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立文

中央警察大學公共安全系教授
2018-05-30
 

一、朝鮮半島局勢的戲劇性轉折

美國總統川普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川金會」雖然一波三折,但本文判斷「川金會」遲早必須舉行,因為北韓核武危機除了談判之後,別無他法可行。目前雖然詭譎難定,但終究是討價還價的一環而已。

本文的目的,是在「川金會」舉辦的前夕,釐清北韓、美國與中國的談判目地,建立「川金會」的觀察架構,以便與「川金會」的結果相互印證,並推演未來可能的場景為何。

 

二、半島賽局與各方的談判目地

原來管理朝鮮半島衝突的機制叫做「六方會談」,是指由美國、中國、俄國、日本、南韓與北韓六國的談判機制,本質上代表外國強權介入朝鮮半島事務。「六方會談」反映出朝鮮半島事務的高度複雜性。過去冷戰時期,敵友關係是三對三的清楚呈現,即美、日、南韓結盟對抗蘇聯、中國與北韓結盟。冷戰結束後,半島局勢劇變,視議題與時機的不同,賽局可以是任何的一對五、任何的二對四或是任何的三對三,而有各種不同的組合與對抗,各國視國家利益的不同,而有不同的合縱連橫。

例如,北韓執意發展核武而與其它五國對抗,這就是一種一對五的賽局;其後,南、北韓率先獨自和解,賽局又變成二對四;習近平兩度與金正恩會面,在這個時刻也是二對四的賽局;如果「川金會」獨自舉行,賽局當然又變成是另一種的二對四,無論怎麼變,北韓始終是要角,就此而言,這場大棋局是跟隨北韓的態度而變化的。

其中,日本迅速表達願與北韓建交的意願,但是金正恩沒有回應;相反的,俄國總統普丁卻曾表示,他現階段沒有跟金正恩會面的計畫,換言之,俄國保持相對獨立,等待時機出手。

(一)北韓的目的
金正恩非常清楚他真正的談判對手是美國,因為只有美國才有意願、有能力、有辦法毀滅或是推翻金氏政權,南韓則怕打仗要和平,日本根本不可能主動對北韓動武。就此而言,南韓只是金正恩通往美國的一塊墊腳石;中國是金正恩對美談判的砝碼。

北韓發展核武的目的當然是為了保衛金氏政權的安全,核武表面上是針對美國,但是其中隱含的意義是:二十多年來的中國崛起不但不能成為北韓安全的保證,反而有可能成為威脅,金正日與金正恩深切體會這個隱憂,因此必須發展核武而保持與中國的距離。

由此,北韓的談判目的非常清楚,第一是要求美國保證金氏政權的安全;第二是解除聯合國制裁,並向各方要求經濟援助以發展北韓。為了達成此目的,據第二次「習金會」所公布的內容來看,北韓已經先跟南韓達成「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和停核機制轉換而努力」、釋放三名韓裔美國人質,並且「宣佈停止核子試驗和洲際彈道導彈試射、廢棄北部核子試驗場」。

同時,北韓已經開始收割談判成果,包括對南韓的談判已經觸及「重開金剛山與開城經貿園區」等兩韓經濟合作項目等;也已獲得習近平承諾「支持朝方戰略重心轉向經濟建設,支持朝鮮同志為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所作積極努力,繼續指導雙方有關部門落實好我們達成的共識」,換言之,北韓應該已經向中方提出經濟援助需求清單,而讓「雙方有關部門落實共識」,只是沒對外公布而已。

(二)美國的目的
毫無疑問,美國的目的是要「朝鮮半島無核化」,並繼續在半島上維持軍事存在。問題在要用什麼方式達成?以及更重要的,除了無核化之外,美國的談判清單還要再放進什麼?

美國談判目標的當務之急是如何防止再被北韓騙一次?2017年3月18日前美國國務卿提勒森曾公開宣示,過去美國對北韓的「戰略忍耐」策略失敗,過去20年透過政治與外交努力,將北韓變成無核化國家的努力已經失敗,在面對急遽升高的威脅,需要採取新策略。美國在過去近四分之一個世紀曾試圖與北韓進行數次無核化談判,但都徒勞無功,回顧六方會談與兩國對話史,曾三度達成核協議,但均以失敗告終。從這段歷史來看,川普政府亟需向外界證明它不會重蹈覆輒,這正是川普宣稱要取消「川金會」的目的之一。

(三)中共的目的
根據官媒新華社所發表專文:「習、金兩人談了三件大事」,指中朝傳統友誼、半島局勢與發展道路來看,中方首要的目標是要維持「親密紐帶和堅實根基」的中國、北韓戰略關係,換言之,是確認北韓對中國「一面倒」的關係。其次,在這個前提下,贊成兩韓會談與「支援川金會」以達成半島無核化;最後,為了強化北韓對中國「一面倒」的關係,願意在經貿問題上多所讓利,維持北韓對中國的經濟依賴。此處所謂「支援川金會」的意思,是最大程度的參與北韓與美國的談判,以防止事態朝不利於中國的方向發展。

眾所周知,過去兩年中共參與國際社會對北韓施壓與制裁的過程中,最感為難之處,是如何讓北韓感受痛苦而又不致於崩潰。進一步而言,中共也沒有道理把一個正常友好的鄰國,變成自己的敵人,特別是當它擁有核武之後。相對的,在北韓轉向之際,如何防止北韓中立化,而讓美國在朝鮮半島的影響力進一步的提升,這是現階段中方最大的目標。

 

三、對「川金會」的推測

從一開始,「川金會」成功的可能性極高,從國內政治考慮,它符合川、金二人的個人政治利益,兩人都需要這場外交勝利,何況還有廣泛的國際支持。接下來的問題是,如何找到一個雙方都能接受的下台階;其次是如何利用這次會面達成己方所設定的戰略目的。

首先,雙方所能接受的下台階,聚焦在無核化問題,這個不難解決,劇本應該不脫「雙方同意啟動朝鮮半島無核化的計畫」此原則。「停止核子試驗和洲際彈道導彈試射、廢棄北部核子試驗場」與「停核機制轉換」本來就是金正恩先丟出的談判底線。川普政府也已從「必須一步到位」急轉到「可以分階段」的廢除核彈,這些都是合乎邏輯的發展。

但是,沒有提到北韓現在擁有的數顆核彈該怎麼辦,以及「停核機制轉換」與北韓要求「同步的無核化」是什麼意思,也許留到談判時再進一步的討價還價。相對的,金正恩應該要求的是,美國與北韓關係的正常化,來承諾北韓的安全。

其次,對川普來說,談判清單上還要列入什麼條件?筆者推測,如果談到美國與北韓關係正常化的問題,美方應該會提出北韓戰略中立化的問題,意即北韓不可在軍事與外交上對中國一邊倒,並且要有具體的表現,也許是美國與北韓軍事溝通與交流的制度化。對金正恩而言,其他的戰略目的應該擺在經濟與援助上,終止聯合國的封鎖與制裁自不待言,還會提出更多的資金、技術與貿易問題,當然,買單的不一定是美國。

最後,川普最近突然提到,北韓態度轉變的時間點就在月初第二度與習近平會面後之後,暗示北京當局從中作梗。川普用「世界級的撲克牌玩家」來形容習近平。筆者推測,應該是第二次「習金會」,習近平要求金正恩把撤除薩德或其他戰略性武器列為談判條件,才會引發川普的不滿。

金正恩允諾「無核化」時並沒有任何公開的相對條件,從美國的暫停軍演、撤除薩德、撤除戰略性武器(例如核潛艇或核航母)乃至於美軍撤出朝鮮半島等傳統要求都沒有,這些都偏離中方的立場,而讓北京驚疑不已,即便最近北韓抗議美軍軍演,但仍可看出,中國與北韓對何謂「朝鮮半島的和平」,雙方看法並不一致。

 

四、後續可能的發展

「川金會」永遠有破局的可能,一種是會談前破局,另一種是會談失敗破局。鑒於北韓已經做出一些實質讓步,並公開展現其談判底線,故讓其破局的可能性較低;川普讓其破局的可能性大於金正恩,目前為止,美國尚未付出任何代價,只是口頭的描繪一些美景,甚至沒有承諾,看起來有可能抬高價碼,川普也正在這麼作。

相對的,如果「川金會」順利舉行,對他們兩人來說,不需要也不可能一次就談完,這場世紀的外交大秀可以拖更長時間來創造更多利益。在此期間,假如美國與北韓關係正常化,開始觸及和平協議或者建交公報之類的議題,這將會連動到南、北韓統一的議題發酵。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