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開煌

銘傳大學 兩岸研究中心主任兼教授
2016-06-24

 

一、傳統大學

在英文中,大學一詞為「University」,在十一世紀時,「大學」一詞和「行會」一樣被用來形容行業公會,中世紀的大學主要有三種形式,教會大學,公立大學及國立大學,1088年在義大利Bologna建立的博洛尼亞大學,這所學校先由學生組織起來,然後再招聘教師。被認為是歐洲第一所大學,而有「歐洲大學之母」之稱的巴黎大學,1257年成立,則是先由教師組織起來,之後再招收學生。1810年,威廉·馮·洪堡建立柏林大學,將研究和教學結合起來,並確立了大學自治和學術自由的原則,這被認為是現代大學的開端。這種模式在美國最早被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所效仿,到現在被世界各地的大學廣泛採用。 

在中國古代,類似於大學的高等教育機構有國學(太學、國子監)以及後來的高等書院等,是指聚集在特定地點整理、研究和傳播高深領域知識的機構。中國古代的高等學校可以追溯到公元前兩千多年。如虞舜之時,即有上庠,「上庠」即「高等學校」的意思。在近代和西方交流以來,西方的「University」早期被翻譯成「書院」等,後又稱為「大學堂」,民國以後「大學」成為正式的稱呼。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後,中國開始大量興辦近代學堂,日本的學校成為官辦學堂最主要的借鑒對象。1912年中華民國成立後,轉為效法美國大學。

從以上的大學發展歷程來看,大學一直是以教學、研究和服務國家為宗旨,在台灣大學的發展一直是嚴謹的學術導向,精英式教育路線。其後在李登輝亂權時期中,大學從精英教育變成國民普及教育,大大降低了大學的學術權威,也降個低了大學生在社會中的地位,大學的教師在民粹風氣的影響下,也無心安於校園作研究,他們更熱衷於在媒體上成名,熱衷於自己的社會名聲,而非學術成就,他們在媒體上無所不知,無所不能,以至於大大傷害了教授在社會上的專業權威性,大學教授變成媒體的「名嘴」,大學的聲譽徹底被毀。

更有甚者,台灣教育的掌舵者在政治的壓力下,忽視了少子化的趨勢,不斷核可大學的設立,結果只能用評鑑去嚇阻,然而在人情和文化的壓力下、效果有限,

反而使得大學競相從事數量競賽,形成趨同化不健康的發展,但是大學為了在少子化的紅海中競逐,評鑑成為參與競逐的入場券,從而忽視了,對大學教育更大的威脅和致命的挑戰~學習環境改變的挑戰。

 

二、大學教育的變化

大學不論是教學、研究或是服務都是從教學出發,團繞著教學去發展,我們把上課抄筆記稱為大學教育1.0的時代,之後上課用電腦、影音教材、用power point、網路等科技元素開始導入教學稱為大學教育2.0的時代,在抄筆記時代到電腦教學的時代,在教學的基本原則沒有改變,此一教學的特徵是:
第一、以師為主;教師是教學的主體,學生是來學的客體。
第二、定點定時集中式的教學。
第三、內容陳舊、課程固定,由「教」決定「學」。
第四、教以標準、既定答案為準,而非尋找答案。

這樣的大學教育在社會變遷的情勢下,使得大學生不再願意以高額的學費,去學習過期的「正確」知識,學習的時間、地點內容,都是制式的,無選擇性的學習方式,是以博士班、碩士班招生警訊頻頻;總的現象就是大學教學從原本知識積累與傳播,已經不能適應如今蛻變時代,是即使大學教學十分世俗化轉向市場化,客製化導向的職訓中心,也很難挽回大學昔日的光輝和驕傲。

如今是大學教育3.0時代,這個時代對大學教學存在顛覆性的挑戰,此一挑戰主要的動能來自網路和新媒體的使用,其結果改變了一切的一切,對大學教學而言,其挑戰將迅速表現在打破大學教學的獨佔性,具體而言:

教學的校園化而國際化:此處的國際化不是遊學、留學等傳統的國際化,而是宅式的、普遍化的新國際化途徑,意即任何人在任何地點,任何時間只要會上網,基本上就可以向任何一位在網路上開課的大師或教師學習,至於語言的問題也必然可以透過不斷改進、更新的翻譯軟體,去減少困難。

教學從學費制而學科學分制:大學的教學不是包裹式的、一次性的賣斷,學系的課程被碎片化地攤在知識的市場,學習者依據自己的需要,決定他的交易對象,學系不再決定學習者的學習,而學習者自己決定,自己搭配,自己負責。學習者所付的費用大大低於現今的學費,收取費用的原則將隨使用者的多寡,時間的遠近成反比,甚至有許許多多的免費的課程。

教學方式從中心主義到去中心主義:在網路教育下,我們發現傳統的教學比較習慣告知固定的、保守的單一的答案,必然被多元的、不確定的非單一的答案所取代,因為同一門知識有多人在傳授,每個人提供的答案可能都不一樣,不僅僅是每個人的角度不同,而且在科技不斷進步的時代,標準答案也不斷刷新,例如,大陽系有幾大行星,從廿世紀以來答案就多次修改。所以教一種答案,背頌一種資料的時代,已經不可能再存在了。

所謂大學的教學,教學不再教人學會什麼,而是教人怎麼學,為什麼學,去那裡學的教學時代,而當大學把「教」的角色弱化了,圍繞著教學所建立起來,行之有年的組織架構,教職員配置,場所安排,硬體建設等自然也必須相應地加以調整因應,至少應該思考此一問題,作出調整的預案和調整的心理準備,然而事態仍在發展,如果調整其方向為何,如何把握未來大學的趨勢?例如有人則認為大學已經存在了800年,經受人類各個時代的挑戰,依然存活,所以只需要知識內容的翻新,大學不會落伍,仍為社會的中流砥柱;有人就建議現行大學的組織架構,教職員配置,場所安排,硬體建設等,應調整與以「學」中心的時代。我們以為教育不會落伍,不等於傳統大學不會落伍,大學教育不會落伍,也不等於傳統大學的經營模式不會落伍。傳統的大學在當代面對的最大困境絕非少子化,而是必須之因應大學教學的巨大變化時代的來臨,了解此一趨勢,我們應該回歸大學教育的根本,教育、教育,除了「教」還有「育」,我們可以設想自己置身在資訊多元,資料充斥而且不斷快速翻新的社會之中,我們對自己需要的知識,只要自己具備了基本的常識,我就可以隨時、隨意地向世界級的大師,學習最有脖代意義的知識,在此情況下,我們還缺什麼,什麼是我們在那樣的情境下,依然需要的「東西」,看起來應該是「育」,而不是傳統的「教」。「育」置放於「教」之下,有培育、化育、育成的意義,此即除了教還要進一步呵護、感化和養成學生,古人釋「育」,有生養、存活並按照一定的目的長期地教導和訓練,其中的前二者是父母之職,家庭之責,而後者則是教育者的責任,所以教育者責任不僅僅是「傳道、授業、解惑」而已,還在於長期的感化和育成,以當今的社會來看,正好「育」之於大學教學,正是網路和新媒體的教學所欠缺和難以取替的。所以大學未來的存興關鍵在於弱「教」而強「育」。從大學的經營成本來看,「教」愈來愈需要以批量化的成本去迎合客製化、個人化的要求,換言之,採取賈伯斯(已故的蘋果創辦人)說服音樂商的辦法,薄利而量銷,但是由於變遷的速度,我們教的「東西」,未必能達成製作節目的成本,是「教」的目的,反而在「育」,因為育是人與人的接觸,人與人的討論,人與人的交流,子曰:獨學而無友.則孤陋而寡聞。」如今「寡聞」是未必,但是孤陋的危機是存在的。

中國傳統的教育經典~論語,開宗明義的名句說:「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我們注意到孔子說得是「學」而不是「教」,而此一孔子教誨放在網路和新媒體的時代,似乎正好說明了「育」的重要性。

首先是「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在網路和新媒體的時代人們完全可以自學,但是無法將所學加以實驗式的實踐和運用,從而對自己的新知,加以驗證或否證,便是「育」重要乙環,以往「習」在以往總被解為「學習」「溫習」,然而從孔子青壯年的汲汲營營地周遊列國,求取官位,以圖實現仁政的理想來看,孔子的「習」,應該是實踐其道,所以能踐行其知識,驗證其真偽、善惡,才是真正的快樂。所以未來的青年可以自學,但是「大學」提供學子實踐其知識的試驗場,此一實踐場所允許試誤,可以糾正,可以重作,從而使自己達到學用合一的「專業化」,才是大學永續獨特的經營理念。

其次是「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在網路和新媒體的時代,人們都成為生活在社會人群中的「孤獨者」,然而無朋無友的「獨學」是不可能真正有意義的學習,也難有進步,因為資訊的真偽難辨,資料的價值難分;網路上當然也可以與人討論,與人交流,但而依然有真假好壞的問題,有虛實難辨的問題,則獨學而自閉,不僅僅是進步有限,還可能在錯誤中循環,與真實脫節,面對面的交談,人與人交流,依然是我們真正進步的根源,「大學」便是提供學者各種交流的可能,包括師生交流,校際的交流以致國際化的交流機會,交流的多樣性,多元性提理性討論的場域,在這裡有教有學,有問有答,真誠思辯,因為「國際化」所以進步快速。

其三是「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的「君子修養」,在網路和新媒體的時代人們都躲在螢幕的背後,所以無所謂「他人知不知」的問題,就算「知」也是假的,不真實的,但是「人」畢竟是「人」,人的群居性,合群性,必需存在在「群」與「真」之中,網路社會不能提供「群」與「真」之中,「人不知而不慍」面真正君子的修養;而「大學」基於上述的實踐功能和互動功能,提供了我們真正修養「人不知而不慍」的君子風範,大學是提供「自我考驗」、「自我試煉」的園地,大學是培養「君子」的地方,只有真正修養到了「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的「君子風範」,才能使我們教者「卓越化」,也只有卓越化的教者,才有更多學習逐漸「卓越化」這就是「育」;從而我們的國家、社會才能卓越,未來大學教育的功能才得以彰顯,所以「育」是一種養成,是一種經由體驗的養成,那麼大學就必須更重「育」的配置。具體來說,大學的「育」有四個方面: 

第一是學習體驗:這也可以分幾類:一是師生交流的體驗,「翻轉式教學會」是當前流行的教學方法,然而未來這會是的大學教學的常態,而非教學的創意,學習者之所以願意花時間到大學,來和知識的協助者和引導者(即教授)見面,是為了釋疑,為了討論,而不是來聽課,因此「教師」會面對本科目中各種問題的質疑,教師必需對自己的本科,具有充分而系統性的理解,才能處理各種各類的問題;「教師」有引導討論的能力,必須引導不同專長、專業的學習者進行聚焦地討論,大家才能有不同的收獲,大學的體驗才能受歡迎。二是學術交流的體驗,

舉辦學術研討會、座談會、辦論會,心得交流會等等,大學本身應該擁有自己的,各種專業的討論團隊,和組識、主辦學術活動的能力、場地和創意,以便吸引同好願意參與,而成為學圈的群聚中心。三是國際教學交流的體驗,聯合各國各地的姊妹大學使得有國際學習經驗的學習者,有機會在大學的協助下,從而得到國際學習的體驗。此種「體驗」所「育」的就是綜合的競爭力

第二是就業體驗:正如前文所敘「就業」是學習的延伸,它是一種實踐,目前的大學利用實習去提前進入職場去實習,然而由於實習的機會,往往是滿足學校端的需求,而非企業端的招才需求,是以實習基本上失去原有企業招慕員工,學員驗證理論的意義,未來大學應以契約方式,固定與企業或單位合作,源源不絕地提供定量、定期的實習者企業和單位也固定有實習的工作內容,以便企業、單位的臨時工作固定有人承坦;而實習者亦能從實習中得到必要的工作經驗和理論的驗證。其次的創業實習,大學必須提供足夠的虛擬創業情境的實習課程,從有意創業者的性向、專長,環境模擬,市場分析等各個方面,提供全方位的協助與考驗,使創業者在大學中得到全面的協助,利用校園內的創業孵化器,預見創業的情況,增加成功的機率,此種「體驗」所「育」的就是超前的就業力。

第三是未來體驗:以往的大學之所以遭遇現今的危機,其中最根本的問題就在於我們所提供的是舊的知識,而我們企圖讓學習生以舊知識去迎戰新未來,其中的落差不言而喻,而且永遠難以踰越,因此大學必須透過上述的新功能,去設想未來,設計未來,並且模擬未來,使學習者有機會在大學體驗未來,對話未來,雖然、這不是完全真實的未來,但可以為未來預作必要的,趨勢性的準備,結果當然是預測較淮的大學其成功的機率更大,此種「體驗」所「育」的就是完備的預測力。

第四是人際體驗,在網路生活社會中,人們與機器交流大大多於與人們的交流,與虛擬交流的時間大大多過與實體的交流,大學提供了新型人際關係,人文體驗、美感體驗的交流場域和場合,特別設計的人文交流、美感體驗,將人們從機械叢林,從虛擬主宰引回人的社會和實實在在的生活世界中,交流者在人際接觸和務實的互動中,重新自我定義「人」、「我」、「物」之間的互動性,擺正「虛」、「我」、「實」之間的相關性;從三者相互中尋找創意、尋找新的可能,一種開放式,交流式的新型學術中心,知識中心及交流中心提供未來大學教學的可能性。此種「體驗」所「育」的就是整全的人文力。

 

三、結論

如果說以往的大學教育偏重在知識的傳授,則未來的大學可能更重在以「育」為中心。才能吸引社會的重視。

如果說以往的大學偏重在教師與學生的互動,則未來的大學可能更重視,學校與社會的互動,她必須被定位在引導未來,才能在社會的運行有了自己的功能。

如果說以往的大學是以多少學生,來衡量學校的良莠與成敗,則未來的大學可能是以她對社會的當下與未來的貢獻來衡量其價值。

(本專欄作者觀點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