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紹基

中山科學研究院顧問
2016-07-25

 

一、韓國宣佈部署薩德(THAAD)反飛彈系統

2016年07月8日上午,大韓民國(以下簡稱「韓國」)國防部宣佈,韓、美兩國同意在韓國境內部署「末段高空區域防禦系統(Terminal High Altitude Area Defense,縮寫為THAAD,即「薩德」系統)」。韓國國防部表示:為了保護韓國國家安全、軍事設施安全以及人民安全,韓國和美國已經共同決定部署薩德系統;部署薩德系統有助於增強多層次飛彈防禦體系,強化韓、美聯盟對北韓(朝鮮)的飛彈防禦能力;薩德系統部署後不會對準北韓以外的其他任何國家,僅僅只用於應對北韓威脅。但此一宣佈,立即引發周遭各主要國家作出不同的反應。

 

二、中、俄、美、日各國反應殊異

中共外交部表示:美國和韓國不顧包括中方在內有關國家的明確反對立場,宣佈將在韓國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無助於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目標,不利於維護半島的和平穩定,與各方對話協商解決問題的努力背道而馳,將嚴重損害包括中國在內本地區國家的戰略安全利益和地區戰略平衡,中方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強烈敦促美、韓停止薩德反飛彈系統的部署進程,不要採取導致地區形勢複雜化的行動,不要做損害中方戰略安全利益的事情。中共外交部長王毅表示:部署薩德系統遠遠超出朝鮮半島的防衛需求。我們完全有理由、有權利質疑這一部署的背後真正圖謀。完全不接受韓、美當局所謂部署薩德只是為了防禦朝鮮核武器而並非針對中國的解釋。並分別召見美國、韓國駐華大使提出嚴正交涉。

俄羅斯外交部發佈消息稱:美國在韓國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的計畫將導致地區局勢緊張,為解決朝鮮半島問題帶來新的困難,將令該地區的緊張局勢加劇,並對全球戰略穩定帶來最不利的影響。

針對中、俄的指責,美國駐華使館表示:由於北韓在今年1月的核子試驗和彈道飛彈的試射,以及近期中程彈道飛彈的試射違反了聯合國安理會決議,威脅到了韓國和整個亞太地區的安全。為了因應來自北韓的威脅,美、韓兩國早已展開在韓國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的磋商。薩德系統是純粹的應對短程及中程彈道飛彈的防禦性系統,並不會損害中共或俄羅斯的利益,韓國方面只會關注北韓,並致力於發展能夠增強抵禦北韓飛彈威脅的飛彈防禦系統。

據共同社報導:日本官房副長官萩生田光一在記者會上表示,對於美、韓兩國決定為應對北韓的核武器和飛彈、而在駐韓美軍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一事表示歡迎;並表示美、韓推進合作有助於地區的穩定與和平,日本支持這一決定。

韓、中、俄、美、日五國對在韓國境內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的反應殊異,中共的反應尤為激烈;為此,必須先瞭解薩德系統的組成、功能、特性,才能進而瞭解美國在韓國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的戰略意圖與其影響。

 

三、薩德反飛彈系統的組成

薩德(THAAD)反飛彈系統是一款可以機動部署、也可由飛機空運的陸基遠端高空彈道飛彈防禦系統。系統由薩德攔截飛彈、飛彈發射車、薩德雷達和作戰管理/指揮、控制、通信、情報(BM/C3I)系統等四大部分組成。2008年5月28日,首批薩德反飛彈系統正式裝備美國陸軍,1個飛彈連部署48枚薩德攔截飛彈、6輛8聯裝飛彈發射車、1部薩德雷達與1套作戰管理/指揮、控制、通信、情報(BM/C3I)系統,以及相關的後勤維護裝備。

薩德攔截飛彈是一種高速動能殺傷攔截飛彈,由固體火箭推進系統、動能擊殺攔截器(kinetic kill vehicle,簡稱KKV)和級間段等部分組成。飛彈全彈長6.17公尺,起飛質量900公斤,最大速度可達2.5公里/秒。動能殺傷攔截器是薩德攔截飛彈的彈頭,攔截並以其動能摧毀來襲的彈道飛彈——固體火箭推進系統將動能殺傷攔截器推送至來襲飛彈的預測攔擊區,動能殺傷攔截器會自動偵測、捕獲和歸向(homing)於來襲的飛彈,高速撞擊以動能將來襲飛彈推毀。

薩德攔截飛彈係當前設計非常先進的動能殺傷攔截導彈,射程達到300公里,攔截高度40至180公里,可防護直徑為200公里的區域,殺傷能力強,能實施多次攔截。

飛彈發射車是一自走式發射平臺,能以運輸機空運,以迅速部署到需要薩德系統的地區。每輛發射車可攜帶8枚薩德攔截飛彈;操作人員能在30分鐘內為發射車重新裝彈並作好發射準備,待命中的攔截彈能在接到命令後幾秒鐘內發射。

薩德系統的AN/TPY-2雷達是一種X波段相控陣列固態多功能雷達,由雷達天線、電子設備車、冷卻設備車、電源車和操作控制車等5大部分組成。它的主要任務是:1、執行威脅目標的探測與追蹤,威脅分類與來襲戰區彈道飛彈的落點估計;2、分辨所偵察目標是戰區彈道飛彈或是要摧毀的彈頭,導引薩德攔截飛彈飛行,並向飛行中的薩德攔截飛彈提供瞄準點修正;3、直接碰撞攔截後並執行殺傷評價的任務。

作戰管理/指揮、控制、通信、情報(BM/C3I)系統將薩德攔截飛彈、發射車和雷達整合為一個完整的有機體;它由一個戰術作戰站和一個發射車控制站組成,是一個分散式的、重複的、非節點的指揮控制系統。BM/C3I的主要功能是:1、負責全面的任務規劃,協調並執行攔截來襲的彈道飛彈;2、提供話音與資料通信能力,由此可以將雷達與發射車分散部署,以提高生存能力和擴大防禦區域;3、與其它防空系統聯通(interface),以便實施聯合作戰;4、與天基飛彈預警探測器聯通,以便利用其資料擴大防禦區域。

 

四、薩德反飛彈系統的特色

薩德反飛彈系統的戰術性能具有多項突出的特點:

1、飛彈射程遠,防護區域大,係美國飛彈防禦體系中十分重要的部份——薩德飛彈系統的射程達到300公里,能防衛半徑200公里的區域,係「面防禦系統」,主要用於保護較大的戰略性地區和目標;它與「地基中段攔截(GBI)」系統配合部署,可以攔截洲際彈道飛彈的末段;與「末段攔截系統」的「愛國者」等系統配合部署,可以攔截中短程彈道飛彈的飛行中段;薩德飛彈系統係美國飛彈防禦體系中形成雙層次攔截不可或缺的系統,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2、攔截高度和摧毀概率皆較高——薩德飛彈的攔截高度為40至180公里(即大氣層的高層和外大氣層的低層),而此攔截高度區間正好是射程3500公里以上的遠程和洲際飛彈的飛行末段,以及射程3500公里以下的中近程飛彈的飛行中段,因此薩德系統被號為「目前世界唯一能在大氣層內、外攔截彈道飛彈的陸基反飛彈系統」。由於薩德系統具有較大的攔截高度,為它提供了實施多次攔截的反應時間與空間,因而薩德系統被設計為「射擊-評估-再射擊」的攔擊作戰模式,具有二次攔截和二次毀傷評定的能力,這是目前各國反飛彈系統所不具備的特殊功能。

3、採用動能殺傷技術,破壞威力強、技術難度高——目前一般的防空飛彈和反飛彈飛彈都採用「高能炸藥破片擊殺機制」,依靠大量的碎片破壞目標飛彈或彈頭,往往只能實現所謂的「任務破壞」而非「飛彈破壞」,也即一般不會完全摧毀彈頭,彈頭內的爆炸物或生化戰劑仍會散落到地面。薩德飛彈採用「動能擊殺機制(kinetic kill mechanism)」,以「動能擊殺攔截器(KKV)」高速「碰撞-擊殺」來襲飛彈的彈頭,進而引爆彈頭或利用高速撞擊的高熱使生化戰劑失效。但「動能擊殺機制」的技術難度有如「子彈打子彈」,相關技術有:薩德飛彈對目標的捕獲、追蹤、歸向導引和飛行機動(推力向量控制)等技術,並且要將執行這些技術的組件與裝備整合於底部直徑為370公厘長、2325公厘(包括保護罩)的攔截器內,更是難中之難,這也是薩德系統研發甚久的原因之一。

4、雷達的目標識別能力強、並能識別假彈頭——薩德系統使用的AN/TPY-2型X波段雷達,係當前世界上最大、功能最強的陸基移動雷達,主要負責目標探測與追蹤、威脅分類和來襲彈道飛彈的落點估計,並即時導引攔截飛彈飛行以及攔截後的毀傷效果評估。AN/TPY-2型X波段雷達具有兩種工作模式:第一種是作為薩德系統攔截飛彈的火控導引雷達,僅限於追蹤飛彈飛行末端的軌跡,主要執行的是戰術任務,因而對戰略飛彈的探測能力有限;第二種則是作為美國飛彈防禦系統的前緣預警雷達,監視敵方發射的戰略飛彈,並向美國本土飛彈防禦總部提供早期資料。兩種模式的轉換僅約需時8小時。根據中美科學家的計算,針對雷達反射截面為0.01平方公尺的目標(如飛彈彈頭),AN/TPY-2雷達的探測距離大於866公里;針對雷達反射截面為1平方公尺的目標(如飛彈彈體),AN/TPY-2雷達的探測距離則為2739公里。因此,可以認為AN/TPY-2雷達至少具備有針對1200公里以內彈道飛彈的完整探測和識別能力(分辨真彈頭、誘餌假彈頭),而在2000公里處具備有限的彈道飛彈探測能力。這種能精確追蹤和識別密集分佈的目標,以及能識別假彈頭的特殊功能,對裝備誘餌突防裝置的彈道飛彈具有很大威脅。

 

五、薩德反飛彈系統能竟然不能保護韓國的政經中心

近十年來北韓多次發射中長程彈道飛彈、人造衛星與進行核裝置試爆,很令韓國惶恐不安。美國國防部早在2012年就提出,將以美、日、韓和美、澳、日兩個三邊同盟為基礎建構亞太反飛彈系統;特別是在美國的盟國及海外基地,部署最先進的攔截器和雷達系統。加上美國情報機構不斷渲染北韓核裝置與彈道飛彈能力的進展;2015年美國發表的分析報告,甚至認為北韓至2020年最多可生產125枚核彈頭,潛射飛彈及機動遠程飛彈將可搭載核彈頭等。因而致使韓國媒體與不少韓軍方人士都認為:部署薩德系統可增強韓國防禦北韓核飛彈威脅的能力。

朝鮮半島東西直線距離約360公里,南北間最長的直線距離約840公里,北韓與韓國共存於此一面積約21.4萬平方公里的半島上;韓國政治、經濟、文化中心的首爾特別市、仁川市等地距離北韓邊境僅數十公里。北韓要以核飛彈攻擊韓國的精華地區,勢必同時核污染北韓;因此北韓只能以配置傳統彈頭的短程彈道飛彈或長程多管火箭炮加以攻擊,不可能以中、遠程核飛彈攻擊。

7月12日韓國國防部再宣佈:薩德系統將部署於韓國東南部的廣尚北道星州郡,此地可以躲開北韓短程彈道飛彈或長程多管火箭炮的打擊,將可防護平澤、群山駐韓美軍基地和韓國陸、海、空三軍總部所在地(忠清南道雞龍台),以及北至江原道江陵附近的地區,約可保護韓國2/3的領土面積;但對人口密集度最高的首爾與仁川等韓國北部地區而言,薩德系統不可能與愛國者系統形成高、低配合的二次攔截(媒體報導:韓國網友調侃:朴槿惠總統是要遷都嗎?)。要防護首爾只有通過增加愛國者系統數量,以多重攔截增大攔截成功率;這也是之前韓國優先購買愛國者系統及優先自行研發近程反飛彈系統的主要原因。

簡而言之,薩德反飛彈系統是不能保護韓國人口密集度最高的政經、文化中心之首爾及首都圈地區;早在2014年11月,中共駐韓大使邱國洪出席韓國國會議員懇談會時就表示:在韓國部署薩德飛彈系統超越防禦朝鮮飛彈的範圍,讓人感到其目的不在朝鮮而在中國。

 

六、美國在韓國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的戰略意圖

韓國同意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係美國對韓國長期誘導與大力推動的結果,美國主要著眼於其戰略利益。美國在韓國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之戰略意圖有下列數項:

1、美國終將達成建構東亞反飛彈體系的夙願——多年來美國一直在努力推動建構全球反飛彈系統。2010年歐巴馬總統提出的《彈道飛彈防禦評估報告》,明確提出發展歐洲、東亞、中東三大區域反飛彈系統。2012年3月26日,主管全球戰略事務(Global Strategic Affairs)的美國助理國防部長瑪德琳•克雷登(Madelyn R. Creedon)公開表示,美國將通過與盟國合作,在東亞和中東建立與歐洲類似的飛彈防禦體系。中共持續發展「反介入/區域拒止」武器,以陸基反艦彈道飛彈及巡航飛彈限制美國在其領土外水域和空域的進入和機動自由,因此美國東亞飛彈防禦體系的核心目標是防禦中共陸基彈道飛彈,以強化美軍在中國大陸周邊的介入作戰能力,並防範中共洲際彈道飛彈對美國本土的攻擊;加強與日本、韓國合作則是美國東亞飛彈防禦計畫的重點。與建構歐洲飛彈防禦體系可借助北約不同,美國的東亞反飛彈體系只能採「雙邊合作」來促進「多邊融合」發展方式——由「美-日」與「美-韓」間合作演變為「美-日-韓」融合。過去十年,美、日積極推動聯合研發及試驗,構建聯合指揮體系,基本實現了情報即時共享及共同指揮,目前在東北亞和西太平洋地區,已經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的X波段雷達共有3部,分別部署在日本北部青森縣、日本南部京都府和關島基地,美國24艘具備反飛彈戰力的神盾級軍艦有16艘部署在亞太;但美、韓間反飛彈體系合作的深度和廣度遠遠落後於美、日合作。歐巴馬政府將強化美、韓及美、日、韓反飛彈合作用為推進建構東亞反飛彈體系的著力點。如今美、韓達成在韓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的決定,美、日、韓合建東亞反飛彈體系指日即將完成,美國多年的夙願終將達成。未來,美國、日本與韓國將共用反飛彈系統的預警資訊,以及指揮控制一體化;實質上,日本與韓國皆成為美國飛彈防禦體系的「前鋒」了。

2、在韓國部署薩德系統,美國將能監視中共在華北和華東地區的彈道飛彈發射——在本文「薩德反飛彈系統的特色」一節中提及:薩德系統的AN/TPY-2型X波段雷達具有2種工作模式:第一種是作為薩德系統攔截飛彈的火控導引雷達,用以追蹤飛彈飛行末端的軌跡,主要執行攔擊的戰術任務,因而對戰略飛彈的探測能力有限;第二種則是作為美國飛彈防禦系統預警的一部份,監視敵方發射的戰略飛彈並向美國本土飛彈防禦體系的總部提供早期預警資料。在韓國部署薩德系統,當它的雷達系統轉換為第二種工作模式時,整個華北和華東地區陸上向西方靶區發射的彈道飛彈、以及渤海、黃海和東海潛艦潛射的彈道飛彈發射試驗都將處於其監視下,探測範圍覆蓋飛彈的部分主動段以及彈頭和誘餌的釋放過程(約在主動段結束後幾分鐘),這將使美國能掌握中共在這些地區所進行的彈道飛彈發射試驗、發射演習與作戰發射,可蒐集各型彈道飛彈相關的諸多情報、累積各型飛彈的特徵數據,戰時則用為識別與追蹤飛彈參考,進而提升其反飛彈系統的攔截機率。AN/TPY-2型X波段雷達的第二種工作模式,對中共十分不利。

3、在韓國部署薩德系統,美國將可能具備分辨中共飛彈投放真彈頭和誘餌彈的能力——就雷達而言,短波(高頻)雷達的雷達波一般定位較準確,能夠較精確地識別目標的特徵,但其工作距離較近、範圍較小;長波(低頻)雷達的雷達波工作距離較遠、範圍較大,但對目標的識別能力較弱。目前中、美、俄的長程彈道飛彈的彈頭皆設計為能投放多枚誘餌與子彈頭(真彈頭),飛彈防禦系統必須能分辨誘餌與子彈頭才能達成有效攔截。薩德系統的AN/TPY-2型X波段雷達是優良的短波雷達,部署於適當的位置就有可能觀測到中共戰略飛彈的主動段和主動段結束後釋放誘餌與子彈頭的過程。根據動量守恆定律,飛彈釋放較輕的誘餌時速度改變量很小,而釋放較重的子彈頭將引起較大的速度改變。如果薩德系統X波段雷達能夠看到誘餌釋放過程,美國反飛彈系統就可以根據飛彈速度改變而輕易地分辨出誘餌與子彈頭而徹底解決這一難題;關鍵就在於是否能夠在靠近假想敵的前線找到AN/TPY-2型X波段雷達適當部署地點。目前美國在東北亞和西太平洋地區(日本北部青森縣、日本南部京都府和關島)已經分別部署了3部X波段雷達,中共的陸基或潛射彈道飛彈攻擊美國時,這些雷達組成的網路已經夠對中共東部陸上及海上的飛彈發射進行觀測和追蹤;特別是中共的潛射飛彈目前主要的發射地點還在第一島鏈範圍之內,其上升段基本都在這一雷達網路的監視範圍內。中共吳日強教授在其《美國亞太反導系統對中國安全的影響及中國的對策》(發表於《中國國際戰略評論2014》)一文中指出,在韓國部署薩德系統及其X波段雷達,將能夠觀測中共在渤海、黃海潛射彈道飛彈發射後45秒至288秒的飛行過程(涵蓋飛彈的部分主動段以及彈頭和誘餌的釋放過程)——也即美國反飛彈系統能夠獲得中共潛射導彈從升空至彈頭彈體分離的完整資料,辨別真彈頭和誘餌彈的能力將大大提升,進而為反飛彈系統中段和末段的攔截提供更為準確的導引。

 

七、在韓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的影響

1、在韓國境內部署薩德飛彈系統,對中共的戰略安全構成挑戰——前節已詳細說明:在韓國部署薩德系統後,平常時期AN/TPY-2型X波段雷達將能為美軍監視中共在華北和華東地區的彈道飛彈發射,蒐集中共各型彈道飛彈相關的諸多情報、累積各型飛彈的特徵數據;戰爭時期,部署於韓國的AN/TPY-2型X波段雷達較美軍在日本與本土部署的預警雷達,能大幅提早發現與跟蹤中共打擊美國的戰略飛彈,並觀察彈頭和誘餌釋放過程,解決目標識別難題——尤其是對從中共近海發射的潛射戰略飛彈,其早期預警時間比在日部署的X波段雷達縮短一半以上——進而與美軍其他預警雷達和攔截系統,形成更為緊密有效的配合而嚴重影響中共的核報復能力(特別是海基核報復能力),對中共的戰略安全構成嚴重的挑戰。

2、在韓國境內部署薩德飛彈系統,日本獲益最大——多年來北韓持續研發彈道飛彈,已研發成功的有射程1300公里的勞動飛彈(日本全域幾乎都納入其射程內),與射程1500公里以上的大浦洞一型飛彈;至於射程3500公里以上的大浦洞二型飛彈雖經多次試射,但皆以失敗收場。因此目前北韓尚無彈道飛彈可以打擊美國本土;但打擊日本則有勞動飛彈與大浦洞一型飛彈可運用。目前,日本的反飛彈攔截系統由兩部分組成,一是由部署於海上之神盾級驅逐艦發射的標準三型SM3飛彈系統,另一係部署於陸地的愛國者PAC3反飛彈。韓國境內部署薩德飛彈系統後,其AN/TPY-2型X波段雷達可為日本的標準三型SM3飛彈系統提供預警信息,與提升目標識別能力,能大幅增強日本飛彈防禦系統攔截北韓之來襲飛彈的機率。

3、韓國部署薩德飛彈系統,嚴重破壞了韓國與中共的關係——韓國的大戰略是「經濟上依靠中國,安全上依賴美國」。韓國與中共自1992年建交以來,雙方關係發展極為迅速與良好,當前中共是韓國的重要貿易夥伴,韓國對中共的貿易占其對外貿易額的25%(對美貿易僅占10%);此外,去韓國觀光的外國遊客中,中國人的比重最大。今後中共很可能以減少進口韓國工業與文化產品、禁止國民去韓國旅遊作為部分懲罰措施,勢必影響韓國的經濟與國民的生計。近年來,由於北韓政策的反復無常以及中、日關係的冷淡,中共的東北亞政策越來越重視韓國。習近平和朴槿惠實現互訪之後,韓國已經成為中共東北亞外交的支點國家。韓國接受部署薩德飛彈系統將破壞目前發展形勢良好的中韓關係。此外,一旦中、美之間爆發戰爭,鑒於薩德飛彈系統對中共核報復能力的嚴重影響,部署於韓國的薩德系統勢必將成為共軍首輪打擊的重點目標,韓國部署薩德系統將使得韓國自動捲入中、美衝突。7月13日韓國公布「薩德」系統將部署在廣尚北道星州郡後,當地五千多名居民立即上街拉布條抗議,揚言不惜一切代價阻止部署。

 

八、結 語

在韓國部署薩德飛彈系統,並不能保護韓國人口密集度最高的政經、文化中心之首爾首都圈地區;但薩德飛彈系統在韓國實施「前緣部署」後,其AN/TPY-2型X波段雷達雷達將能監視中共在華北和華東地區的彈道飛彈發射,並能具備分辨中共飛彈投放真彈頭和誘餌彈的能力,對中共的戰略安全構成嚴重挑戰,以及破壞了韓國與中共的關係,受惠的只有美國與日本。其實在韓國部署薩德飛彈系統,與美國策動「南海仲裁」製造亂局一樣,都是其「亞太再平衡」戰略的一步棋,用為圍困中共與削弱中共戰力的措施之一。

(本專欄作者觀點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