融合發展始終走在前面。

對台灣來說,恐怕必須找出對策因應,當大陸當局追求共圓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兩岸理想,致力推進和平統一進程,堅持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之反台獨政治基礎,深化兩岸民間融合發展及擴大交流,台灣必須早日找尋出路,否則未來能選擇的空間更小且時間更為緊迫。或許融合發展是推動和落實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一種策略。從交流發展到融合發展是一種策略調整。大陸強調經濟社會融合發展目前僅限於台灣民眾去大陸就業、學習、創業、生活,並無法展現在台灣的民眾身上,因此影響兩岸經濟社會領域融合發展,故此時此刻兩岸或許可以進行更多的正常化交流,使兩岸融合發展能夠穩健及正常。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
關於作者
劉性仁為中國文化大學國家發展與中國大陸研究所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