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書益

前駐俄資深外交官
2013-03-20

 

一、前言:

今(二0一三)年俄羅斯在歐洲外交上面對的最大挑戰,可能是美國所推動的頁岩氣革命。這項革命對歐洲天然氣市場產生極大衝擊,因為中東地區原本輸往美國的液化天然氣(LNG),如今卻大量湧入歐洲市場,因而打亂了歐洲天然氣價格。致使歐洲短期或零售天然氣價格,竟比俄羅斯天然氣集團(Gasprom)的長期天然氣價格低一倍以上,這是由於俄氣集團的天然氣一向都是釘住國際原油價格波動所致。

在這種情況下,過去在能源市場上不可一世的俄氣集團,最近不得不向歐洲國家低頭並主動降價求售。因為俄羅斯不僅是歐盟最大的天然氣和石油及石化產品的供應國(分別占歐盟總需求量的23%和20%)。況且俄氣集團在歐洲更有完整的能源基礎設施,因此如何維護俄羅斯在歐洲能源市場上的佔有率,並防止頁岩氣革命效應擴大,恐怕就是目前莫斯科的當務之急。

 

二、歐洲市場的情勢嚴峻:

長期以來,歐洲天然氣市場兩項重要的交易基本原則,其一是長期的合約,其二是必付合約(take-or-pay)條款,亦即買方必須依約採購最低數量的天然氣,否則賣方得依約給予懲罰。然而目前這兩項條款均已出現鬆動,俄氣集團在歐洲的影響力也隨之動搖。所以某歐洲國家外交官就公開表示:「過去歐盟對付俄氣集團的方法,只能採取天然氣進口多元化,如修建納布科(Nabucco)管道,不過如今根本無此必要,因為目前我們不僅可以低價大量購買中東的液化天然氣,未來還有可能從美國購買天然氣。」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包括德法在內的歐洲國家,對未來天然氣價格可能下跌之事均持歡迎態度,儘管目前討論從美國進口天然氣,還為時太早,不過很明顯的是,過去不可一世的俄氣集團,未來在歐洲的強勢作風必須讓步,尤其最近歐盟委員會正對俄氣集團進行所謂的反壟斷調查。根據俄儲蓄銀行的專家分析指出,未來4至5年,俄羅斯在歐洲天然氣市場所面對的競爭情勢將更為嚴峻。為維持其競爭力,俄氣集團在二0一二年二月已宣布將向歐洲國家出口的天然氣降價10%。此外,該集團在達成交換條件後,亦與保加利亞、土耳其簽訂新協議,並調降其天然氣價格。

 

三、莫斯科的憂慮:

據說克宮對俄氣集團的領導班子極為不滿,因為最近幾年該集團密勒(Alexy Miller)總裁一再向普丁進言,所謂「頁岩氣革命不過是美國人的一種宣傳手法而已,其主要目的就是要破壞俄羅斯在歐洲的影響力。」但是二0一二年普丁總統終於公開承認,頁岩氣的挑戰和威脅,較莫斯科所預期的更為嚴重。因此,咸信克宮未來可能將調整俄氣集團的領導班子,然而更嚴重的是,未來幾年俄羅斯可能將失去其重要的經濟支柱和收入來源,所以如何加強與歐洲國家關係並調整雙方合作方式,應該是目前莫斯科最重要的工作方向。

俄羅斯的油氣資源是除OPEC組織之外,最富潛力的國家,無論其儲量、開採量、或是出口量,均高居世界前茅。根據統計指出,俄羅斯已探明可開採的石油儲量約為310億噸,已探明的天然氣儲量為48兆立方公尺,分別佔世界石油與天然氣儲量的6.5%和26.7%。2008年前8個月,俄羅斯石油開採量更高達3.25億噸,單月產量竟超過世界第一的產油國沙烏地阿拉伯。但更令人驚訝的是同年一至二月,俄羅斯天然氣產量更高達3870億立方公尺,相當於世界的1/4。所以能源不僅可說是俄羅斯的經濟命脈,更是其外交運用上的重要籌碼,因此當美國推出頁岩氣革命,俄羅斯豈能不感到憂慮。

 

四、進軍亞太的基礎不足:

面對頁岩氣革命的來勢洶洶,俄羅斯持續降低姿態、改善與歐洲國家關係外,同時更需要加強進軍亞太能源市場。近年由於亞太國家經濟迅猛發展,其對石油、天然氣的需求量日益增加,俄氣集團及若干俄羅斯重要石油公司均蓄勢待發,準備向亞太地區大舉出動。事實上,亞太能源市場並不遜於歐洲,但目前俄羅斯與亞太國家之間能源運輸基礎設施卻極為欠缺,這也是俄能源進入亞太地區的重要困擾之一。

然而相對的是,最近十年以來中亞國家和緬甸在北京的大力支持下,早已修建一系列通往中國的能源管道。此外,澳大利亞、中東和非洲國家,也先後完成一系列液化天然氣的生產工廠,同時中國、南韓和日本也在各地修建可以接收和轉運液化天然氣的港口設施。最近加拿大更開始修建通往太平洋沿岸的石油管道,至於拉丁美洲各石油生產國家如委內瑞拉、巴西等,近年亦加強對亞太地區的能源出口。

與這些國家相比,俄羅斯在本地區的能源運輸基礎設施顯然不足,目前俄羅斯在庫頁島僅有一座液化天然氣工廠,至於向遠東和中國輸油的東西伯利亞-太平洋管道(ESPO),二0一二年基本上才完成,而該管道第一期工程,俄油運輸集團(Transneft)還是以中國貸款建造的。此外,俄羅斯在遠東地區幾無任何能源基礎設施可言。雖然從二00六年以來,俄中一直在討論東、西兩條天然氣管道問題,但是直到二0一二年十二月溫家寶總理訪俄時,雙方仍無法達成協議,主要原因是由於俄氣集團一直堅持,中國必須依照俄羅斯向歐洲長期天然氣合同價格購氣,但由於中國在國際能源市場上,可以購買到更為便宜的天然氣,以致雙方談判始終無法突破。

二0一二年十二月,俄政府負責能源事務的副總理瓦爾科維奇(Arkady Dvorkovich)首次表示:「俄羅斯在遠東地區可能不會修建天然氣管道,但會考慮修建液化天然氣工廠。」不過液化天然氣廠的修建需要大量資金和時間,近年俄氣集團在南流(South Stream)管道上的投資極大,所以除非能找到外國貸款及合作夥伴,恐怕在短時間內,無法在遠東地區進行其他的能源項目。因此,俄羅斯也許要在3至5年後,才有可能擴大對亞太地區的能源出口。

 

五、結語:

根據俄政府所頒布的「新能源戰略」之規定,預計在二0三0年以前,俄天然氣開採量將達到8800至9400億立方公尺,年出口量為3490至3680億立方公尺,其中向亞太地區出口量訂為20%,然而如今在頁岩氣的攪局下,此項計畫勢將受到嚴重影響。此外,更由於最近俄中天然氣談判破局、釣魚臺衝突後日本向美國積極靠攏,因此臺灣已成為俄羅斯在亞太能源市場最重要目標之一,這也是俄氣集團積極與我方接觸的主要原因所在。

最近臺灣油電雙漲,民間反核聲浪四起,能源似已成為朝野衝突對立的主要課題。為維護環保、安全和節能減碳,經濟部等有關單位似可認真考慮開放天然氣的進口,特別是在頁岩氣革命的衝擊下,從俄羅斯遠東地區進口天然氣,不僅有地利之便,更可使臺俄實質關係進一步加強。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