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逢瑛

元智大學通識教學部助理教授
2019-06-24

 

一、新時代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的意涵

2019年6月5—7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俄羅斯,主要是共同慶祝中俄建交七十周年並且出席第23屆聖彼得堡經濟論壇。首先,是在莫斯科的會晤,兩國領導人在克里姆林宮內簽署合作協議,並且發表聯合聲明。俄羅斯總統普京還稱習近平是貴客,表達了此次國事訪問是兩國間的關鍵事件。1 

特別是雙方在國際問題上立場相近和契合,包括:希冀共同因應當前國際局勢以及對待朝鮮半島無核化進程、敘利亞重建、委內瑞拉雙重政府以及維護伊朗核協議等等重大衝突性議題;此外,中俄持續在亞太經合會議、G20、金磚國家會議強化經貿合作,並且在協調與西方國家的關係和評估中美貿易戰的態勢,中俄決定共謀尋求協調和解決方案。除了中俄在政治與經貿的實質合作以外,雙方也安排兩項見證友誼的活動,包括:共同為貓熊進駐莫斯科動物園觀禮,普京認為餽贈貓熊是兩國友誼的體現,也是對俄國的重視;當天晚上還共同在莫斯科大劇院慶祝七十周年建交活動。2 

俄羅斯國際事務理事會會長、前外交部長伊戈爾.伊凡諾夫(Игорь Иванов)認為,今天我們可以確定中俄兩國是在多極體系中的兩個中心,具備足夠的潛力持續在政治、經濟和軍事領域發揮其國際影響力。與此同時,俄羅斯遠東研究所所長謝爾蓋.盧賈寧(Сергей Лузянин)認為,習近平出席聖彼得堡經濟論壇是增進論壇的實質效應水準。他認為中俄兩國決定強化 “大歐亞大陸”概念(Большая Евразия),不立基於美國主宰的基礎上發展各自的道路。3 盧賈寧認為「新時代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在未來十年是一項巨大的工程,雙方會在「一帶一路」和「歐亞經濟聯盟」的對接過程中全面深化各項合作,特別是在國際安全問題上的相互支持。中俄關係成為在日趨複雜紊亂且還在轉變當中的國際體系中展現新的合作模式。4 

俄羅斯國家研究型高等經濟大學資深研究員瓦希里.卡申(Василий Кашин)強調,中俄領導人的互信與情誼是雙邊關係穩定的基石,能夠克服官僚體制的惰性,並且推動兩國關係向前邁進,因此,習近平的此次訪問不是過場而已。卡申認為,在西方對俄經濟制裁和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中俄會強化金融銀行體系的合作,並且在「一帶一路」和「歐亞經濟聯盟」對接的方向上,擴大生產與市場的供應鏈關係。俄羅斯總統助理尤里·烏沙科夫(Юрий Ушаков)表示,去年中俄雙邊貿易額超過一千億美元,這次簽署了價值220億美元的三十項合約,中俄在電力方面的合作扮演著雙邊經貿的火車頭角色。中俄雙方在太空領域、寬體客機和重型直升機以及基礎建設方面和數位科技領域都會加大合作。

這次習近平訪問俄羅斯有三個特點: 第一,新時代主要是跨越中蘇關係不睦的那段歷史,回溯到十月革命和中共建國之初,當時蘇聯對中共意識形態和國家發展建設的馳援。習近平的用意在喚起蘇聯的記憶,表達感念蘇聯第一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權以及爾後經濟援助的蜜月時期,忘卻中蘇言詞交鋒到珍寶島邊境衝突的交惡,以及犧牲中蘇關係配合美國進行的「聯中制蘇」的冷戰戰略。第二,中俄都有自己的國家發展目標需要完成,在同時面對國際環境複雜化以及美國戰略針對性施壓威逼的情況下,中俄應該相互協作且彼此支援,作為穩定全球戰略的基石,從而對地區安全負起大國責任。第三,中俄會繼續提高貿易量,作為彼此經濟互賴發展的指標,持續發展經濟計劃的對接工程,以期改善雙邊人民的生活水準。

 

二、上合組織與亞信峰會: 求同存異、反恐為先、爭議擱置

2019年6月13-14日,第十九屆上海合作組織元首理事會會議在吉爾吉斯首都比什凱克舉行。莫斯科方面認為,在今年二月底爆發的印巴空中交火事件之後,兩國領導人莫迪與伊姆蘭汗首度聚首在上合組織領袖高峰會,顯示雙方儘管在無法化解歷史根深蒂固的分歧之下,仍然願意攜手合作共同反恐,這是在去年上合組織青島峰會上印巴成為正式會員國的歷史時刻。

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去年上合青島峰會上表示:「我想強調,反恐仍是上合組織框架內的首要合作方向,今天審議的打擊恐怖主義、分裂主義和極端主義綱領確定了未來三年這一領域的合作方向,規定了舉行聯合演習和反恐行動的相關事宜,建立了更加密切的經驗和業務信息交流機制」。普京還指出,阿富汗反恐形勢需要格外關注。普京說:「需要尤其關注阿富汗形勢,在這一問題上我同意幾位同事的觀點,有必要共同打擊來自該國的恐怖威脅,制止毒品生產和轉運,協助阿富汗實現民族和解、經濟復蘇和穩定。」8 

今年在上合比什凱克峰會時,俄羅斯國安會秘書長尼古拉.帕特魯舍夫(Николай Патрушев)再度強調,被視為恐怖份子的極端組織威脅上合組織成員國的國家安全,透過販毒營商招兵買馬。因此,他認為在上合組織的反恐架構下,成員國加強資訊聯繫以利共同反恐,這是這個嚴肅的國際性組織的核心任務。9 

基本上,莫斯科和北京方面在接納印度和巴基斯坦同時加入上合組織,是雙方表達出的關鍵基本共識,就是要把中亞所有國家聯合起來,攜手反恐。這主要是因應國際環境的變化以及各自在國家安全方面最大的合作聚焦點。換言之,三股勢力的危脅是中俄認為最直接且立即明顯的國安大敵,上合組織故能重申不針對第三方、也不是軍事性和經濟性的聯盟,而是基於彼此共同安全需求而集中力量的國際性組織。

習近平更近一步強調了上合組織具備的「四個典範」說法:「團結互信、安危共擔、互利共贏、包容互鑒」。他仍然在開場演講中提到:「攜手構建更加緊密的上海合作組織命運共同體注入強勁動力」。10 比什凱克峰會的新聞公報指出:「成員國強調,不能以任何理由為任何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行徑開脫,反恐應綜合施策,加大力度打擊恐怖主義及其思想,查明和消除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滋生因素。成員國指出,不允許以打擊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為藉口干涉別國內政,或利用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和激進組織謀取私利。」11  

以上顯示了成員國堅持兩個重要態度: 第一,堅持不與恐怖組織進行妥協,由國家間政府來進行共同反恐,換言之,以反恐為由而破獲他國國家主權的行徑都被視為軍事單邊主義的霸權;第二,重申不干涉他國主權的重要原則,試圖在不結盟政策下各自發展發展適合國情需求的國家發展道路,這也是中俄雙方能夠持續深化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的核心共識。從這兩項態度來看,中俄都要攜手在以美國為主導的國際體系當中為自己國家利益尋求安全和經濟庇護,共同抵禦美國主導的北約組織以及軍事單邊主義對於國家主權的干涉與破壞。中俄試圖聯手挑戰美國主導的國際體系,也就是川普在《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書中指明的中國和俄羅斯是修正主義強權,構成美國戰略的競爭對手。

因此,從上合組織的實際任務來看,就是積極反恐,但是其外擴的效益就是抵禦和抗衡美國的相互協作組織。未來的發展方向是也會堅持獨立外交和相互協作的態度,大國儘管有更多的影響力和協調力,但是都不應該成為各自尋求國家利益的構成障礙。也就是說,多極體系的結構比美國單極霸權更符合打擊恐怖主義和維護國家安全且不悖國家利益的原則,中俄都會竭力避免回到冷戰圍堵下的兩極體系,這個態度會牽動整個區域合作的趨勢。特別在中美貿易戰的大環境下,中俄的合作會越來使其他國家在考慮安全穩定和經濟利益的驅動下,採取多邊主義。

2019年6月15日,習近平也在第五次塔吉克杜尚別亞信元首高峰會(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上表示:「成立亞信是哈薩克斯坦首任總統納扎爾巴耶夫提出的重要倡議。亞信成立27年來,順應時代發展潮流,致力於增進各國互信和協作,維護地區安全和穩定,為促進亞洲和平與發展作出了積極貢獻。」習還表示: 「建設安全穩定的亞洲是我們的共同目標。謀求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安全,就是為了實現地區國家整體安全。我們要堅持對話而不對抗、結伴而不結盟,妥善應對各種傳統和非傳統安全問題,特別是要堅決打擊一切形式的恐怖主義。要注重採取各種有效的預防性措施,從根源上防范極端思潮的滋生。要探討建立符合亞洲特點的地區安全架構,追求普遍安全和共同安全」。12 其中,習近平強調「堅持對話而不對抗、結伴而不結盟」、「符合亞洲特點」等等,是當前中俄雙方在上合組織以及亞信鋒會中不斷強調反對外部施壓干涉主權以及堅持對話與符合國情的中心思想。

 

三、中俄合作強化對朝關係,擺脫美國極限施壓

2019年2月27日-28日,舉世矚目的「川金二會」落幕,雙方最終並未簽署任何協議,空留雷聲大雨點小的遺憾。這顯示朝鮮半島「無核化」問題,不是由美朝來決定,中俄角色仍是關鍵。儘管如此,美朝高峰會形式至少為東北亞安全帶來新模式,建立領導人面對面溝通的定期協商機制。縱使美國希望將北韓轉變成戰略夥伴以牽制中俄,但在金正恩把核武視為北韓政權安全保障的最大王牌之際,「無核化」仍是難以立刻達成的艱鉅目標。13 

美朝雙方的僵局,在於缺乏互信機制,且對各自堅持立場未有鬆動。北韓要求的是平等、互惠,且同步進行實質好處的安全保障模式,特別是川普執意退出美蘇《中程核武條約》後,美國在區域部署飛彈防禦系統的可能性提高,這使得南韓戰略地位提升,但經濟發展受阻。南韓要尋求突破口,而南北韓鐵路計畫是同時獲得俄中支持的:俄羅斯把朝鮮半島視為通往東南亞的交通要道,中國則把朝鮮半島和俄羅斯的經貿連結視為「一帶一路」延伸。14 

2019年4月25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海參崴接見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普京和金正恩的正式會晤,將使得北韓逐漸擺脫孤立,而走向正常國家的道路。與此同時,俄羅斯重返朝鮮半島的願望得以實現。俄羅斯呈現出的外交立場,基本上有三:第一、北韓不應該長期受到經濟制裁,這是人道主義問題;第二、解決朝鮮半島無核化問題,不應該是單邊壓迫形式,應經由「六方會談」來逐步解決;第三,聯合國安理會須就北韓逐步棄核舉措相應解除部分經濟制裁。換言之,要達到最終無核化目標,應有時間順序表,不應長期透過僵持和壓迫形式,造成北韓人民的生活絕境。而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中美俄三方,首先必須得到協調,重啟「六方會談」,是俄羅斯多年來堅持通往朝鮮半島無核化的唯一出路。15 

其次,中俄朝軸心的關係逐漸加強。美國總統川普與金正恩已經進行了兩次高峰會,這使得金正恩突破封鎖的意願獲得實現。然而,要完全擺脫經濟封鎖,就必須符合美國「完全的、可驗證的且不可逆轉的」去核條件。問題再度回到北韓的安全保障問題,美國不提供中間的道路和橋梁,等於仍然採取傳統的政治壓迫形式。美國的經濟制裁手段,是以北韓威脅牽制所有相關國家,因此,就算川普有意願,目前也難以退讓。在這種僵局中,中國和俄羅斯能夠為金正恩鋪路與搭橋就非常關鍵。在美俄關係凍結和中美貿易戰的敵對狀態下,金正恩沒有時間繼續等待美國的退讓,主動拉攏中俄是必須要做的事情。現在的問題是,北韓可以提供什麼樣的利益條件,來謀得中俄幫忙?至少有三個方面是可以進行的。第一、提供俄羅斯天然氣管道和鐵公路鋪設通往南韓的通道,促使俄韓朝三方整合成為一個經濟發展區,讓中國大陸「一帶一路」也參與建設;第二、迫使美軍退出朝鮮半島,強化朝鮮半島成為中美俄之間戰略緩衝區的角色;第三、北韓棄核以謀得東北亞地區的安全穩定,東北亞安全交由中美俄三方進行核武軍控的談判。16 

2019年6月20-21日,習近平訪問北韓,這個時間點剛好是在習近平訪問俄羅斯以及參加上合組織和亞信峰會之後,也是在六月底大阪G20峰會前。這裡顯示出中美俄三方在朝鮮半島的博弈產生了明顯變化。習近平在金正恩去年訪問四次之後回訪,這是繼2005年習近平擔任國家副主席時跟隨時任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訪問平壤之後,14年來首度以國家主席身分訪問北韓。俄羅斯科學院經濟研究所亞洲中心主任吉奧爾基.托羅拉亞(Георгий Толорая)認為,習近平是在一連串壓力之下所產生的決定,包括:中美貿易戰的僵局、兩岸關係凍結、南海自由航行權以及香港反送中條例等等壓力之下,決定重拾運用北韓作為地緣政治的杆槓,與美國斡旋。北韓經濟有九成以上依賴中國,中國過去與美國在無核化政策下積極合作。如今,川普正在喪失透過極限施壓中國操作「北韓牌」的效益。

 

小結: 中國戰略轉移加速美國地緣衰退

現在,習近平轉而向與俄羅斯合作,在堅持「雙暫停」與「和平路線圖」方案下,逐漸使北韓擺脫美國制裁的壓力。習近平對北韓態度的扭轉將對川普的「北韓牌」產生關鍵性的影響。也就是:美國不但無法在中俄聯手下對北韓進行軍事打擊,更無法對中國進行極限施壓來解決北韓問題,因為中國現在已經決定要對中美貿易戰抗衡到底。這樣一來,中俄在美國戰略威逼壓迫之下,不但深化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進入新階段與新時代,而且也促使中俄朝三角軸心在東北亞地區更具影響力。俄羅斯「向東轉」戰略終於有了突破口,可以持續在中俄互信關係下,重返朝鮮半島與亞洲。

對於普京重返政權再連任總統以來,他所設定的俄羅斯的國家發展目標是要解決人民生活水準問題,其中數位化的科技和基礎建設是最為關鍵。也就是說俄羅斯將在很長時間內依賴中國的經濟支援,中國也會因此獲得俄羅斯的電力和航太技術。普京在國家安全方面的目標是要在2020年以前完成百分之七十的軍備現代化,不但可以有效抵禦北約東擴和任何可能的外部攻擊,也可以在武器科技發展和軍火貿易中有效競爭。中俄在新時代的合作將在已經劃定邊界的基礎上持續向前邁進,而美國希望操作冷戰時期季辛吉的「聯中制俄」或是「聯俄制中」的模式,在新時代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下變得越來越不可能了。

川普對中國的貿易戰可以說贏得了貿易順差,輸掉了整個地緣戰略上的合作關係。這對於兩岸關係的影響將非常深遠,也就是美國利用台灣牽制大陸的能量將因為美國在朝鮮半島上的戰略優勢轉移而失衡;並且使得日本與南韓更加在中美俄三角關係中遊走,致使美國反而更加需要與中國和俄羅斯進行談判和妥協,以期獲得美國需要的利益回饋。那麼,全球瀰漫在美國總統川普不確定政策的氣氛下,更使得國際板塊朝著有利於中俄關係的方向走。那麼,是否要持續配合美國在國際輿論上和手段上疏離中國,是台灣需要再謹慎評估的地方。


注釋:
1  Москва, Китай-город: Лидеры России и Китая отметили беспрецедентно высокий уровень отношений двух стран , 5 Июня, 2019, https://rg.ru/2019/06/05/lidery-rossii-i-kitaia-nachali-vazhnye-peregovory-v-moskve.html.
2  同上。
3  Общий враг: как Россия и Китай противостоят США, Александр Братерский, 2 Июня, 2019, https://www.gazeta.ru/politics/2019/06/02_a_12390085.shtml.
4  Комментарий: В чем заключается необычность нового позиционирования китайско-российских отношений, СИНЬХУА Новости, 6 Июня, 2019, http://russian.news.cn/2019-06/06/c_138119810.htm.
5 Александр Бовдунов, Елизавета Комарова , RT, 5 июня 2019, 09:55,  «Работы хватит на весь XXI век»: какие вопросы обсудят в России Владимир Путин и Си Цзиньпин,  https://russian.rt.com/world/article/638138-si-czinpin-vizit-rossiya-perspektivy-prognoz.
6  筆者在UDN《全球瞭望》節目談論此次訪問,請參酌:評論/(1)習近平訪俄 中俄締結"戰略協作夥伴關係",https://video.udn.com/news/1090314;評論/(2)中、美、俄三角新關係 彼此制衡?牽制?,https://video.udn.com/news/1090325。
7  Восьмерка, объединившая полмира. Что притягивает разные страны к ШОС, 13 июня 2019, https://ria.ru/20190613/1555490753.html. 
8  普京:反恐仍是上合組織框架內的首要合作方向,俄羅斯通訊衛星網,2018年06月10日,http://big5.sputniknews.cn/politics/201806101025620908/。
9  Восьмерка, объединившая полмира. Что притягивает разные страны к ШОС, 13 июня 2019, https://ria.ru/20190613/1555490753.html.
10  攜手構建更加緊密的上合組織命運共同體,新華社,2019年6月15日,
 http://www.mod.gov.cn/big5/jmsd/2019-06/15/content_4843587.htm。
11  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理事會會議新聞公報(全文),新華社,2019年6月15日,
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9-06/15/c_1124625967.htm。
12  習近平在亞信第五次峰會上的講話(全文),新華社,2019年06月15日,http://cpc.people.com.cn/BIG5/n1/2019/0615/c64094-31154155.html。
13  胡逢瑛,北韓棄核與否 不是由美朝決定,《聯合報》,2019年3月1日,https://udn.com/news/story/11321/3672571。
14  同上。
15  胡逢瑛,普金海參崴高峰會的意涵,《人間福報》,2019年4月29日,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550034。
16  同上。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