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翼

東亞統合研究中心執行長
2019-05-17


又快要到一年一度的「漢光演習」,國防部表示按往年的演習想定,將依敵情威脅、未來作戰發展趨勢,將依照「戰力防護、濱海決勝、灘岸殲敵」等作戰指導,由參謀本部專責聯合作戰演訓指導和管制,各軍種司令部負責訓練、演習與備戰任務。

前國防部長李天羽認為,未來台海防衛作戰若侷限在濱海和灘岸,「海、空軍也不必了」;軍方高層則強調,這八個字是指三軍聯合將火力集中的決勝點,不代表海、空軍未來作戰區域將退縮到濱海和灘岸。但是面對中國大陸全面現代化的軍事力量,要如何因應?

現代戰爭中如果喪失了制空權,就等於喪失了戰場的制勝權。國軍仰賴爭奪制空權的兩個主要力量是戰機和防空導彈,如果戰機無法起飛應戰,防空導彈被打殘、打瞎,台海的制空權就會拱手讓人。

「航空佈撒器」是一種遠程投放的制導武器,它能在敵防空火力覆蓋範圍外由戰機投放、可攜帶多種類型子彈藥,屬於高精度、模組化的多用途航空制導打擊武器,射程超過三百公里。

為壓制敵方戰機起降,航空佈撒武器可以裝載反跑道子彈藥,在跑道上炸開大坑並形成大面積隆起,使得飛機無法起降;為延緩敵方修復跑道的速度,還可以混裝區域封鎖定時子彈藥布撒到跑道上,延滯並毀傷敵方人員和修復跑道的機具。除了用於反跑道,區域封鎖子彈藥也能用來封鎖高速公路、山洞洞口,軍事基地連外道路,導彈陣地,藉由光電等感測器進行定向攻擊,甚至可以通過衛星聯網實現智能化集群攻擊。也可投放反裝甲末敏彈,阻絕敵裝甲集群的集結和出擊。

中國大陸發展的「天雷系列」航空布撒武器可由轟-六K轟炸機或是殲-16戰機攜帶,在海峽中線以西的高空投放航空布撒武器,對台灣東、西兩岸的機場進行打擊。台灣東岸花蓮的佳山基地和台東的建安基地,一直被國軍視為保存空軍戰力最重要的備用機場,但是在共軍發起對台作戰時,在共軍潛艇發射的鷹擊-18超音速攻陸巡航導彈和戰機投放的航空佈撒器雙重打擊下,基地的安全堪虞。

共軍093商級攻擊核潛艇及041元級柴電潛艇可以潛伏在台東的遠海海域,所攜帶的鷹擊-18巡航導彈發射後可進行低空掠海飛行,由於射程夠遠,導彈可以進行數個路徑迂迴轉折,以躲避雷達追蹤,目前部署在台灣東部的防空火力,很難對其飽和攻擊進行攔截。導彈擊中洞穴上方的山壁,機庫出入口將被崩塌的土石所封閉。

根據研判,無人機將成為未來台海作戰的主角。智能化小型無人機可以按指令編隊飛行,自行編組成:偵查監視群、電子干擾群、空中打擊群,依人工智慧自主決定如何進行編組,不需要個別導引,只需在電子地圖上標明座標,在衛星導航下自行飛向預定地點執行任務。

像ASN-301 (中國“哈比”) 反幅射無人攻擊機,在衛星定位系統的導引下,多架ASN-301無人機飛至目標區後自動搜索與識別目標,依無人機「蜂群式群飛攻擊」的作戰模式,目標區的資訊通過資料鏈傳回到控制站,經進一步確認目標後即可逕行攻擊。

ASN-301無人機配備寬頻帶處理能力,頻率涵蓋了2到16兆赫,可以覆蓋並攻擊多種目前常見的搜索及照射雷達。ASN-301無人機可由運輸機通過空中進行投放,或從海上頻繁往來的貨櫃輪上放飛,對岸置防空、制海武器的雷達觀通系統將造成致命的威脅。
 
 

大陸目前還裝備有約三四百架由退役殲-6戰機改裝的無人攻擊機。解放軍利用已退役戰機改裝無人機,主要用途是一旦戰事爆發,用來攻擊敵方,消耗敵方寶貴的防空導彈,雷達屏幕上是沒法分辨有人機還是無人機、武裝或非武裝,迫使國軍必須開啟雷達進行追蹤瞄準;這時反幅射無人攻擊機已盤旋在防空導彈基地上空,只要開啟雷達,立刻會遭到反幅射無人機的攻擊,這些攻擊行動都將會在以小時計的時間內完成。

 

解讀《中共攻台大解密》

美國智庫「2049計畫協會」研究員易思安在他《中共攻台大解密》一書中描述中共攻台作戰的想定,渡海作戰首選攻擊地點,將會是新北市林口海湖沙灘;但攻台作戰實際狀況可能與他的想定會有相當落差。

根據國軍漢光演習想定,共軍攻台作戰,此地確實列為解放軍攻台作戰首選之地,但研判共軍主力,不會採取兩棲登陸搶灘的方式,而是氣墊船打前鋒、由機降部隊奪取台北港、空降部隊奪取桃園國際機場,攻擊兵力不會全部從林口海湖附近登陸,而會是擴展到金山、萬里、淡水各地海岸,同時進行滲透襲擾,估計解放軍自海峽對岸渡海出發,國軍只有三個小時的反應時間。



 

沒有制空權就沒有制勝權

報導指出,國軍的情報單位早在十年前,就已發現解放軍實施的「摩托化步兵旅奪港」軍演,目標就是台北港,手段是兩棲快速突擊與直升機機降,快速佔領台北港周邊要地、開放港口碼頭。

接著以海峽號或海洋拉拉號這類快速滾裝客貨輪,迅速進港進行「行政下卸」,一艘萬噸級滾裝貨輪可以裝載一個機械化步兵營,進港後極短時間內可以完成下卸、完成部署後,進入戰鬥位置;「奪港」可以讓車輛輜重直接運過來,比透過傳統兩棲搶灘登陸運送有效的多。這就是當年國軍為何將具備快速反應戰力的海軍陸戰隊66旅北調林口,將台北港的防務作為該旅的主要任務。

整個演習兵推都是在國軍仍然保有空優的狀況下,進行反登陸,反空降的逆襲。但是共軍在國軍仍然保有空優的情況下,是不會冒然發動渡海攻擊的。反之如果共軍已經完全掌握空優後,任何地面的反擊作戰都將遭到毀滅性打擊,這種作戰模式可以從美軍在伊拉克利用無人攻擊機進行“反恐作戰”中得到印證。

 

無人機展開蜂群式攻擊

共軍掌握空優後,「察-打一體」無人攻擊機,將編成偵查監視群、電子干擾群、空中打擊群,飛臨台灣上空以「蜂群式群飛的作戰模式」,會將台灣地區作棋盤式分割,進行小範圍綿密的查察監控,對藏匿的火炮、導彈陣地或碉堡掩體裡人員、武器、集結中的部隊,一旦發現對方採取任何具有敵意的軍事行動,都將遭到立即摧毀。

中國大陸量產的彩虹五無人攻擊機,從綜合性能來看,已經達到世界一流水準。彩虹五最大外掛1000公斤,最大航程超過10000公里,最大續航時間60小時,升限超過7600公尺,武器全掛載時留空時間可超過30個小時,具有載荷能力大和續航時間長等優點。可攜帶對空,對地導彈,編組成群,長時間留滯戰區上空,進行監控及對敵狙擊。

 
無人機在野戰防空無法覆蓋的空域,可使用機載武器直接進行攻擊;或召喚戰機投放防區外佈撒器,使用“反裝甲末敏彈”、“區域封鎖子彈藥”,阻絕裝甲集群及部隊的集結、出擊;或召喚遠程火箭炮兵對集結的部隊逕行打擊。

中國大陸在國際軍武展推銷的遠程火箭炮兵,是以衛星定位導引的遠程火箭炮兵,射程可達四百公里,精準度可達20公尺內,可攜帶子母彈,鑽地彈,末敏彈,電磁脈衝彈等各種彈型,破壞威力驚人。遠程火箭炮兵可以機動部署在海峽對岸距台灣兩百公里的範圍內或裝載往來的民用船隻上,只要受到無人機召喚,就可對於目標進行 「集火射擊」。

除直昇機外,大陸仍擁有數以百計的運-五運輸機,可在鄉間道路或高爾夫球場起降,運-五擁有雷達隱匿性好;可以低空掠海飛行,非常適合共軍特種部隊以小部隊滲透,進行貼近偵查,封鎖交通要道、奪取導彈陣地、通訊中心或軍事指揮所等重要軍事目標或佔領機場周邊制高點,發揮關鍵性的奇襲效果。
 

國軍對於共軍跨海作戰的想定,仍停留在「文攻武嚇,軍演轉為攻擊」的陳舊思維中,高科技武器已經改變台海的作戰型態,制空權的爭奪會在極短時間內結束,緊接著就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態勢渡海作戰,根本不需要在海峽對岸集結重兵,進行頻密的軍事部署,敲鑼打鼓的利用軍演作為對台軍事行動的掩護。

中國大陸擁有多艘快速滾裝貨輪,長期穿梭於台灣海峽,往返於中國大陸沿海的港口。如果「機步旅奪港」是解放軍攻台的模式,為隱匿其軍事行動,部隊分別先在離台灣較遠不同的港口,非常低調且隱密的登船,然後航渡到接近台灣的國際水域。一旦共軍奪得制空權,他們可以緊隨第一波突襲成功的部隊,進港靠岸、迅速下卸,國軍的反應時間將被壓縮到僅剩一個小時。

根據聯合報的報導,軍方指出,依據國軍想定,解放軍會以一部先奪控澎湖列島,作為其攻台作戰及火力打擊的前沿,進而奪取台中港,主力則會集中於北部林口及關渡平原附近,實施空降與兩棲登陸,直指台北中樞要域。若共軍機降部隊能夠奪控台北港、空降部隊能控制桃園國際機場,兩者若遭被迫開放,台灣防衛與政經情勢已經大勢已去,台灣也沒有抵抗到底的民意支持,共軍根本沒有必進台北地區打巷戰,這種態勢就足以「以戰迫降」。
 
海峽號快速滾裝客貨輪

國軍自黃埔建軍以來就是以完成國家統一,捍衛領土主權為全體國軍的志業。由於執政當局明目張膽的台獨傾向,完全違背了中華民國憲法與兩岸關係條例,同時也背離了國軍維護國家主權領土以及國家統一的神聖使命,國軍現在不知“為何而戰,為誰而戰”;加上近年錯誤的國防政策與沒有經審慎規劃的兵力裁減,造成了國軍現在缺官、缺兵的窘境。根據亞太防務的報導,陸軍機步旅及裝甲旅,由於嚴重缺員,許多裝備都遭到封存,國軍的士氣和戰力令人堪虞。國軍即將開始年度漢光演習兵推,面臨這種科技化的戰爭形態,要如何因應,值得國軍負責防務部門的主其事者,審慎研究並謀求有效的因應方式。

總統蔡英文之前接受美國媒體專訪,針對記者假設性的提問「若中共入侵,會指望美軍馳援嗎?」蔡英文表示,若台灣承受第一波攻擊後,希望全世界站出來。孫子曰:『昔之善戰者,先為不可勝,以侍敵之可勝』。蔡英文說:「我們會承受第一波攻擊」,即暗指國軍無法做到「不可勝」。既然不能勝,為何不斷挑釁對岸,挑起與大陸的衝突?要先打了再說,然後冀望一個遙不可及不確定的奧援嗎?兵凶戰危,一旦戰事啟動,台灣人民的生靈塗炭勢所難免,只為了一個不可能的目標“臺灣獨立”?作為一個國家領導人,不可不慎也!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