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至涵


英國德倫大學國際關係博士
2014-11-05
2014年9月22日,美國與盟軍對敘利亞的伊斯蘭國目標發動首波空襲,這是繼8月歐巴馬政府在伊拉克對伊斯蘭國目標展開空襲的擴大攻擊行動。此次的空襲行動,以及包括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卡達、約旦、與巴林等盟軍的參與,不僅象徵著美國對抗伊斯蘭國軍事行動進入新的階段,也顯示美國有能力號召遜尼派的阿拉伯政府對抗遜尼派的伊斯蘭國好戰份子。然而,美國總統歐巴馬在接受媒體訪問時亦坦承,美國低估伊斯蘭國的崛起,又過於相信伊拉克的軍事能力,以致於該區域成為全球聖戰士的活躍平台。究竟伊斯蘭國是如何成立的?歐巴馬政府又如何擬定因應策略?
 

伊斯蘭國的成立

2006年,「伊拉克蓋達組織」成立組織分支「伊拉克伊斯蘭國」。2010年,伊拉克籍聖戰士巴格達迪成為伊拉克伊斯蘭國的領袖。伊拉克伊斯蘭國不僅一直活躍於2011年底美軍全面撤出後仍然動盪不安的伊拉克境內,同時也在2011年3月爆發內部武裝衝突的敘利亞成立「大敘利亞人民保護陣線」,對抗阿塞德政權。2013年4月,伊拉克伊斯蘭國整併,加入敘利亞地區,成立「伊拉克與大敘利亞伊斯蘭國」(簡稱ISIS),意圖征服超越今日敘利亞的區域。在伊斯蘭基本教義的薰陶之下,長期的區域戰亂成為醞釀ISIS的溫床。

ISIS雖出自於伊拉克蓋達組織,其宗教狂熱程度與血腥殘暴行徑卻更甚於蓋達組織,主要屠殺什葉派和其它包括基督教、雅茲迪教派、與敘利亞總統阿塞德所屬阿拉維派(伊斯蘭教什葉派支派)等少數宗教族群。因此,雖然在敘利亞對抗阿塞德政權,卻也是其它反政府軍對抗的目標。當巴格達迪宣布成立ISIS時,大敘利亞人民保護陣線與蓋達組織便與之劃清界線。但是忠於巴格達迪的聖戰士繼續幫助ISIS以敘利亞東部與伊拉克中心為出發點,大幅橫掃敘利亞東部與北部、伊拉克西部與北部大部份地區,目的在於重劃中東地圖,建立一個遜尼派國家。

繼2013年底攻佔費盧杰城市中心、直逼首都巴格達之後,ISIS於2014年6月10日奪取位於北部的伊拉克第二大城摩蘇爾。在大勢底定之下,於6月底宣布成立「伊斯蘭國」,最終目的在於建立一個根據伊斯蘭教法、由單一政治與宗教領袖所統治的「哈里發國」。吸納包括來自英國、法國、與其他歐洲國家等海外戰士,伊斯蘭國誓言下一步將攻破約旦與黎巴嫩的邊界,進而解放巴勒斯坦。另一方面,伊斯蘭國在敘利亞東部設有訓練營,如同當年賓拉登在阿富汗的作法一樣。所以,一般認為,伊斯蘭國當前的目標雖在於強奪大片阿拉伯地區領土,但有朝一日,他們的自殺式攻擊目標會鎖定歐洲與美國等西方國家。

 

歐巴馬政府的政策回應

當ISIS攻下摩蘇爾、揮軍南下逼近巴格達之際,伊拉克總理馬利基向歐巴馬請求空襲支援。歐巴馬回應,只有在組成更多元、包容性的政府前提之下,美國才會予以軍事協助。因為馬利基被認為是只代表什葉派多數行事的獨裁者,也是促成ISIS崛起的主要因素之一。然而,當數以千計雅茲迪族人被困在伊拉克北部城市辛賈爾山區時,歐巴馬於8月7日授權在伊拉克發動兩項軍事行動:一是為了保護在伊拉克北部艾比爾地區(庫德族自治區首府)的美國外交官員與軍事顧問,對伊斯蘭國目標展開空襲;二是對為了逃離戰火卻受困於辛賈爾山區的雅茲迪族人進行水與食物等物資的人道救援空投。在歐巴馬的演說詞中,也揭示了美國干預他國內部衝突的準則:當無數無辜人們面臨大屠殺之際,而美國有能力幫助防止它發生之時。歐巴馬表明,美國不會在伊拉克陷入另一場戰爭,特別是在伊拉克持續擴大的衝突危機問題,不是美國軍事方案可以解決。為了報復美國在伊拉克的空襲行動,伊斯蘭國相繼將斬首美國記者佛里和索特洛夫的錄影帶在網路上播放,其殘忍血腥的手法震驚全世界。如何對付濫殺人命的激進組織伊斯蘭國,是除了烏克蘭危機之外,9月4日於英國威爾斯舉行連續兩日北約峰會的焦點議題。

繼在北約峰會期間積極遊說籌組聯盟之後,歐巴馬在911事件13週年前夕宣布以達到「削弱且最終摧毀」伊斯蘭國為目標的四大反恐戰略。包括空襲行動將擴大至鎖定敘利亞的伊斯蘭國目標;增派軍事顧問到伊拉克,訓練伊拉克軍隊與庫德族自治區安全衛隊的作戰能力,同時對敘利亞反伊斯蘭國的溫和派反政府軍提供軍事協助;增強美國的反恐能力,切斷伊斯蘭國的資金來源,防止其他聖戰士流入中東地區等;並繼續對無辜受害人們提供人道援助。歐巴馬特別強調,每一反恐戰略都會籌組聯盟共同進行。同一時間,國務卿凱瑞抵達伊拉克,對新任總理阿巴迪納入更多遜尼派人員進入政府工作、撫平與庫德族裂痕的努力表示稱許;另外,也積極在中東地區試圖拉攏更多阿拉伯國家加入反伊斯蘭國的聯盟陣營。此時,第三名人質海恩斯被斬首的錄影帶更激起9月15日在巴黎召開的國際會議上各國正視伊斯蘭國所帶來的安全威脅。

9月24日,美國與盟軍對敘利亞的伊斯蘭國目標發動第三波空襲,主要鎖定煉油廠,亦即伊斯蘭國的資金來源之一。同時,歐巴馬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表演說,以堅定的態度表示美國將與盟國聯手合作摧毀伊斯蘭國的「死亡網路」,並呼籲世界各國加入對抗伊斯蘭國的行列。另外,歐巴馬也主持了一場聯合國安理會會議,會中通過美國起草的決議案,禁止各國國民加入聖戰組織、切斷激進恐怖組織聖戰士的招兵買馬與所有形式的援助等。

 

美國v.s.伊斯蘭國:國際遊戲規則的主導者v.s.反抗者

伊斯蘭國的成立與壯大反映了中東地區宗派衝突之錯綜複雜,是美國在伊拉克長達8年戰爭無疾而終和歐巴馬政府遲遲不願介入敘利亞內戰的主要因素之一。而中東地區的戰亂頻仍、紛擾不已則歸咎於他們國家的領土邊界是依昔日殖民勢力、卻非照實際種族宗派分佈範圍劃分。二次大戰後,美國主導了現今聯合國國際體系的運作,認為建立一個自由民主體制的政府,可以使一個國家融合多元背景、少數族群。但為了石油利益,美國卻與多數專制獨裁的中東產油國家維持良好關係,衍然是雙重標準。我在英國求學期間,常常聽著來自中東國家的阿拉伯同學控訴美國的霸道,以及如何錯待他們(庫德族同學說,美國背叛了他們,老布希政府在伊拉克北部庫德族難民危機時,從事人道救援行動後就離開了,卻沒有幫助他們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他們說,他們國家的政府對待人民的方式相當殘酷嚴苛,人民毫無政治自由可言。但當他們批評美國的時候,我卻感受到他們對美國有著很深的愛恨交織之矛盾情結。他們嚮往西方世界的自由國度,特別是在世界上扮演老大哥的美國,卻不得其門而入。

事實上,即使成功地成為自由西方國家公民的中東穆斯林,一般境遇也往往不如人意,總覺得遭到次等公民的對待。有一次,我參加我們聖查德學院的訪察之旅,到了一個位於英格蘭東北部幾乎是廢墟的社區。我們進了有著中東穆斯林做禮拜的屋子,他們向我們解說著穆斯林與伊斯蘭教;特別是911恐怖攻擊事件後,大家對伊斯蘭世界的誤解。印象中,有一位長者說,在可蘭經裡,殺一名無辜的人是罪大惡極的,所以恐怖份子對無辜人們的自殺式攻擊,是伊斯蘭教法所不容的。然而,我更好奇的是,眼前這些中東穆斯林在這廢墟社區靠什麼維生?

 難以融入西方社會與文化的挫折與羞辱感,特別是年輕的穆斯林一代,逐漸轉而對西方世界心生怨懟。當伊斯蘭國高呼重返阿拉伯世界的輝煌哈里發時代,他們紛從海外各地加入該組織,從中找回了身為阿拉伯人與穆斯林的自我認同與歸屬感。我記得那些阿拉伯同學也提及,過去阿拉伯人發明了很多東西,也曾有過悠久的輝煌文明,而美國不過建國區區兩百多年,就想當世界老大哥。這麼一來,其實如同911事件蓋達組織對美國發動的恐怖攻擊,當前伊斯蘭國與美國的敵對,並不是伊斯蘭文明與西方文明的衝突,更多是對美國所擁有主導國際遊戲規則的權力的反抗。尤其是2003年,美國帝國主義式的入侵伊拉克,象徵國際遊戲規則主導者激化反抗者走向極端的引爆點。

因此,美國在國際上運用其權力行事時,應該謹慎地考量到給予全世界的觀感。另外,在伊斯蘭國與美國非勢均力敵、又非以國家軍隊形式作戰的情況之下,不遵循正規作戰的遊戲規則反成為伊斯蘭國的制勝點。所以,美國應該突破慣有的作戰思維,考慮不按牌理出牌的游擊戰略。


(本專欄作者觀點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