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書益

前駐俄羅斯資深外交官
2015-10-20

 

一、前言:

近年伊斯蘭國極端分子的恐怖行徑已引起國際社會的不安,而其所造成的難民潮更為歐洲國家帶來沉重壓力。「阿拉伯之春」雖推翻了海珊、格達費、阿塞德等軍事強人,但「潘朵拉盒子」打開後,中東地區也陷入了長期動亂。俄羅斯學者、專家最近舉行研討會,俄科學院東方研究所所長納烏姆金(Виталий Hayмкин)教授1 亦發表專文,就伊斯蘭國的崛起和未來發展進行深入探討,其看法非常值得重視。

 

二、崛起:

(一)宗教的對立:
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的發展進程極為複雜,它是二0一四年夏天從伊拉克西部發展起來的一股宗教極端勢力,回教極端分子在一個月內占領了伊國西部和北部,包括摩蘇爾、提克里特等大城市,伊斯蘭武裝力量並逐漸逼近首都巴格達,極端份子同樣也控制了敘利亞北部地區,包括拉卡市在內,該城目前是IS的首都,最近更向伊拉克中部和東部地區擴大。

IS發展極為迅速,它之所以能夠輕易地吸收新成員,自然有其背景和原因,這是由於美國支持伊拉克馬利基(Nouri Al-Maliki)政府,而馬利基政策是強化少數的十葉派,因而引起伊拉克佔多數的遜尼派群起反對。至於敘利亞政府和反對派的衝突中,也有很大的宗教因素存在,因為敘國政府屬於十葉派,阿塞德總統更屬十葉派中少數的阿拉維教派(Alawaites),而敘利亞反對人士多屬遜尼派。

對大多數穆斯林而言,他們認為西元七至九世紀在伊、敘地區的哈里發(Caliphate)是一個理想國,而現今政府政治腐敗、社會不公,無法無天,少數富人壓迫多數窮人,特別是遜尼派人士認為,只有「哈里發」才能改變當前社會不公,才是穆斯林社會的保障,並使他們免受外國政治、經濟和文化的壓迫,因而以現代「哈里發」自許的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自然廣受遜尼派的歡迎。

IS在回教世界的急速崛起,主要是由於他們對世俗意識形態,如自由主義、共產主義徹底失望,所以便倒向具有穆斯林價值觀念的「哈里發」。IS認為他們在文化上不如西方,又無法適應世界全球化趨勢,更認為若干西方國家對他們的不公平待遇。然而伊斯蘭地方菁英非但不求社會體系和結構改革,反而利用這些不滿情緒擴大其支持面,而且更加強穆斯林對猶太和基督教的激進態度。

穆斯林認為「伊斯蘭化」是未來「回教復興」的第三條道路選擇,伊斯蘭極端份子就利用政府的弱點、種族和氏族的矛盾,逐漸擴大其力量,增強其支持度,這也就是「聖戰」(Jihad)份子之目的,破壞國家既存的政治體系和公共制度,製造社會混亂和權力真空,他們便可趁勢掌握整個地區。「聖戰」組織則可利用有利時機建立政教合一的「哈里發」國家。這個歷史上盛極一時的「哈里發」國,曾於西元七至九世紀,佔領了從南歐西班牙至東方印度間的廣大土地。

(二)美國的錯誤:
中東極端主義的出現是近幾年的事,美國在未得到聯合國授權下,直接入侵並佔領伊拉克,在美國佔領期間更造成約五十萬人死亡,二至三百萬人淪為難民的悲劇。美國在伊拉克犯下的主要錯誤為:(一)禁止該國「復興黨」活動。(二)解散該國軍隊。(三)取消該國的官僚體系。因為美國擔心這些機構會使舊制度死灰復燃,進而與美國對抗。特別是美國將過去海珊政府有效的民族主義結構完全破壞,致使使伊拉克出現權力真空狀態。

然而最大的錯誤是美國在伊拉克佔領之初,利用宗教分歧而非世俗結構來解決該國的內部矛盾。由於美國支持過去受壓迫的少數十葉派,因而導致佔伊國多數的遜尼派不滿。華府控制伊拉克的方式,不是採取各教派共識,而是利用親美的少數教派,因而造成該國兩個主要教派的對立局面,更遑論該國猶太、基督教等其他宗教了。此外,美國對庫德族的協助,使該族成為國中之國,更加深了伊拉克的分裂,使該國中央政府權力根本無法施展,美國又採取武力鎮壓的血腥手段,致使積怨加深。

在美軍佔領期間,伊拉克極端份子發展迅速,由於美軍與各地方氏族建立起良好關係,極端份子乃被迫向伊國北部流竄,並逐漸為IS所吸收。受到阿拉伯半島各方支持的IS,其成員不僅有伊拉克遜尼派人士,更有來自全球包括歐洲、美國、歐亞大陸各地穆斯林狂熱份子,其中最兇狠的要算是來自俄羅斯高加索車臣地區的極端份子,他們對任何反對IS者,動輒施以死刑。

IS極端份子更利用石油貿易換取大量資金,他們掌握了敘利亞的石油生產和銷售網絡,這項貿易對恐怖份子和買方均極為有利,因為敘國石油含硫量極低,甚至利用家庭簡單設備便可提煉石油,IS極端份子便將這些石油賣給土耳其的黑社會,再轉賣到國際能源市場,據說IS每天可賺取200萬美元,不過目前若干主要石油生產工廠已遭美軍炸毀。

 

三、現況:

(一)組成複雜:
由於IS具有強烈的意識形態和廣大的社會基礎,所以它不僅能號召大量極端份子加入,也向各國派出大批極端份子進行恐怖活動。莫斯科資訊安全中心專家克雷諾夫(A.B. Kpылoв)指出,目前IS已具有國家的雛型,並擁有中央號令的部隊,在進攻伊拉克、敘利亞期間開始急速膨脹,對內它也實施社會保障制度,一切思想作為皆遵照伊斯蘭宗教法律推動。IS成立是由內向外逐步發展,在本地區逐漸坐大。他們最初攻佔了伊拉克石油生產地,掌握了資金來源,嗣以此資金再擴大其政治勢力。

IS極端份子始終認為「哈里發」是一個永生的理想國,也是「阿拉」所要的理想國度和社會,所以任何批評言論都是十惡不赦的犯罪行為。二00六年時,這群極端份子僅有4,000人而已,但擴充極為迅速,該組織最初只吸收前伊拉克海珊政府的軍官和士兵。但當「阿拉伯之春」逐漸蔓延到敘利亞時,大批敘國反對派也倒向IS,目前已成為兩大羣體,在敘利亞的一群約五萬人,多集中在敘國北部,在伊拉克約三萬人,並開始吸收穆斯林國家,甚至西方世界的極端份子,由於IS中擁有大量前伊拉克將領和軍官,所以在各次戰役中,均能不斷獲得勝利。

IS的組成極為複雜,他們由各種不同教派成員所組成,既有「基地」組織份子,也有前伊拉克「復興黨」成員,還有許多遜尼派人士。美國在推翻海珊政府後,大力扶植親美的馬立基政府,由於馬立基係伊拉克十葉派代表,伊國多年來的政治平衡遂遭到破壞,因此大多數遜尼派乃倒向IS,由於IS的軍事體系極為靈活,與西方正規軍事組織完全不同,它儘管遭受挫敗,但仍可隨時死灰復燃,根本無法徹底剿滅,這也是它不斷坐大的主要原因所在。

(二)資金來源:
IS目前也進行一些經濟建設和發展,如協助貧困民眾、大舉興建學校、成立健康和衛生體系,並通過民粹主義吸收年青人,但從長期而言,並不被看好。國際媒體指出,IS主要經費來源是靠搶劫和綁架,二0一四年伊斯蘭極端份子搶劫了伊拉克中央銀行,共取得九至二十億美元,這不過是其資金來源之一。從事正式作戰需要花費大量資金,不過進行各種小規模的恐怖活動則不必太多花費,如「九一一事件」,只花費30至50萬美元而已。根據資料顯示,IS的資金來源管道如下:

1.    伊斯蘭信眾傳統的固定捐獻,根據回教教義,這類慈善捐款,將透過伊斯蘭機構協助貧困大眾,或將這類資金用於伊斯蘭宗教的宣揚。
2.    穆斯林信眾可經由各地銀行的匯款系統,向「聖戰」組織直接匯入資金,這是一種極為祕密的捐獻,其詳細過程及方式,很難為外界所得知。
3.    各地銀行將穆斯林信眾的大量捐款予以集中,並由伊斯蘭機構予以統籌運用於某些特定的計畫及行動。
4.    IS從事毒品、珠寶、黃金、綁架、甚至盜賣古物等方式籌措資金。
5.    IS直接將其佔領區內的銀行、工廠、公司行號予以沒收或徵收,通過這類方式也可取得大量資金,近年IS在伊拉克、敘利亞境內,以這種方式籌措資金極為常見。

(三)對抗行動:
目前在陸上能與IS對抗者,只有伊拉克、敘利亞及庫德族三支勢力,由美國所領導的反抗聯盟,最大弱點是將伊朗、敘利亞政府排除在外,敘、伊既與IS作戰,何以將他們排除在外,況且他們才是IS的最大敵人。美國原本有意利用敘國反對派和土耳其陸軍來對付IS,但土耳其卻有自己的盤算,因為安卡拉當局希望將敘土邊界的庫德族地區建為緩衝區並設立「禁航區」(No-Fly Zone),成立一個難民庇護所,因為在土國境內目前已收容了160萬難民。

土耳其之目的第一、是想利用IS的武力打擊阿塞德政權,並讓極端份子經由土耳其向IS提供武器和資金,由於IS並無空軍,所以土國設立「禁航區」之目的,很明顯地是想阻止敘國空軍對IS的攻擊。第二,在於弱化「庫德族工人黨」(PKK)進而消滅敘利亞的民族主義運動,因為敘利亞庫德族也想建立一個類似伊拉克庫德族自治區的政治架構。安卡拉當局想用這種「一石二鳥」的方式推翻阿塞德政府,以及弱化目前唯一能與IS對抗的庫德族武力。

美國亟盼土耳其派軍前往敘利亞,也瞭解如無地面軍事行動的參與,根本無法徹底消滅IS,但歐巴馬總統既不希望中東軍事行動再遭失敗,又不願為長期戰爭所拖累。不過美國卻繼續支持敘利亞反對派與阿塞德政府之鬥爭,並在沙烏地阿拉伯每年訓練5000名敘國反抗軍。俄政府指出,目前北高加索已成為西方恐怖份子的溫床,IS的車臣極端份子並非來自俄羅斯,而是來自土耳其和西歐,因為在車臣內戰期間,這些國家曾給車臣極端份子提供庇護。未來如要徹底解決IS威脅,必須有一套全面戰略,至於消滅宗教極端主義,更需要取得域內各國的合作及協調,否則將難以為功。

 

四、未來發展:

事實上IS並不為穆斯林國家所認同,而且回教神職人員也不接受IS極端主義之看法,他們認為IS極端主義與真正伊斯蘭宗教思想並不相容,不過大多數阿拉伯青年也不支持所謂的「阿拉伯之春」。「基地」組織(Ali-Qaida)是美國政府支持建立的,而IS也就是從「基地」組織分裂出來的。目前它已對歐洲及俄羅斯構成嚴重威脅,因為歐洲各國境內都有龐大的伊斯蘭社會。二0一四年底IS曾表示將派遣極端份子使用難民身份,由敘利亞、土耳其前往歐洲,而西方國家根本無法分辨其真實身份。對於IS未來發展,俄學者專家之看法如下:

(一)俄外交部中東北非司副司長舒瓦耶夫(B.B. Шyвaeв)樂觀地認為,IS的高潮已過,未來其活動將逐漸降低,他對IS未來前景並不看好,並認為敘利亞、伊拉克二國政府功能將會提升,而美國未來也會加強對付IS,否則其在國外的恐怖活動將會更形擴大。科學院東方研究所研究員多爾戈夫(Б.B. Долгов)指出,美國一方面要對付IS,另一方面又要對付敘利亞政府,同時還要加強敘國反對派,因此敘國反隊派必須兩面作戰,美國這種荒謬的做法,自然使各方無所適從。不過這種矛盾政策,對美國而言是極其合理的,因為華府在本地區的政策是推翻敘利亞合法政府,削弱伊朗和真主黨的力量而已。

(二)俄外交部所屬外交學院普羅卓若娃(Г.K. Пpoзоpовa)教授表示,使用武力根本無法解決IS問題,因為伊斯蘭「哈里發」思想是具有歷史意義的,過去阿拉伯人就是利用「哈里發」思想來團結內部,共同對付異教徒和外來敵人。俄科學院國民經濟和公共政策教授庫茲涅佐夫(A.A.Kyзнeцoв)認為,伊拉克軍隊內部傾軋,毫無戰力可言,而美軍也不可能再度進入伊拉克,因此IS對本地區未來仍具有威脅性。俄外交官協會副主席巴克納諾夫(A. Г. Бaклoнов)亦認為從中、長期而言,IS對外界極具影響力。俄科學院副主席特卡琴科(A.A.Tкaченкo) 則表示,如果政府軟弱無能,社會腐化不公,而權力又出現真空,IS極端主義便很容易滋生成長,「聖戰」運動亦將在各地展開而難以撲滅。

(三)莫斯科國際關係學院文化關係中心研究員紀寧(Ю.H. Зинин)表示,談到IS的未來,有人認為這個組織將從內部崩解,因為它缺乏強有力的中央,領袖之間相互傾軋,但也有人認為本地區的武裝衝突將會持續幾十年,因為遜尼派與十葉派的歷史矛盾太大。該學院另一名教授德魯熱諾夫斯基(C.Б. Дpyжeлoвcкий)則將IS與一九九一年阿富汗內部的塔里班相比,它既有完整的政府組織,也受到一些國家的承認,但二00一年遭美軍攻擊,僅三天便被徹底擊潰。IS未來有可能向外蔓延,北非、東非也許會出現類似「哈里發」國的組織,由於非洲基本上並無國界可言,因此極端份子極易在這個地區流竄,種族暴亂也可能隨時發生。

(四)未來IS也可能向阿富汗、伊朗、巴基斯坦蔓延,目前IS還無法威脅到伊朗安全,但如果各方持續大規模轟炸,這些極端份子就有可能向阿富汗、巴基斯坦逃亡,據說IS已派出人員前往阿、巴二國進行聯繫,而塔里班也已正式要求與IS共同對抗由美國所領導的中東聯盟。在世界全球化的發展中,IS仍採取一千年前的經濟經驗,毫無效率可言,儘管其經濟尚能自給自足,但並不符合現代經濟。目前只有伊朗、巴基斯坦及沙烏地阿拉伯三國仍採取伊斯蘭式經濟,雖然他們在某些方面也取得良好成效,但多半結果是令人失望的,最荒謬的想法是各國有意重鑄金幣,並以黃金作為幣制標準。這些國家經過多年實施,最近已準備重新思考他們的經驗。

 

五、結語:

莫斯科的學者專家普遍認為,當前中東的紊亂局面,其實與近年美國支持反對派推翻當地合法政府有關,至於IS的恐怖行徑以及歐洲難民潮的不斷擴大,更是美國非法佔領伊拉克期間,實施錯誤的宗教政策所致,而今反IS聯盟中,美國仍堅持排除伊朗、敘利亞,寄望於另有所圖的土耳其,自然是緣木求魚。為有效地遏阻IS之發展,俄羅斯主張必須維護國際法,強化及恢復伊拉克政府功能,以及徹底解決敘利亞問題,至於對抗IS的有效政策,自應包含政治、軍事、經濟、社會等各種手段,而且必須通過國際協調合作。俄羅斯反對美國,歐盟及若干阿拉伯國家培養反對派推翻合法政府的作法,因為這些反對派多半與伊斯蘭極端份子和恐怖份子有所關聯,因此如無國際法加以規範,中東地區的秩序與和平將徹底崩潰。毫無疑問,未來在中東問題的解決上。美俄如無法協調彼此利益取得共識,而反IS同盟各成員又不願捐棄成見,那麼中東和平穩定恐怕仍將遙遙無期。


注釋:
1  納烏姆金教授(1945. 05. 21),俄羅斯科學院東方研究所所長,曾任俄東方雜誌總編輯(1998),俄外交部及聯邦安全委員會委員,俄非政府組織戰略及政治研究中心主席,聯合國秘書長文明聯盟之斡旋大使,曾任美國、歐洲、阿拉伯、亞洲等多國大學講座,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訪問教授(2003),納氏精通阿拉伯語及中東問題,並曾擔任俄總理普里馬科夫(Евгений М. Примаков)的助理,參與俄羅斯中東政策的制定。2011年應邀訪問台灣,之後2012年在該所成立台灣研究中心,加強兩岸問題之研究。
2  Федортенко А. В., Исламское Государство: Истоки, Современное состояние, Перспективы, Научная Жизнь, Выпуск No. 1 (40)/2015, Большую часть статей присылают докоранты ученые России. стр. 221-225.
3  Наукин В. В., Кризис на Ближнем Востоке: внешнее вмешательство и разгул экстремизма Валдайские записки #3/ Ноябрь 2014. стр. 1-6.
4  同註二 
5  同註三
6  同註二

(本專欄作者觀點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