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欣偉

文化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
2017-01-24

 

2016年女性領導風潮

在2016年1月,蔡英文女士領導民進黨贏得我們這個國家的總統與立委選舉;兩個月後,洪秀柱女士當選為最大在野黨國民黨主席(第二高票黃敏惠也是女性)。與此同時,和蔡英文同樣畢業於英國名校、長期在野而深受西方支持的翁山蘇姬,則成為緬甸外交部長、國政顧問與實際上的最高領袖。在英國脫歐公投通過後不久,特雷莎˙梅於7月成為英國首相。該月底,小池百合子獲選為第一位女性東京都知事。9月時,蓮舫獲選為日本最大在野黨領袖。再加上許多人看好希拉蕊˙柯林頓即將於11月時贏得美國總統大選,使得2016年成為女性政治領袖充滿希望的年份。

然而翁山蘇姬在執政數月後就開始被西方批評。2016年初仍為世上掌握最多資源之女總統羅塞芙與朴瑾惠,先後於8月和12月遭巴西、韓國國會彈劾。更大的打擊則是廣被認為歧視女性的川普,在11月選舉中取得比希拉蕊更多的選舉人票。2017年1月,英國著名的《經濟學人》雜誌還刊文指責首相特雷莎˙梅上臺已六個月卻仍猶豫不決,未提出具體脫歐策略。似乎女性領袖的突破有待來日,而國際政治場域一如既往地充斥陽剛性的角力。
 

川普與美國

陽剛氣息鮮明的川普,顯然是當前最受矚目的領導人。他以「讓美國再次偉大」為競選口號,將領導人口超過三億的美國。該國2015年軍費近六千億美元,超過第二到第八名開支總和,穩居世界第一。川普還稱歐巴馬政府軍事支出太低,主張大舉擴軍,並指派退役將領出任國防部長、國土安全部長與國家安全顧問。可以預期在川普任內,美國軍事霸權仍將很牢固。

擴軍或可在短期內減少失業人口,並因增加政府開支而提振經濟。但長遠來看,美國需要更穩固的經濟基礎,才能維持其龐大軍事機器。美國名目國內生產毛額約十八兆美元,其中軍費占比約3.3%。這樣的經濟規模超過目前第二名中國大陸與第三名日本的總和,只是經濟優勢不如軍事優勢明顯。若以購買力平價計算,則美國國內生產毛額已被中國大陸超越。由於後者的經濟成長率高於前者,所以美國名目國內生產毛額也可能在未來被超越,只是這不至於在下次美國總統選舉前發生。

對川普而言,比維持總體經濟排名更現實的問題是改善工人的就業情形。許多傳統製造業員工從民主黨陣營倒向川普,是他勝選的重要因素。但川普和他父親都是富商,其內閣成員也滿是背景類似的企業界人士。傳統觀點認為,這類型的人比較不會真的推動有利於勞工的政策。目前川普提出的作法是,透過貿易保護主義措施迫使製造業增加在美國的工作崗位,而曾以低薪大量吸引跨國製造業者投資的中國大陸與墨西哥,就成為川普經常抨擊的對象。此外,日本豐田汽車公司也被點名。

美國人均國內生產毛額已高達五萬六千美元,遙遙領先中國大陸或墨西哥,甚至日本也瞠乎其後。所以製造業工作機會是否真的將回流美國,仍有待觀察。若中、日願意與川普協議增加美國就業機會,那麼川普成功連任的可能性將更高。
 

習近平與中國大陸

在2012至2013年間成為中共總書記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的習近平,是最有實力與川普分庭抗禮的國家元首。與先前韜光養晦的胡錦濤、江澤民相比,要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夢的習氏顯然更加「有所作為」。中國人口數量之多為世界第一,目前將近十四億。最近幾年,中國大陸軍費排名已達世界第二,然而年開支仍不到美國四成,且人均軍費還低於美國的一成。再加上美國過去數十年來的積累,使共軍在短時間內很難趕上美軍。

中國大陸在世上坐二望一的經濟規模,可以成為擴軍基礎。但過去數十年快速成長所累積的貪腐、發展不均與環境污染等問題,已對社會中的許多人造成傷害,不能不儘速解決。處理這些問題的代價之一,就是無法維持過去的高速經濟成長。對習政權來說,追求名目國內生產毛額世界第一的虛名,遠不及化解眼前的政治、經濟和環境難題來得重要。

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勢必損及某些可能反撲的既得利益者。北京當局需要穩定的國內外環境以利逐步克服難題,所以暫時不急於大力反擊來自川普的壓力。最近中國重要企業領袖分別與川普的女婿和川普本人會面,就顯示北京可能從商業角度切入,以化解與美方的衝突。

美國的保護主義措施或許真會傷害中國大陸的某些產業;若被指責為對美退讓妥協,又會損及習氏掌握大局所不可或缺的威望。如何在各個長短期目標與手段間進行妥適的評估與抉擇,以便在副作用極小化的條件下完成改革,應是中共今年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前後要探討處理的大課題。
 

普京與俄羅斯

自21世紀以來便牢牢掌握俄羅斯的普京,有資格成為川普和習近平最想爭取的夥伴。俄國不僅擁有近一億五千萬人口,而且近十餘年來累積的軍費開支僅次於美國與中國大陸。其核武實力能與美國比肩,更大幅領先中國大陸。俄國石油與天然氣的產量與外銷數量在全球都名列前茅,也是該國力量的泉源。不過俄國經濟規模無法排進世界前五名,所以不易長期維持頂尖軍事強權之地位。

和曾受西方支持卻不夠稱職的前總統葉爾欽相比,普京任內曾有效提升俄國國際地位與人民生活水平,這成為他有利的政治資本。但最近幾年的低油價,以及美、歐、日在2014年因烏克蘭議題制裁俄國,使該國經濟惡化。普京強化與中國大陸的合作,試圖減緩經濟危機。在2016年,普京所屬的「團結俄羅斯」黨仍贏得國會選舉。

倘若俄國政府真的如同許多美國情報人員和民主黨人士所言,指使駭客入侵美國網路,並協助川普勝選,那麼這個釜底抽薪的動作可望將美國從俄國最大的對手轉變為至關重要的友邦。普京的俄國可能與川普的美國聯手打擊極端伊斯蘭恐怖團體,並促使敘利亞結束內戰。川普若解除對俄制裁,後者的經濟情勢將再次好轉,而普京繼續連任總統的態勢也將更趨明朗。
 

莫迪與印度

印度總理莫迪和普京一樣,是美中兩強不能忽視的有力人士。莫迪的印度人民黨,富有濃厚民族主義色彩。他在擔任地方首長時,曾被指責未能阻止血腥族群衝突,所以申請美國簽證被拒。在莫迪於2014年成為印度總理後,美國撤銷其入境禁令。這反映出印度的分量。該國人口逾十三億,而且即將超越中國大陸;其經濟規模遠大於俄國,經購買力平價調整後甚至高過日本,僅次於美中兩強。

印度的軍費也高於日本,而且擁有核武,實力不容小覷。該國與中、俄同屬金磚國家集團,但也與美、日同列於民主國家陣營。若北京未能妥善處理與印度的邊界爭端以及巴基斯坦議題,印度可能更強化與美、日的關係。2017年的印度不僅值得成為臺灣新南向政策的首要標的,更是主要大國需爭取的對象。
 

安倍與日本

在2012年第二度成為總理的自民黨總裁安倍晉三,領導著人口數略少於俄國的日本。日本與俄國的人口數與經濟成長率都不及中、印、美三國,而且日本沒有核武,軍費也低於前述四強。但該國經濟規模仍在已開發國家中排名第二,凌駕德國。

安倍晉三掌權的時間之長,超越最近的多數日本總理。直到現在,其地位仍很穩固。他和川普、習近平一樣要爭取普京合作,而他們也都要面對國內外經濟難題。與習近平或普京相較,安倍對美的配合度高得多。這是否有助於日本化解美方的保護主義壓力?川普對中國企業和日本企業是否一視同仁?這將是我們觀察的重點。

總之,東洋的安倍、西洋的川普、南方的莫迪、北方的普京與中國大陸的習近平這五位或多或少會被貼上民族主義標籤的政治領袖間的互動,將決定今年的國際政局。我方是否要仰仗川普的善意,並竭力準備採購美製軍備?能否在保護主義氛圍下開拓美、日、印、俄市場,取代我方對中國大陸的出口?日本能否繼2013年與我方簽署漁業協議後,再採取有益於我國計民生的實質性措施?這些都值得朝野評估。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