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逢瑛

元智大學助理教授
2020-05-26


自新冠疫情全球大爆發之後,美國開始向中國究責,中美輿論戰唇槍舌劍,緊張升高。在全球病毒肆虐且尚未有效掌控之際,兩大強權爭霸更雪上加霜,引起全球恐慌,導致經濟成長因素晦暗不明。川普的「美國第一」是他尋求美國歷史定位的目標,因此,國際關係如何「鬥而不破」成為各國領導人掌握外交能力的考驗。俄羅斯總統普京透過四月中旬與歐佩克石油生產國家進行視訊會議,力邀川普參與協商,俄羅斯順利與沙烏地阿拉伯達成兩個月最大宗的減產協議。國際能源價格探底後反彈上升,以此靜待全球復工之後的能源需求增加後再議。因此,俄羅斯和美國之間的關係是否回暖?俄羅斯在中美之間的戰略抉擇是否變化?俄羅斯的影響力又將對國際體系暨東北亞局勢產生什麼影響?在川普採取退出國際協議並且重啟各種談判的靈活策略下,如何維持既有的國際體系穩定並且進行新的談判協商成為各國外交的新任務。國家領導人的靈活外交賦予國際關係更多快速變動的挑戰,那麼,如何維持國際體系的穩定反而成為全球領袖必要的條件。後疫情時代的全球領導地位的爭霸戰勢必在穩定全球秩序的方向上須有所平衡,那麼,川普製造的變動就必須有相對穩定的力量進行平衡。換言之,「權力平衡」、「文明溝通」與「多極體系」成為俄羅斯外交在中美爭霸中所持的核心不變原則。 

 

一、俄羅斯疫情現狀分析

1.疫情狀況:俄羅斯新冠病毒的感染人數至今位居世界第二,僅次於美國。根據俄羅斯疫情觀測資訊中心於2020年5月22日的資料顯示1 :確診人數317824人,治癒人數92819人,死亡人數3124人,檢測人數7840880人。俄羅斯的死亡比例是歐洲最低的比率:0.99%(比利時:16.34%,法國15.54%, 英國14.37%,義大14.25%,荷蘭12.92%,其餘歐洲國家死亡率目前在百分之十以下)。俄羅斯目前主要感染最嚴重地區是在首都莫斯科:155219人,顯示主要流動人口就在莫斯科市內傳播,外擴蔓延到莫斯科州、聖彼得堡、下諾夫哥羅德州等等往來最密切的周邊地區。

2. 防疫舉措:俄羅斯出現死亡的病例開始於3月25日,兩人死亡,666人確診。因此,俄羅斯總統普京下達總統令:全國不工作時期為3月30日~5月11日,薪資照發。5月12日,全國復工,莫斯科市政府下達出入地鐵站必須戴上口罩和手套的規定,每片口罩是盧布15元,由莫斯科市政府收購口罩公司進行大量生產。目前每日口罩需求量約是四百萬片,俄羅斯生產最多可達兩百萬片,缺額部分需自中國進口。

3. 防疫結果: 5月11日,俄羅斯感染單日最高峰來到11607人。5月12日,全國復工之日,感染人數已經下降到單日10805人。5月13日,感染人數10052人。5月22日,感染人數來到8979人。以上數據顯示:第一,俄羅斯的死亡人數維持在歐洲最低水平,顯示疫情得到控制,由於確診人數世界第二,仍然正在檢測和治療的進行期間,疫情不能說完全樂觀,危機尚未完全解除;第二,俄羅斯復工之後,感染人數持續下降,雖然偶有反覆,但基本上可以說疫情已經進入控制狀態,俄羅斯逐步根據世界經驗恢復經濟往來;第三,俄羅斯在近一個半月的全國封鎖過程中,主要在集中國家力量進行醫療體系的建置,把封鎖之前的感染問題在設定時間之內掌握完成,這樣才能把死亡率降到最低,持續完成公衛體系和醫藥的研製。換言之,雖然俄羅斯政府在三月下旬才開始採取限制上學、限制出國旅遊以及關閉所有對外的交通口岸,最後進入封鎖全國移動的緊急狀態。但是,封鎖期間進行醫療資源建構,疫情得到掌握;512復工之後的單日感染人數沒有升高。

4. 防疫思維:俄羅斯確診人數高居世界第二多,與俄羅斯防疫開始較慢有關,一方面,還在觀察國際趨勢與變化;另一方面也缺乏防疫經驗和醫療資源。但是,雖後的相關措施逐漸完善,這顯示俄羅斯的防疫思維是「熟悉問題、掌握節奏、全國一致、集中資源、合理調度」。俄羅斯基本上是在三月下旬完成四個階段的封鎖步驟(遠距教學、限制旅遊、關閉邊境、全國休假)。在全國封鎖期間,所有人民同時在家自我隔離,避免相互傳染,避免歧視與衝突,讓政府可以在有限時間之內,集中力量完成醫療資源的建構與配置,全力研究病毒與疫苗。其結果不但彰顯政府管理權威與醫療效率,且人民復工之後有足夠的醫療資源和防疫知識,大家齊心協力學習與病毒共存。

 

二、俄羅斯外交特點分析

1. 俄羅斯外交方向特點:俄羅斯外交原則是「多極體系」,方向是「東西平衡,重返中東與亞洲」。由於川普全面針對中國,迫使全世界進入新冷戰的選邊抉擇,此時中國備感壓力,因此,後疫情時代的俄羅斯在中國和美國之間的態度受到關注。由於新冷戰不利於俄羅斯,俄羅斯和中國一樣依賴全球貿易,並且在國際議題上採取相近的立場,這使得美國無法複製美蘇冷戰的兩極世界。

2. 俄「向東轉」戰略需要中國:由於克里米亞事件,俄羅斯也因為受到美國經濟制裁的影響,導致經濟必須轉向亞洲。2014年,俄中簽署了4000億美元為期三十年的天然氣合同大單。俄中關係是俄羅斯轉向東方對亞洲關係的支柱。2019年,時值俄中建交七十周年,習近平訪問俄羅斯期間,和普京簽訂了「新時代俄中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聯合宣言。因此,俄中關係在大的方向尚不會轉向。俄中關係是有利於俄羅斯重返亞洲,包括,試圖加強俄朝關係,重回六方會談的朝鮮半島無核化政策方向。此外,俄羅斯在亞洲的經濟無法脫離中國與東協之間的區域協作夥伴關係。

3. 俄歐經濟整合方向不變:俄羅斯亟欲恢復與美國的關係,這牽涉到俄羅斯與歐洲的天然氣管「北溪-2」2 的完成階段以及「土耳其流」3 的兩條支線運行。俄羅斯與歐盟的關係在天然氣管道鋪設下是箭在弦上,等待美俄關係回暖。目前俄德對於天然氣合作方向不受到美國經濟制裁而改變。此外,今天初始,俄羅斯借道烏克蘭通往歐洲的五年天然氣合約已經生效,俄烏關係已經從克里米亞事件與烏東戰爭中回暖。

4. 俄羅斯藉中東突圍:再者,俄羅斯在中東的反恐基地是敘利亞,藉由出兵敘利亞打擊伊斯蘭國,成功地展示了俄羅斯軍事力量,恢復了位於敘利亞塔爾圖斯海軍基地的使用,尚有赫梅米姆空軍基地。俄羅斯幫助阿薩德穩定政權,並且透過建設天然氣南流管道與出售C400導彈系統給土耳其以維持關係穩定,同時還拉攏伊朗凝聚中亞親俄的什葉派力量。俄羅斯、土耳其和伊朗成立阿斯塔納協商機制,處理敘利亞政治和解進程並且進行反恐聯盟。換言之,俄羅斯在川普撤軍的方向上佔領中東真空的勢力範圍,俄美在中東分庭抗禮。俄羅斯是在美國全面經濟封鎖下自行突圍成功而獲得外交全面豐收的成果,因此,俄羅斯經濟不需要仰賴美國的垂愛,但是美俄關係緩解有利於加速俄歐整合進程速度,且使俄羅斯掌握更多在中美之間斡旋的桿槓作用。

 

三、多極體系下的中美俄競逐關係

1.川普是愛國主義者:川普在74聯大演講時表示,他不是全球主義者,他是愛國主義者,並且鼓勵所有國家都是如此。他同時表示自己反對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要團結盟友,並且執行築牆政策限制非法移民入境。換言之,川普要美國再次偉大是建立在維持美國軍事與經濟力量的第一,這需要壓制中國的崛起,並且從全球汲取美國的經濟利益。當美國不再是全球自由經濟體系的擁護者之際,仍然號召盟友反共,可見川普是戰略上反共,戰術上可以合作。

2. 文明衝突論的啟示:當杭亭頓在1993年提出文明衝突論的時候,蘇聯解體之後的俄羅斯正在發生車臣分離主義戰爭;南斯拉夫正在爆發波士尼亞獨立戰爭。杭亭頓看見全世界的穆斯林資助波士尼亞獨立,這場戰爭導致了至少二十萬人死亡,兩百萬人的難民。當時美國正享受在蘇聯解體的勝利當中,福山的歷史終結論震耳欲聾,大概沒有人願意聽到杭亭頓主張的文明衝突論。杭亭頓在那時候已經扮演暮鼓晨鐘的角色,他認為美國與西方勢力相對衰敗,亞洲文明以中國為代表正在崛起,日本和印度都是亞洲的文明代表,強國領袖扮演文明對話的角色。但是鮮少主流媒體願意聽這樣烏鴉的言論。CNN效應與美國人道主義的救援和單極主義下的對外戰爭,儼然放棄了雅爾達體系下的美蘇勢力範圍默契。爾後的北約東擴壓縮俄羅斯勢力範圍都是這個時候的傑作,引起俄羅斯的國家危機感。葉利欽的外長普里馬科夫提出多極體系,基本上與杭亭頓主張多極和多文明的全球秩序是同出一轍。普京作為國家接班人,執行的是多極體系的外交政策。

3. 修昔底德陷阱與勢力範圍理論:艾利森提出這兩個概念,前者是看到中國的崛起,美國作為霸權如何面對挑戰者,建議借鑑季辛吉時代美中溝通的做法;後者是從美蘇建構雅爾達體系維持冷戰和平共存,建議二戰後劃分勢力範圍的做法。艾利森的多個勢力範圍論當然引起很多支持烏克蘭者的抗議,但是從俄烏天然氣合約與諾曼底機制來看,烏克蘭的安全與經濟就是取決於俄羅斯,烏克蘭問題怎可能繞過俄羅斯?

 

四、結論:變與不變

1. 俄羅斯主張多極體系:因此,俄羅斯無法在中美之間選邊站,進入新冷戰不利於俄羅斯國家安全方向與國家利益。俄羅斯要作為世界一級的強權國家,而非扈從於任何國家的弱國。俄羅斯從恢復東正教的合法地位,顯示作為東正教文明的共主,與世界其他文明與主要共主國家具有對話的實力基礎。

2. 俄羅斯主張多邊協商:在朝鮮半島問題上堅持無核化,作為中美俄日韓之間的基本共識,但諒解朝鮮不放棄核武的理由是因為缺乏安全承諾與保障機制,故主張回到六方會談。俄羅斯在烏克蘭問題上與法德透過諾曼底機制處理烏克蘭內戰;在敘利亞問題上透過阿斯塔納協商機制處理敘利亞政治和平進程。因此,在區域衝突問題上,俄羅斯主張利益相關者都需要進行對話,俄羅斯將扮演其中的協調者一方。

3. 後疫情時代的俄美中關係與東北亞局勢:俄羅斯在疫情爆發的時期,與中國和印度都將成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的五大經濟實體,美日將分庭抗禮。俄中印是上海合作組織的成員國,也是金磚國家的成員國。美日具有安保條約,印太戰略又包括印度,這些國家是競逐關係。倘若進入新冷戰不利於俄羅斯和印度崛起,當然更不利於中國完成偉大中國民族復興的美夢。明年俄美《新削減戰略性武器條約》到期,川普是否能夠與普京簽署歷史性條約,這關係到美俄戰略平衡的傳統。因此,美俄將持續進行軍控對話,避免陷入軍備競賽導致經濟蕭條。中美將持續進行經濟對話,避免經濟摩擦導致軍事衝突。南北韓也將持續敦促美國加快無核化進程,中國仍然是關鍵國家。因此,中國的崛起方向不會改變,北京與華盛頓之間勢必要加強領導人的對話,這個主動權如川普所言,在北京手中。


注釋:
1  Статистика распространения коронавируса в России на сегодня, 22 мая 2020,
https://coronavirus-monitor.info/country/russia/.
2  「北溪-2」號項目的天然氣管道將通過波羅的海沿岸幾個國家或其專屬經濟區,其中包括俄羅斯、芬蘭、瑞典、丹麥和德國。
「北溪-2」號項目總造價95億歐元,將由俄羅斯天然氣工業集團公司出資50%,法國ENGIE集團、奧地利石油天然氣集團(OMV Group)、荷蘭皇家殼牌、德國Uniper公司和德國Wintershall公司各將提供9.5億歐元(即項目造價的10%)的融資。
「北溪-2」管道規劃鋪設兩條線,從俄羅斯海岸途徑波羅的海,一直延伸到德國,年總輸送能力達550億立方米。美國2019年12月對該項目實施制裁,要求參加鋪設管道的公司立刻停止施工,瑞士Allseas公司幾乎立刻照做。
3  按照設計,“土耳其流”的兩條管線的輸氣能力為157.5億立方米。第一條線向土耳其消費者供氣;第二條將被用於向南歐和東歐供氣。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