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書益

前駐俄羅斯資深外交官
2016-05-23

 

一、前言

俄羅斯中國問題專家拉林(Александр Г. Ларин)教授1 ,最近就「一帶一路」與俄中合作問題撰文略謂,自從北京推出新絲路計畫以來,使中國在前蘇聯中亞地區的地位更趨穩定,此舉雖為俄羅斯帶來挑戰,但也提供很多發展機會,特別是在目前不利的國際情勢下,俄中合作自然極為重要。過去俄羅斯一直希望發展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但始終未能成功,此次中國推出「一帶一路」雖有其本國的戰略考量,但亦可協助俄羅斯加速對本地區之開發,不過俄羅斯應先調整其在烏拉山以東地區的經濟架構,如此方能與中國取得成功的合作。2  

 

二、新絲路是中國對外發展的窗口

二0一三年九月七日,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哈薩克的一項演說中首度提出新絲路計畫,這項將中國與歐洲連結,並包括世界近半人口的計畫,不表示中國企圖建立一個超級而嚴謹的經濟組織,也不是中國想搞一個會員必須嚴守義務的自由貿易區,而是想成立一種密集並包括各層面的經濟合作計畫,如交通建設、貿易自由化、貨幣流通、能源管線建立、跨國媒體交換與留學生來華等。此外,新絲路計畫既包括上合組織、歐盟和歐亞經濟共同體等舊有的國際組織,但也包括未來可能成立的新組織,如美國的新絲路計畫等。所以新絲路計畫是一種鬆散而廣泛的合作計畫。

最近新絲路路線業已定調,第一條是由中國經哈薩克、俄羅斯到歐洲;第二條是通過中亞到中東。第三條則是從中國、印度、孟加拉到緬甸。此外,中國還準備修建一條通往巴基斯坦的走廊,同時另推出海上絲路。所以「一帶一路」的重要目標是提升中國在東半球的經濟力量,以鞏固其在世界的經濟地位。中國第五代領導人推出新而符合中國的戰略目標,包括到二0二一年將中國變為小康社會,二0四九年成為富裕的新社會主義國家。

為實現中國的戰略目標,必須增加天然資源的生產,工業原料的進口,以及增加本國消費品和高科技產品的出口。最近中國已著手國內市場的開發,由於中國已改變其經濟模式,所以更需要大量進口資源,並加強與外國的合作。中國協助他國基礎建設,不僅可以賺錢並可加入他國經濟戰略,對中國經濟發展和地緣政治極為有利。新絲路計畫使中國成為非正式的國際領袖,因為中國在推動新絲路計畫之同時,也掌握了該計畫的主要功能,也就是新絲路基金的籌措和分配,此基金未來將是亞投行的一部分。

 

三、新絲路計畫的得失和影響

(一)安全與雙贏
新絲路計畫的首要目標是中國與中亞各國之合作,因為它們既是中國天然資源的供應國,也是中國工業和消費品的出口國,更是中國貨物輸往歐洲的過境國,同時也是中國發展新疆的基礎。對中國而言,中亞各國和新絲路沿線國家,在美中衝突時,可為中國經濟安全提供保障。最近美國正與太平洋周邊國家進行經濟合作,並增加其在太平洋的軍事力量,對中國進出口海運構成極大威脅。中國經濟專家將新絲路分為三個不同層次,第一層為核心區域,為前蘇聯中亞國家;第二層核心的外圍區域,包括俄羅斯在內;最外層則是歐洲與北非地區。

中國領導階人再三強調,「一帶一路」主要原則是「雙贏」,也就是中國與「一帶一路」夥伴國家利益是共同的。當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計畫後,中國領袖們便紛紛走訪各國,簽署協定並進行大量投資和貸款,當然受到各國,特別是中亞國家的歡迎。因為與中國合作不但可帶動本國的經濟發展,而且通過中國便可輕易進入國際市場。當然中亞國家也明白與中國合作的負面影響,如未來只得依靠能源出口,以及只得依賴中國而生存之情形,至於與中國成立合資企業也有相同的危險。目前中亞國家雖是俄羅斯所主導的歐亞經濟共同體(ЕАЭС)之會員,但因此組織的功能不彰,所以各國不得不倒向中國。

(二)備份鐵路計畫
至於俄羅斯參與新絲路計畫,同樣必須面對許多機會和挑戰,現代俄羅斯是中國的過境國,每週有三、四班的列車經俄羅斯前往歐洲,目前只是一般性鐵路,未來俄羅斯可將鐵路運輸系統擴大,變成歐洲運輸國際走廊。當然俄羅斯必須更新基礎建設、簡化通關手續和過境費用等,更可利用機會改善鐵路運輸系統,使沿線城市隨之繁榮發達。對中國而言,這條經俄羅斯前往歐洲的運輸路線極為重要,這是上次索契冬運會期間,普丁總統親口允諾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有關西伯利亞鐵路與中國「一帶一路」接軌。

不過中方還有一個備份計畫,即通過中亞、裏海,或繞過裏海前往土耳其的鐵路計畫,但此計畫得面對許多困難。第一、需要數千億美元的投資。第二、沿途崇山峻嶺、工程難度太高。第三、吉爾吉斯和烏茲別克反對鐵路經過該國。第四、外高加索國家充滿矛盾和衝突變數。第五、各國通關手續和費用尚未達成一致化。因此,有可能是中國想利用中亞、外高鐵路備份計畫,來壓迫莫斯科在俄羅斯前往歐洲鐵路計畫上做某種讓步。目前,中國雖高調討論通過中亞的鐵路計畫,但中國仍屬意加入俄羅斯高容量而安全的鐵路運輸系統。

(三)反對修建北莫高鐵
二0一四年十月中國總理李克強訪俄,雙方曾經討論共同修建高速鐵路走廊,主要是由莫斯科到喀山的高速鐵路計畫。次年五月,習近平訪俄同意提供3000億盧布修建資金、設備和技術,惟中方要求營運一段期間。至於北京到莫斯科高速鐵路的修建計畫(北莫高鐵)卻一波三折,這條鐵路雖可將兩城六天行程縮短到兩晝夜,但俄羅斯卻反對將其中喀山到俄哈(哈薩克)邊境這段建為高鐵,因為此舉勢將影響平行的西伯利亞大鐵路之運輸功能。俄方認為出資修建由喀山到哈薩克邊境的高鐵,對俄羅斯並無意義,如果中國堅持自行修建,那麼未來鐵路主權以及盈利分配等均成為問題。這段鐵路不僅會影響西伯利亞大鐵路之運輸,更對烏拉山以東、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之開發產生很大的負面影響,況且北莫高鐵還會使西伯利亞大鐵路淪為只做資源出口的鐵路,目前該鐵路還具有過境功能。所以俄羅斯不支持北莫高鐵之修建。

除此之外,根據新絲路計畫,中國還準備從哈爾濱修建連絡西伯利亞大鐵路和貝穆鐵路(БАМ)之鐵路,後者是冷戰期間蘇聯修建的一條極具戰略意義的鐵路。

(四)俄中勢力的消長
中國推出新絲路計畫的另一缺點,就是挑戰俄羅斯在上合組織中的現有地位。因在新絲路計畫下,不僅使中亞國家對上合組織的興趣大減,同時也將使中國對發展上合組織的意願降低,目前中國計畫對上合組織銀行,以及上合組織基金均未到位。對中國而言,在上合組織的權力降低,對北京並無影響,因為近年中國在中亞經濟勢力越來越大,然而對俄羅斯而言,莫斯科在上合組織權力減少,也就意味俄羅斯在中亞地位日益下降。

此外,中國對吉爾吉斯、哈薩克兩國大量投資,將造成新絲路計畫與俄羅斯所主導的歐亞經濟共同體互相衝突。最近中國經濟學家就表示,新絲路與歐亞共同體是一種「既競爭又合作」的關係,毫無疑問,新絲路計畫的擴大,相對將造成俄羅斯在中亞地位的萎縮。目前俄羅斯在中亞面臨極大的挑戰,一方面它要維持其在中亞的既有地位,但另一方面它又需要與中國展開快速的經濟合作。特別最近俄羅斯因烏克蘭問題與西方關係惡化,經濟受到全面制裁之際,俄羅斯則必須與中國展開全面合作,不過還得維持其大國姿態的假象。

 

四、如何提升俄中合作之效率

二00四年簽署的俄中睦鄰友好條約是兩國合作的標竿,但該約並未詳細規定雙方的合作項目和特定目標。俄專家認為該約之所以沒有成效,主要就是由於未標明雙邊合作的實施計畫。二0一三年雙方同意將在俄合作項目由94項減為57項,就說明兩國合作的失敗。過去俄羅斯在烏拉山以東地區的歷次開發計畫均告失敗,如一九九二年俄政府推動所謂「外貝加爾遠東經濟開發計畫」籌畫很久,而且規劃極為詳盡,但完成時間卻一再推遲,其主要原因就是俄羅斯的經濟發展模式,有其先天上的缺陷。第一、無法掌控官僚體系。第二、投資環境太差。第三、人口出生率太低。第四、生產效率不足。第五、政治制度腐敗。第六、生產建設極度浪費。分析認為,在這些缺失未改善前,地方建設計畫恐很難推動。

二0一二年普丁總統就明白指責「遠東地區的管理階層毫無效率可言」。以這種不成功的方式來發展經濟自然失敗,這些合作計畫都是根據政治而非經濟考量。最近俄政府經常表示,希望吸引外國投資前來遠東地區發展加工業,生產高附加價值產品,包括最新高科技(見二0一四年俄中聯合聲明),事實上中國對俄遠東和西伯利亞的目標是天然資源,至於其他方面則興趣缺缺。俄羅斯希望在俄境加工,但中國則以國內生產條件好而希望送回本國加工,中國加工的優點是市場交易量大、勞工便宜、仿造及生產速度快,所以不只中國的公司,甚至連俄羅斯的公、私營公司都願在中國投資生產。

目前在遠東和西伯利亞地區無法吸引大量外資,俄羅斯只得向中國出口大量低價原料,俄政府正考慮向中國開放各種資源,但此政策極為矛盾,因為從表面上來看此政策立意甚佳,但從實質層面而言,卻問題重重。俄副總理德瓦科夫斯基(Аркадий Дворковский)表示:「未來俄羅斯準備向中國出售天然資源,甚至戰略資源50%以上的控股權。」德氏言論立即引起各方強烈抨擊,著名中國問題專家奧特羅夫斯基(А. Островский)就說:「不可向中國出售50%以上的控股權,否則這些資源將被中國所控制,近年中國在非洲的做法便是前車之鑑。」俄政治分析中心一篇報告指出:「向中國出售控股權,將導致極大風險,而且對中國的依賴恐怕超過其利潤所得。」

過去中國修建塔里木-上海天然氣管道,拒絕俄氣公司(Газпром)加入,而今蒙古在天然資源開採上,仍未向中國開放。不過,最近中國南方礦業公司卻已經取得俄遠東馬加丹(Магадан)地區金、銀、銻礦的探勘許可證。允許外國公司進行地質探勘,這是一種極其危險的舉動,一九四九年中共就是以此理由罵國民黨賣國。二0一五年五月,習近平訪俄,雙方簽署多項大型協議,其中包括資源開發、基礎建設、電信網路、房屋建築、水力發電、石化和鑽石工業等。俄方希望能吸引200至250億美元投資和貸款,但未來是否將以現款或以礦權抵押償債呢?值得玩味。

最近由於願向中國提供能源的外商太多,所以中國買方的姿態很高,而且對俄羅斯賣方的價錢很硬。二0一二年,中國認為俄羅斯經由東西伯利亞-太平洋管道(ВСТО)向中國出售的石油,應較以火車運油價格為低,因而要求俄方降價,經過多次磋商後,俄羅斯終同意每桶調降1.5美元,俄方總計損失達30億美元。因此在此情況下,向中國開放戰略資源是一種非常危險的行為。

 

五、結語

「一帶一路」和新絲路計畫是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二0一三年所提出的一項戰略計畫,也是中國企圖通過中亞、俄羅斯與歐洲國家連結,並以陸權國家聯盟對抗由美、日等海權國家集團包圍的一種戰略思維。因此「一帶一路」計畫的成功與否,第一站的俄羅斯和中亞國家之態度和立場至關重要。近年中國在中亞勢力的急速膨脹,對俄羅斯雖是一種挑戰,但卻也為俄遠東和西伯利亞地區之發展,提供許多機會。特別是在烏克蘭危機發生後,俄羅斯遭西方經濟制裁之際,與中國進行合作,已成為莫斯科的當務之急。所以「一帶一路」和新絲路計畫不僅具有跨國經濟合作性質,更具有極大的軍事戰略意義。

發展遠東和西伯利亞地區是廿一世紀俄羅斯最重要的戰略目標,但由於俄羅斯經濟基本架構存在極大問題,除非先行改善烏拉山以東地區的經濟缺失,否則俄中各項合作均將面臨危機。此外,「一帶一路」雖可為沿線城市帶來商機,但莫斯科既憂慮其淪為中國資源出口的機器,又擔心會影響到西伯利亞大鐵路的過境功能。此外,莫斯科更怕中國會取代其在上合組織中之既有的地位。因而對北莫高鐵部分路段的修建仍有疑慮。由於這些主客觀因素影響下,「一帶一路」和新絲路計畫,在俄羅斯與中亞地區的推動恐怕仍有若干困難得克服。


注釋:
1  拉林(1932-)教授,畢業於俄科學院東方研究所,曾於北京大學、人民大學以及廣州中山大學接受培訓,1966年獲得語言學副博士。之後獲得中華民國政府獎助金,赴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進行研究。曾任俄科學院遠東研究所台灣中心主任,並於俄、美、中、臺發表150篇有關俄中關係及兩岸關係的專門報告。他認為台灣問題解決方式有四種,第一、北京以武力佔領台灣;第二、兩岸和平統一;第三、台灣宣布獨立;第四、維持現狀。未來以維持現狀最為可能。(請參閱Юрий Савенков, Пекинская операне Тайбэйский лад, Новая время 2004 г. No.1 С. 38-41)拉林教授是當今俄羅斯著名的台灣問題專家。
2  А.Г. Ларин, Возрождение Китая и некоторые вопросы российско-китайского сотрудничества, С. 37-55, Китай в мирвой и региональной политике, История и современность, Выпуск ХХ, Ежегодное издание, Москва ИДВ РАН.

(本專欄作者觀點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