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書益

前駐俄資深外交官
2013-12-27

一、前言

本(二0一三)年九月二日俄「獨立報」刊載俄外交部所屬外交學院院長巴札諾夫(Evgeny Bazanov)教授1 有關俄羅斯亞太政策的專文略謂,就整個亞太情勢而言,對俄羅斯甚為有利,因為目前該國在本地區既無敵人,也未陷入亞太的紛爭,況且域內各國均希望與俄羅斯發展政經關係。惟莫斯科在亞太地區也面臨一些問題和挑戰,直接、間接可能影響俄羅斯的利益。故主張俄政府應採取平衡的外交政策與亞太國家往來,不可因與某國結盟而破壞亞太地區現狀,同時更應注意本國權益之維護。

 

二、俄國面對的問題和挑戰

(一)權力平衡的轉變
近年中國的崛起已對美國的霸權構成嚴重挑戰,華府因而對北京採取一系列的抑制政策,如二0一二年美國會通過新國防政策中,決定將其軍事力量轉移到澳洲,以應付日益增強的中國軍力。再者,中美地緣政治競爭促使此間中小國家的軍備競賽升高,大部分亞太國家都希望美國能繼續維持其亞太地區的領袖地位,同時對中國的日益軍事化感到憂慮。美國重返亞太的策略,主要是調整其冷戰時期與日、韓、澳、紐、英、加的聯盟,同時也要擴大與泰、菲、星等國的軍事合作關係。此外,並加強與印度、印尼、馬來西亞,甚至越南的往來。換言之,華府幾乎拉攏所有的亞太國家以遏止中國,所以最近中國媒體經常指責美國企圖圍堵中國,同時還離間中國與其鄰邦的關係。

(二)區域衝突的升高
目前「北方四島」(俄稱「南千島群島」)問題是俄羅斯在亞太地區唯一涉及的領土爭議,幸好此問題並不特別嚴重,未來也不會引發俄日的正面衝突。其次是朝鮮半島的局勢依然具有爆炸性,隨時都可能引起國際危機,唯一解決方法是讓北韓改善其國內經濟和社會危機,同時也得保證北韓擺脫孤立,與南韓、美、日和平相處。至於「臺灣問題」,目前海峽兩岸雖積極推動經貿和人道往來,但雙方的政治與軍事競賽依然存在,特別是美國的干涉使情勢雪上加霜,如果臺灣試圖「法理獨立」,臺海危機將立即升高。

在東海問題上,中日正在爭奪釣魚台,同時日本與南韓也有「獨島」爭執存在。由於二0一二年釣魚台衝突升級時,中國採取一連串強硬措施,因而使亞太國家對中國的憂慮增加,並使他們進一步倒向美國。就南海問題而言,此地既有中、越、菲、馬、汶萊和臺灣爭奪的南沙群島,同時還有中國與越南爭奪的西沙群島。東海、南海的領土爭端主要原因包括安全、國家尊嚴與自然資源爭奪的層面,由於衝突層面極為廣泛,特別是美國在幕後操弄,以及進一步孤立中國的作法,未來極有可能導致大規模的軍事衝突。

(三)核武及安全威脅
目前北韓正在發展核武,平壤當局一再宣稱,不會放棄核武國家的地位,倘有必要北韓不惜以核武器對付美國與南韓的入侵。此外,在亞太地區常規武器競賽的發展趨勢日益嚴重,而且有越來越多的國家參與此項競賽,此種情勢對區域穩定和國家安全已構成嚴重威脅。

俄羅斯的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人口稀少、經濟發展落後,未來勢將成為其最大的問題和隱憂,因為鄰國或將忽視俄羅斯的利益,將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作為其人口和經濟滲透的目標。亞太經濟的迅速發展,也帶給俄羅斯許多負面的影響,如自然資源不足、環保問題、人口壓力、糧食供應、失業問題、恐怖主義和毒品氾濫等。此外,包括中國在內之許多亞洲國家,均無法排除其發生內部動亂和不穩情勢,這些都是亞太地區所面臨之威脅。

 

三、未來俄國的因應策略

(一)平衡的外交政策
俄羅斯認為亞太地區的不穩定,以及軍備競賽的進一步擴大,並不符合其國家利益。有人認為俄羅斯應與中國建立同盟關係,但這種政策非但無法促進本地區的和平及穩定,反而會造成區域情勢不穩和軍備競賽的擴大。更重要的是,此種結盟政策很可能對俄羅斯與其他地區的外交不利。俄羅斯的亞太政策不應該影響其與西方國家的關係。就俄羅斯的國家安全與現代化而言,這兩個目標同等重要。因此,俄羅斯應追求東亞平衡的外交政策。

俄羅斯的亞太政策應重視與區域內各國發展平衡的關係,目前俄羅斯有能力與亞太國家建立密切的往來,俄羅斯既不可將所有雞蛋放在一個夥伴的籃子裏,也不可破壞亞太地區之現況。因為如果亞太地區的權力平衡急速改變,整個地區很可能會再次陷入冷戰的泥淖。同時俄羅斯也應該強力拒絕美、日和某些東協國家,最近一再提及希望俄羅斯公開或幕後遏止中國的這種思維。

對俄羅斯而言,比較合理的外交態度和亞太政策是應重視具建設性的外交政策,其重點包括協助並促進亞太地區多邊對話機制和安全論壇的形成,積極推動預防外交及及爭端的和平解決等。由於當今世界各國相互依賴的程度日益緊密,以及顧及到俄羅斯的經濟能力有限等因素,所以具有建設性的外交政策,才真正符合俄羅斯的國家安全利益,而非使俄羅斯加入新一輪的軍備競賽。同時,俄羅斯也不能忽視本地區多數國家的外交行為模式,因為多數亞太國家的外交較為含蓄、保守,而且特別重視非正式的外交承諾以及私人情誼等。    

(二)和平解決爭端
對於領土紛爭而言,俄羅斯最關心的當然是「北方四島」問題,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使俄日關係進一步加強,所以應將領土問題的解決和俄日關係進一步加強分開推動。近年由於日本國內經濟困難,以及中日衝突升高等原因,咸信日本比較希望與俄羅斯建立友好關係,所以上述策略應有實現的可能。

就朝鮮半島而言,俄羅斯應與南北韓同時發展關係,其重點是進行各種經濟合作項目。在「臺灣問題」方面,近年由於兩岸關係緩和,俄羅斯也可以進一步擴大與臺灣的經貿往來,但莫斯科必須堅持不與臺北發展政治和軍事關係,避免引起北京方面的疑慮。

至於東海、南海的領土爭端,對俄羅斯發展與亞太國家經濟及安全合作甚為不利,因此莫斯科應在不支持任何一方的條件下,鼓勵各國以和平方式解決爭端。同時,俄羅斯石油或天然氣集團,在參與東海或南海能源開發時,俄政府也應特別慎重,避免引起北京或爭端的一方對俄羅斯產生不滿的情緒。

亞太地區另一特別值得注意的問題,就是北韓的核武政策,倘平壤當局真的擁有大量核武器,那麼整個東北亞將陷入不安,而且日本、南韓、美國亦將出現另一輪的軍備競賽,對俄遠東地區爆發核武衝突的可能性亦將隨之升高。因此,莫斯科堅決要求平壤放棄核武,但同時認為北韓也應得到適當的多邊安全保障,解決此項問題的最理想平臺,依然是「六方會談」。

(三)積極限武與共同開發
俄羅斯應積極參與亞太地區常規武器軍備競賽的預防和限制措施,並應該大力倡導建立各種信任機制。俄羅斯也應積極推動亞太軍火武器的管制,而且在對包括中國在內的亞太鄰國出口武器時,應更加審慎,因為在這個問題上,俄羅斯不僅要顧及本國的安全,同時更應考慮到其他國家的反應。事實上,就長期軍火武器出口而言,俄羅斯似乎不應再將亞太地區視為主要市場。

此外,俄羅斯在與亞太國家進行雙邊會談時,應將更多的全球性問題納入議程,而且應堅持在亞太地區建立區域性安全機制。莫斯科亞太政策的重點,應該著重在俄羅斯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的開發和現代化。事實上,俄羅斯不太可能憑藉本身的力量開發此一地區,因此儘量爭取國際支持和援助,其中包括中、日、南韓所能提供的資金、勞力和高科技。換言之,俄羅斯的亞太策略,就是與域內各國維持友好關係,積極吸引各國資金、技術,共同開發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的平衡政策。

 

四、評析

巴札諾夫院長認為,俄羅斯在亞太地區並無敵人,除「北方四島」問題外,也未涉入此間的政治紛爭,因此俄羅斯應與所有亞太國家發展平衡的外交關係,不可因與某國結盟而破壞亞太地區的權力平衡。莫斯科的外交政策既不可影響其與西方國家關係,同時也要拒絕美、日和某些東協國家,期望俄羅斯或明或暗地遏制中國的思維。在亞太衝突問題上,俄羅斯應全力推動建設性的外交政策,以和平方式來解決東、南海的領土紛爭。事實上,去(二0一二)年初,俄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派特魯舍夫(Nikolai Patrushev)在接受專訪時即明白表示,在中日釣魚台衝突問題上,俄羅斯將採取不偏不倚的「中間立場」,並主張中日兩國能通過外交手段,以政治對話方式「自行解決」領土糾紛。充分顯示莫斯科不願干涉,並堅決反對「第三國」介入中日衝突的政治立場。毫無疑問,本(十一)月二日,俄日外交、國防部長(2+2)會議,以及即將舉行的俄日聯合軍演,也就是此項政策的宣示。

最近亞太情勢嚴峻,中日釣魚台衝突日益升高,中國戰機、船艦頻頻進出釣魚台海域,日艦不僅硬闖解放軍演習區,安倍首相更明白表示,絕不容許以武力改變現狀,以及日本將在亞洲扮演聯合抗中的領導角色。陸媒「備戰」之聲不絕於耳,中日軍事衝突似乎一觸即發。目前兩國領導人正積極走訪東南亞,進行外交出擊、爭取與國。華府雖已表示在釣魚台爭端問題上,並未預設立場,但支持東京的態勢非常明顯。回顧七0年代,美國曾堅決反對蘇聯對中國核武的攻擊意圖,因為華府認為一個強大的中國符合美國利益,如今時空易轉,莫斯科對美日同盟共同對付中國的做法,恐怕也很難坐視。不僅是由於莫斯科主張中日兩國應通過外交途徑「自行解決」領土爭端,更重要的是,俄羅斯強烈反對一個由美國所掌控的單極世界。在中日可能開打的前夕,巴札諾夫院長刻意在「獨立報」發表專文,全面說明俄羅斯亞太政策的走向,其背後的真正意涵特別引人遐思。


注釋:
1  巴札諾夫(1946-)歷史學博士,俄國科學院院士、美國政治學院教授、人民大學(北京)、政治大學(臺北)榮譽博士,現任俄外交部所屬外交學院院長。巴氏畢業於國立莫斯科國際關係學院(MGIMO)、蘇聯外交學院和科學院遠東研究所博士班,冷戰期間曾於新加坡南洋大學從事漢學和中國問題研究。曾任職蘇聯外交部(1970-73)、駐舊金山總領事館副領事(1973-79),並擔任蘇共中央國際部蘇共與亞太國家關係負責人(1981-85)。巴氏撰述甚豐,曾出版40餘冊著作及100餘篇有關亞太問題專文,係前蘇聯和俄羅斯外交部亞太政策的重要智囊之一。九0年代,巴氏曾以其夫人柯薩科瓦之名,在臺灣「中央日報」發表數十篇專文,討論俄羅斯與兩岸關係,見解甚為精闢獨到。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