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祥蔚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
財團法人中央廣播電臺總臺長
2015-05-08

 

前言

號稱規模空前的「九合一大選」結束至今,各界仍然在持續研究何以這次選舉結果如此讓人意外。儘管專家們的分析角度不一而足,但是主要的論點不外乎:政治經濟大環境原已不利於執政黨、網際網路等新媒體發揮宣傳與動員效果、選前民意調查失準、以及年輕世代期盼改變等等。最近行政院與總統府先後邀請網際網路高手開課演講,似乎認為網路新媒體的影響極大。其實深入來看,不難查知以上各項因素,乃是一體的多面,這個一體,主要就是兩岸關係下台灣年輕世代對於現狀與前途的不安及不滿。以下試析論之:
 
 

一、政治經濟大環境的影響

過去一段時間以來,台灣政壇頗多利空消息罩頂。一方面,即便經濟成長已經開始展現成績,但是房地產的價格卻漲勢更快,大台北地區若干地段過去十年的房地產價格,竟有漲幅達三倍者,當然會讓買不起房子的無殼年輕族群感到強烈不滿,連帶引發包括苗栗大埔與台北士林文林苑等土地徵收的衝突,因為社會運動人士認為政治有力人士往往假借土地徵收之名而行土地炒作之實,於是積極投入抗爭,並且使得社運成員與網路不滿意見得以逐步串聯;在此同時,其他各種物價每有增長,往往也引來在野黨與輿論的批評,遂使政府企圖藉此推動公平正義的初衷始終無法獲得民眾的諒解。

從更宏觀的角度來看,台灣的經濟成長相較於中國大陸,不免相形失色。許多年輕世代出生於兩岸剛剛恢復交流之時,從小的認知就是台灣在民主與經濟等方面都優於對岸,尤其在經濟上,更是傲視對岸的同胞。然而,曾幾何時,台灣在經濟上的相對優勢逐漸消失,這幾年中國大陸不僅總體經濟持續成長,造成許多本土產業前進對岸,連帶影響台灣的就業市場;在此同時,中國大陸來台的投資者與觀光客逐年增加,有些人不免出現炫富行為,而對岸主要城市的生活水平也迅速趕上台灣的都會地區,凡此種種現象,都使得台灣民眾心理產生了巨大的競爭壓力。日前對岸網路巨擘馬雲來訪,公開表示他願意幫助台灣青年創業,這也滋生不小的刺激。再加上兩岸人口、資源、市場規模都相去懸殊,更使台灣民眾在面對中國大陸時,有一些民眾不免產生了若干難以抗衡的挫敗感覺,因而更不想去面對其崛起與衝擊。

在這樣的政治經濟大環境之下,區域經濟整合或是兩岸經貿交流,固然都有其學理上的正確性,但是許多台灣的民眾卻不願面對,更擔心現有的產業及工作機會都會被侵呑。正因如此,兩岸服貿、貨貿等協議草案在立法院審查時,立即觸動了意識形態原本就反統傾獨者、以及未必有統獨立場但是憂心經濟遭到威脅者的敏感神經,終致激發了抗議群眾佔領立法院事件。

儘管群眾佔領立法院的事件,後來因為兩岸服貿、兩岸貨貿等協議的審議暫時擱置而落幕,但是前述政治經濟大環境的問題卻沒有獲得根本解決,不滿情緒繼續在年輕世代的心理積累,並且透過其平常熟悉的網路媒體繼續相互感染。

 

二、網際網路等新媒體發揮宣傳與動員效果

前述的政經大環境已經使得年輕人不滿現狀、並且將怒火燒向政府,而網際網路等新媒體的到來,又使得輿論市場發揮了前所未見的效果,這些效果包括了幾個面向:

第一,片面、簡化、甚至刻意扭曲事實的訊息,以懶人包等形式在網路上流傳。網路時代資訊爆炸,一般民眾難以快速掌握各種資訊,於是懶人包應運而生。一開始,懶人包確實有助於化繁為簡,幫助網友了解事實,但是後來在有心人士的刻意操弄之下,不少懶人包變成了帶有偏頗立場、內容更是遭到扭曲的宣傳利器。早在反媒體壟斷與反對兩岸服貿簽訂協議期間,這種惡意懶人包即已出現,誤導了許多民眾,到了選舉期間,效果更加明顯。

第二,網路訊息的傳佈速度與影響力,隱隱然超過了傳統的主流媒體,甚至反過頭來影響主流媒體的報導內容。科技進步使得訊息傳遞無比快速,而且不只文字訊息傳遞快速,連影像也可以隨時在網路上直播;過去主流媒體就經常從網路上擷取照片或影片用以其填充時間與版面,後來一般民眾自行發動的網路直播也漸漸發揮威力,甚至還影響了主流媒體的報導走向,這一點在抗議群眾佔領立法院期間的表現最讓人印象深刻。

第三,網路媒體的互動性與社群性,展現了可觀的組織與動員威力。相較於主流媒體還只是單向報導,網路媒體不只可以讓網友方便找到立場相同者並且互相感染情緒,甚至可以助長組織串連,進而展現了強大的動員效果。

 

三、選前民意調查失準

傳統的民意調查方式,是透過撥打家戶室內電話來了解民意,這種方法一直存在幾個嚴重的限制,因此以往各家民調機構就已經必須透過各種加權或調整來修正原始數據,這次選舉結果顯示,傳統的民調方式再度遭到強大挑戰,已經到了必須反省以下各項既有限制的時刻:

第一,目前民眾的主要通訊工具,已經從傳統的室內電話變成了行動電話,一般家庭會接聽室內電話的成員,也是以家中長輩為主,因為年輕人早已使用行動電話頻繁互動,很少使用室內電話。但是民調業者卻無法獲得行動電話的母體資料,再加上撥打行動電話的成本比較高昂,因而至今為止,仍使用室內電話號碼來進行抽樣,這就使得抽樣的隨機性受到限制。

第二,目前民調業者借助的家戶室內電話號碼簿,是以中華電信的電話號碼簿為主,但是過去一、二十年以來,許多民眾新申裝室內電話的民眾已經不願意公開號碼,因此即使是家戶室內電話,新的實際裝機者多半未必會顯現在電話號碼簿上,而早期的申裝戶則以老年者居多,這就又造成了利用電話號碼簿隨機抽樣的限制。

第三,儘管這種傳統撥打室內電話的民調技術,比較無法探知年輕族群的真正意見,但是許多民調機構都早已參照以往民調數據與實際投票結果的經驗,發展出了修正與調整的公式,這種方式在以往尚屬管用,甚至用來克服不表態的潛在選民效應與民調機構效應,也稍能奏效。然而「九合一大選」相較於先前選舉的一大獨特之處就在於,年輕族群帶著對於現狀的強大不滿,在網際網路的推波助瀾與相互渲染之下,紛紛出來投票,在此同時,以往的主要投票族群,尤其過去政治立場比較偏向執政黨的民眾,則是在網路媒體與主流媒體的輿論之下,反而減低投票意願,一加一減,遂使得傳統民調的選前預測數據嚴重失準。

 

四、年輕世代期盼改變

不容諱言,台灣的年輕族群對於目前的執政黨政府表現頗有一些不滿之處,然而,在野黨的作為又是否就符合年輕族群期望呢?其實也未必。有些人或許會舉民進黨執政時期為例,來佐證當前政府的表現其實相較不壞。問題是,民進黨執政已經過了七年,對於年輕族群來講不免為時已久,畢竟這一次的首投族在當時也才十二、三歲,對於昔日的政治表現未必有感。更何況,即便以往民進黨執政表現或有可供批判之處,也未必就能據此為當前政府護航。從年輕世代的觀點來看,手上的選票其實就是對於現狀感受的直接表達工具,他們既然對於現狀不感到滿意,當然就會把選票投向其他選項。

 

結語

選後至今,仍有許多人士誤以為新媒體輿情對於選情造成極大的影響,因而言必稱網軍。事實上,如前所述,這一次選舉結果之所以令許多專家跌破眼鏡,其實是一體的多面,新媒體輿論與網路表現當然有其效果,但是這只是表面現象與技術面的攻防,真正影響民意的關鍵本體,還在於身處全球化架構下、兩岸經貿互動中的台灣年輕族群,對於現狀與前途的高度不安與不滿。認清了這一點,來能夠從更完整的角度,分析台灣新媒體輿情對政治的影響。

(本專欄作者觀點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