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毓瑋  

中央警察大學恐怖主義研究中心主任
2015-08-27

一、前言

近期各國關注的國際恐怖活動,仍然聚焦於北非的「青年戰士運動」與「博客聖地」,在伊拉克與敍利亞的「伊斯蘭國」與「勝利陣線」,及在葉門的「阿拉伯半島蓋達組織」。這些組織的自殺與炸彈等多樣化攻擊手段、及以軍警為目標並殃及平民的攻擊亦持續進行;仍有能力攻城掠地與攫取資源;且持續籌謀並欲透過各種可能的途徑,而能在美國、歐洲與亞洲的國土內進行「本土化」的攻擊。

就「伊斯蘭國」言,該組織在伊、敍兩國的領土擴張雖然已受到限制,但是影響力仍然持續的發酵,且明白表示欲統一所有的伊斯蘭恐怖主義組織,而與「蓋達組織」之領導權與影響力爭奪迄沒有停止。伊斯蘭國亦要求穆斯林攻擊美歐國家,並有案例發生。且為了避免領導者被殺而影響行動,因此領導權已下放給不同層級的幹部;也因為人力、物力與財力雄厚,因此若在某個活動區域遭遇強壓會立即轉進到另一個領域。而就「阿拉伯半島蓋達組織」言,一直煽動美國內的穆斯林極端分子進行攻擊,且近期利用葉門的動亂,又奪取了近亞丁海港城的三個城鎮,拉貝它(Rabat)、拉荷姆(al-Lahoum)、及馬沙賓(al-Masaabin)。因此,彰顯出這些組織活動所在的國家既使強化現有打擊措施,仍無法阻止其攻擊。

例如參與在敍利亞「伊斯蘭國」的印尼裔戰士使用社交媒體鼓勵其追隨者,回國後使用一切必要的手段去殺害基督教教徒。「伊斯蘭國」的奧地利成員蓋利伯(Mohamed Mahmoud, Abu Usamah al-Gharib)與德國成員歐馬尼(Abu Omer al-Almani)在公布的影帶上,要求奥、德兩國的穆斯林加入「伊斯蘭國」,並攻擊奧、德兩國本土。「伊斯蘭國」線上甄補者“98 ISIS”在斯洛伐尼亞、捷克、立陶宛、白俄羅斯與亞美尼亞等前蘇聯成員國建構了俄文的甄補網站,而最近被"GhostSec"駭客網站的負責人“WauchulaGhost”所披露,並且發現「伊斯蘭國」與北高加索地區的恐怖主義組織已有非常深厚的關係,並已籌謀更多的攻擊。

且隨著2015年4月之北非難民船事件後,歐盟國家在聯合國與相關國際組織壓力下,面臨如何以更人道的方式來處理這些非法移徙者以避免其在地中海溺死的問題。但是更擔憂的潛在威脅,則是這些蛇頭間接的涉及到「金融恐怖主義」(finance terrorism)不法脈絡;同時「伊斯蘭國」(Da'esh)等恐怖主義組織也藉此管道滲入到移徙者的營區,例如歐盟的最高檢察長康寧西斯(Michele Coninsx)就警告,曾接獲明確線報指出橫跨地中海的偷渡船載有伊斯蘭國的激進戰士。

 

二、「伊斯蘭國」進入阿富汗及阿富汗塔利班領導人更迭之影響

  (一)「伊斯蘭國」與阿富汗塔利班地區勢力競逐
阿富汗情報官員表示,「伊斯蘭國」遭巴基斯坦逐出後,就在阿富汗北部建立基地,且其招募者積極招募當地激進分子並和政府軍對抗,已對國家安定造成嚴重威脅。特別是該組織願意花更多的錢,以吸引在阿富汗一些地區的塔利班戰士帶槍投靠。該組織在當地的成員來自超過10個以上國家、約有2000至4000名聖戰士,包括了塔吉克、烏茲別克等。就日前該組織所釋出的影片顯示,有中亞國家的前警察指揮官及前軍人加入,並且聲稱將要對俄羅斯等國家進行聖戰。

而「烏茲別克斯坦伊斯蘭運動」(Islamic Movement of Uzbekistan, IMU)已漸與阿富汗「塔利班」分離,且其領袖加茲(Usmon Ghazi)再次在影帶中正式聲明,「塔利班」說謊且不能信任;指出該組織已是「伊斯蘭國」的一部分;並強調「已不是一個運動,而是一個國家」;並已經將其掌控地區改名為「伊斯蘭國」領土中的是呼羅珊地區(Khorasan region),而該組織就是該地區的唯一代表。

雖然「伊斯蘭國」已開始與塔利班競爭地區的影響力,但一些條件的制約,例如地緣、部落人脈、語言、文化等關係,想要取代打敗塔利班仍有困難。且塔利班的地區影響力仍非常大且有號召力,例如7月26日,阿富汗東北部巴達赫尚省的125名安保人員在與塔利班交戰中無力抵抗,而後隨即就加入了塔利班。

  (二)阿富汗塔利班領導人更迭對和談之影響
7月31日,阿富汗塔利班新的領導人阿赫塔爾.穆罕默德.曼蘇爾(Mullah Akhtar Mohammad Mansour)就任,渠曾與「蓋達組織」結盟或接受其意識型態而與該組織有著深厚關係,隨後「海克尼網絡」(Haqqani network)的開創者賈拉魯丁.海克尼(Jalaluddin Haqqani)發表聲明表示支持曼蘇爾,曼蘇爾亦認命「海克尼網絡」首領西拉傑丁·哈卡尼(Sirajuddin Haqqani)及前塔利班法庭負責人哈伊巴圖拉·阿洪德扎達(Haibatullah Akhunzada)為副手;但是含前最高領導人毛拉·穆罕默德·奧馬爾(Mullah Mohammad Omar)兒子在內的多名塔利班重要人物已公開拒絕承認其領導地位,而導致內部分裂的隱憂。因此,路線的不同且內部權力鬥爭未落幕之前,或許均會不利於已經開始進行的和平談判發展。

之前所洽定的第二輪和談,大約是定在8月30日或31日在中國或是巴基斯坦啟動,屆時美國亦有代表參加。預計討論議題將包括:外國駐軍在阿國的行動、聯合國對塔利班武裝派別頭目的制裁和塔利班在首輪談判中提出的囚犯問題等。

就目前情勢顯示,第二輪和談之推動雖有其一定的困難,但是和談已是既定軌道,最終至少仍應會有某一種形式的對話展現,而可以觀察的幾項因素包括了:

曼蘇爾在就任後的30分鐘之影音演說中,不斷的要求塔利班各派系必須團結,否則分裂只會被敵人所利用,並且強調聖戰將會持續的進行,一直到阿富汗建立伊斯蘭的政權後才會停止。顯示欲先安撫內部激進派,再圖謀走回既定方向。

而塔利班前領袖奧馬爾的死亡,導致大力促成和談的中國官方表示,阿富汗和平進程的談判方必須更有「權威性」(authoritative),且要知道應該跟誰談。

巴基斯坦陸軍參謀長謝立夫(Raheel Sharif)在參加中國解放軍之88週年慶時亦強調,你的敵人就是我的敵人,且剷除「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就已是一種表明;並強調巴基斯坦將與中國一起工作,而能夠維持阿富汗的穩定與和平。

 

三、近期國際組織與各國之反恐重點及影響變數

(一)    國際組織與各國之反恐重點
聯合國等國際組織最近從兩個方要要求處理恐怖主義威脅,第一是安理會已經通過多個決議案,要求各國能夠據此而更有效的處理「外國恐怖主義戰士」的威脅問題;另一則是要求各國應該徹底的執行「航前旅客資訊系統」的檢查,才能夠避免恐怖分子、跨國組織犯罪的流竄,外國戰士流回到各自母國而發動攻擊。

美國等西方國家增加打擊「伊斯蘭國」的聯盟成員,例如土耳其;並強化空襲作為;及加緊訓練伊拉克部隊及敍利亞的反對勢力。英國近期更授權政府對伊拉克境內的「伊斯蘭國」武裝空襲將延長至2017年3月結束;且宣佈已派遣上百名軍事教官前往伊拉克協助訓練其軍隊。美國在與伊朗簽署核子協定後,立即訪問沙烏地阿拉伯等波灣國家,以安撫彼等不安情緒及教派勢力之緊張。且美國強化與土耳其合作,聯合在土敘邊境南側、幼發拉底河西岸,創建一塊約寬有110公里、縱深64公里、總計近7000平方公里的「安全區」。其目的除了要驅逐「伊斯蘭國」及幫助「溫和」的敘利亞反對派勢力外,亦可安置滯留在土耳其境內約200萬名的敘利亞難民,而土耳其亦允許美國使用其空軍基地進行攻擊。

美歐等國亦強化國內各式反激進化作為、重點防範本土成長恐怖分子、防止青少年遭極端主義組織的洗腦而加入並攻擊,假定各種可能攻擊情節而舉行反恐演習,且通過法律阻止本國公民赴中東等地區參與恐怖主義組織並阻止其回國。例如6月30日,英國警方在倫敦市中心一個廢棄的地鐵站及其附近地區舉行大型反恐演習。英國首相卡梅倫宣佈了新的《五年反恐計畫》,不僅持續使用警察和司法等系統,也借助「軟性介入」等手段,盼從根本上解決激進主義問題。包括允許媒體監督機構阻斷外國影視中的極端主義資訊、要求網路服務商提出防止極端思想在網上蔓延措施、對學校進行融合及一體化的價值觀和思想教育、防範極端主義在監獄中傳播、阻止某些穆斯林社區中存在的女性隔離和暴力行為等。 

(二)    可能的影響變數
就美國支持敍利亞反叛軍言,美國雖然要推翻阿塞德政權,但也擔心支持敍利亞的反叛軍,其革命的後果會造成「反美聖戰士」(anti-American jihadists)的發展。而當「勝利陣線」攻擊美國訓練的敍利亞反叛軍後,已引起質疑這些部隊是否真的能夠戰鬥,且美國軍方是否需要調整訓練計劃。因為從2015年5月開始,美國同意訓練敍利亞的反叛軍,預計一年要訓練5400名,而能更佳的與地方武力結合,以對付「伊斯蘭國」。編列預算是5億美元,但是迄今也只訓練了60名「30師」(Division 30)的敍利亞反叛軍,然而「勝利陣線」就綁架了其中含該師指揮官哈桑(Nadim al-Hassan)上校等人在內之五名以上人質。但是既使受到如此挫折,該等接受美國軍事訓練的反叛軍仍表示不會與「勝利陣線」戰鬥。

就美國與阿拉伯盟友關係言,彼等對美國的信任度下降。7月14日,美伊核子協定簽署的當天,沙國發佈消息稱,親葉門政府部隊已從胡塞武裝(Houthis)手中奪回亞丁機場,幾天後又宣佈,由沙國訓練的葉門部隊已經把胡塞武裝趕出亞丁。同時,沙國高層還邀請了被美國定位為恐怖組織的「哈馬斯」領導人到訪。

就美國與伊拉克的關係言,如何可以借重遜尼派部落去打擊「伊斯蘭國」,但同時卻又要受命於什葉派主導且有伊朗在背後支持的伊拉克政權;如何可以要遜尼派的阿拉伯聯盟去打「伊斯蘭國」,而他們視伊朗的威脅更甚於「伊斯蘭國」;如何可以要求土耳其協助打擊「伊斯蘭國」卻又要受到庫德族恐怖分子的威脅。

就美國與伊朗的關係言,在擊殺賓拉登後所獲得的電腦中資料顯示,伊朗曾與「蓋達組織」一起工作及協助攻擊美國,特別是其所支持的「真主黨」之可能涉入,但歐巴馬政府迄今只在超過100萬筆資料中公布了150件,而不願公布所有涉及伊朗之相關資料。因此,一方面抨擊伊朗支持恐怖主義,相對的又如何能要其真心的與美國合作反恐。且伊朗向來支持阿塞德政權而關係良好,8月5日,敍利亞外長穆阿利姆(Walid al-Moualem)亦已表示,支持任何打擊「伊斯蘭國」的努力,但應該與伊朗合作且不應該侵犯敍利亞的主權,而隱含對美國的抨擊。

就美國與土耳其的關係言,土耳其政府曾經協助「伊斯蘭國」打擊庫德族戰士及對付敍利亞的阿塞德政府,在美國與土耳其均視「勝利陣線」是恐怖主義組織之時,土耳其卻視該組織是潛在對付阿塞德政權的重要武力,且從激進主義的觀點言,視該組織是與「伊斯蘭國」不同的,亦即「勝利陣線」是一個激進團體但不是如「伊斯蘭國」的極端主義團體,因此要以不同的方式處理。致美、土合作不可避免的要觸及如何定義相對溫和的反叛團體(moderate rebels)、非伊斯蘭國的伊斯蘭團體(non-ISIL Islamist groups),而成為一個可能影響合作的變數。

就美國與俄羅斯關係言,雖然美俄對於去除中東地區「伊斯蘭國」恐怖分子的目標一樣,且反對「伊斯蘭國」的努力一致,但俄國不可能加入聯軍轟炸「伊斯蘭國」行動,也不會派地面部隊,並仍抨擊美國之空襲行動應先獲得安理會同意。且與美國不同,俄國已尋求扮演一個中介敍利亞和平的角色,例如6月,普丁與沙國王儲會談,提出欲架構一個更廣的「反恐前線」(anti-terror front),以團結各種反抗「伊斯蘭國」的不同力量及團體。且準備邀請敍利亞最大反對團體「敍利亞民族聯盟」(Syrian National Coalition)的領袖賈姆斯(Badr Jamus)到俄羅斯訪問,且已獲同意即將展開,因此,展現出這些反叛團體的戰略或許已有改變,若果如此而能終止衝突,則俄國占首功。且當美國從土耳其基地發動空襲後,俄國仍抨擊美國對敍利亞地區的戰鬥角色將會造成「反效果」。而此亦影響英國與俄國反恐合作強化,例如俄國駐英國大使雅科文科(Alexander Yakovenko)指控英國政府故意延緩該館工作人員簽證,對待俄國就像對待「伊斯蘭國」一般。

 

四、「伊斯蘭國」等恐怖威脅趨勢及未來美等國家應對之發展

(一)    「伊斯蘭國」等恐怖威脅趨勢
雖然美國國防部指出,美國空襲「伊斯蘭國」的設施、車輛及設備等共計有5900次,才能夠使伊拉克安全部隊及敍利亞反對該組織的戰士能繼續進行攻擊,並使「伊斯蘭國」的攻擊規模減小、無法持久,且伊拉克部隊已奪回一些土地等,而有所進展。但是「伊斯蘭國」雖然被限縮及無法再擴大,且被殺了1萬名成員,伊拉克政府亦較以往團結,但是該組織的人數仍未減少,還是維持在2萬人至3萬人之間而與去年8月相同,且殘酷手段持續執行,並從敍利亞與伊拉克擴大其勢力到利比亞、埃及與阿富汗等國家,而似乎並未有太多的弱化。因此,除非阿拉伯灣的國家與美國等西方國家能夠有一個更長期、多面向、一致性之協調進行之戰略;同時亦能夠真心的合作,否則「伊斯蘭國」的勢力仍會持續的發展。

8月4日,美國眾院國土安全委員會的調查報告顯示,從「九.一一事件」以來,本土成長的暴力聖戰士的案例總共有122件,若與2010年的38件相較,這五年來已成長了五倍,而今年所遭受到的恐怖主義威脅最高。從2009年以來,有超過80%的案例不是發生了就是被破獲了。而今年至少逮捕了48名與「伊斯蘭國」有關的嫌犯。因此,美國將會強化對「伊斯蘭國」的打擊作為,因為在過去18個月以來,執法當局已經逮捕了50名與「伊斯蘭國」有關的嫌犯。這些嫌犯當中有80%是不到30歲,且有40%不到21歲。而在7月4日,聯調局挫敗了一起來自「伊斯蘭國」與其同情者的攻擊陰謀。而從「推特」帳戶檢視,該組織在全球已經有2萬1000名英語用戶。顯示該組織攻擊美國等西方國家不會停止。同時,隨著「阿拉伯半島蓋達組織」領導者巴他菲(Khalid Batarfi)稱讚田納西軍事基地攻擊是「被祝福的聖戰行動」後,該組織的炸彈專家阿西里(Ibrahim al-Asiri)亦透過信函再次呼籲對美國發動攻擊。反映美國的恐怖威脅仍然嚴峻。

「伊斯蘭國」已經準備在美國部隊撤離阿富汗時進行攻擊,且計劃鎖定美國外交官與巴基斯坦的官員、要迫使含「蓋達組織」在內之其他的激進伊斯蘭恐怖主義組織加入,以建立「哈里發」(Caliphate)而能統治全球1億人口的穆斯林,且要砍掉所有反對阿拉人的頭,並認為與美國為首的西方將有最終一戰。也由於「伊斯蘭國」不斷的穩固其在伊拉克-土耳其-敍利亞之「黑色三角區域」(black triangle area)之勢力,且在「簡格維軍」(Lashkar-e-Jhangvi)等組織之引介下,已準備在南亞的阿富汗與巴基斯坦建立「哈里發」,致擁有核武的回教聖戰已更有發展的動力。因此,中國與印度已更加的緊張,以致於所謂的“APIC”國家間反恐合作會較以往更加密切。而中國應該可以扮演較以往更加重要的角色。

就「蓋達組織」與「伊斯蘭國」爭奪領導權的發展言,雖然美國國家情報首長克萊伯(James Clapper)指出,「如果要說其中一個比另一個有更大的規模,至少對我來說,是很難的」。「伊斯蘭國」重視的是攻擊的數量,而「蓋達組織」則是聚焦於攻擊的質量。這也是大部分美國國會議題仍較關注「蓋達組織」的原因。且雖然「伊斯蘭國」可能與國土的攻擊有關,但是「阿拉伯半島蓋達組織」有更大的能力攻擊國土,包括飛來的飛機。2015年7月,「運輸安全署」就禁止從中東與歐洲之沒有電的手機與手提電腦上飛機。然而「蓋達組織」想要成為一種運動且有一個更大的全球印象,然在很大的程度上是失敗的;區域的團體加入了,但是卻從來沒有一個真正的非中心化的運動。而「伊斯蘭國」在這個方面卻有其較大成效,這也就是為什麼該組織更危險、更難以識別追隨者,致打擊上更具挑戰性。且與「蓋達組織」比較起來,「伊斯蘭國」之社交媒體活動、控制境內、提供民用服務和關鍵基礎設施更為成功。此外,就組織的資源言,「伊斯蘭國」也強過「蓋達組織」,例如有超出2萬名的男性成員,而該組織男女比例約為10:1,因此至少有2000名女性成員。且美國財政部估計,「伊斯蘭國」每年來自石油與稅收達到10億美元。且在控制的手段上,「伊斯蘭國」也比較不仁道,例如美國「底格里斯行動」(Tigris Operations)的指揮官扎迪(Abdul-Amir Zaidi)中將指出,在伊拉克的中部與東部的「伊斯蘭國」控制據點所發現的大量麻醉藥品與毒品等證據,且該組織的自殺炸彈在攻擊前均會服用三倍劑量的麻醉藥品等之事證,可以呈現該組織亦靠藥物來控制其戰士,並使其能勇於赴死不退縮。

(二)    美國等應對此等威脅之發展與面對問題
    美國應對「伊斯蘭國」之戰略設計,是要強化伊拉克等國家之能力、訓練他們、裝備他們及支援他們,但不能取代他們,因為美國不住在那裏,只有住在那裏的人才可以持續的打擊。因此,美國與聯盟仍會在「建立聯盟能力」(building partner capacity, BPC)任務設計下,訓練伊拉克安全部隊以對付「伊斯蘭國」,且目前訓練人數已達到了1萬1000人,而最終目的是伊拉克人訓練伊拉克人。

而美國海軍戰略指揮部指揮官(Cecil D. Haney)哈尼指出,不論是對國家或對於非國家行為者,例如「伊斯蘭國」的軍事戰略,從來就是「嚇阻」(deterrence)且未來也不會改變。而其核心就是要使任何的敵人瞭解,不要想從失敗的衝突中升高作為,否則這些敵人會付出非常昂貴的代價,且不會獲得他們想要的好處。    

美國民眾普通關心「蓋達組織」與「伊斯蘭國」所激起的極端主義分子威脅,由「蓋達組織」激起的攻擊,包括福德堡軍營槍殺案、內褲炸彈案、紐約時代廣場汽車爆炸案及波士頓馬拉松壓力鍋炸彈案等。但是民調顯示,執法人員更擔憂「本土成長恐怖分子」(homegrown terrorist),且比較上認為外國激起的極端主義分子(foreign-inspired extremists)的威脅,較國內恐怖主義( domestic terrorism)的威脅更低,特別關切「反政府的極端主義分子」(anti-government extremism),視此等右翼暴力攻擊較穆斯林極端主義分子的威脅更嚴重,致未來會嚴加防範。

有關反恐的政府與國會權力的定位應如何調適,將持續影響反恐進行。美國參院的國會議員認為授權對外國動武仍是國會的權力,特別是對「伊斯蘭國」動武及伊朗的核子交易過程中,國會均應該有角色。歐巴馬總統不應用國會在2001年及2002年之授權,擴大解釋延用到對軍事聖戰團體的空襲,且既使在2014年8月8日對於伊拉克與敍利亞北部用兵的「堅決行動」(Operation Inherent)決議,也不能擴大到新的地區。致在今年7月之前,已花費了22億美元,平均每天8940萬美元,且有3000名軍人涉及了5000次以上的空襲。因此應該檢討這些事實,辯論這些議題,然後投票是否持續授權美國政府對於「伊斯蘭國」的軍事行動。

美國國土安全部部長詹森(Jeh Johnson)將7月16日槍殺四名軍人的阿布都拉濟茲(Mohammad Youssef Abdulazeez)視為是「暴力極端主義分子」(violent extremists)而不是「伊斯蘭極端主義分子」(Islamic extremists),而聯邦調查局最後將其定調為「本土成長暴力極端主義分子」(homegrown violent extremist),因為政府試圖與美國穆斯林社群維持良好關係,他們才能協助政府打擊此等類型的暴力。但是此等作法已引來共和黨的領導者批判,例如眾院國土安全委員會主席麥考爾(Michael McCaul)認為此等作為無關「戰略」而是「政治正確」,就發生的案例與該等人的自我表白,就應稱呼他們為「伊斯蘭極端主義分子」;且國會議員亦強調應該正視伊斯蘭社群之「激進化伊斯蘭」(radical Islam)現象。

由於聯調局局長柯米(James B. Comey)稱「伊斯蘭國」發動無前例的社交媒體運動、使用複雜的線上訊息激起追隨者發動攻擊,因此其威脅更甚於「蓋達組織」,而引發了美國國內的爭議。有更多的情報與反恐官員則認為「阿拉伯半島蓋達組織」一直陰謀策劃在美國本本造成更大傷亡的攻擊,因此威脅才更大。而此爭論的重要性,是因為將會影響政府數百億美元反恐經費的分配與支用,及數千名聯邦政府人員的工作重點轉點。雖然兩個組織均有很大的威脅,但是重點的轉移已漸出現了。聯調局、司法部與國土安全部擔心來自「伊斯蘭國」逐漸上升的風險,而情報單位、國防部及全國反恐中心則更聚焦於海外的威脅,而更擔憂「蓋達組織」在海外的行動。但是目前白宮顯然更重視「伊斯蘭國」,因為總統的國土安全與反恐顧問摩納柯(Lisa Monaco)稱呼該組織是美國之「獨特的威脅」(unique threat),而此等議題應該可能在2016年的總統大選中持續的發酵。

中國大陸將會強化與美國及其他國家的反恐合作,且亦會強化媒體的宣傳運用。例如隨著2015年4月9日,中國公安部部長郭聲琨與美國國土安全部長詹森(Jeh Johnson)共同在北京主持第一屆部長級會議及同意加強涉及外國恐怖分子、邊境控制、反恐金融、網路反恐怖及打擊暴力極端主義之資訊交流後;8月4日,中美第二次副外長級反恐磋商在北京舉行,雙方同意在打擊「東突」恐怖勢力方面加強反恐情報執法等領域交流合作,相互照顧彼此關切,並就打擊網路恐怖主義、反暴力極端主義等問題達成一些共識,而彰顯出合作可能會更落實。

土耳其政府發出對於新疆維吾爾族適用的「外國人緊急旅行證件」(Republic of Turkey - Emergency Alien’s Travel Document)旅行文件,而可經由在吉隆坡的大使館協助偷渡到柬埔寨、越南和泰國的維吾爾族轉赴土耳其,此舉已引起中國政府的強烈不滿並提出抗議,但土耳其政府否認並強調此文件只適用於有效的難民申請(valid asylum claims)。顯示中國將會更強化與土國合作以避免反恐漏洞。

在反恐的宣傳方面,109位維吾爾族因為偷渡到泰國而被解送回中國大陸的其中一名偷渡者葉辛(Abdulniyaz Yasin)在媒體指出,彼等是想要前往中東參與恐怖主義組織,當越過邊界時他先付了3萬元人民幣、經過越南又付了9000元人民幣,經過柬埔寨後再付了美金3600元,因此他偷渡之前已變賣了所有的家產。但是他是一位文盲(illiterate),怎麼會讀古蘭經與真的瞭解其經義,因此聽信了只要加入聖戰就可以生活的在天堂一般。而另一位偷渡者尹敏(Muhamad Imin)表示,他總共付給掮客7萬5000元人民幣,是受到村裏的長者阿巴巴奇爾(Abbabakire)的恐嚇,若不參加聖戰則會下地獄(Jahannam),因此欲前往敍利亞;且被告知,若是被逮捕則要說自己是土耳其人。而「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的重要成員亞普奎恩(Abudukadir Yapuquan)在這些人被逮捕後公開表示,曾想要透過「外交手段」(diplomatic means)影響泰國警察。當時想要將這些人先送到敍利亞,然後經由土耳其而加入「伊斯蘭國」戰鬥。由這些受到誘引的維吾爾族口述及恐怖主義組織的公開承認;加諸「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黨」(Turkistan Islamic Party, TIP)感謝「青年戰士運動」(Al Shabaab)攻擊索馬利亞的飯店而間接傷及中國大使館人員行為,反映出此等共同的威脅必須各國合作強化打擊。

此外,在其他國家方面,例如印尼的「國家情報局」(State Intelligence Agency, BIN)準備在土國成立新的辦公室以進一步強化與土耳其合作並追踪前往中東作戰且參與「伊斯蘭國」的500名印尼公民。而土耳其與美國之全面性打擊「伊斯蘭國」行動將會馬上開始且會更加的強化。但是土國仍然不會放鬆打擊在東南部活動之「庫德勞工黨」(Kurdistan Workers Party, PKK)、「革命人民解放黨-陣線」(Revolutionary People's Liberation Party-Front, DHKP-C)、「馬列共產黨」(Marxist-Leninist Communist Party, MLKP)及「伊斯蘭國」等恐怖主義組織。且雖然北約支持土耳其打擊「令人震驚的恐怖行徑」,然而在8輪猛攻「庫德勞工黨」而造成該組織260名成員死亡與400名受傷後,美國與歐盟已要求該組織停止對土國的攻擊,但是也要求土國政府對該組織的攻擊應該適當為之。「阿拉伯聯盟」(Arab league)國家除了卡達之外,也一致譴責土耳其鎖定伊拉克北部之「庫德勞工黨」進行攻擊之行動,然而土國的打擊作為不可能會停止。伊拉克之宗教當局已經要求大學在暑假期間啟動教授與學生之軍事訓練,以對付「伊斯蘭國」。而由於阿富汗與巴基斯坦的特別代表費德曼(Dan Feldman)表示,巴基斯坦必須採取更有力的行動以對付「海克尼網路」(Haqqani network)及「虔誠軍」(Lashkar- e-Taiba),就如同對付「巴基斯坦塔利班」(Pakistani Taliban)一樣。但是巴國政府之打擊作為,仍會依其對印度的戰略及阿富汗的情勢而決定。

(本專欄作者觀點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