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書益

前駐俄資深外交官
2012-07-10

 

一、前言:

上(六)月五日,俄羅斯總統普丁抵達北京,進行為期三天的國是訪問,嗣並出席上海合作組織在北京召開的峰會。這是普丁第三度入主克宮後的首次亞洲之行。特別是在國內、外抗議、示威和質疑聲中來到北京,充分說明莫斯科對俄中關係之重視。至於創立已屆十載,過去一直以反恐和安全合作起家的上海合作組織,近年在經貿領域亦取得相當成果,但此一由俄中主導的國際組織,最近在領導權、成員國加入、能源合作,特別是在北約加速退出中亞後,上合組織在本地區的安全角色等問題上發生爭議。因此,現階段的俄中關係和該組織的未來發展都非常值得注意。

上海合作組織前身是由中國、俄羅斯、哈薩克、吉爾吉斯和塔吉克所組成的「上海五國」會晤機制,其宗旨為邊界信任。二00一年六月十五日,在該機制第六次峰會上,烏茲別克以平等身份加入。六國並簽署宣言,上合組織乃正式成立。目前該組織已接納巴基斯坦、印度、伊朗、蒙古、阿富汗等國為觀察員,白俄羅斯、斯里蘭卡和土耳其為對話伙伴國。一旦這些觀察員國家成為正式會員,該組織的發言權和影響力不可小覻。
 
 
(圖片來源:http://www.opinion-maker.org/2010/06/sco-a-new-opening/)

 

二、印、巴入會的意見分歧:

近年俄羅斯對中亞國家的影響力有逐漸下降的趨勢,間接亦影響到莫斯科在上合組織中的地位,特別是在中國經濟高速發展以來,中亞國家多向北京靠攏,未來不可避免地將影響到它們的政治行為。俄羅斯為防止其在該組織中進一步孤立,最近有意將印度拉入,藉以平衡中國勢力的過度膨脹,同時為緩和北京之反印情緒,莫斯科也準備邀請巴基斯坦入會。在此次峰會期間,普丁曾提議在明(二0一三)年吉爾吉斯舉行的上合組織峰會上,能將新會員國加入該組織的基本條件問題得到解決。所以未來一年,六國外交部工作人員,勢將就此問題進行研商討論,當然這種趨勢也顯示,印巴兩國未來幾年恐怕還很難進入該組織。

最近巴基斯坦論壇快報(Express Tribune)在一篇專文中指出,巴國亟盼加強與俄中兩國的關係,並希望早日加入上合組織,以減少對美國的過分依賴,所以巴國希望在此次峰會上,能由一個觀察員變為正式的會員國。不過在邀請印、巴入會的問題上,俄、中態度的差異性卻極為明顯,俄外長拉夫諾夫(Sergei Lavrov)雖積極支持印、巴兩國的加入,但中國並不同意。巴基斯坦對此甚為失望,因為北京一向是巴國最緊密的盟友和支持者。至於印度態度則較為保守,外長克利希納(S. M. Krishna)在接受訪問時表示,印度至少在兩年以後才有可能加入上合組織,但他強調德里當局一直希望加強與該組織的合作。毫無疑問,為阻止印度的加入上合組織,北京寧可不讓其盟友巴基斯坦的入會。

俄遠東研究所研究員貝爾格爾(Yakov Berger)認為,上合組織現在所面對的任務,就是尋求共同戰略的問題。因為目前阿富汗內部情勢仍非常緊張,而且美國已宣佈將重返亞洲,在這種錯綜複雜的情勢下,如果讓印巴兩國貿然加入,成員國在尋求共同戰略問題上將很難取得共識。這就是上合組織對印巴入會始終猶疑不決的原因所在。此外,貝氏另指出,中國領袖在討論有關中國在上合組織內,應承擔的安全責任問題時,意見也很分歧,譬如一群退役將領,就曾在中國媒體上提議,應與俄羅斯建立軍事聯盟。但貝氏認為,在上合組織框架上,已有反恐合作機制,何需疊床架屋再建立一個軍事同盟。

 

三、有條件的支持阿、伊兩國:

此次峰會除接受土耳其為對話伙伴國外,同時亦批准阿富汗以觀察員身份加入上合組織。但有關聲明卻籠統含糊地保証阿富汗內部和平及安全。充分顯示,目前該組織尚不準備在阿國安全及和平問題上承擔任何責任。

目前上合組織已開始與阿富汗加強合作,因為北約已準備加速從該地區撤出。譬如俄羅斯已落實其與阿國內務部的合作細節,將來每年接受200名阿國警察前往俄內務部學校進行培訓。此外,俄政府也將增加對阿國學生獎學金之額度。至於中國對阿富汗的援助亦不遑多讓,如中方準備與阿富汗簽署戰略伙伴協議。此外,北京也希望與阿富汗達成有關共同對付恐怖份子的協議,當然中國之目的,主要是針對新疆分離份子。

峰會期間普丁亦曾與伊朗總統阿瑪迪內賈德進行幕後會談,雙方均同意儘管西方企圖孤立伊朗,但俄伊兩國仍將繼續合作。伊朗希望莫斯科能提供更多的援助和支持,不過俄羅斯對伊朗的支持程度卻有明顯的底限。阿瑪迪內賈德總統要求俄伊兩國未來互動能更為積極,因為兩國所面對的挑戰和威脅是相同的。但普丁卻再次強調,俄羅斯雖支持伊朗有權和平使用核能,但其重點是「和平」,所以未來莫斯科在關於伊朗的六方會談中,依然會要求伊朗澈底放棄核武。

此外,在國際上極為孤立的伊朗,目前雖非常希望加入上合組織,但由於該組織章程中明白規定,凡受到國際制裁的國家無權加入該組織。因此,伊朗希望成為上合組織之成員國恐怕很難。

 

四、軍事上很難有所作為:

六月十四日上合組織「和平使命-二0一二」反恐演習在塔吉克索格德州恰魯德隆(Chorukh-Dairon)演習場進入最後階段。最近十年來,上合組織每年都會在中亞可能發生暴亂和衝突的地區進行類似的軍演。此次演習的官方主題是在山區進行反恐行動時,協調該組織各成員國軍事合作能順利運行。此次演習地點的選擇並非偶然,可說是中亞地區的中心,因為索格德州與烏茲別克和吉爾吉斯兩國接壤,而且州內還有烏、吉兩國的「飛地」。事實上本地區不僅經常遭到恐怖主義者的攻擊,也曾發生過民族衝突事件。該州部份地區屬於費爾干納山谷,由於地形崎嶇複雜,所以非法武裝份子極易藏身,上合組織之所以選擇在此地進行大規模軍演非常合理。

當日各國國防部長均出席視察演習,除烏茲別克外,其他五國共派出2,000名官兵參加。烏茲別克首都塔什干雖設有上合組織的反恐機構,也曾在當地召開過反恐會議,不過烏國既從未參加上合組織框架下的任何軍演,也從未與該組織展開過全面性的軍事合作。如二00七年烏國政府雖批准有關與上合組織共同舉行軍演的協議,但烏國國會卻僅同意派遣觀察員參與演習。

其實烏茲別克對獨立國協集體安全組織(DKB)也採取相同態度,譬如卡里莫夫總統既反對集體安全組織成立快速反應部隊,也反對前蘇聯境內潛在衝突的國際化。烏國領導人的這種矛盾態度是可以理解的,因為自蘇聯解體以來,無論是集體安全或上合組織,均從未派遣過部隊來解決當地的衝突。如二0一0年吉爾吉斯奧什州發生民眾爆亂,這兩個組織就有理由派出部隊,但實際上它們卻毫無作為。此外,這兩個組織也可派出部隊協助處理阿富汗境內的恐怖份子和毒品運輸問題,但它們的態度都非常消極。很可能就是由於這些原因,以致烏茲別克始終不願與集體安全和上合組織發展全面性的軍事合作關係。

 

五、天然氣價格問題仍未解決:

被視為俄中能源合作重點的天然氣出口及天然氣管道建設項目,並未因普丁總統的此次訪問北京而取得任何突破,事實上俄羅斯天然氣集團總裁米勒(Alexei Miller)六月初就明白表示,普丁總統訪華期間兩國不會簽署任何文件,因為雙方仍未就天然氣價格問題達成協議,俄中係於二0一0年九月就天然氣供應基本原則簽署法律文件。根據該項合同,俄氣公司將通過東西兩條管道向中國供氣:西線將利用西西伯利亞天然氣田,經阿爾泰邊區與新疆的西氣東輸管道相聯結;東線則利用東西伯利亞的氣田和庫頁島大陸礁層所生產的天然氣。預計這兩條管道,每年向中國提供680億立方尺天然氣,其中300億立方尺由西線供應。

此項天然氣供應合同,由於雙方在價格問題上存在分歧,因而遲遲未能簽署。談判期間,俄方主張應以歐洲客戶的價格,即每千立方尺300美元為準,但中方則希望將價格控制在200美元以下。經過多次磋商,中方作出讓步,中方上限為每千立方尺250美元(已接近中國從哈薩克、土庫曼進口天然氣之價格),不過並不包括從產地到中國的運費,若將管道運輸費等核算在內,俄天然氣進口市場價格將超過每千立方尺300美元,甚至更高。然而即便是俄方在原有基礎上降低100美元,但對核算成本的中國石油公司而言,每千立方尺250美元的報價,中方仍將面臨巨額虧損。這也就是俄中始終無法在價格上取得共識的主要原因。

為解決天然氣問題,雙方似乎已作出妥協,因為隨同普丁訪問北京的俄氣集團副總裁梅德維傑夫(Alexandr Medvedev)六月六日透露,中方建議為降低天然氣出售價格,俄氣集團可以參與中國境內天然氣分配系統項目,以及地下天然氣儲槽的建設工程作為交換。如此一來,俄羅斯不僅可以向中國出售天然氣,還可參與中國國內天然氣的運輸和銷售過程。這種構想已引起俄方興趣,目前雙方均同意進一步核算其成本。此外俄方亦將就建設地下天然氣儲槽的投資和技術性問題,進行深入檢討。

 

六、北京評論令普丁難堪:

最近在「人民日報」俄文網站上出現一篇評論,公開批評俄羅斯的經濟發展,並謂此次總統選舉普丁支持率下降10%,即顯示俄人越來越覺得近年俄羅斯的經濟改革並不理想。該文並列舉俄國經濟的六大缺失,包括過度依賴原材料和能源輸出,商業環境並不理想,科技發展情況錯綜複雜,高度壟斷市場缺乏競爭性,私人公司缺乏資金和自我調適能力,人口出生率太低勞動力不足等。此項評論令普丁等俄國領導人相當難堪。

此評論刊出後立即引起俄媒的極大關注和討論,四月十七日俄「獨立報」就表示,這可能是中國對俄羅斯和普丁總統未來任期感到憂慮和不安。若干觀察家則認為恐怕是北京向莫斯科發出不滿的信號,因為中國官方媒體對俄羅斯的報導一向非常審慎。俄科學院東方研究所研究員莫夏科夫(Dmitri Moshykov)認為,該評論或與中國不滿俄羅斯的涉足南海問題有關,因為最近俄越合作在南中國海開採天然氣,此事曾引起中方的極大不滿。

不過部份俄工商界人士對中國官方評論亦有微詞,如大魚集團(Big Fish)總裁巴斯金娜(Tatiyana Baskina)就認為,也許中國已開始扮演起超級大國和全球領袖之角色,企圖教訓其他國家。但多數俄企業家則承認中國官方評論所列舉的缺失,並認為貪污腐化、行政壓力和司法不公,均會影響外來投資。不過莫夏科夫表示,兩國的爭執和矛盾最好是透過私下途徑解決,公開表達不滿,徒使俄國領導人的處境更為難堪複雜。

 

七、結語:

普丁此次北京之行,適值南海問題嚴重,美國重返亞洲之際,充分顯示俄中戰略接近並與美國及其盟友互別苗頭之勢。不過儘管俄中政治關係密切,但雙方在經貿領域的合作仍嫌不足,俄方對以原材料和能源為主的俄中經貿關係向極不滿。此次峰會中方雖已同意俄羅斯可參與田灣核電廠的建設工程,但雙方最重要的天然氣價格問題,至今仍未取得共識。所以俄中關係仍無法跳出「政熱經冷」的魔咒。

以俄中為主軸的上合組織,由於中國經濟快速發展,而使兩國在該組織中的影響力發生變化,這也是俄羅斯亟盼印度加入以平衡中國之主因。至於莫斯科希望在上合組織中成立能源俱樂部,以及北京願對成員國提供百億美元貸款等舉動,雙方較勁的意味濃厚。所以俄遠東研究所所長契塔連科(Mikhail Titarenko)所謂俄中並無競爭領導地位之說法,恐怕只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過去俄中均反對美軍藉口反恐而進駐中亞,然而當北約宣佈將加速從阿富汗撤軍後,兩國又極為憂慮,深怕中亞和新疆地區的恐怖活動將加劇。一直標榜反恐及安全合作的上合組織,能發揮何種功能非常值得懷疑。莫大亞非學院副院長高念甫(Andrei Karneev)就明白表示,未來中國既不會向阿富汗出兵,也不可能向發生爆亂的中亞國家進行直接干涉。

總而言之,普丁此次北京之行,在戰略層面上雖取得一定的政治效益,但實質上,雙方除簽署一些空泛的協議外,俄中之間的真正問題和上合組織的內部矛盾,恐怕一時仍無法獲得突破。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