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書益

前駐俄資深外交官
2013-02-22

一、前言

最近中日釣魚臺衝突情勢嚴重,中國的反日情緒高漲,日本右翼勢力亦不斷抬頭,中日兩國船艦更不時在東海出現。此時美國卻火上加油,不僅宣布美日安保條約涵蓋釣魚臺各島,美國艦隊更大舉出動。因此,中國的「戰略協作夥伴」俄羅斯之態度,便特別引人關注。二0一0年九月當中日釣魚臺爭端發生之初,俄總統梅德維傑夫宣布訪問「北方四島」(俄稱「南千島群島」),引起日本的極度不滿,甚至召回駐使以示抗議。本年六月,在南海衝突嚴重之際,俄中又舉行大規模的聯合軍演,似有與美越、美菲軍演互別苗頭之意。然而此次中日衝突,普丁卻採取「中間立場」;莫斯科態度的轉變特別引人好奇。

 

二、俄國朝野之看法

1.中日開戰將是「世界末日」
莫斯科國際關係學院教授伊凡諾夫(Andrei Ivanov)表示,中日釣魚臺爭執的關鍵,是日本不願承認與中國有領土爭議的存在,因為日本憂慮一旦承認存在爭議,中國便會向日本施壓,要求歸還釣魚臺。此外對於持續惡化的中日關係,日本採取的是擴大與美國軍事合作,以及強化本身武力的方式,而非讓步和妥協途徑解決爭端。伊凡諾夫認為,此舉將為日本和世界帶來嚴重後果。

伊氏指出,當前日本國內最熱門的討論課題,就是如何加強海軍建設,以及如何修改憲法,俾能與美國共同防禦日益壯大的中國海軍,不過日美軍事同盟將導致更多不安。他認為,美國所領導的亞太反中聯盟,祇會使中國加遽其軍事現代化的步伐,引發新的反日、反美情緒,並使解放軍鷹派人士的立場更為堅定。此舉並將嚴重影響兩國經濟發展,使日本右翼上台,甚至拒絕履行「不擁有核武」的義務。伊凡諾夫悲觀地表示,如果中日進入到武裝衝突的階段,那麼也就意味「世界末日」的到來。

俄軍事觀察網則認為,日本最近所面臨的外交窘境,可說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別人,因為野田政府企圖通過維護本國領土利益,來提升民族意識,終導致與俄羅斯、南韓、中國爆發領土衝突。不僅使日本經濟頻亮紅燈,亦使國家陷入前所未有的外交窘境。此外,俄科學院東方研究所「韓、蒙研究中心」主任伏隆佐夫(Alexander Vorontsov)教授則對馬英九總統的「東海和平倡議」與「主權不能分割、資源可以共享」之構想表示肯定。

2.不偏不倚的「中間立場」
針對中日釣魚臺事端,甫結束日本之行的俄國家安全委員會祕書長派特魯舍夫(Nikolai Patrushev)表示:「俄羅斯堅持不支持任何一方的中間立場,希望中日兩國能通過外交手段,以政治對話方式解決該島的主權爭議。」渠並謂:「兩國應自行解決他們的領土爭議。」充分顯示莫斯科反對第三國介入中日衝突。派特魯舍夫此行訪日,是為日本首相十二月訪問莫斯科,以及俄日領袖峰會鋪路。派氏長期擔任俄聯邦國家安全局(FSB)局長,係普丁總統重要心腹。俄科學院遠東研究所日本問題專家基斯塔諾夫(Valeri Kistanov)分析認為,俄羅斯雖與中國關係密切,而且又是中國的戰略協作夥伴,但在中日島嶼爭執中,俄羅斯不會與中國站在同一戰線反對日本。

然而就在俄國官方宣布,在中日釣魚臺衝突中,堅持所謂「中間立場」未久,十一月廿、廿一日俄國防部長邵伊古(Sergey Shoygu)卻在中共「十八大」結束後率團前往北京,出席俄中軍事科技合作委員會第十七屆年會,俄羅斯並同意將向中國提供SU-35S新型戰機、IL-76長程運輸機,以及考慮出售S-400新型防空導彈系統。毫無疑問,在中日釣魚臺衝突中,俄羅斯採取傾中並反對第三國介入之立場非常明顯。

3.經由外交談判來解決爭端
俄學者多半認為中日衝突,雙方應通過外交、政治途徑來解決爭端。俄科學院遠東研究所副所長、俄總統外交顧問魯賈寧(Sergei Luzianin)教授認為,最近中國輿論紛紛要求抵制日貨,中國官方也一再警告,釣魚臺「國有化」將為日本帶來嚴重後果。不過魯氏認為,實際上雙方在經濟上施壓的空間「非常有限」。渠並謂,儘管最近中國大陸反日浪潮洶湧,甚至有人主張對日宣戰,但由中國官方聲明的措詞和內容來看,北京並未提及戰爭,甚至更希望以外交手段來解決爭端。事實上,中日兩國政府也盡可能為對方保留「轉圜的空間」,故可以肯定的是,在衝突高潮過後東海危機當可化解。

魯賈寧教授並引述「人民日報」一篇署名為「鐘聲」的評論指出,該文雖強烈抨擊日本在二戰中的侵略行為,但該文主要內容卻是呼籲日本應透過談判來「解決爭端」,而且要求東京當局回歸談判的正常途徑。事實上,中國經常以評論員方式,來表達官方立場,所以中國官方媒體的任何評論,深受各國駐北京外交人員的重視。

莫洛佳科夫(V. Mologiakov)教授亦稱,儘管各國媒體大肆渲染,但中日兩國因釣魚臺爭端而引發戰爭的可能性不高。由實際情況來看,日本政府並不希望衝突情勢升高,至於中國頂多是「心理戰」而已,特別是在美國防部長潘尼塔宣布釣魚臺屬於美日安保條約範圍後。此外魯賈寧認為,目前中日衝突和危機,事實上背後都受到兩國政府的操控,因此他確信兩國未來肯定會找出「解決爭端」的有效方法。

4.恢復經貿合作是不二法門
莫洛佳科夫表示,國際媒體一再強調,此次危機日本在華企業遭到極大損失,紛紛要求儘早撤離之說法,並非完全事實。由於兩國經濟相互依賴的程度很大,所以此次危機,不僅對日本造成損害,中國經濟亦無可避免地受到衝擊。

魯賈寧認為,中日衝突尚未到達谷底,目前所看到的只是冰山的一角,不過經過此次危機,雙方關係將可再創佳績。特別是由於最近中、日、韓三國正在推動「自由貿易區」,因此各方都不願發生貿易戰,所以此次危機,各方應該有所克制,不可能超過底線。目前中、日、韓三國總貿額已達到6,900億美元,因此三國絕不會將政治和經濟問題混為一談。此次危機雖使政治關係冷淡,但雙方在經濟方面的往來將再現高潮。

魯賈寧教授表示,中日兩國目前均面臨新一波的金融危機,雙方都明白如果實施經濟制裁,只會為兩國帶來慘重代價,因為持續蕭條的日本經濟特別需要中國市場,同時中國企業也希望能得到日本的高科技。在歐債危機中受到損失的中國企業,在積極爭取亞洲市場的同時,自然不會放棄日本市場。

5.壓制右翼勢力、解決領土爭議
俄羅斯則希望利用中日釣魚臺衝突的機會,順便解決俄日「北方四島」的問題。塔伏諾夫斯基(Yuri V. Tavrovsky)教授就表示,最近俄日關係已有極大改善,如本(二0一二)年底日本首相將訪問莫斯科,上年兩國貿易達到300億美元,最近俄日雙方並簽署有關在海參崴修建液態天然氣廠的備忘錄。此外,民調更顯示,日本對俄人的吸引力日增。

然而與俄日積極友善關係相對的是「釣魚臺問題」使日中兩國隨時可能擦槍走火,中國境內的反日暴亂,經濟損失更無法估計,倘緊張情勢持續發展,未來雙方很有可能發生貿易戰、資金外流等問題。亞洲商人對此種情勢甚為憂慮。此外,南韓與日本也有相同危機,至於北韓與日本更是世仇,這也是平壤積極發展核武的原因所在。

由於日本與中國和南北韓關係惡化,日本社會的右翼勢力抬頭,主張取消憲法對軍事限制的政客不僅受到歡迎,他們甚至提出日本應發展核武。因此塔伏諾夫斯基教授認為,為壓制右翼勢力的膨脹,日本政府急需外交突破,俾證明日本仍具有與鄰國發展友好關係之能力。因此,目前正是解決俄日領土(即「北方四島」)爭端、簽署和平條約的最好時機。

前次普丁有關「北方四島」問題立場的表態是在二00五年十一月,當時他與小泉首相會晤時,雙方同意以一九五六年蘇日聯合聲明為出發點,俄方立場至今未變。對日本而言,目前正是其改變立場的最好時機,在此種新情勢下,美國亦可能不再反對日俄改善關係。過去美國一直反對日本與俄羅斯往來,但如今為有效遏止中國的擴張,准許日本與俄羅斯改善關係,並同意其投資開發西伯利亞和遠東,與中國一較高下,此舉應符合美國外交政策。不過巴夫里琴科(Viktor Pavliatenko)教授則持不同看法,認為日本不會因為與中國關係惡化,而改變其對「北方四島」的主權要求。他斷言,本年十二月日本首相訪俄,一定會對普丁施壓並要求俄方讓步云。

克宮發言人貝斯科夫(Dmitri Peskov)日前表示,外傳普丁總統因背傷,暫無法與日本首相會晤之說法不確。事實上在APEC峰會期間,俄日雙方對會晤問題雖取得共識,但確定時間尚未敲定。貝氏及俄總統助理烏薩科夫(Yuri Usakov)均表示,此項會晤應在明年二0一三年一、二月實施。此外,報載習近平在正式出任中國國家主席後,首選國外行程亦將出訪莫斯科。

 

三、結語

在中日釣魚臺衝突問題上,俄國官方雖表示將採取不偏不倚的「中間立場」,並希望中日兩國能自行通過外交談判和政治對話來解決彼此爭端。但十一月廿、廿一日俄新任國防部長邵伊古卻匆匆率團前往北京,出席俄中軍事科技合作委員會第十七屆年會,俄羅斯並表示,將向中國提供包括SU-35S戰機在內的先進軍事裝備。充分顯示,俄羅斯在中日釣魚臺衝突問題上,是採取一種具有親中意味的「中間立場」,並反對第三國介入。

回顧七0年代,美國曾堅決反對蘇聯對中國核武的攻擊意圖,因為華府認為一個強大的中國符合美國利益。但如今時空易轉,莫斯科對於美日聯盟共同對中國施壓,恐怕也很難坐視。儘管安倍首相最近積極走訪各國進行拉攏,但事實上在近代的中日衝突中,俄羅斯的態度才最具影響力,這也是中日兩國首腦急欲前往莫斯科的主要原因所在。毫無疑問,俄羅斯又可藉此機會一如往昔,從中日衝突中攫取其國家最大利益。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