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亢宗

康寧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
2017-04-17
 

壹、前言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美之旅,成為國際及國內媒體與評論的焦點,相較於此,習近平訪美之前的訪問芬蘭,似乎未受到等同重視。雖然芬蘭在國際上的比重,無法和美國放在同一個天秤上,但從中國的未來戰略來看,習近平訪芬之行的重要性並不亞於訪美,因為它牽涉到中國對於北極的經略,芬蘭身為環北極國家,成為中國的拉攏對象,習近平此行因此可作為為一窺中國北極戰略的窗口。

 

貳、全球暖化提升北極戰略重要性

習近平是22年來首位訪問芬蘭的中國元首,在訪問之前,習近平在芬蘭《赫爾辛基時報》(Helsinki Times)發表的署名文章強調,中國正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決心在創新創業、清潔能源、生物經濟和北極科研等4個領域,與芬蘭開展合作。值得注意的是,這是中國領導人首次將北極納入「一帶一路」戰略,鑑於該戰略的陸上絲綢之路—「絲綢之路經濟帶」,不可能跨越北極,故北極在「一帶一路」中的角色,乃是置於海上絲綢之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進一步分析,中國顯然正規劃在目前海上絲綢之路的西綫(經南海、印度洋到歐洲)、南綫(通過南海、印尼抵達南太平洋)之外,再開拓經由北極航線通往歐洲的北綫。

此一可能性係建立在全球暖化導致北極加速冰融的前提上。今年年初,數家不同的研究機構和國際組織,不約而同指出北極海冰融化幅度創歷史先例的事實。首先是今年3月,設於美國科羅拉多州的國家冰雪數據中心(National Snow and Ice Data Center)公布資料,顯示北極的海冰覆蓋範圍與1981年到2010年的平均最大面積相比,大幅減少約47萬平方英里,為近40年最少;同一時間,世界氣象組織(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也發表報告,指出從2014年11月至2016年2月,北極的海平面上升15毫米,單是今年2月,就有平均551萬平方英里的北極冰塊融化;德國不來梅大學(University of Bremen)也發表類似報告,數據顯示,北極海冰今年2月22日的覆蓋面積為1,449萬平方公里,約僅等於俄羅斯的大小。

北極自然環境的變化,導致全球地緣政治的變化。在冷戰時期,氣候環境的惡劣使得北極僅有少數國家在此從事科學研究,美蘇等少數軍事強權則利用北極特殊的軍事投射地緣位置,在北極部署軍事設施和利用北極厚實冰帽,隱藏戰略導彈核潛艦。冷戰結束後,隨著蘇聯瓦解,俄羅斯威脅降低,北極戰略地位隨之下降,也使其消失在國際重要議題的討論中。但隨著全球暖化導致北極海冰快速消失,包括新航線和油氣等戰略資產的浮現,不僅使得北極區域國家(包括俄羅斯、加拿大、美國、丹麥、挪威、冰島、芬蘭和瑞典等環北極八國),競相爭奪北極事務的話語權,和北極資產的聲索權;域外國家包括歐洲及亞洲部分國家,也競相投入北極事務,其中最積極的國家就是中國。

 

參、北極新航線與油氣資源吸引中國

中國介入北極事務,至少著眼於兩種戰略資產,一是北極融冰後可能浮現的新海上國際航線,二是石油、天然氣等礦藏。就前者而言,根據挪威北極研究所(The Arctic Institute)的預測,未來北極可能出現四條可供商業利用的新海上航線,包括西起西歐和北歐港口,穿過西伯利亞與北極海毗鄰海域,穿過白令海峽到達日本、韓國等國港口的北方航線(The Northern Sea Route);東起巴芬島以北,由東向西,經加拿大北極群島間一系列深海峽,至阿拉斯加北面的波弗特海的西北航線(The Northwest Passage);連接俄羅斯摩爾曼斯克港(Murmansk)和加拿大邱吉爾港(Churchill)的北極大橋航線(The Arctic Bridge Route);和穿越北極海中心連接太平洋和大西洋的跨北極航線(The Transpolar Sea Route),如圖一所示。四條航線中,前兩條最受到注意,其中又以融冰速度最快、可能最早投入商業利用的北方航線最受矚目。
 
圖一:北極未來可能出現的海上航線
資料來源:Malte Humpert and Andreas Raspotnik , The Future of Arctic Shipping along the Transpolar Sea Route, The Arctic Institute, 
http://www.thearcticinstitute.org/future-of-arctic-shipping/ .

中國之所以著眼於可能浮現的北極航線,是因為這些航線可提供它許多巨大的利益,最直接的是能夠大幅縮短中國與歐洲、北美的貿易距離,進而降低它的貿易成本。例如經由西北航線和北方航線,中國上海與香港到歐、美部分港口的距離,將較目前經由巴拿馬運河、蘇伊士運河和麻六甲海峽的距離更短。這除了能夠降低運輸成本,增加經濟競爭力,對中國還有另外一個重要意義。鑑於世界先進國家大多位於北緯30度以北地區,此一地區生產了當今世界80%的工業產品,佔國際貿易總量70%。北極航線開通之後,將改變世界貿易格局,形成以俄羅斯、北美、北歐為主體的環北極經濟圈,對於依賴國際貿易的中國而言,唯有能夠參與這條世界經濟新走廊,方能維護它的經濟利益。

除了商業利益,北極航線對中國也有重要的安全與軍事利益。鑑於中國對外貿易總量逾八成主要依靠五條海上航線,而目前海盜集中的西非海岸、索馬利亞半島附近海域、紅海和亞丁灣、孟加拉灣和東南亞海域等五個地區,都在中國的主要海上航道。除此之外,五條航線中,麻六甲海峽是中國最為重要的海上生命線,中國石油進口80%要經過該海峽,每天通過該海峽的船隻有60%是中國船隻,使得麻六甲海峽成為扼住中國石油進口的咽喉,一旦為敵對國家所控制,就會嚴重威脅中國的能源安全。北極航線若能成為中國國際貿易的替代航線,將可有效紓解中國面對海盜和「麻六甲困境」的威脅。

在軍事意義上,如前所言,冷戰期間北極是美蘇軍事對峙的前沿,北極的軍事戰略重要性表現在它的地緣位置,從地理上看,世界主要大國和軍事強國都在北半球,而北極點是至各大國距離之和最小的點,北極冰層覆蓋也可提供潛艦極佳的隱蔽作用和安全的水下彈道導彈發射陣地。中國目前並未公開表現出它對北極的軍事興趣,惟鑑於它已是國防預算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軍事強權,若興起逐鹿世界強權的野心,便不可能視北極而不見。事實上,中國也已間接方式展現它軍事投射北極的能力。2015年9月,5艘中國艦艇在結束與俄羅斯的海上聯合軍事演習之後,出現在阿拉斯加外海的白令海,白令海北通北極海,而美國總統歐巴馬彼時剛好也在阿拉斯加,而且是第一位造訪北極圈的美國現任總統。中國的艦艇編隊無論是有意或無意,皆已展現必要時可軍事介入北極的能力。

除了海上航線吸引中國注意,北極豐富的礦藏也吸引中共的目光,特別是石油和天然氣。根據美國地質調查局(United States Geological Survey)於2008年提出的評估報告,北極大陸架可能是目前地球上石油與天然氣尚未開發的最大區域,估計蘊藏了900億桶的石油,1,700兆立方米的天然氣和440億桶的液態天然氣。目前此一區域被探勘證實的石油和天然氣油當量為2,400億桶,估計未被發現的數量超過此數。除此之外,北極還蘊藏了大量鎳、鈷、鑽石等礦物。過去因為冰雪覆蓋難以開採,但隨著全球暖化導致冰雪融化,這些資源也成為包括中國在內各國覬覦的目標。

隨著中國經濟快速發展,對石油與天然氣等能源需求也不斷提高。中國自1993年成為石油淨進口國,2006年成為天然氣淨進口國,此後油氣進口的比率不斷升高。根據中國中石油經濟技術研究院發佈的《2016年國內外油氣行業發展報告》,中國當年的原油進口依存度已超過65%;而根據英國石油公司《2016年前瞻2035年世界能源》(2016 Energy Outlook to 2035)報告預測:到2035年,中國的石油需求量將較2014年增加63%,天然氣需求量較2014年增加193%,中國預計屆時將占全球能源消費總量的25%,石油進口依存度從2014年的59%升至2035年的76%。在此趨勢下,北極豐富的油氣等自然資源,也必定是中國鎖定的目標。

 

肆、中國對北極的外交經略

海上航線與自然資源的潛在利益,促使中國投入北極的經略,但對中國最大的困難,是它並非北極國家(中國自稱是近北極國家),為了在不升高北極區域國家警戒及「中國威脅論」的前提下獲得上述利益,中國的最佳策略是透過外交方式與北極國家合作,藉此分享北極利益,習近平訪問芬蘭,即是此一策略實施的一部分。

中國近年來對於北極國家的外交非常積極,從實施的方式看,則可區分為多邊外交和雙邊外交兩種途徑。多邊外交的最主要對象是北極理事會(The Arctic Council),北極理事會原本是一個主要關注環境保護和原住民權益的政府間論壇,但隨著北極海冰快速融化導致北極地緣政治的變化,使得這個機制變得越來越具政治性和權威性。鑑於北極理事會對北極事務權力的提升,中國於2006年申請成為北極理事會的永久觀察員(Permanent Observer),但未獲同意,2007年,中國成為該組織特別觀察員(Ad-Hoc Observer),2012年4月,中國再次申請北極理事會的永久觀察員,直到2013年在瑞典基律納(Kiruna)召開的北極理事會第八次部長級會議,中國和其他5個國家方被批准為北極理事會的「永久觀察員」。此一身份讓中國取得會議的出席權、發言權及項目提議權,但無表決權。

除了參與多邊機制,中國也積極強化與北極國家的雙邊外交關係,其中最為特殊的國家是俄羅斯。俄羅斯與中國有戰略上的矛盾,基於此點,俄羅斯並不希望中國涉入北極事務,甚至在北極理事會討論是否給與中國永久觀察員資格時,還曾表示反對。但俄羅斯也明白和中國有共同的戰略利益,特別是在應對美國及能源合作方面,故仍選擇開展與中國的合作。

2010年,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與俄羅斯SCF(The Sovcomflot Group)航運集團簽署長期合約,由後者運送俄羅斯北極沿岸的油氣到中國;2013年年5月,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與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 Oil)簽署兩國在位於巴倫支海(Barents Sea)和伯朝拉海(Pechora Sea)三個油氣區塊進行聯合勘探作業的協議,這是俄羅斯首次邀請中國參與開發位於北極大陸架的油氣資源;接著當年6月,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與俄羅斯諾瓦泰克天然氣公司(Novatek)達成協議,前者獲得後者主導的俄羅斯亞瑪爾液化天然氣(Yamal LNG)項目20%的權益,而該項目所在的亞馬爾半島(Yamal Peninsula)位於西伯利亞西北方,一直延伸到北極,此一項目工程進度目前已達七成,最快一年內即可投入生產。

中國開展與北極國家外交的另一亮點,是積極強化與北歐五小國包括冰島、丹麥、挪威、瑞典和芬蘭的關係,例如遭受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重大打擊的冰島,成為中國積極拉攏對象。冰島的雷克雅維克港(Reykjavik)位於北極航線上,對中國未來開發北極航線極具戰略價值,目前中國位於冰島首府雷克雅維克的大使館規模是各國之最,冰島也是中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的第一個歐洲國家,2012年,中國前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訪問冰島和瑞典,不久之後,大陸「雪龍號」破冰船隨即到冰島進行港口訪問。中國的積極已產生具體成果,例如中國海洋石油公司2014年與冰島艾康能源公司(Eykon Energy Company)達成合作,在冰島北極海域進行石油和天然氣開發;兩國也正在探討建設大型港口供北極航路使用的計畫。

挪威也是中國積極尋求合作的對象,雖然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給劉曉波事件,導致挪威與中國關係停滯,但挪威協助中國成為北極理事會永久觀察員,讓兩國關係逐漸回溫。2016年兩國全面恢復政治和外交關係,在習近平訪問芬蘭與美國同時,挪威總理瑟爾貝克(Erna Solberg)亦於2017年4月訪問中國,此行除了討論重啟中挪自由貿易談判,另一重要議題即是雙方的北極合作。事實上,兩國北極合作的商討一直在進行,中挪建構的北極問題雙邊對話機制(The Bilateral Dialogue on Arctic Issues),一直在討論能源和資源開發問題,而挪威擁有的深水石油勘探與開發技術,也是中國想要合作與引入的科秓。

其他國家中國也積極攏絡,中國前國家主席胡錦濤2012年訪問丹麥,是62年來首次訪問丹麥的中國國家元首;2013年,中國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上任後首次出訪,將芬蘭、瑞典和丹麥作為訪問國家,顯示中國對北歐國家的重視;今年習近平在走訪美國之前訪問芬蘭,是中國近年來強化與北極國家的延續,但不同於以往的是,習近平首次將「一帶一路」戰略與北極合作連結。由此可以顯見,「一帶一路」未來將是中國拓展與北極國家關係的重要籌碼,也是尋求與北極國家合作的重要目的。中國若能藉此強化與北極國家關係,不僅能夠達到海權陸權並進,擴大陸海一體的地緣空間格局,同時也能提高它在北極的話語權,強化它對北極事務的涉入,是一舉數得之舉。

 

伍、結論

習近平訪問芬蘭,將「一帶一路」與北極合作連結,是中國北極大戰略的一葉知秋,而此一戰略的提出,與全球暖化導致北極自然環境丕變有關。中國對於北極的經略雖然未佔地利(非北極國家),卻積極運用天時(全球暖化)、人和(強化與北極國家關係),既補地利之不足,亦為謀求涉入北極寶庫創機造勢。對於北極國家特別是北歐小國而言,引入中國力量藉以平衡北極區域權力結構,符合這些國家的利益,故亦樂見中國參與北極事務,這既給了中國涉入北極的支點,也給了中國合縱連橫的空間。這些尚在形成中的趨勢,無疑將改變中國的「一帶一路」現狀,也會改變北極地緣政治的面貌,這些變化產生的漣漪勢必擴大至全球,北極雖然距離我國遙遠,但隨著北極地緣戰略地位的提高,其地緣政治的變化勢必衝擊我國,宜盡早未雨綢繆!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