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書益

前駐俄資深外交官
2014-09-17

 

一、前言

儘管歐巴馬總統等西方政治領袖不願承認,但最近東西冷戰的發展趨勢,卻是一個不容否認的事實。特別是在烏克蘭危機和東、南海衝突以來,已使美、日、歐盟與俄、中的對立情勢日益尖銳。美、日積極拉攏菲、越、澳等亞太國家進行包圍,俄、中則以中亞和南亞國家予以反擊。最近雙方不僅在軍事上的摩擦令人憂慮,其實在經濟和金融方面的衝突情勢更值得注意。
    
 

二、馬航事件:美俄衝突的情勢升高

七月十七日一架從阿姆斯特丹飛往馬來西亞吉隆坡的馬航班機(MH17),在烏克蘭東部、俄烏邊境上空,遭地對空導彈擊落墜毀,機上295名乘客全部罹難,此事震撼國際社會。烏國政府與親俄民兵交相指控對方應為此事負責。烏國防部聲稱,在與境內叛軍駁火中,從未使用地對空導彈,叛軍則謂,他們並無擊落如此高度飛行物的有效武器。美國總統歐巴馬立即譴責這起空難係「全球性悲劇」,並點名烏克蘭危機係俄羅斯對烏東分離份子提供武器所致。美政府官員十八日更向新聞界透露,馬航班機係遭俄製SA-11(山毛櫸)系列防空導彈擊落,甚至不排除是從俄境發射之可能性。俄羅斯則強烈反駁,普丁總統更強調指出,烏克蘭政府應為馬航事件負責,並謂倘烏軍未對烏東分離份子進行攻擊,就不會發生這場慘劇。

為懲罰俄羅斯支持烏東分離份子侵犯烏國主權,且未充分配合馬航事件之調查為由,美國與歐盟廿九日宣布將擴大對俄經濟制裁,而且特別鎖定俄羅斯金融、軍火、能源等主要產業,以迫使莫斯科停止對烏東親俄叛軍的繼續軍援,不過歐巴馬強調,當前美俄關係冷淡絕非「新冷戰」,完全是針對烏克蘭危機的「特定議題」。西方國家的制裁,自然引起莫斯科的極大不滿,俄政府亦於八月六日下令,全面停止從美國與歐盟進口糧食、蔬果及農產品以為報復。此外,並考慮禁止歐盟與美國民航客機飛越西伯利亞上空,此舉勢將使飛航成本大幅攀升。估計歐洲每趟航班將增加3萬美元,3個月將損失10億美元,不過俄羅斯每年亦將失去3億美元的「飛越費」收入。

歐巴馬總統認為,新一波的制裁行動將對俄國經濟造成更大的衝擊,預期未來俄羅斯能源、金融、軍火企業將呈現零成長。他指出:「其實在制裁之前,已有1000億美元自俄國流出。」特別是西方禁止能源科技和設備之輸俄,將可限制其在北極、深海及頁岩油的開採能力。因為俄羅斯擁有全球最大的油氣蘊藏,過去20年來一直是其經濟和地緣政治實力復甦的最大動力。不過分析認為,制裁亦將導致兩敗俱傷,估計今(二0一四)年俄將損失230億歐元佔GDP1.5%    ,明年將損失750億歐元佔GDP4.8%,由於對俄實施高科技和軍品出口的限制,歐盟今年也將損失400億歐元佔GDP 0.3%,明年將再損失500億歐元,俄羅斯也將步入經濟衰退。不過對美國卻無太大影響,因為美俄貿易不大,況且美國也不需靠俄羅斯的能源供應。此外,為尋求融資,莫斯科必向北京靠攏,俄中關係勢將全面提升。根據報導,為解決融資需求,俄國內各大銀行,最近向香港等亞洲銀行融資腳步已有加快之勢。

 

三、外交對立:美、中的包圍與反包圍

二00九年歐巴馬總統提出所謂「重返亞洲」和「亞太戰略再平衡」的戰略構想,目標都指向中國,因為後者在亞洲的外交策略有轉趨強硬之勢。二0一0年七月美國務卿希拉蕊,在東協論壇上強調南海與美國國家利益,其實就是華府高調介入南海之始。二0一二年七月希拉蕊進行中國週邊6國之行,明顯有包圍中國之意。今年四月歐巴馬總統先後走訪日本、南韓、馬來西亞與菲律賓4國,僅管他再三強調「並不是要圍堵中國」,但其對北京展開的戰略布局卻昭然若揭。如訪日期間,歐巴馬不僅重申兩國的軍事同盟,並明確指出美日安保條約涵蓋釣魚台;至於在馬尼拉的演說,他更公開警告中國,切勿以武力解決領土爭端,倘菲律賓遭外來攻擊,美國將挺身相助云云。

最近美國更積極推動與越南、澳大利亞等南太平洋國家的軍事合作。八月中旬美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鄧普西上將訪問河內,這是一九七九年以來,美國軍方訪越的最高將領。八月十二日,美、澳簽署一項為期25年的軍事協定,美國將擴大在達爾文港的駐軍規模,從南海與麻六甲海峽對中國進行圍堵。日本亦與澳大利亞簽署軍事協定,並轉移「蒼龍級」潛艇技術,美、日、澳「鐵三角」成形,太平洋第二島鏈的防衛得以強化。安培的「日本-夏威夷-澳洲-印度」、「鑽石安保防線」目前只欠印度,因此八月七日美國防部長海格的訪問新德里,也就是希望將印度拉入美日的反中陣線。

為對抗以美國為首的亞太海洋集團之包圍,俄、中海軍艦隊五月二十日在長江口以東,釣魚臺西北海域進行聯合軍演,傳遞出在美日聯盟之際,俄羅斯站在中國一側的訊號。習近平同時在上海「亞洲相互合作與信任措施會議」(簡稱「亞信」CICA)第四屆峰會上,抨擊美國企圖在亞洲建立軍事同盟,破壞亞洲的安全與穩定,因而主張亞洲事務由亞洲人來解決,建議「亞信」24國成立一個區域安全新架構。顯示中國有意經由「亞信」的陸權國家與美、日為首的海權國家相抗衡。此外,北京更進行一連串的外交出擊,如德總理梅克爾的來訪,以及李克強英國和非洲之行。特別是習近平訪問拉美,進入美國之後院,更有反包圍的態勢。習氏繼普丁之後訪問古巴,更令華府有芒刺在背之感。

 

四、俄中聯手:與美國分庭抗禮

(一)金磚五國銀行的成立:
七月十六日俄、中等金磚五國領導人,在巴西第六屆峰會上,決議成立「新開發銀行」(NDB),公開挑戰美元為主、歐美主導的全球金融體系。該銀行總部設於上海,總裁由五國輪流擔任,首任總裁由印度出任,任期五年。初期股本為500億美元,未來將增資到1000億美元。此外,還設立一個類似國際貨幣基金(IMF)的「緊急儲備基金」(CRA)1000億美元。該銀行與基金之設立,主要是與一向由歐美主導國際金融體系相抗衡。普丁總統稍早就曾批評,目前國際貨幣體系過份依賴世銀和IMF,而後者對新興國家貸款的限制過多。NDB將為金磚五國和其他新興國家提供資金來源,使五國未來對融通決策有更大的掌控權。

(二)尼加拉瓜運河的開鑿:
今年五月,俄羅斯在聖彼得堡經濟論壇上宣布,同月廿二日尼加拉瓜政府將與俄羅斯簽署一項有關尼加拉瓜運河的開鑿協議,跟據協議俄羅斯將參與運河的修建,尼方並允許俄國戰機、軍艦未來在尼國太平、大西兩洋沿岸巡邏執勤。這條由中國商人王靖與香港HKND集團投資和管理的運河,預計長286公里,造價超過4000億美元,能通過超過40萬噸的超級油輪,所以當其完成後,極可能使美國控制的巴拿馬運河重要性降低,故其開鑿極具政治和經濟的戰略意義。

(三)東非與拉美鐵路的修建:
五月十一日李克強在肯亞與東非各國領袖簽署東非鐵路建設協議,該鐵路將打通肯亞、坦尚尼亞、烏干達、蒲隆地和南蘇丹等東非6國,全長2700公里,中國將提供資金、技術和管理經驗。此外,習近平在訪問拉美期間,八月十六日在巴西里亞宣稱,中國、巴西、秘魯3國,就將修建一條連接大西洋與太平洋的鐵路而進行合作。這條橫貫南美洲大陸的鐵路完成後,巴、秘兩國內陸的商品和物資,將可經由陸路直接出海,無須再繞行巴拿馬運河,屆時中國在東非與拉美的政治、經濟影響力勢將大幅提升,毫無疑問,因此拉美鐵路之修建,對美國在中南美洲的利益將是一項直接挑戰。此外,中國還將推出泛亞、中亞和歐亞高鐵,加強與週遭國家之聯繫。

(四)金融角力的逐漸增加:
六月三日俄財政部長西魯安諾夫(Anton Siluanov)宣布,俄中將合作建立一家新信貸評級機構,該機構初期將對俄中投資項目進行評估,未來擬將服務項目推廣到亞洲其他國家。該評級機構將堅持獨立、公正,及「非政治化」目標,俄中過去一再抨擊普爾、穆迪、惠譽三家歐美評級機構「受政治操作」,因此俄中新評級機構將可打破西方操控和壟斷,為投資者提供另一項新選擇。

最近中國對美國全球金融霸主地位之挑戰非常積極,除主導金磚五國銀行,進軍非洲、中南美外,今年十月更將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其針對美日主導的「亞洲開發銀行」之企圖極為明顯。為因應人民幣國際化之趨勢,中國在法蘭克福設置境外人民幣交易中心,中國與俄、德、法、南韓交易均可以人民幣作為結算貨幣。此外,中國更開始對微軟等多家歐美跨國企業進行密集的反壟斷調查與開罰,毫無疑問東西冷戰已從經濟和金融戰場正式展開。

 

五、結語

廿世紀冷戰期間,東西對抗壁壘分明,但目前歐洲集團和亞太國家,多視中國為主要貿易夥伴,特別是若干傳統上依賴美國保護的亞太國家,由於經濟上受惠於北京,所以很難全面追隨美、日與中國對抗。至於歐盟與俄羅斯的關係,除曾受蘇聯控制的東歐國家支持對俄制裁以外,德、法等與俄羅斯經貿關係密切的歐盟大國,很難與莫斯科完全切割,特別是在能源供應方面。此外,中國既不願在烏克蘭問題上開罪美國與歐盟,相對地在東、南海衝突上,俄羅斯也不會過份表態支持中國。這種「競而不爭,鬥而不破」情勢,恐怕就是廿一世紀新冷戰的最大特徵。

烏克蘭危機、俄軍入侵,以及日前普丁的核武威脅,使美國、歐盟與俄羅斯關係急遽惡化。在亞洲方面,以美、日為首的海洋國家集團,正對中國展開包圍之勢,而不甘示弱的北京不僅聯合中亞、南亞等陸權國家予以反擊,更經由非洲、拉美,從美國的後院進行反包圍。為對抗華府的壓力,俄、中還以成立金磚五國銀行和緊急儲備基金,特別是逐步放棄以美元作為結算和交易的貨幣,以及修建尼加拉瓜運河和高鐵等方式,直接挑戰二戰以來美國所主導的世界金融體系,及其所掌控的巴拿馬運河,從根本上削弱美國在全球地緣政治上的影響力。在中東紛擾不斷、伊斯蘭國(IS)威脅日增之際,未來如何因應俄中挑戰,恐怕是華府必須正視的問題。

(本專欄作者觀點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