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書益

前駐俄資深外交官
2012-09-10

一、 前言

本 (2012)年亞太經合峰會已於9月8、9日在俄羅斯遠東的海參崴市盛大舉行。這是俄羅斯自1998年加入該組織以來,首度主辦年會,俄朝野均極為重視,俄政府並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充分顯示其前進亞太的企圖心。特別是俄羅斯最近在加入WTO後,其與亞洲國家的往來將更趨緊密。然而此次峰會舉行,正值釣魚台等島嶼爭議升溫,亞太國家衝突日益增高之際,作為一個東北亞大國,俄羅斯的態度及其未來的亞太政策方向,自然更為各方所關注。

謹就近年俄羅斯所發佈的外交政策綱領和2007年9月19日俄羅斯負責亞太事務的副外長羅修科夫(Alexander Losyukov)接受新聞報(Vremyz Novosti)專訪,以及本年6月15日俄羅斯世界和平總統基金會亞洲部主任杜羅利亞(Georgy D.Toloraya)訪台演講等,俄羅斯有關亞太經合、美日安保條約、亞洲開發銀行、俄羅斯與日、中關係及能源出口政策之立場,特別是普丁總統再度入主克宮後,就俄羅斯的新亞洲政策,台俄未來發展等問題予以分析說明。

 

二、亞太經合

俄羅斯2000年外交政策綱領指出,亞洲對俄羅斯外交政策日益重要,因為俄羅斯本身也是亞洲的一部份,而且亞洲國家對俄羅斯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的經濟發展,將可發揮極為重要的功能。俄羅斯特別重視「亞太經合」(APEC)、「東協區域論壇」(ARF)及「上海合作組織」(SCO)三項機制,俄羅斯對亞洲外交政策最重要的方向之一,就是與亞洲大國中國、印度發展友好關係。不過羅修科夫副外長也承認,俄羅斯在亞洲的發展受到外來阻擾,但由於目前俄羅斯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不大,所以這種阻擾尚不明顯。

羅氏指出,俄羅斯必須考慮未來,特別是近年亞太地區原料競爭激烈,對於一個從事原料供應,並對亞太自然資源有興趣的國家而言,俄羅斯早已感受到壓力。目前俄羅斯的中、小企業力量不足,而且本國周遭仍有發展空間,因而他們不太重視亞太市場,不過俄羅斯的大型企業已開始向亞太地區投資。俄羅斯認為亞太經合組織並非唯一的談判機制,儘管該組織鬆散,但有利於討論區域性、全球性,特別是經濟方面的議題,目前國際間峰會很多,俄國領袖也經常走訪東方國家。

2007年5月,亞洲開發銀行在東京召開期間,俄羅斯拒絕參加,這是由於目前該銀行為美、日所控制之故。美國雖不反對俄羅斯的加入,但日本對俄國加入該銀行並不歡迎。莫斯科雖向東京再三表明,俄羅斯對該行的投資不大,也不會爭取主導地位,但日本均以俄羅斯與阿富汗、伊拉克的貸款問題尚未解決為由,拒絕俄國的加入,很明顯這種藉口極為牽強,不過俄羅斯目前仍繼續與日本進行有關談判。

 

三、區域安全

亞太地區的戰略意義,在於本地區已成為全球經濟發展的火車頭,而且還在不斷地增強中,其中最為重要者,包括中國、印度的崛起,以及東亞和一些拉美國家的快速成長。為對抗本地區的新挑戰,美國希望與日本、南韓、澳洲結盟,以及正在形成的亞太整合結構,藉以推動本國政策,以維護美國的亞太利益。在此種情況下,俄羅斯必須考慮其本身,並儘可能與本國內、外政策配合,俾維護俄羅斯的國家安全和利益,莫斯科目前已向美、澳表示其關切。

近年各國對於有關在歐洲建立全國導彈防禦系統(NMD)問題非常關切,不過最近在東方也有相同情況出現,因為美、日也準備建立戰區導彈防禦系統(TMD)(據說將可涵蓋台灣),他們解釋稱此舉主要是針對北韓,因為平壤可能會以導彈攻擊日本及其鄰國。儘管北韓導彈的射程根本無法達到美國,但華府仍堅持在日本境內部署此種戰區防導系統,其實大家心照不宣美國真正擔心的是中國,不過俄羅斯與日、中距離相等、所以這種防導系統對莫斯科亦有威脅性存在。

此外,俄羅斯認為美日安保條約也許是一種假設性威脅,但俄國軍方並不以為然。廣泛而言,這項條約是亞太地區一項重要軍事和政治機制,對區域安全具有鞏固和穩定作用。因為如果擁有先進科技能力的日本,企圖發展本身的軍事力量,絕不是各方所樂見之事,因為亞太各國對二戰期間日軍的暴行仍記憶猶新,所以此間國家對日本重新武裝甚感憂慮,美日安保條約正好可以限制這種情勢發展,當然俄羅斯在分析區域情勢時也會考慮這一點。

 

四、俄日情勢

俄羅斯認為與日本關係的發展應循序漸進,最終使兩國成為友好睦鄰國家,這才符合雙方的根本利益。俄羅斯將在現有的談判機制下繼續尋找雙方均能接受的辦法,解決兩國現存的邊界問題。對俄羅斯而言,目前最重要課題是如何緩和及健全亞洲國際情勢,因為現今亞洲有某些國家地緣政治野心日增、軍備競賽嚴重,緊張與衝突之源仍然存在,其中最令人不安的是朝鮮半島現狀。俄羅斯將平等參與朝鮮問題之解決,莫斯科願與兩韓維持平等關係。

最近日本首相更替頻繁,俄羅斯認為日本政府無論是強有力的政治家上台,抑或是由普通政客先行過渡,俟情勢穩定後再交由有力政治家接手,應該不致影響俄日關係的正常發展。對於某位負責北海道和 「北方四島」 (俄稱「南千島群島」)問題事務部長建議將「北方四島」問題列入2008年在北海道召開的「八國經濟會議」(G8)議程。俄羅斯深悉「北方四島」問題對日本任何政府均非常敏感,該部長的看法基本上反映了日本政治菁英的一般看法,但此人未來不太會影響該國對俄政策,況且此問題也不太可能列入「八國經濟會議」之議程,因為該會議並非處理邊界爭議的機制,充其量在會議期間可能會引起各國關注,這一點應該是對日本有利的。

莫斯科認為,任何國家都會利用其本國經濟上之優勢來推動其外交政策,所以俄羅斯不排除在中、日之間,以能源出口作為外交行為之手段。俄羅斯既擁有大量的自然資源,也就會訂出合理價格,歡迎任何國家前來購買,不願購買者既不強迫,但也無須抱怨。如果俄羅斯與某國達成協議,但最後卻未能履約時,它們儘可指責俄方因政治原因而未履行承諾。但俄羅斯的能源有限,最後到底要賣給中國還是日本,就要看誰出的價錢高,當然幫助朋友也是應該的,至於誰是俄國朋友,這就得看它對俄羅斯的態度而定。

 

五、俄中關係

近年俄羅斯與中國對世界重大國際問題的主要立場是一致的。這是區域和全球穩定的主要基礎之一。俄羅斯為爭取與中國在各領域發展互利合作關係,目前主要任務是如何擴大經濟合作,使經貿和政治合作同步前進。2007年「俄羅斯外交政策綱領」指出,近年俄中關係達到空前的信任水平。在北京舉辦「俄羅斯年」活動後,莫斯科也以 「中國年」作為回應,然而俄朝野對中國擴張威脅始終無法釋懷。羅修科夫副外長就明白表示,如果鄰國人口較俄羅斯多出十倍,而且該國又缺乏資源,在這種情況下,當然要仔細分析兩國關係,與鄰國進行對話。而共同解決存在的問題,就是一種保障國家安全的可靠方法,俄中目前關係就是如此,當然也不排除對國家安全各方面問題逐一進行分析。

最近中國逐漸成為經濟大國,並有意進軍鄰國市場,其中當然也包括獨立國協的各國市場在內。儘管目前俄中在經貿方面仍有不少利害衝突存在,但均可和平解決,雙方可通過談判方式協調彼此利益,共同使用市場。目前俄中這種談判極為順利,兩國關係緩和達到空前水平。羅修科夫特別指出,譬如遠東地區某單位致函俄外交部,指責當地華人的行為不檢,當俄外交部向中方反映後立即獲得改善。又如在伯力附近的黑龍江段遭到中國汙染,在俄方抗議後,中國中央立即處理。目前中越海界尚未解決,但越南卻租用俄船在爭議海域進行探勘,在中國抗議後,俄方立即撤回有關船隻。此外,俄中邊界問題雖已告解決,然而有部分俄人卻堅決反對將大烏蘇里島交還中國,他們並在島上修建東正教堂,談判期間俄方建議繞過教堂,中方更進一步同意將邊界後退20至30公尺,俾俄人上岸前往禮拜,問題始告和平解決。俄羅斯希望未來雙方關係均能如此朝正面方向發展。

 

六、重返亞洲

俄羅斯對兩岸關係發展一向非常關注,目前俄羅斯在台灣設有一個非正式的「莫北協」代表處。過去在陳水扁總統執政期間,台灣積極推動「公投入聯」行動。羅修科夫副外長認為這種作法毫無意義,因為即使台灣人民都支持獨立,中國也不會承認。目前台灣並非聯合國會員,也不太可能取得聯合國席位。羅氏認為對中國而言,國家統一是一項原則性的任務。中國不會放棄此一目標,如果台灣獲得獨立,中國將不排除使用武力,不過中國更希望與香港一樣,使用和平方式統一中國。羅修科夫明白指出,俄羅斯支持中國立場,但中國從未請求俄羅斯在可能的衝突中提供協助,俄中雙方亦從未就此問題進行討論。至於美國之態度俄方不便揣測,但希望華府能以理智方式處理云。

杜羅利亞主任6月15日在台北的一項演講中表示,俄羅斯不希望兩岸之間有任何衝突發生。只要不涉及政治議題,俄羅斯均願與台灣進行直接交流,台灣可利用此次亞太經合會議平台與俄方直接會談。事實上,台灣科技產品的功能和環保性早已深得俄人口碑,此次海參崴亞太經合峰會正是雙方領袖晤談的良好契機。雙方可從互免簽證、直航和促進觀光等方面著手。杜氏指出,普丁總統已著手展開重返亞洲市場,並謂普丁對向外尋求經濟發展較過去歷任領袖更有企圖心。此外,俄羅斯也將積極推動「金磚國家」與各國際組織之聯繫。杜羅利亞特別強調,在經濟上俄羅斯無意與中國競爭,不過在區域安全上,如朝鮮半島、兩岸問題上可擔任協調者角色。

 

七、結語

普丁總統今年五月就任以來,就展開返回亞洲的新政策。根據2000年外交政策綱,俄羅斯的新亞太政策特別重視 「亞太經合」 、「東協區域論壇」 以及 「上海合作組織」三項機制。因而此次亞太經合峰會在俄羅斯「東方之窗」海參崴舉行,也許就是普丁重返亞洲的第一步。然而此次亞太經合峰會之召開,正值釣魚台等島嶼紛爭不已,亞太國家海域衝突日益升高之際,各國領袖是否能在此一以經濟問題為主軸的鬆散論壇中進行討論,特別是在亞太紛擾的幕後推手,美國總統未見出席的情況下取得共識恐怕很難。

俄羅斯外交政策綱領不僅一再強調與中國發展經濟合作,互利關係之重要,並明白指出應強化與「上海合作組織」之聯繫。儘管雙方在現存關係中仍有矛盾存在,不過莫斯科認為,俄中對主要的國際問題看法仍屬一致。況且由於北約東擴,西方企圖掌控中東世界,甚至進軍外高加索和中亞等前蘇聯地區,與俄羅斯利益直接衝突。在這種情況下,中國之進入太平洋第一、二島鏈,自可緩和俄羅斯在西方的壓力。中國在東方的崛起不僅對俄羅斯有利,北京的南進政策更符合莫斯科的戰略利益和夥伴要求,俄羅斯自當應給予肯定。

杜羅利亞主任認為在歐債危機日益深陷之際,俄羅斯企圖利用其獨特的地理位置重返亞洲市場,尋求新的經濟發展。不過俄羅斯強調,在經濟上無意與中國競爭,相對的在朝鮮半島和兩岸問題上,俄羅斯可以擔任協調者角色。充分顯示普丁總統的重返亞洲政策,不僅有經濟還有政治意涵。然而普丁的「重返亞洲」政策對歐巴馬的「重返亞洲」,將會產生何種衝擊,令人非常好奇。此外,儘管俄羅斯表示願利用亞太經合平台與台灣進行近距離交流和直接會談,但莫斯科支持北京的立場並無改變,這是我們必須瞭解的。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