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紹成

2021-08-25


 


塔利班(Taliban)組織攻佔阿富汗首都喀布爾並維持街道秩序 (取自: Pajhwok Afghan News 臉書)



在經過20年的戰鬥之後,塔利班再度重返政權。在北約軍隊與人員撤離後,現由俄羅斯和中國來填補空缺,這將直接影響阿富汗以及其周邊地區情勢,甚至也是所有相關國家的安全關鍵。
 

塔利班特質

阿富汗塔利班組織在1994年興起,並在1996年至2001年掌權,因嚴厲執行伊斯蘭教法而受到國際譴責,當時只獲巴基斯坦、沙烏地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承認,並暗中予以資助。在過去30多年中,塔利班與其他組織或敵或友,多半時間都在打內戰,其對手包括伊斯蘭基地組織(Al-Qaeda)、伊斯蘭國(IS)與阿富汗政府。

值得注意的是,911暴行的元凶不是塔利班,而是不同派系的基地組織,但因該組織藏身阿富汗,當時美國要求塔利班政府交出其負責人遭拒,才以武力推翻塔利班政權。而基地組織主張一種比塔利班更暴力的伊斯蘭激進主義,作為聖戰分子,他們希望將這場戰鬥擴展到其他國家,最近集中在埃及和非洲行動,其成員也不是阿富汗人。

而伊斯蘭國最初是基地組織的一個分支,在2003年美國和西方勢力入侵伊拉克後參加抗戰。2014年6月,該組織宣布自己為全球哈里發國(Caliphate),開始自稱為伊斯蘭國,乃一全部虔誠穆斯林的主權國家,並聲稱擁有對全世界所有穆斯林的宗教、政治和軍事的掌控,導致與基地組織和塔利班發生衝突,其士兵中一般也不包括阿富汗人。

近年來在歐盟、英國和俄羅斯發生的暴恐事件可以看出,雖然這些都是來自上述兩個激進分子的孤狼式襲擊,但顯現這些穆斯林對於西方家的仇恨,而兩個組織也都曾對中國宣戰。

根據全球恐怖主義數據庫,自2001年以來,中國共發生百餘起與維吾爾分裂組織有關的暴恐事件,導致約150人死亡,因而中方通過職業訓練營的方式來防備,已收到相當的效果。

但在有關新疆的報導中經常被遺忘的是,一些維吾爾分裂主義運動,已被聯合國和美國國務院列為恐怖組織。而當前重要的問題是,在西方國家長年對阿富汗人民犯下嚴重暴行後,阿國的塔利班政府是否還會支持這些組織進行報復行動。
 

中俄的角色

由於中方長年主張不干涉他國內政,中國人沒有入侵阿富汗,使其成為一個容易被接受的鄰近大國。況且,中方尊重阿富汗長老的觀點,這種意識形態更符合阿富汗人的思維方式。而近來中國外長王毅頻訪中東,因為那是塔利班資金的主要來源,並還在5月份會見了中亞國家的同行,再加上「一帶一路」的計畫,以便為該地區的安全與發展超前部屬。

而俄羅斯卻一直在訓練巴基斯坦軍隊,以應對叛亂分子,現在俄巴兩國都有意維持和平與發展經濟。俄羅斯也在阿富汗的鄰國、「上海合作組織」的所有成員都有待命的軍隊,並在塔吉克與阿富汗邊境還有空軍基地,以便促進區域安全,並共享情報和作戰活動。近來,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還與巴基斯坦、印度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舉行了會談,因而美方還期盼俄國來分攤部分安全問題,以避免再度恐攻。

當前中國和俄羅斯都期盼塔利班能確保阿富汗和平,其中兩國一文一武的做法不同,而資金與技術援助好似更為治本,並藉此防止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的偏激行動。有跡象表明,塔利班也有意改弦更張,尤其最近一部分阿富汗政府軍曾向塔利班投降,還受到兄弟式的歡迎。若此,這將是阿國團結的開始。
 

以建設來穩定局勢

阿富汗南部與巴基斯坦接壤,西部是伊朗,北部和東北部與烏茲別克、土庫曼和塔吉克接壤,東部與中國相鄰,是連接中東、中亞和歐洲的中心樞紐,也將成為中國和其他中亞國家的戰略推動力。

若阿富汗政府能支持基礎建設與貿易投資,通過規劃和現有的「一帶一路」公路和鐵路連接周邊國家,當然具有潛力。該國總人口為3,200萬,而阿國直接出口範圍內的中亞地區就有4億人口,實具市場潛力。

目前阿國人均GDP只有493美元,乃全球後段班,需要精心管理的計劃,才能擺脫貧困,而塔利班也意識到他們需要資金來支持統治。這就是他們允許擬議從土庫曼、阿富汗、巴基斯坦直至印度 (TAPI) 這條1,814公里天然氣管道項目的原因,塔利班當可以從過境費中獲得合法收入。目前該項目已接近完工,只因與美軍作戰而造成了一些延誤。同時,中國也表示有意將該項目擴展到新疆。

在總長573公里的跨阿富汗鐵路方面,將可從烏茲別克的鐵爾梅茲(Termiz)邊境穿過阿富汗,將阿國第四大城馬扎里沙裡夫(Mazar-i-Sharif)連接到喀布爾和巴基斯坦的白沙瓦(Peshawar),在那裡與巴國的國家鐵路網相連直至其南部港口。此協議由阿富汗前政府簽署,而塔利班很可能接手。

如果可以促進與塔利班的關係,以基礎設施領頭,那麼就可以放下武器,開始重建國家的進程。一些物流測試已經開始,比如從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Gwadar Port)轉運到阿富汗,新的通道剛開始啟動。

北京曾向巴基斯坦提供了640億美元建立「中巴經濟走廊」(CPEC)基礎設施,中方顯然已經計劃將此走廊延伸到阿富汗,但因該計畫一直受到美國、印度與阿國前政府的干擾而未能執行。如今巴方將向喀布爾提供積極參與的參考,目前這一目標實現在望。

這包括在喀布爾和白沙瓦之間修建一條高速公路,與跨阿富汗鐵路的預定路線相同,而中國已經在巴國該地區開始興建拉沙基(Rashakai)經濟特區,以便為當地和阿富汗市場提供部分服務。如果和平能夠保持下去,就需要雇用大量訓練有素的人,他們渴望學習新的行業並養家糊口,而不是遭受暴力。塔利班則表示,如果發展項目符合阿富汗國家利益,他們將支持這些項目。

當前是塔利班第二次治國,中俄與其他中亞國家都會支持。也許政府仍然擁有一些古老的塔利班觀點,但在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吸引下,正能量是否最終得以發揮,仍有待觀察。
 

伊朗的角色

八月中旬,俄羅斯宣布,伊朗加入「上海合作組織」的政治障礙已經消除,現正積極進行入會的程序作業。依該組織的規定,新申請國都需要所有成員國的同意,由於塔吉克和烏茲別克的反對,伊朗迄今只能擔任觀察員。

由於中亞國家沒有出海口,但在阿富汗變天之後,再加上「一帶一路」的規劃,伊朗可以擴大對這些國家的的出口,包括石油、天然氣和電力,還可以通過加強通訊基礎設施,來促進經濟發展。

此外,伊朗還有一條鐵路線通往阿富汗邊境,並及時計劃將延伸到喀布爾,並向東南穿過阿富汗到達巴基斯坦,進而以鐵公路連接到瓜達爾港,當可提供更好的通道進入波斯灣,這些都是塔吉克和烏茲別克同意伊朗加入上海合作組織的重要原因。。

相對而言,沒有伊朗的積極參與,就會影響絲綢之路的發展,因為無論是陸路還是海路,伊朗在絲綢之路上的地緣政治地位都至關重要,乃中國連接中亞、西亞與歐洲的重要通道,涉及沿路幾十個國家的基礎設施計畫,中亞更是具有出口發展潛力的地區之一。

在蘇聯解體和新國家出現之後,伊朗為進入中亞國家的市場做了很多努力,但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目前阿富汗的安全與發展也需要伊朗的合作。多年來,伊朗一直向塔利班提供武器和資金,因而合作前景甚佳。況且伊朗與阿富汗是重要的貿易夥伴,德黑蘭政府期盼,除維持密切的安全和經濟聯繫之外,還要防止阿富汗難民湧入。
 

小結

綜上所述,阿富汗的變天與西方勢力的出逃,有如該地區釘子戶被拔除,區域的發展迅速活絡。目前此一新情勢留給中俄兩國一些機會與挑戰,而中方因一帶一路的建設經驗與需要,尤其資金充裕,勢必在戰後重建方面要比俄方更具競爭力。

若中俄兩國能與塔利班政權合作相處,這正符合了新功能主義的主張,以政府來推動與其他實體的經貿建設與安全維護,並假其外溢效應(spillover effect),來促進國家之間的和平與發展。

當然這還是要以塔利班是否能夠穩定國內局勢,以及如何對待其人民,與是否支持恐怖活動為前提,此乃相關國家承認阿富汗新政府的先決條件。以當前塔利班組織的行為舉止觀之,較其20年前的狀況確有改善。若此,中亞地區的發展還是可以有所期待。

(本專欄文章論點不代表論壇立場)


關於作者
湯紹成目前是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兼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