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華球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安組特約研究員
2015-03-26


人類有史以來不知花費多少數不清的巨額經費在軍備競賽上,卻又不知因此而惹來多少的災難,使得人類一直都飽嚐著戰禍的苦痛和悲傷。這是人類不智無知嗎?還是人類一直放棄不了野心和大圖,所以不斷地遭受戰爭的摧殘,卻又不停地發展購買軍備,實在讓人不能理解。

不過如果從人性爭強好鬥使然的角度來忖度,會有這麼多的戰爭悲劇痛擊人心,但仍不能放棄好勇鬥狠的本性。這是人類的悲哀,似乎也詮釋了人類的自我毀滅,也有一些天性的難以逃脫,和後天的自我獨大作祟所致。而這個結果,人類只能自己負責,怪不得誰。

我們要質疑的是,造成美中台三邊時好時壞,時緊時鬆的大環境,是三邊各種不同的因素造成的嗎?當然是,然而既知箇中原因,為何還讓這個問題繼續纏繞下去呢?而在這些眾多的因素當中,特別是花費最巨,爭議最多,交纏最厲,後遺最多的美台軍售問題,三邊都知道,都清楚,都不悅,卻從來就沒有停止或想改善的意圖。這實在是令人扼腕不已,又不得不正視期間的糾葛與交纏,確實已侵蝕了三邊交往的痛點和發展的滯礙。

而美中台三邊其實都知道自己陷在「軍售深坑」裡,想爬伸出來,想掙脫開來,想再覓管道,卻處處受限,事事難暢,無力難伸,其原因不外下列諸端:

 

一、台灣國防戰略理念未能與時俱進。

一個小國家要思考的戰略理念,絕對是要和大國做完全不同的角度思考。台灣蕞爾小國,當然在國防上仍必須有自主與固守的防衛能力,以及必要的維安武力。這些小國生存的發展條件,台灣雖具備一定的基礎,但攸關生死安全的國家保障,卻也凸顯戰力與實力的不足和弱勢。正因此,台灣一直以來都想透過軍購(尤其美台軍售)以求自衛自保。

而台灣在失去與美國邦交之後,一直在「台灣關係法」的卵翼之下,高度仰賴美國的軍售和撐持。是以,長期以來國防戰略的理念其實都棲息在「防衛固守,有效嚇阻」的美台軍售的保護傘之下發展。長期花費大筆經費求得美國「關愛」的眼神,卻也因此換來,內部爭鬥不已、中共威嚇不悅、美國有意不力的「三不」困境和障礙。

究實而言,台灣目前經濟狀況還待提升,政府花費大量預算在國防戰備上,以台灣經濟待升,百廢待舉,敵強我弱,實力疲乏的狀態下,台灣的國防戰略理念,必須思考:少量軍購、軟性發展;以美為主、多元面向;自主研發、有效產製的不絕對依靠美國軍售的軍購多面向戰略思維,這或許是台灣國防戰略發展的有效途徑,誠可一試。

也就是說,台灣的國防戰略可以是非武力戰備的「政治安全」確保。意即,以和中共進行軍事互信機制的建立,取得台灣安全的和平保障;累積兩岸進入「政治協商」的氛圍和契機,經過長期的互信與互需過程的推置,促動兩岸進行「和平協議」的洽商進程,在兩造雙方都有利互利的基礎下,或有簽署「政治和平協議」的一天。這應該是台灣國防理念,有必要轉型與調整的關鍵所在,當局似可深思以對!

此外,國防戰略轉向政治戰略的思考向度,亦是符合台灣「量小質精」的國防戰略需求可思之處。也就是發展軟實力的「政治戰力」局部取代硬實力的「軍售戰力」,使台灣取得和平的「延伸張力」,這亦是台灣國防戰略有必要調整的邏輯思維變換所在。如此,才能在以小恃大的大環境中,找到和平健康的出路,待機創勢造道,以利生存發展。

是以,理念不調整,觀念不進步,空有武器亦為枉然。再說現存的軍售亦是造成兩岸罅隙的因素之一,豈能因相沿成習的「美台軍售」模式,而陷於美中兩邊我們都搆不著邊的困境呢?即時調整國防戰略理念,此其時矣!

 

二、中共對台軍事策略自我設限判斷錯誤。

歷史上的許多大國,都犯了一個自傲、自大卻也自限的毛病。中共六十多年的發展,現在已是世界數一數二的大國了,更是美國最大的債主國。中共有了這麼多的優勢和發展實力,但是偏偏卻又在美台軍售方面,顯得左支右絀,惶惑不已。

其實這是中共長期以來對台灣情勢的研判錯誤所致,也就是中共一直以為台灣購買武器,發展戰備,就是為了對抗中共(甚至於發展台獨)。就是因為「對抗」這個觀念錯誤,造成長期的兩岸對峙緊張,使得中共內部,尤其軍方的鷹派,對台海問題的「窮兵賭武」主張,始終不棄,武力統一台灣的戰略構想盤旋不放,兩岸最終一戰的觀念深植軍心。

當前中共兩岸和平發展的政策,表面掩飾了中共軍方的武力解決堅持態度不間斷地在軍方的戰略邏輯思維中,在戰術進襲中盤繞不去。這種戰略不忘武力,戰術不棄攻台的軍事思想,豈能使中共當局制止得了軍方「鷹派」的思維和蠢動。

而中共當局為了維繫政局的穩定和國家安全的發展,一直以來也以解決台灣問題為職志,以結束兩岸問題的「統一大業」為最終目標。在這樣的國家發展思維中,兩岸之間的和平發展,其實是中共的階段性對台策略,也就是隨著兩岸狀況的進展,在經濟交流的背後,暗藏著軍事統台的準備。

中共實質的對台軍事整備和軍事建構,豈能說服台灣當局和人民不在意中共對台的武力部署呢?尤其中共不停、不斷地對台導彈全面建置,怎會讓台灣不做防衛和固守的打算和對抗呢?

其實兩岸多年來的和平面向的底層,藏著許多深不見底的軍事鬥爭,也蘊藏著許多直接且密集的軍事對峙。這種挾著和平發展笑面的軍事對抗,其實也是台灣當局不得不發展建置必要防衛武力的應然結果。

中共也為了統一大業和消除外患的大礙,也不得不大量發展軍備。而兩岸這種和平式的軍事對抗,其實真的難掩和平發展的未來軍事進擊的不確定性。這是兩岸和平發展迄今的嚴重考驗與扞格,現在是到了掀開來檢討的時候了。

而中共為了統一和禦外大業,過度的軍事憂慮和與美競爭的意圖,迫使中共陷入自我設限的鴻溝中,因而使得中共對美台軍售和兩岸和平發展雙軌軸線,顯得左右拿捏不定,前進頓挫,後退不得。這其實是中共被自我設限的盲點所害,豈能再不知毛病所在,而不修正其對美台軍售的歧見,自陷泥淖而不可自拔呢?

 

三、美國對台軍售的「以台制中」走向有誤。

美中關係長期以來處於分分合合與鬥而不破的狀態中。也正因為美中關係的起起落落,使得兩岸關係也激盪不已。可以說兩岸以往幾十年的對峙與緊張,與美中關係的緊張鬆弛不無關係。其實也可以說美國因素是干擾兩岸關係最嚴重與最密切的關鍵要素。而其中原因諸多,但美台軍售可以說是其中之最。

美中建交之後,美國為對台灣有一個歷史責任上的交代和政治信仰上的支撐,美國制定了《台灣關係法》。明訂對台灣的安全提供必要的看護和防衛性的武器供應的義務。開啟了美台軍售的門戶,也或明或暗持續了美台的軍事合作和支援。

然而美台之間的準軍事關係,卻也引起了中共長期的抗議和阻礙,更牽動了美中台三邊互動的爾虞我詐,既鬥爭又競爭,既對抗亦合作。長期以來台灣一直週旋在兩大國之間,時而感覺有美國的孤立無援之撼,時而倍覺有中共的壓力沉重之痛,更因而引發內部不同陣營為軍售問題,爭鬥不堪,爭執不下,曠日廢時,徒傷元氣!

多年來兩岸關係和平進展,美中關係亦鬆亦弛,美中台三邊關係可謂,兩大難容小,以小恃大險。這箇中滋味,實在罄竹難書。美國有心卻因顧忌中共的強烈抗議和盡情掣輒,台灣只能在等待當中,看美國山姆大叔的臉色;又得在期待當中,聽候中共大哥的讓利。

台灣夾在甜蜜與辛辣的餅乾當中,苦候不到美國出售F16C/D戰機的期待。雖然勉強獲得聊勝於無的F16A/B型戰機的升級,但卻引來中共官方、媒體、學者等各界的強烈抗議和極度不滿。

坦白講,台灣取得升級軍購,卻也為穩健平和的兩岸關係,埋下生變與惹禍的危險係數,而這個原因乃是美國對台軍售的轉嫁意圖所致。也就是中共一直認為,美國利用對台軍售,牽制台灣的國防戰略目標,以及藉機進入台灣在西太平洋的戰略要衝位置,控制佈署對抗中共在亞太地區的戰略佈局,使中共局部弱化、喪失遏控西太平洋地區島鏈的弧形戰略前沿戰力。這是美中在美台軍售當中,一直無法釋懷的芥蒂所在。

而台灣為了自衛、自保、無力自產、換裝更新設備、自主研發等考量,不能失去美台軍售的軍事支援,亦不能沒有美台軍售的政治信仰的支持和確認。這是台灣不能放棄美國軍售的原因。

然而台灣也不能不顧及兩岸關係的進展,一眜地大肆向美採購武器,而引發中共的不滿和阻礙,斷送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前景。因此,局部性地國防戰略調整(調整國防戰略目標和美台軍售幅度和深度),是必要和必須的轉折策略。而不壞內部調和、不失美國信任、不礙兩岸進展,這是台灣對美軍售的改善可行之途。

美國為了和中共穩定交往,有利解決美國經濟困境和國家核心利益的維護,必要的亞太戰略目標的修正、調整、轉向,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手段。否則一眜地夾雜著對台軍售的額外軍事擴張和控制目的,也就是中共所稱的「以台制中」策略,是很難平息美中之間的鬥爭和對抗。

然而,如果,台灣不調整、美國不修正、中共不緩和,一直陷在當前美台軍售的思維和做法之下。則美台軍售釀成的美中對抗不會停止,兩岸關係的芥蒂也不會消除,美中台三邊關係,豈有得道之處,三方能不深思以對嗎?因此,此時似乎是美中台三邊修正對美台軍售歧見之時!

註:本文係根據作者在2011年9月24日於《中國評論新聞通訊社》所撰寫之「美國應修正對台軍售的錯誤走向」及2011年9月26日於《中國評論新聞通訊社》所撰寫之「台應即時調整戰略理念 以利生存」兩篇文章修訂之後,加入新撰之「中共對台軍事策略自我設限判斷錯誤」此段文章,綜合編刪增修撰寫而成。

(本專欄作者觀點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