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祥蔚

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
愛傳媒榮譽社長
中華傳播管理學會理事長
2019-12-26

 

一、前言

最近臉書的新聞令很多人大感意外,但是又應該不能算意外,因為臉書(Facebook)被質疑限制言論自由的疑雲再起,其中還有選擇性下架特定政治立場社團的爭議。

就在台灣2020年總統與立法委員選前倒數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有許多網友赫然發現,他們再也無法進入總統參選人的某一些在臉書開設與經營許久的後援會社團,其中包括了「2020韓國瑜總統後援會(總會)」等會員超過15萬人的大型政治社團,有網友不死心,透過搜尋結果仍會列出「2020韓國瑜總統後援會(總會)」,相關資訊顯示此一社團的成員超過15萬人,但是點擊後的結果卻是「目前無法查看此內容」;幾天後在12月中旬再以同樣的關鍵字搜尋,原有的大型社團已經找不到,但是另外出現一個可以點進去的新的「2020韓國瑜總統後援會(總會)」,不過會員人數還不到5000人。

臉書被媒體詢問時才回應說,確實在台灣移除了118個粉絲專頁、99個社團及51個多重帳號,其中包含超過15萬人的支持韓國瑜參選總統的社團,原因是違反社群守則、冒充身分不實,臉書還強調一向以來對任何違反社群守則,包含冒充身分與不實的互動手法、試圖以虛假手法提高貼文內容人氣的作為,都會採取行動。

臉書強調,前述揭露的這些違反社群守則的行為,是臉書持續並主動審查平台上疑似不實行為的一部分,也是臉書保護台灣選舉公正之努力的其中一環,而且隨著選舉即將到來,還會持續偵測平台上不實的互動手法以及其餘違反社群守則的行為,主動採取行動。

儘管臉書的回應冠冕堂皇,但是有不少網友卻質疑臉書並沒有提出具體的事證,也沒有說明裁量的標準,他們認為其他政治陣營的社團更長違反臉書的社群守則,經常出現扭曲不實的訊息,卻沒有看到臉書一併處理,令人心生不平,質疑臉書的政治立場偏頗。
 

二、臉書的言論自由有不同標準

臉書出現限制言論自由的爭議,其實由來已久,遠者不論,2016年臉書以「兒童裸露」為由,把越戰當年9歲女孩潘金福遭到燒夷彈攻擊的血腥裸露照片下架,就引起了巨大的輿論反彈。這張新聞照片曾經在1972年獲得普利茲奬。

臉書到底有沒有政治立場的偏頗,一直是許多人關注的焦點,尤其在台灣。2017年有「綠臉書」事件,質疑臉書立場偏綠;2018年又傳出可能會有「紅臉書」。

2019年11月15日,有大量臉書文章被認定為違反社群守則,因此被移除貼文或是封鎖臉書帳號,甚至被通知屢犯帳號會遭到永久封鎖或移除。不滿的聲浪迅速延燒,臉書直到深夜才緊急發出聲明:「11月15日稍早,部分用戶無法分享新聞媒體或其他粉絲專頁貼文內容,目前狀況已排除並已完全恢復正常。經調查後,本次狀況為技術問題,與貼文內容無關,非常抱歉造成用戶的不便。」

到底臉書審查言論的標準與程序是什麼?臉書對言論自由的看法是否有別於一般民主國家?許多人始終強烈關切,卻沒有得到滿意的答案。

必須知道的是,臉書是由一家總部設在美國的民間公司所成立的網路社群平台,因此如果以為美國憲法或中華民國憲法對言論自由的保障,也同樣適用於臉書,可能就完全誤解了基本事實以及臉書的言論自由標準。

從根本上來說,臉書主要遵守的是美國憲法與法律,但因為他是私人公司成立的網路平台,完全有權利訂定更嚴格的標準。就像憲法當然保障人民有言論自由,但是任何電影院都可以禁止消費者在電影院裡面大聲講話,而且從來也沒有人覺得這種禁止會違反憲法對言論自由的保障。

臉書的創辦人佐克柏有非常良善的利益,希望「沒有任何一個人因為臉書而受害」,要努力打造一個給所有臉書使用者的美好空間。

「沒有任何一個人因為臉書而受害」,這其實是一向充滿理想但是很艱困的使命,因為日常生活中,可能有意或無意傷害人的文字與影像無所不在。因為日常生活中,可能有意或無意傷害人的文字與影像無所不在,姑且不論威脅、挑釁以及歧視言論,很多文字與用語都可能傷害人,舉例來說,2019年九月民進黨新潮流系立委段宜康公開點名說「柯文哲是比較會考試的韓國瑜」,台北市長柯文哲在回應時則反問說:「陳菊是比較肥的高雄市長韓國瑜 ?」胖瘦原本就有其客觀性,有人認為柯文哲只是進行事實描述,但是也有人認為這可能傷害了陳菊的感受。假如陳菊真的感覺受傷害,請問這句話是不是就不應該在臉書出現?如果柯文哲也覺得段宜康「柯文哲是比較會考試的韓國瑜」這句話讓他受傷,是不是這句話也不應該在臉書出現?果真如此,恐怕現在臉書上一大半的內容都會被下架。

臉書目前每月活躍用戶數已經突破了20億。對於臉書用戶的發言內容、權利義務,都是先要求同意使用條款,才能完成註冊及使用。如果用戶違反使用條款,臉書就有權利依照中止條款的規定,停止提供全部或部分服務。很多用戶可能從來沒有認真看過這些條款,一旦遭到停止服務的對待,往往也不知道具體的原因是什麼,更不知道要如何申訴。
 

三、臉書審查言論的新機制

為了落實「沒有任何一個人因為臉書而受害」,臉書必然要採取更高標準來限制言論自由。然而,問題在於,當臉書一再強調反對歧視內容的時候,其限制言論自由或審查言論的標準有沒有歧視?這恐怕是許多人更關心的問題,也是臉書要妥善對外說明的問題。

臉書一向宣稱其內部早有一套內容標準,但是這套標準如何落實在審查上?在具體情況上,如何確保審查時沒有偏頗?外界一直有許多質疑。

為了提高公信力並且降低外界的不信任感與質疑,臉書很早就開始研究要啟動一套模仿美國聯邦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的機制,2019年正式宣布將提供1.3億美元的資金,以供臉書成立以及運作這個具有獨立性的「內容監督委員會」(Oversight Board),也就是模仿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但又不希望被直接看成「臉書的最高法院」的監督委員會,預計2020年開始運作,負責審核臉書的服務與內容,以判斷相關內容是否符合臉書的內容政策與價值。

根據初步規劃,監督委員會將會獨立於臉書的現有行政管理機制之外,有自己的員工,更將由超過11名來自世界各地的委員組成,最多可能有40名委員,每名委員的任期為3年,他們都將有各自的專業,包括了言論自由、安全、隱私以及技術等,任職之前也會參加必要的工作坊,以便上任之後協助解決及協調各種內容上的爭議。

臉書在先前一段時間就曾經邀請世界各地的專家學者們一起討論並且體驗監督委員會的可能定位與工作方式。筆者曾經受邀參與其中一場在新加坡的工作坊,跟來自新加坡、法國、蒙古、泰國、日本、澳大利亞、韓國等各地的先進一起參與討論,當時除了感受臉書確實有誠意建立一套良好機制之外,也深深覺得這個監督委員會的工作負擔非常驚人,因為若干限制臉書文章的個案,一旦討論起來都可以引發非常多的不同觀點,絕不是短時間可以獲得共識。相較之下,臉書文章遭到檢舉與申訴的件數之多,絕對足以累垮想要認真檢視所有案件的每一位委員。
 

四、結語

臉書是民間公司架設的網路社群平台,有其自訂的言論自由標準,不同於美國憲法或其他國家憲法,可以採取更高標準或是更嚴格的限制。違反臉書社群守則的使用者,依照申請註冊帳號時已同意的使用條款,會受到移除內容或是限制使用的處分。

臉書想以更高標準落實「沒有任何一個人因為臉書而受害」,必須強化公信力,以免失去使用者的信任。臉書接下來必須面對的挑戰,一是建立以及完善監督委員會的運作並且兼顧效率,二是加強對內與對外的溝通以及說明,讓使用者與公眾更加知道並且接受其援引社群守則審查臉書內容的公平透明。唯有如此,臉書的言論自由的限制與對內容的審查機制,才能獲得更高的公信力,從而提高使用者與外部的信任。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