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祥蔚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廣電系教授
私立元智大學特聘客座研究員
財團法人中央廣播電台總臺長
2016-09-29
 

一、國際廣播的國際現況

國際廣播已有近百年的發展歷史,美國、英國、法國、德國與日本等先進民主國家,至今都仍進行國際廣播任務,我國也不例外。

美國的國際廣播媒體包括「美國之音」、「自由歐洲」與「自由亞洲」等五家,全部是由「廣播理事會」(BBG)監督。BBG是美國聯邦政府捐助成立的獨立機構,其使命是「提供資訊、鼓勵並團結全世界民眾去支持自由和民主」,每年預算金額大約新台幣200億元。在1999年之前,BBG是美國新聞署(USIA)下屬的一個部門,後來為了避免政治力對於新聞內容的干預,以及避免被批評美國透過國際廣播干涉他國內政,才改設獨立機構,增加一道「防火墻」。BBG理事會有九名理事,八名由兩大黨推薦,總統提名並獲美國參議院同意後產生,另一名理事則由美國國務卿擔任,可見地位崇高。

英國國際廣播開始於1932年的「帝國廣播」,後來併入BBC World Service。在2014年以前,英國國際廣播的預算都是由外交部編列,每年大約新台幣120億。BBC理事會共有12名理事,其產生的方式是經過公共遴選委員會遴選後推薦,再由首相提請女王任命,地位也相當崇高。

儘管在數位匯流、新媒體平台一再翻新的今天,國際廣播仍然扮演著重要的角色。過去幾年因應網際網路的普及化,國際廣播確實出現一些縮減人力與物力的變化,但是至今為止,國際廣播仍然扮演一些無可取代的地位,特別是在資訊相對不自由的國家與地區。知名的中國大陸維權律師陳光誠曾經公開指出:「在中國,有一群人得靠短波獲取訊息,若說台灣沒有中央廣播電台,我今天就不會坐在這兒。」陳光誠還認為短波在廣大農村仍然有非常廣泛的市場,而且對於想要瞭解外界訊息的民眾來說,是非常簡便易行而且不易被政府控制的好方式。國際廣播的功能在2016年再度受到重用,BBC特別增加對北韓的國際廣播預算。

儘管國際廣播的功能歷久彌新,但是在數位匯流時代,仍然必須重新思考定位與發展。

 

二、中華民國的國際廣播現況

中華民國的國際廣播目前是由中央廣播電臺負責進行。成立於1928年的中央廣播電臺,在不同的時代承載了不同的任務,成立之初是扮演國內新聞廣播的角色,負責把國民政府的重要消息,在第一時間介紹到全國,當年最大的新聞莫過於見證了北伐勝利與全國統一;在對日抗戰時期,則是除了原本的國內廣播功能之外,也開始對國際進行宣傳,尤其是要破解日本以軍事手段進行侵略時所發布的諸多宣傳謊言,當時就已經開始使用日語信行國際廣播。

1998年1月1日起,央廣依照立法院通過的「財團法人中央廣播電臺設置條例」,正式改制為創新專業兼具全球視野的國家廣播電臺。根據設置條例,央廣任務為對國外地區傳播新聞及資訊,樹立國家新形象,促進國際人士對我國之正確認知,及加強華僑對祖國之向心力;並對大陸地區傳播新聞及資訊,增進大陸地區對臺灣地區之溝通與瞭解。依照設置條例,央廣是獨立法人,董事會的董事是由文化部遴薦產生,包括幾個主要部會首長擔任官派董事。

一路走來,央廣使用過的呼號包括了中央電台、自由中國之聲、亞洲之聲、中廣海外廣播、Central Broadcasting System(CBS)、台灣之音(Radio Taiwan International, RTI)等。目前央廣每天以國語、閩南語、客語、粵語、英語、日語、法語、西班牙語、德語、俄語、印尼語、泰語、越南語等 13 種語言,代表國家對全世界廣播。

在廣播技術上,包括央廣在內的國際廣播主要是使用涵蓋範圍最廣袤的中波與短波(short wave, SW)對國際進行廣播,電波涵蓋距離可以達到幾百公里甚至幾千公里,這有別於國內廣播主要是以FM與AM進行廣播,國內廣播涵蓋半徑通常只有幾十公里。放眼世界,包括中國大陸、阿拉斯加、東歐等地,以及南美洲烏拉圭、巴西這些地區,都能直接清楚收聽央廣從台灣傳送出去的節目。

國際廣播的聽眾雖然不如國內廣播那麼普遍,聽眾卻往往是重要的知識分子與意見領袖,例如知名媒體人、環保紀錄片「穹頂之下」製作人、被美國時代雜誌選入「2015百位全球最具影響力人物」的柴靜曾經表示:「在學生時聽了央廣溫暖、具有系統的節目主持,才發現原來廣播也可如此迷人。」她在「看見」一書還別感謝央廣的「亞洲之聲」。

 

三、國際廣播的新媒體發展

在數位匯流時代,央廣除了繼續中波與短波的傳統廣播服務之外,也發展了新媒體的服務,除了透過官方網站及兩款App提供各種既有的廣播內容之外,還跨足到影音製作與服務,除了放在官網,也上傳Youtube等新媒體平台,以滿足網路使用者對於影視音的全方面需求。在此同時,由於新舊媒體都蓬勃發展,央廣也積極結合各種行銷活動,希望同步面向實體世界與網際網路的競爭。

央廣曾經連續三年拿下金鐘獎的電台行銷獎,目前積極透過跨平台合作讓聽眾極大化,陸續與海內外電台與新媒體平台進行合作,又在2015年舉辦「RTI寶寶創意貼圖國際徵選活動」,全球票選活動共計21萬網友參加,活動宣傳的觸達人次高達200萬人以上,一共有來自30個國家的388件作品參賽,堪稱轟動國際聽友社群。前述這些迴響,主要都是透過新媒體平台而來,還不包括傳統的中波與短波。

央廣在2001年就開始建構網路平臺,並且在2014年建置「央廣News」及「央廣Radio」兩款App,讓央廣的優質新聞、節目與影音內容,也能在行動智慧平台中即時播放。根據統計,央廣在2015年的網頁點閱數超過1.6億次,網路廣播的收聽數達到733萬次。依據Awstats的流量統計,央廣2016年3月份的網頁點閱數突破了1千7百萬次,創下新高,3月份的網路廣播收聽數突破120萬次,也是歷史新高。至於整體網路排名,央廣2016年4月2日在台灣所有網站的排名中,名列第357名,這也是央廣官網成立後的最佳成績。比起主要入口網路以及一些主流新聞媒體的網站,前述成績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不過以廣播電台在網際網路的成績來看,還算差強人意。

除了官網與App,臉書與Youtube等新媒體界面也是央廣積極投入的領域,以2016年春節發生的台南大地震為例,央廣的泰語臉書專頁相關新聞點閱及分享數,在那幾天就高達了上百萬之多。

 

四、國際廣播在網路時代的更新

在傳統媒體時代,只有中波與短波能夠輕鬆穿越國界,因此國際廣播的地位無可取代。然而,到了數位匯流時代,網路無遠弗屆,媒體的社群化、多媒體內容與直播趨勢,通通都能穿越疆域的界線。在這種新科技浪潮的衝擊之下,國際廣播在資訊不自由的國家與地區當然還能發揮獨特貢獻,但是要如何重新更新其定位與服務,深化國際傳播的功能,無疑是一大挑戰。

從優勢來看,各國國際廣播機構的競爭武器都是擁有最優秀的多語人才,以及一群忠實的閱聽眾,有助於深化跨國溝通;至於劣勢則是國際廣播機構的規模往往都不如其他的影視媒體,專業也以聲音傳播為主,因此如果要從聲音製播躍升到多媒體的製播,當然有其必須克服的限制。

數位匯流時代的影音主流當然是娛樂內容,這是民間力量的展現。對於政府部門來說,必須思考的是如何對世界提供國情資訊。目前許多政府機構都透過網際網路提供外語資訊,但是政府機構繁多,除了外交與觀光等涉外業務,多數部門在國際傳播方面的預算往往偏少,通常都只能將原有的中文資訊摘要翻譯成外語之後放在官網上,相當零散,實際上發揮的傳播效益也不大,非常可惜。就此而論,各國的國際廣播機構應該可以扮演資源整合平台的角色,匯聚力量,面向國際。

展望未來,國際廣播機構應該重新定位,從過去的國際廣播電台,轉型成為各國面向世界、多語溝通的資源整合平台,一方面繼續將重要的民主資訊透過中波與短波,提供給資訊相對不自由的國家與地區;另一方面則是可以積極扮演國家對外傳播資源的統整平台,藉此凝聚力量,在數位匯流時代透過網際網路提供更精緻、更精采、更多元的多媒體國際傳播內容。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