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逢瑛

元智大學助理教授
2016-05-16

美國國務卿凱瑞於2016年3月23~24日訪問莫斯科。對此,俄羅斯外交部公報於3月19日發文表示,凱瑞此次的訪問具有促進俄美雙邊關係“正常化”的作用,在世界舞台中的總體政治氣候許多仍取決於俄美雙邊關係的氣氛,而烏克蘭危機和敘利亞問題嚴重打擊了俄美雙邊的合作關係,但是雙邊關係恢復的前提是價值觀問題,俄羅斯方面仍強調,必須遵守平等關係、相互尊重以及不侵犯主權國家內政三大原則。布魯塞爾發生連環爆炸的恐怖事件以及俄羅斯宣布完成敘利亞空襲任務都促使美國加速恢復與俄羅斯的關係。此時,俄羅斯並不打算把解除經濟制裁納入到凱瑞訪問的議題當中,顯示出了俄美關係的緩和及其未來預期成效,這次主動倡議方應是在美國,俄羅斯也樂意接受美國可能的妥協。

 

為何凱瑞急訪莫斯科?

此時此刻,凱瑞緊急訪問莫斯科不但與當前阻撓俄美關係正常化的兩大因素—烏克蘭和敘利亞問題有關,而且在布魯塞爾發生恐怖爆炸之後,使得如何和俄羅斯共同反恐成為美國自身相當迫切的問題。俄羅斯雜誌《專家》線上媒體3月23日以「訪問,其顯得令人費解」(Визит, который казался загадочным)為題,認為凱瑞訪問莫斯科並且亟欲見到普京總統的原因至少有二:第一,事出緊急,3月22日,歐盟總部布魯塞爾的機場和地鐵就發生了連環恐怖爆炸,這次事件增加了國際議事日程的複雜性;第二,美國需要了解如何與俄羅斯在烏克蘭問題和敘利亞問題上做出重大妥協。該報導認為,美國在烏克蘭西部仍有駐軍,烏克蘭是美國用來拖住俄羅斯的關鍵角色,因為俄羅斯認為明斯克決議的進程完全取決於基輔當局是否認真執行並且與頓聶茨克和盧甘斯克進行和談,到目前為止,基輔當局不遵守協議主因是有美國撐腰,並且美國也極力勸說使歐盟相信俄羅斯是歐洲安全的危脅因素;另外,美國也需要勸說土耳其以及中東遜尼教派的盟友接受敘利亞政治談判的議程,這同樣也是具有困難度。據此,如果不是恐怖活動不斷在歐盟發生,特別是這次在歐盟首都布魯塞爾的恐怖連環大爆炸,美國恐怕也不願意加速與俄羅斯進行妥協,也就是俄美仍然可能是各行其事,而造成國際政治氣候的僵局和反恐漏洞持續存在甚至擴大。該報導認為,美國將可能考慮到綜合因素再加上俄羅斯的果決性,俄美雙方倘若能合作反恐將有利於打擊“伊斯蘭國”等恐怖組織。

俄羅斯外交部《國際生活》月刊的評論員謝爾蓋·費拉托夫在《消息報》發表評論「凱瑞:兩天在莫斯科,而原來想要四天...」(Керри: два дня в Москве, а хотелось-то — четыре...)表示,華府當前總體最急迫的外交任務就是重修與莫斯科之間的友誼,費拉托夫認為,第一,美國原來提出凱瑞訪俄的天數為四天,顯示美方希望在凱瑞訪俄期間能夠較為深入地與普京總統和拉夫羅夫外長進行磋商;第二,美國方面尚未對支持敘利亞反對派提供軍火的次級方案採取行動;第三,俄羅斯國防部認為美國並沒有想好要執行敘利亞停火協議,也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俄羅斯就算沒有美國及其他夥伴的幫助,也將會對任何違反敘利亞停火協議者採取措施,因此俄羅斯在敘利亞問題上顯然已經表達出明確的立場。此外,俄羅斯經濟日報《聲明》轉述瓦爾代論壇計畫部主任德密特里·蘇斯洛夫的意見認為,美國陷入非常不簡單的局勢當中,特別是因為土耳其這段時間以來的所作所為及其與俄羅斯關係惡化給周邊帶來的困境。莫斯科國立高等經濟大學教授安德烈·科羅塔耶夫亦表示,美方希望阿塞德出局,但俄羅斯的底線是必須經過合法選舉來決定阿塞德的去留。美國總統大選將留給歐巴馬總統有限的時間來取得外交成果,民主與共和兩黨需要提前與莫斯科達成某種共識以利自身的選情。

俄羅斯閱讀量最大的報紙《生意人報》則以「約翰·凱瑞推動有限的夥伴合作關係」(Джон Керри продвигает ограниченное партнерство)為題,認為美國藉由烏克蘭危機把俄羅斯推到國際孤立的最高點,但歐巴馬不會希望以美俄對抗作為任期結束的句點,但現在要從對抗走向有限合作,這個過程並不簡單,尤其是俄羅斯不會接受把釋放烏克蘭女飛官薩芙琴科和頓巴斯和談議題作為交換。儘管俄美雙方協議達成敘利亞停火,俄羅斯方面目前也在敘利亞赫梅米姆設有停火協調中心,但是從敘利亞反對派和敘國政府當局雙方陣營都有傳出破壞停火協議的消息來看,故如何處理相互造謠誣賴和監督停火顯然仍是困難重重。到目前為止,就在俄美雙方於2016年2月22日宣布停火協議之後,俄羅斯於3月15日宣布開始撤出俄軍在敘利亞的空襲部隊,這項舉措又給美國丟下了一顆震撼彈。美國是否會認真監督執行停火協議並且促成敘利亞政治談判進程?看來,俄羅斯已經把這個難題拋回給美國去面對。

 

俄結束空襲如何影響俄美關係?

就在由俄美主導的敘利亞停火協議於2016年2月27日正式生效之後,俄羅斯總統普京認為,已經完成協助敘利亞政府軍打擊“伊斯蘭國”和“努斯拉陣線”等等俄國視為恐怖組織的空襲任務,並在3月15日~20日期間完成了撤軍行動。俄羅斯的空襲任務是於2015年9月30日開始的。目前俄羅斯在敘利亞拉塔基亞省赫梅米姆的空軍基地尚有一千名軍事顧問與專家駐守當地並且持續反恐,因為停火協議並不適用於“伊斯蘭國”和“努斯拉陣線”。此外,國際反恐必須建立在敘利亞完成政治協商以及聯合國框架決議的基礎上,任何越過阿塞德政權的空襲都是違反主權國家的入侵行為,這個責任應該是由美國及其盟友來承擔並且自行完成協調。

普京在敘利亞的舉措至少反映五點意涵:第一,俄羅斯堅持敘利亞停火問題必須要在聯合國架構下進行;第二,建立國際反恐信息中心有利於全球共同反恐;第三,國際聯軍進入敘利亞境內的反恐行動必須要得到敘利亞當局的同意才不至於涉及侵犯主權國家的領土及其主權尊嚴;第四,敘利亞內部政治結構應該由敘國政府當局以及反對派共同參與政治和談進程決定之;第五,俄羅斯反對任何藉由姑息“伊斯蘭國”與他國進行非法石油與武器倒賣的行徑以及提供敘國反對派武器來推翻阿塞德政權。特別是土耳其於2015年11月24日擊落蘇-24戰機之後,並且土耳其還在土敘兩國邊境暗休戰備通道且低價向“伊斯蘭國”購買非法石油,導致開起敘利亞政治談判進程顯得顛頗蹣跚。充滿國際角力而導致國際秩序的混亂都一再迫使俄美必須充新審視烏克蘭危機之後的雙邊關係。

此時,俄羅斯正式撤出敘利亞空襲軍隊似乎有“以退為進”之意,這使得美國突然面臨抉擇之難題。首先,敘利亞的內戰只能持續加深敘國難民給周邊國家尤其是歐盟國家帶來非法移民與安置難民的安全困境;其次,延緩政治談判進程只能使歐洲面臨更多的恐怖攻擊,包括去年11月巴黎恐怖攻擊,一年之內三起恐怖攻擊事件使巴黎成為恐怖之都,以及就在凱瑞訪問莫斯科的前夕,布魯塞爾就發生了連環恐怖爆炸,普京總統稱這次恐怖活動是野蠻的罪行,還強調恐怖活動無國界並且威脅全球人類;再者,全球反恐必須要有信息分享與信息共建,才能對恐怖攻擊的地點提前進行國際預警和相互通報。美國倘若因為烏克蘭問題持續對俄羅斯進行經濟制裁或是縱容敘利亞持續進行內戰,這將使得美國在處理敘利亞問題和烏克蘭問題中的角色變得十分僵化,對國際共同反恐極為不利。自烏克蘭危機爆發以來,如同明斯克停火協議的執行是改善俄歐關係的轉捩點,儘管美烏仍是拖延戰術;此次俄美在聯合國決議執行敘利亞停火協議也是俄美關係改善的轉捩點,儘管美國及其中東盟友也無意積極落實。但是國際局勢的迅速惡化顯然把美國推上了抉擇,迫使美國面對俄羅斯在其中的關鍵角色和影響作用。

此外,俄羅斯的撤軍也是給阿塞德政府訊息,維持赫梅米姆的俄國軍事人員儘管是幫敘國政府持續反恐,但是,也是向美國釋出善意與訊息,就是俄羅斯不會在敘利亞問題中為了阿塞德政權而與美國完全對峙,但是俄羅斯不會干涉敘國內政,希望美國也要尊重敘國內部的政治談判,讓敘利亞自己決定自己國家的命運。俄美在敘利亞問題上達成妥協才能使俄美關係邁入正常化,去除美國的從中作梗,其後才能進一步推動歐盟與俄羅斯關係的正常化。那麼,屆時西方就更難為了烏克蘭問題與俄羅斯為敵,西方承認克里米亞是俄羅斯領土的比例將會逐步增高。根據俄羅斯國家電視台資訊頻道3月16日的報導,就在“克里米亞之春”回歸俄羅斯之後的兩周年,西方輿論承認克里米亞為俄國領土的比例就已經達到三成左右。在烏克蘭分裂態勢底定並且持續執行明斯克決議之際,可以預期的是俄歐將會慢慢恢復經濟關係,那時候俄羅斯的能源工業可以重新復甦,俄羅斯將控制西方和東方的能源命脈,以能源市場將歐洲和亞洲結合成為一個“能源的命運共同體”,發揮已往能源外交的功能並且開啟歷史嶄新的一頁。俄羅斯未來也將逐步與歐佩克組織合作協調國際原油價格與限制油產量,以減少彼此的惡性競爭。目前伊朗制裁已經解除,伊朗應會把這份恩情放在俄羅斯身上,俄土交惡等與中斷了土耳其扮演伊朗石油和俄羅斯石油過境橋樑的美夢。

 

結語: 國際平衡少不了俄羅斯

俄羅斯《全球事務中的俄羅斯》雜誌主編、瓦爾代俱樂部學術議題召集人盧基揚諾夫給《透視俄羅斯》提供專文認為,俄羅斯是國際平衡的重要角色,儘管不能稱作國際關係的領導者,因為自蘇聯解體之後,兩極體系崩解使俄羅斯要領導世界變得不切實際,而俄羅斯以自身利益出發,至少可以做到參與多極體系的協商和討論。他認為,敘利亞問題顯示歐盟在中東的安全獨立角色沒有發揮出來,其中原因就是俄羅斯的國際地位不明確。確實,筆者可以感受到俄羅斯這樣的輿論特點,因為俄羅斯知識界普遍認為,美國沒有充分的資源可以捍衛單極的地位,而俄羅斯也試圖在恢復國際地位當中提高國家權力以保障自身的國家安全與國家利益,俄美的對抗也顯示新的國際秩序尚未形成。此時,敘利亞問題若不能及早解決,歐盟未來的安全暨能源需求都會更加依賴俄羅斯,包括增加對伊朗和前蘇聯地區產油國家的依賴。那麼,美國在歐洲的影響力將更加的式微。況且,美國頁岩氣的開發也將使美國對中東石油的依賴逐步降低,這更加使得美國需要牢牢控制北約組織並且以其來掌握歐洲的安全問題。在歐盟總部布魯塞爾發生連環爆炸的恐怖活動之後,相信此時此刻在歐盟人民的心中應當是充滿了恐懼和憂傷。當前歐洲安全問題想必將更會是“反恐先於烏克蘭問題”。所以,凱瑞才會在見到普京總統後表示:「透過布魯塞爾的恐怖事件之後,我們更好理解普京總統所採取了那些的決定」(俄羅斯《生意人報》3月25日援引此話作為標題:После терактов в Брюсселе мы лучше понимаем решения, которые принимал президент Путин)。那麼,美國此時此刻恐怕應當也意識到了,為了取得歐盟的信任和支持,美國很難不調整當前對俄的對抗政策,也無法持續漠視和擺脫俄羅斯在解決歐盟安全困境中的角色,這也是美國當前面臨需要與俄羅斯破冰且加速改善關係的急迫前提。

(本專欄作者觀點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