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書益

前駐俄羅斯資深外交官
2015-03-17

一、前言:

西方的制裁與國際油價的大幅滑落,雖已嚴重損害俄羅斯的經濟成長,但由沙烏地阿拉伯所領導的國際能源輸出國家組織(OPEC)堅持不減產政策,卻也同樣對非傳統能源(美國的頁岩油、加拿大的油沙)國家造成巨大衝擊。在這場能源角逐戰中,中國將採取何種策略,究竟是支持其戰略協作夥伴俄羅斯,抑或隔岸觀火,與其戰略對手美國站在同一戰線,已引起外界的極大好奇。

 

二、面臨油價劇跌的困境:

烏東危機發生以來,在美國及歐盟連續幾波經濟制裁,特別是在國際油價全面崩跌情勢下,已重創俄羅斯的經濟。由於油氣佔俄出口比重超過6成,因此油價的大幅滑落,不僅影響其外匯收入,俄國家預算亦將出現鉅額的貿易及金融赤字。毫無疑問,盧布的重挫,已使俄羅斯的經濟面臨一九九八年以來的嚴重危機。上(二0一四)年十二月十六日凌晨,俄中央銀行雖緊急宣布將基本利率調升6.5%至17%,但仍無法阻止盧布的下跌之勢,盧布兌美元一度貶至80.10比1,為15年來單日最高跌幅。然而從上年初至今,盧布兌美元已下跌近70%,俄政府曾6度升息,並提撥800億美元護盤,但由於國際油價和政治情勢,基本上並無緩和跡象,因此俄羅斯正面臨盧布崩盤,債務違約的危機,俄經濟情勢岌岌可危。事實上,俄羅斯最嚴重的經濟壓力,是來自其高達8000億的外債,將如何解決的問題。

由於近年全球經濟疲弱不振,北美頁岩油產量持續增加,歐巴馬政府開放出口,以及OPEC不願減產等原因,使國際油價的低迷不振可能持續到二0一六年。俄央行預測,如果油價仍維持在每桶60美元左右,二0一五年俄GDP將萎縮4.9%。分析並預測俄羅斯的企業、金融業近期將出現倒閉潮。俄經濟學者古里耶夫(Sergei M. Guriev)警告:「由於經濟恐慌及其不確定性,未來數週、數月,俄羅斯隨時可能爆發流動性金融危機。」儘管目前俄社會尚未出現金融恐慌和擠兌情勢,但某些地方盧布與美元匯率已跌至100比1,使人難免想到2008年金融危機情景。創造「金磚四國」(BRICs)一詞的前高盛經濟學者歐尼爾表示,未來三年如果巴西、俄羅斯經濟仍未改善,二0一九年「金磚四國」或將只剩下「IC」印度、中國二國而已。而惠譽信評(Fitch)一月四日更調降俄國主權債信至(BBB-)級,只比垃圾高一級。外傳此次能源戰是美國聯合沙烏地阿拉伯壓低國際油價,共同對付俄羅斯所致,其實從上個世紀六十年代以來,美、俄能源大戰便已開打。

 

三、爾虞我詐的能源戰:

(一)兩手策略:
擁有豐富能源的俄羅斯,早在蘇聯時代便不斷以能源為武器,週旋於東、西集團之間,並大獲其利。如上個世紀六十年代中期,蘇聯開始向歐洲銷售石油,七十年代更是蘇聯石油出口的高潮,此時正是以、阿戰後,中東阿拉伯國家以石油武器抵制西方,第一次能源危機開始之際。蘇聯採取兩面手法,一方面向阿拉伯國家出售武器,鼓勵他們反美、反以色列。但另一方面,莫斯科卻又向西方大舉輸出石油、天然氣,公開搶奪阿拉伯在西方的能源市場。如一九六九年第一次能源危機的前夕,西德GUHRGAS公司,便與蘇聯石油出口公司在維也納的蘇聯大使館內展開能源談判。為滿足西方的需求,俄國更增加能源生產,所以在八十年代末,蘇聯石油一度有6億噸的驚人產量。蘇聯更將能源換來的美元外匯,大量進口糧食和科技設備,在軍事、外交戰場上與當時外陷於越戰泥淖,內苦於通膨壓力的美國互別苗頭,處處顯露出咄咄逼人的架勢。毫無疑問,在能源的加持下,蘇聯贏得冷戰期間第一回合的勝利。

(二)蘇聯解體:
但好景不長,一九八一年雷根總統上台後,他以「通過實力追求和平」為號召,大舉擴軍,並積極推動星戰(Star War)計畫,在他兩任總統任期內,美國防計畫經費大幅提升35%,同時也迫使蘇聯的軍備支出增加。雷根更採取貨幣寬鬆政策,不僅開放國內市場、減少戰備儲油,並對OPEC成員國進行各個擊破,並使每桶32美元的油價,在一九八五年十一月到次年二月,四個月內跌到每桶10美元。致使蘇聯的石油收入大幅縮水110億美元,此後國際油價始終維持在每桶15美元的低價位。雷根總統再以美元貶值來應付美國國內的通膨問題,此舉更使蘇聯經濟雪上加霜,在石油收入減少之際,由於美元貶值而增加了進口商品的成本。由於能源收入佔蘇聯經濟6%,為增加外匯收入,莫斯科除增加石油生產外,同時也減少對東歐附庸國家的石油供應,但因國際油價始終未見起色,而星戰計畫軍備競賽又使蘇聯入不敷出,在能源和軍備雙重壓力下,最後不僅東歐各國離心離德紛紛求去,更使蘇聯走上全面崩解之途。

(三)一石二鳥:
從二0一四年六月以來,國際油價一路下滑,從每桶超過100美元,一路跌破60美元,跌幅超過40%。今年一月十三日布蘭特原油期貨,甚至跌到每桶47.82美元,在能源業者極力護盤下,始止跌回升,但整個跌幅仍超過46%。這次石油大戰外傳是美國與OPEC共同對付在烏克蘭危機中採取強硬立場的俄羅斯,但也未嘗不是在沙烏地阿拉伯領導下的OPEC,藉機打擊什葉派的伊朗、敘利亞,甚至壓縮北美非傳統產油國家(美國的頁岩油、加拿大的油沙)之利潤,捍衛本身的市場佔有率,進而延緩中國及東歐各國頁岩油的開採,間接排除未來潛在對手的一場殘酷鬥爭。不過根據一項分析指出,OPEC對全球油市的影響力已大幅減弱,過去10年OPEC和俄羅斯等傳統產油國產量僅增加5%,但非傳統產油國加拿大卻大增40%,美國產量增加更高達70%,所以未來油價將是自由市場來決定。

俄羅斯經濟危機已逐漸衝擊到歐洲和周邊鄰國,最近德、法就不顧華府立場,而單獨與莫斯科進行會談,而普丁總統本年四月也將訪問東京,至於俄羅斯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中國的態度,自然更受各方所關注。

 

四、中國的戰略選擇:

在國際油價暴跌和西方因烏東危機制裁等多方作用下,盧布狂跌資金外流,使俄羅斯經濟從一九九八年以來再次面臨崩潰邊緣。三月十七日中國官方喉舌「環球時報」在一篇專文中表示,「中國不希望俄羅斯倒下」,並謂俄中是「背靠背的戰略關係」,只要莫斯科提出要求,北京將在「關鍵時刻」、「關鍵領域」提供協助。十二月中旬中國總理李克強在哈薩克出席上合組織會議時承諾,中國願援助該組織成員國應付經濟危機,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也再三強調「中國與歐亞經濟合作基金」的功能,而外長王毅更直接表明,中國幫助俄羅斯不會受到國際情勢變化的影響。因為無論從戰略利益、地緣政治、或經濟互惠各角度而言,北京均不樂見俄國經濟走向崩潰,況且俄經濟受創,間接亦衝擊到中國的戰略利益。

儘管北京已表態,然而俄羅斯當前危機牽涉層面太廣太深,不是中國「救不救」而是「能不能」的問題。主張不救者,強烈質疑1800億人民幣的互換協議,將為中國帶來巨大損害。中國外匯管理局官員王允貴則認為,盧布暴跌的原因不僅複雜,而且其影響尚未完全顯現,因此主張繼續觀察其未來發展。中國官員態度審慎,是因為救與不救如同一場賭局,如今中國還未落入深淵,如果逕行出手相救,不僅是拿大陸人民血汗錢打水漂,甚至有被拖下水之虞。但也有人認為,俄中既有「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就有義務出手相救。因為中國外交政策已有重大調整,以針對美國為外交基點,保持國際戰略平衡為目標。換言之,也就是回到上個世紀五十年代「聯俄製美」的基本型態,況且在這場能源戰爭中,美國已扳倒了俄國熊,在未來的金融戰中,中國龍將是華府的下一個目標。

俄中關係最近發展,並未因西方制裁而有所改變,相對的是雙方在經貿方面的合作更為緊密,如上年五月二十日俄氣集團(Gazprom)總裁米勒(Alexei Miller)已與中國簽署數千億美元的供氣協議。俄財政部長西魯阿諾夫(Anton Siluanov)更透露,中國有意購買俄羅斯最大石油公司(Rosneft)股權,這是中國多年來的夢想。此外,俄羅斯與中國國家開發銀行達成協議,中方將參與俄羅斯遠東和外貝加爾地區的開發計畫,並向海參崴經濟特區投資50億美元。上年十月,俄中並簽署本幣互換協議,其規模為1500億人民幣兌換8150億盧布,在油價暴跌盧布狂貶之際,這項協議在對兩國金融合作,以及擺脫對美元的依賴上具有特殊意義。中國經濟學者葉檀主張雙方建立自由貿易區,或以貨易貨,俄羅斯可以能源及原材料,換取其所需要的資金和工業產品,中國並提供金融市場,這是最公平、體面的交換方式。充分顯示儘管俄羅斯國內情勢險峻,但雙方各項合作仍逐步展開。

 

五、結語:

在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的能源危機中,蘇聯採取兩手策略,一方面鼓勵阿拉伯國家反美、反西方,但另一方面又奪取中東國家在歐洲的能源市場,九十年代雷根總統的壓低油價政策和星戰計畫,卻使蘇聯全面崩解。然而在此次能源角逐戰中,沙烏地阿拉伯領導下的OPEC堅持不減產政策,不僅重創俄羅斯、委內瑞拉、伊朗、利比亞等傳統產油國,甚至連美、加等國的非傳統能源業者,亦受到極大衝擊。

此外,近年在東、南海紛爭中,美國強烈支持日、菲、越,甚至印度對中國進行包圍,特別是在歐巴馬「重返亞太」的政策下,美中衝突有日益升高趨勢,在這種情勢下,美國、歐盟因克里米亞問題和烏東危機,對俄羅斯所採取的經濟制裁,恐怕很難獲得中國支持。不過儘管俄中有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雙方並簽署上千億的本幣互換協議,但面對俄羅斯經濟結構性危機,中國的支援恐怕也非常有限。

理論上俄羅斯可利用中國為上合組織及「一帶一路」的規畫而籌設的「中國與歐亞經濟合作基金」與「絲路基金」,以緩和其國內的經濟危機,但普丁是否會承認中國對中亞及東歐其傳統勢力範圍的主導權,以換取中國的援助。俄外交部亞洲第一司官員就曾明白向筆者表示,俄羅斯嚴肅對待他國勢力進入中亞和外高加索地區。毫無疑問,中國勢力向中亞和東歐地區伸展,很難不與俄羅斯發生衝突。

(本專欄作者觀點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