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開煌

銘傳大學兩岸研究中心主任、兼任教授
2019-06-27

 

一、中方對抗美方霸凌

自從美國的領導人川普去(2018)年正式對中國發起經濟霸凌以來,儘管外界都以「貿易戰」來形容川普的行動,但北京當局則一直以「貿易爭端」、「貿易糾紛」、「貿易摩擦」等比較淡化的字眼來形容其衝突,在應對策略上,也比較和緩,去年9月24日,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佈《關於中美經貿摩擦的事實與中方立場》白皮書中,在用字譴詞、目標目的、文章結構等方面,相對還是以澄清事實、敘事說理、穩定大局、闡明立場作為白皮書的主軸。而且在「白皮書」之外,也不具有更多的行動。而且在G20的會議上,雙方還達成了重啓談判的協議。可惜得是中、美對當前「談判」的定義並不同:

中方的談判是「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精神,本著善意和誠信,通過磋商解決問題,縮小分歧,擴大共同利益。」1 還是中方認定,雙方既有分歧,當然是本諸上述的立場,找出妥協的方案,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然而美方的談判表現,特別是當前極右政客的談判是:以我為主,對我有利,而且居高臨下,欺壓對方,在談判的目的是要對方無條件投降,同時反覆無常、2 不斷抬高要價強壓對方、單方得利。

這就在「談判」一開始注定自然不可能結果,注定是失敗的談判。不過雙方還是談了10輪,然而,今年5月先是川普無端指責「中方在協議的部分內容上「出爾反爾」。4 美國人也許不知道,說中國政府「失信」這件事是很嚴重的指控,中國政府一直相信「論語」所告誡的「民無信不立」的古訓,(論語‧顏淵篇)這句話是說「為政者所能做到的是對人民講信用以使人民對於政府產生信心,一旦政府失信於民?,則政府的統治權力就不存在了」。雖然如此,中方為了守信,還是依約派員赴美進行第11輪貿易談判,當然美國人並不理解,依然採取高壓姿態,必然導致談判無果,這次中共不再沉默,特別就中美經貿「磋商」的情況,發表了有關「磋商」的中方立場的「白皮書」,可以說是全方位反擊美國的不實指控,全面地攻擊美國背信忘義,侵犯中國主權,說明中方的立場。中共官媒直指川普的作法是「蠻橫霸道、仗勢壓力、罔顧規則、不講道義」的行徑,這麼直白的指責,可以說是自從中共推動「改革開放」政策以來,在外交事務上,從來未有的作法,特別是中共一直視「中美外交」為其對外關係的「重中之重」的情況下,當前中共在對美國川普團隊的輪番攻擊,可以說是直接釋放了「絕不屈服,準備應戰」的明確信號。

 

二、中共的「持久戰」策略

其實自從前(2017)年川普啓動所謂「301」條款,到去年初揮舞關稅大棒,當時中共仍在困擾,並不、完全摸清楚狀況;從一方面防禦性的因應,只能在關稅問題出招,另一方面當時學者對中美關係的預測,依然比較樂觀。5 到了去年的下半年,中美的關係呈現明顯的惡化,不過當時美國川普政府也不僅僅是與中國關係,而是幾乎全世界與他都不好。當然對中國不僅僅是關係不好的問題,關鍵是定位的變化,川普政府從前年底到去年初的三份報告:《國家安全戰略報告》2017年12月18日、《國防戰略》2018 年1 月19 日和《核態勢評估報告》2018年02月04日,從以往的合作關係,改變為競爭對手,同時在《國防戰略》中稱為中國長期戰略競爭者,在《核態勢評估報告》中「認為中俄是美國的潛在核對手,建議美國擴大核武能力,發展低威力核武應對威脅、提高威懾力,且防止北京以核武謀取優勢。」可以說之三份報告是已經將中國視為美國的競爭者者甚至競爭敵手,中共的學者認為「從報告中對中國的戰略定位用詞可以看出,美國對華政策正處於大轉型和大調整的階段。作為世界第一大和第二大經濟體,中美關係從未如此重要又如此脆弱。」

因此,在2018年的下半年中共中央召開過「外事工作會議」開始,對中國的國家安和新的國際形勢就有了判斷,習近平提出要「把握國際形勢要樹立正確的歷史觀、大局觀、角色觀。」習還意有所指地提醒「我們要深入分析世界轉型過渡期國際形勢的演變規律,準確把握歷史交匯期我國外部環境的基本特徵,統籌謀劃和推進對外工作。」7 從這些話語來看,北京已看到了世界的變化性、複雜性,其中的主要因素自然是美國,川普政府對中共這樣的競爭對手,是以經貿為切入口,逐步擴大形成科技、軍事、制度、道路、意識形態之爭,此一態勢,自去年中期開始就愈加明顯和明確,大陸學者在討論中關係時,已經提出警語,丁奎松“美國對華定位的轉變是戰略性轉變,千萬不能當成策略轉變”。丁原洪“中美之間存在不可調和的根本性矛盾,即美國試圖永遠稱霸世界,而中國追求民族復興、堅持走社會主義道路。在這樣的邏輯下,出現中美之間摩擦不斷的情況無法避免。”柴衛東也認為,中美關係未來將是全面的、長期的、全域的“掰手腕”關係,不會因一時一事而改變,我們對中美關係一定要摒棄幻想和幻象。大都份學者普遍認為,未來美國將在戰略、安全、經濟、科技、文化等各個領域對中國持續施壓,從而實現對華全面遏制,以打斷中國的崛起進程。8 上海復旦大學馬蕭蕭指出「特朗普深知中美貿易戰同樣對美國不利。如此仍不斷升級,除了保護美國無線通訊產業外,根本目的還是打壓中國崛起,以美國優先來使美國再次強大。」9 

BBC中文記者王凡在一篇報導中直接點名:「種種跡象表明,中國技術的崛起觸動了美國人「國家安全」的敏感神經。」他又說北京頒布於「2015年的政策計劃」,「是中國打造製造強國戰略的第一個十年行動綱領,指出中國未來重點發展的高科技領域所在並提供大力支持,其中重點領域覆蓋新一代信息技術、航空航天、海洋、軌道交通、新能源汽車、電力、農業、新材料、生物醫藥等十個方面,…力爭通過三個十年的努力,到新中國成立一百年時,把我國建設成為引領世界製造業發展的強國,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打下堅實基礎。」而美國在對中國貿易戰中,美國列出的徵稅清單與這個計劃重點領域有諸多重合之處。」10 而美國政府編違的理由是「中國製造2025」會使中國政府在一些新興產業上為本國企業提供政策傾斜,不利於市場自由競爭。」11 

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北京對此一新的情勢肯定是了然於胸的,所以在《關於中美經貿摩擦的事實與中方立場》白皮書中,基本的策略是「持久戰」:為什麼打「持久戰」呢?說白了就是「敵強我弱」、「敵眾我寡」、「力不知人」、「技不如人」,但是「敵失德,我得道」,立即對陣並無勝算,但對自己有信心「理應得勝」,只是時間、時機,條件均未成熟,故而採「持久戰」。

那麼如何打「持久戰」?從消極來看,「持久戰」就是要「拖而不降」,「拖以待變,伺機而動」,所以「持久戰」自己也必須有「拖」的本錢,而「拖」的本錢來自「敵方失道」,和我方的「團結、自信」。在此基礎上,積極的「持久戰」,就在「拖以制變,消耗對手,扭轉形勢」。最終「擇機而行,擊敗對手」,所以毛澤東所著的「持久戰」乙文中,12 描述了抗日戰爭的「持久戰」有「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敵之戰略進攻、我之戰略防禦的時期;第二個階段,是敵之戰略保守、我之準備反攻的時期;第三個階段,是我之戰略反攻、敵之戰略退卻的時期;相較於蔣介石的以空間換時間的「持久戰」就高明多。

準此我們重讀北京走去年發佈的《關於中美經貿摩擦的事實與中方立場》白皮書,其實就是中美摩擦的積極「持久戰」的宣示。之所以是積極「持久戰」,是因為在《摩擦》白皮書中,不僅僅是「拖而不降」,而且在內文中有三節「美國政府的貿易保護主義行為」、「美國政府的貿易霸凌主義行為」、「美國政府不當做法對世界經濟發展的危害」的內文,與其說是「中美經貿摩擦」,不如說是美國川普政府與美國人民與全世界的「經貿摩擦」,所以最後談「立場」時,也是以全球和平和全球發展的觀點、來闡述中國的「立場」。特別在結語說得更清楚「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面對不確定不穩定不安全因素增多的國際形勢,中國不忘初心,始終與世界同行,順大勢、擔正義、行正道,堅定不移維護多邊貿易體制,堅定不移推動全球治理體系變革,始終做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堅定不移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13 

中共發佈了積極「持久戰」的宣示之後,世界各國,各地區,各大企業馬上意識到,這場「摩擦」對全世界而言,必將是一場沒有「看客」戰爭,對全球所對的國家,「選邊站隊」都是「躲不開的議題」,對全球的大公司、大企業而言,「表態下注」是「繞不過的選擇」。原本川普政權認為以美國的強大,孤立中國是很容易的。

然而從鬥爭的角度看,中共對美方的持久戰,一開始就是以未來進步的價值觀---全球化去反美國優先,以「一帶一路」的多邊合作去對抗美國的單邊主義,用通俗的策略就是以國際統戰來對抗美國的川普政府,所以很容易將對抗的形勢從兩方團堵中國,轉為進步、未來的價值觀和保守的、過時的價值觀的取捨,這就使得任何國家、集團很難清楚地站隊,陣營的劃分就清晰了,美國也就很難看清楚未來的走勢了。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就警告說,美中之間如果爆發貿易戰將嚴重損害自二戰以來支撐國際繁榮的基於規則的多邊體系。他說,“世界各國,不管是大國還是小國,都將受到損害。14 柏林出版的《每日鏡報》以「歐洲人不應盲從川普」為題,點評了川普的這一行政命令。文章認為,德國以及歐洲需要就此展開一場不帶預設立場的討論「歐洲將不可避免地被牽入到這場美中之間的新冷戰中。就像歐洲企業無法無視美國對伊朗的制裁一樣,美國在科技方面遏制中國,歐洲企業也無法獨善其身。」15 

在美國包括沃爾瑪、Costco、Target、李維斯在內的661家美國企業、機構聯名向白宮寫信,敦促美國回到經貿磋商談判桌,防止關稅問題進一步升級。16 以上的信息說明、他們並沒有站隊中國,但是也沒有加入美國們號召。當然要完全破解反中聯盟在利益上可以得逞,但要破除西方統治了迄四百年的習慣、心態、在這一點上,不分美國或歐洲,在美國則不分共和黨或民主黨,總之,「中國崛起」的本質就一場路程遙遠的「持久戰」。

當然北京的「持久戰」還有一個戰場,至關重要,那就是中國大陸內心,精英階層和民間社會對中國的自信心,事實上,隨者中美「經貿摩擦」,在中國大陸的輿論場就出現不少的悲觀的論點和聲音,中共官媒稱之為「投降派」,新華社說「也有少數人得了“軟骨病”,喪失了民族氣節,到處鼓吹“中國處於劣勢,呼籲眾人妥協”的投降論調,混淆視聽、擾亂輿情、渙散人心。對此,我們必須旗幟鮮明地說“不”,理直氣壯地開展鬥爭,讓“投降論”成為過街老鼠。」17 不僅是新華社,人民日報、光明日報也同聲譴責,這也說明了中國大陸內部的心態,依然是洋奴式的被殖民心態,自信心嚴重不足,同時也突出了北京「持久戰」策略的短板,即簡單地「持久戰」足以禦外,但不足以勵志,而「持久戰」策略致勝的關鍵就在於內部的士氣和自信,而美方在貿易談判上的咄咄逼人,貪得無饜,恰恰給了北京修正簡單地「持久戰」的良機,在談判議題、和反擊川普政權的霸凌上,發出組合式的「持久戰」,即中國和平崛起的「持久戰」與反擊川普政權的霸凌「接觸戰」相結合,戰略耐力和戰術接觸相結合,戰略定力和戰術能力相結合。

 

三、中共的「戰術反擊戰」

「反擊戰」是實打實,硬碰硬的短兵對決,北京在中美關係上祭出這樣的組合拳,其實也有不得不爾的苦衷,對中共而言,他們從與美國川普及其極右團隊接觸、談判的過程中,逐漸意識到,美方在經貿領域追求的不是一般的「公平貿易」「雙贏」結局,而是要美國獨贏、通吃的零和式的貿易戰;在科技領域的競賽,不是以往的技術封鎖和平等保護智產的結果,而是中方必須停止技術研發的繳械式的科技戰:在制度、道路領域的競賽上,不是追求尊重多元的和平競賽,而是脅迫投降,致人於死的投降式的制度戰。簡單說美國的要價就是當年的中日「廿一條」18 ,這就不定相互妥協,而且直接要中國投降。同時,奮起對抗也有利於團結民眾,喚起自信。所以第11輪貿易談判談崩之後,對川普政權的態度、就出現巨大變化,採取直接對決的方式:

先是「輿論戰」從5月14日至22日,《人民日報》連發九篇“鐘聲”文章,針對“美國吃虧論”、“加徵關稅有利論” 、“中國出爾反爾論”、“美國重建中國論”、“中國強制轉讓技術論”、“中國技術有害論”、“中國盜竊智慧財產權論”、“對華文明衝突論”、“中國退步論”等錯誤論調予以全面駁斥。緊接看從5月23日到31日,再連續刊發“鐘聲”的評論文章。評論認為,「國際秩序容不得任性妄為——無視規則必將失敗」、「公平合作是唯一正確選擇——零和博弈必將失敗」、「狂風驟雨不能掀翻大海——逆勢而動必將失敗」、「搞科技霸權就是阻礙發展進步——拒絕競爭必將失敗」、「玩弄強權註定失道寡助——唯我獨尊必將失敗」、『「美國例外」是有害的文明優越論——雙重標準必將失敗』、「信用破產是最大的破產——言而無信必將失敗」、「難道非要撞了南牆才回頭——一意孤行必將失敗」、「機關算盡一場空——自作聰明必將失敗」等9篇評論文章,而且有意向全世界和美國提出警告:「倘若美方由著性子定要「一條道走到黑」,那就是選擇了一條自棄之路,這條路注定只有一個終點,那就是失敗!」19 隨後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於2019年6月2日發表《關於中美經貿磋商的中方立場》白皮書,而這份「白皮書」,從談判的角度,直接指責,沒有外交辭令,德國媒體就說「老牌強國與新興大國之間的關係已然從根本上顛覆。華盛頓與北京之間的互信已經降到了30年來的最低點,兩國政府都將貫徹自己的長期戰略目標:盡可能削弱對方對自己的施壓能力。」20 有人統計了一下,《人民日報》從5月14日開始到現在27篇文章談了兩方面內容:美國錯在哪裡,我們該幹什麼。而央視的“新聞聯播”從5月13日到現在,每天對美火力全開,這也是史無前例。21 經此輿論的決裂,大家一致認為中美關係已經回不到以前。換言之,中美之間的較量已經從經貿糾紛,提升為科技競爭(以2025中國製造、5G技術等為核心的鬥爭)那麼在北京當局發動了一連串的宣傳戰之後,中美兩國在經貿、科技層面的「修昔底德陷阱」,已經很難避免因為正哈佛大學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Tillett Allison, Jr.,1940年3月23日-)指出的那樣:「修昔底德陷阱」的可怕之處在於,雙方越來越相信如果不對對方強硬,其結果就是既丟面子又具有毀滅性。」22 

其二、中國官媒人民日報5月29日刊發署名「五月荷」的文章稱,美國生產的許多產品,都高度依賴中國稀土資源;當前美方完全高估了自己操縱全球供應鏈的能力,奉勸美方不要低估中方維護自身發展權益的能力,並用了古語:「勿謂言之不預!」這句話立刻被彭博社、CNBC及CNN等美媒引用並翻譯為「別說我沒警告過你(don't say I didn't warn you)」,外媒解讀為這是中國罕見對美國釋放「主動進攻」反制的警告信號,也是中國對美國下的「最後通牒」。23 

其三開始提出恢復談判的條件,開始正式應對的策略就是「針鋒相對」。24 而「白皮書」就是輿論戰的先導,主要中國商務部副部長兼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王受文在「白皮書」新聞發佈會上,對美國提出「要想達成協議,必須取消最新一輪關稅」25 的談判條件,這是開始對美施壓。

其四中國商務部5月31日宣布將建立「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將那些基於非商業目的對中國實體實施封鎖、斷供或其他歧視性措施,對中國企業或相關產業造成實質損害,對中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或潛在威脅的外國法人、其他組織或個人列入其中」。26 以反制美國把中國通訊設備商華為和68家附屬事業列入「實體清單」(Entity List)。

其五媒體報導6月4、5兩日,由中共國家發改委召開,大陸商務部及工信部均有派代表出席的會議,召集美國的微軟(Microsoft)、戴爾(Dell)、韓國三星(Samsung)等大型科技企業高層開會,警告企業如果配合川普政府對中國企業實施禁售關鍵技術的命令,可能面臨嚴重的後果。27 

其六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6月5日前往俄羅斯展開三天國是訪問,並出席第廿三屆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這是中美貿易談判破裂後,習近平首次出訪,訪俄期間和俄羅斯總統普亭舉行峰會,決定將兩國關係提升為「新時代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雙邊關係再上一階,雙方亦簽署卅多項政府合作文件與一攬子商業協議,官方稱,兩國進入「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係」。28 正值此時,外界自然解續為是中美國際博奕的一環。配合習倡建以「一帶一路」,做大共同利益的蛋糕,與世界共享全球化的好處,中共的領導階層馬不停蹄地出訪。當然也都有因應美國霸權的霸凌和西方的傲慢的作為的思考置於其中。

其七中國工信部於6月6日上午向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廣電發放5G商用牌照。中國電信在內的4家業者發出5G商用牌照,比預計時程提前,目的是拉動5G產業鏈。陸媒稱,中國正式進入「5G商用元年」。在此之前,中新網曾指出,按照工信部原本規劃,2019年中國進行5G試商用,2020年正式商用;現在等於跳過臨時牌照,直接進入商用。29 

其八據媒體報導稱,中國發改委連續兩天三次召開稀土相關會議,…業內認為,在密集會議後,稀土產業有可能出現新一波的政策規範,包含環保檢查、指標核查和戰略儲備等。30 

其九英國「每日電訊報」,在中美貿易戰升級下,中國開始把火力對準好萊塢,不許在影院和電視播放美國電影,而且解僱美國演員。…報導指出,中國電影局已對發行商表示將來美國電影不能得到確定的發行日期,除非這些電影部分在中國製作。幫助國外企業進行中國業務的國際律師哈里斯更表示,中國官方在這方面會繼續升級,未來中國隨時不會再有美國電影。31 其他文教的措施還包括了:32 6月3日,教育部對赴美留學人員發佈2019年1號留學預警,提醒廣大學生學者,出國留學前加強風險評估。6月4日,文化和旅遊部發佈中國遊客赴美旅遊安全提醒,提醒中國遊客充分評估赴美旅遊風險。6月4日,外交部和中國駐美國使領館提醒赴美中國公民和在美中資機構提高安全意識,注意加強防範。6月8日,國家發展改革委透露正牽頭組織研究建立國家技術安全管理清單制度,以更有效預防和化解國家安全風險。

迄今為止中共在「戰術反擊戰」方面,除了輿論戰彰顯決心之外,在行動上也使用了「技術」、「政策」、「資源」和「市場」等四個手段。並顯示其「戰術反擊戰」有四大特點:一是針鋒相對以關稅對關稅,以技術對技術;二是以市場對優先,以市場為對美方綜合優勢;三是以資源優勢對美方的需求,四是同時著手將對美反制措施常態化。

總之,中美之間從去年的關稅戰,一路發展迄今,在美國自以為是的霸凌作為下,糾紛升級為鬥爭,鬥爭再升級為博奕;有「糾紛」只要開誠佈公地「談判」,就可以找到妥協之道;到了「鬥爭」則需要通過複雜的實力對比,甚至是真正的較量決定出勝負,只要勝負已定也就結束;再到「博奕」就是一場曠日持久的消耗,是心理和實力的綜合較量,這是「持久戰」。中共在看清形勢之後,提出「戰略持久戰」與戰術反擊戰」相結合的「組合拳」,代表中共對這場大博奕的性質,已經認定,決心已經下定。中共外交人員發言稱「貿易戰中方不想打,不願打,但絕不怕打,如果有人打到家門口,我們會奉陪到底。」33 絕非虛言。

 

四、結論

事實上美國自上世紀九十代開始,就在阻止中國的發展,只是以往使用「和平演變」,如今使用直接打壓,所以當前的中美關係其主軸已從接觸轉為對抗,故而在本質上已經不是經貿糾紛了,而圍繞著中國崛起,中國關心的是自己能不能,何時崛起;但西方人討論如何不使中國崛起的鬥爭,在他們的思惟中,中國不該崛起。澳洲前總理陸克文(Kevin Michael Rudd;1957年9月21日-)近日在紐約時報撰文稱這是一場「民族主義之爭」,他說「根本原因在於,民族主義不僅僅是特朗普治下美國的一個因素,它現在也是中國的一個重要因素,並通過中國歷史的稜鏡予以強化。在中國看來,過去100年裡,中國在與美國打交道的大多數時候,一直都是弱勢的一方。如今,北京認為,中國不再軟弱。」34 

如今的形勢看來對美國不利,我們看到的「美國公司兩造押寶」、「歐盟日韓兩面下注」、「東南小國兩面唱和」、「非洲各國擇利而行」,在很大的原因,可能是得利於當今美國的領導人太霸道,太過任性,太不穩定,以致寡德失助的結果,如果當今美國的領導人不是川普,則反中聯盟有可能鞏固得多,在川普的霸道作風下,其實對此以往中國的國際形象在西方的輿論場域中已有很大改善,在全球層面上的「朋友」越來越多,儘管這些「朋友」紛紛以非線型外交的方式來處理中、美之間的選邊問題,可能說是策略性、議題性的「朋友」,但是只要中國崛起的趨勢越來越清楚,特別是中國倡議的未來價值,如共享、綠色、命運共同體等成為文類共同的目標,則當今人們焦慮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 」倒有可能以不同以往的樣態呈現,或是被人們的智慧和理性化解。

新近傳出川普去電習近平要求與習在G20峰會之前會面,如今中國也有條件同意,雙方的經貿大戰似乎有了暫時和緩的跡象,但姑不論川普的不可預測性,不可能使中共真正放心會面的結果;事實上,只要中國崛起之勢不變,美方遏止之心不止,雙方不可能真正合作,則下一場中美之爭,仍將隨時爆發影響全球的發展,總之,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依然是人類在發展道路上的不定時炸彈,特別是假如川普有第二任的話,無連任壓力的川普,究竟給全世界帶來什麼樣災難,更是未定之天,相信大家聽聞「習川會」至多只是喘口氣,而不會太樂觀。


注釋:
1  「《關於中美經貿磋商的中方立場》白皮書」,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網站,2019年6月2日,https://www.scio.gov.cn/zfbps/32832/Document/1655898/1655898.htm。
2  「《關於中美經貿摩擦的事實與中方立場》白皮書」,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網站,2018年9月24日,https://www.scio.gov.cn/zfbps/32832/Document/1638292/1638292.htm。
3  同前註。
4  ANA SWANSON, KEITH BRADSHER,「美方指中國『出爾反爾』,川普準備延長貿易戰」,紐約時報中文網,2019年5月7日,https://cn.nytimes.com/business/20190507/trump-tariffs-china/zh-hant/。
5  「新時代來了,中國與世界會是什麼樣子——觀察者網年度論壇」,觀察者網,2018年1月1日, http://www.guancha.cn/GuanChaZheWang/2018_01_01_441354.shtml。
6  郭豔琴,「1994-2017:美國國安報告中的“中國”」,2018年9月21日,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461554。
7  習近平,「努力開創中國特色大國外交新局面」,新華網,2018年6月23日,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8-06/23/c_1123025806.htm。
8  「沉著應對中美關係質變期新變化」,中信經濟導刊,2018年6月22日,http://www.cwzg.cn/theory/201806/42955.html。
9  馬蕭蕭,「從中興到中國製造2025 給美中貿易戰算筆數字帳」,BBC中文網,2018年 6月 22日,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4544133。
10  同前註。
11  「中美貿易戰: 兩國之間高科技較量激戰正酣」,BBC中文網,2018年12月26日,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6681914。
12  毛澤東選集第二卷
13  同註2。
14  「印太國家如何看待美印太戰略的經濟策略?」,美國之音,2019年5月1日,https://www.voacantonese.com/a/cantonese-lyl-us-indo-pacific-20190501-ry/4899012.html。
15  「美中新冷戰開打,歐洲無法獨善其身」,風傳媒,2019年5月18日,https://www.storm.mg/article/1296329?srcid=73746f726d2e6d675f62643130373661303630396239393065_1560330621。 
16  徐乾昂,「661家美企機構聯名上書特朗普,請你回到談判桌」,觀察者網,2019年6月14日,http://www.guancha.cn/economy/2019_06_14_505587_s.shtml。
17  王平,「讓“投降論”成為過街老鼠」,新華網,2019年6月7日, http://www.xinhuanet.com/comments/2019-06/07/c_1124595223.htm。
18  「中國絕不接受!美國對華談判13條霸王條款曝光」,2019年5月13日,https://bbs.wenxuecity.com/currentevent/1733758.html。
19  「九論美國『必將失敗』」,《人民日報海外版》2019年5月31日 第 3 版。
20  「中美『友誼』已翻船歐洲請勿站錯邊」,風傳媒,2019年5月18日,https://www.storm.mg/article/1299229?srcid=7777772e73746f726d2e6d675f64653736623335613362643061383766 _1560329965#。
21  「威脅越升級 反制越堅決」,微信公號陶然筆記,2019年6月15日,http://www.guancha.cn/internation/2019_06_15_505727_s.shtml。
22  潘維庭,「中美貿易戰關鍵時刻 修昔底德陷阱成話題!昔16崛起大國 10國躍為主導強權」,旺報,2019年6月12日,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90612000130-260301?chdtv。
23  「嗆『勿謂言之不預』登美媒頭條 人民日報再嗆這一句」,世界日報,2019年5月31日,https://udn.com/news/story/12639/3845030。
24  艾莎,「中國強勢回應特朗普,為貿易持久戰做準備」,紐約時報中文網,2019年6月3日,https://cn.nytimes.com/business/20190603/china-trump-trade-fedex/。
25  同前註。
26  「中國建立『不可靠實體清單』外商都被嚇到了」,中央社,2019年6月5日,https://udn.com/news/story/12639/3854615。
27  「外企對陸禁售 將面臨嚴重後果」,旺報,2019年6月10日,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90610000082-260301?chdtv。
28  「習近平訪俄會普亭 中俄戰略夥伴關係再升級」,聯合報,2019年6月6日,https://udn.com/news/story/6809/3855682。
29  「中國發放4家業者5G商用牌照 推動產業發展」,中央通訊社,2019年6月6日,https://tw.news.yahoo.com/中國發放4家業者5g商用牌照-推動產業發展-025755285.htm/。
30  「兩天三次!中國突然密集召開稀土會議」,參考消息網,2019年6月11日,https://money.163.com/19/0611/00/EHBOIK75002580S6.html。
31  「好萊塢成報復對象?英媒:傳中國限播美電影」,工商時報,2019年6月11日,https://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90611001797-260410?chdtv。
32  同註21。
33  「貿易戰打到家門口!陸駐聯合國代表馬朝旭:奉陪到底」,ETtoday,2019年5月18日, 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90518/1447480.htm。
34  「澳前總理陸克文:特朗普為中國送上貿易戰“好牌”」,參考消息網,2019年6月15日,http://www.cankaoxiaoxi.com/china/20190615/2382906.shtml。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