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書益

前駐俄羅斯資深外交官
2017-03-31
 

一、前言

俄政治觀察家柯哲緬金(Сергей Кожемякин)1 最近在「獨立報軍事評論」上撰文指出,在川普當選入住白宮之前,由於其不斷發表挑釁言論,而其主要目標就是針對北京,特別是質疑「一個中國」政策,致使美國與中國等許多國家發生衝突。川普及其團隊的挑釁行為極具危險性,他們企圖抑制中國的作法,未來恐怕適得其反,非但未達其目的,反而削弱了美國本身的實力。2 

 

二、對北京的瞄準

柯哲緬金表示,俄羅斯對甫當選美國總統川普之看法很奇特,在美國大選這一年俄媒體對其報導普遍有一種趨勢,就是認為川普將是一位非常奇特的美國總統,他試圖徹底改變美國的外交政策,他將禁止美國政府干涉他國之事,當然川普也希望與莫斯科修好。俄媒體推動這種想法的原因很簡單,因為現今俄羅斯國內危機日益嚴峻,俄政府自然希望民眾的眼光轉向,並產生一種美國可能會結束其對俄經濟制裁的期望。

然而川普上任後的一些言行和作為,卻使這些幻想徹底破滅,因為川普團隊絕大部分是由一群美國極端保守人士所組成,如即將成為中央情報局長的彭佩奧(Mike Pompeo),就堅決主張廢除伊核條約,因為他認為伊朗是世界恐怖主義最大的支持者。因而現在便可看出川普外交政策的未來方向,可是俄國媒體至今仍未改變其對川普的幻想,俄媒體如果繼續堅持這種錯誤而頑固的看法,未來很可能嚴重影響到其最重要盟邦,特別是與中國的友好關係。

川普競選時的言論,中國佔有極大篇幅,在其競選談話中,更強烈指責中國為其主要敵人,並認為美國當前問題都是中國所造成的。除此之外,他更一再向中國進行威脅,並主張對中國貨品課徵40%的進口稅,而且他還表示將增加美國在太平洋駐軍的數量和實力,以武力對抗中國在全球的擴張。

柯哲緬金指出,美國大選活動雖告結束,但川普團隊對中國的威脅言論並未停止,如大選前一天,美國外交政策期刊(Foreign Policy)曾刊登川普顧問葛瑞(Alexander Gray)與納瓦羅(Peter Navarro)的專文,他們主張美國在亞太地區,應使用武力尋求和平。這些人在川普陣營中負責美中外交政策的制定,由這些文章的論調,川普政府未來外交政策方向便很清楚了。因為他們認為,美國前幾屆政府的作為都是向中國投降,所以才造成今天中國成為世界強權。因此他們主張從現在開始應改變美國對華政策,包括使美國在太平洋強大的海軍更為強大,其次加強支持台灣,包括對台軍售協定的提升。他們並認為美國應該是亞洲自由主義的保護者。

納瓦羅曾發表數本有關中國的專書,由這幾本書的書名,便可看出他對中國成見之深,如致命的中國:中國赤龍對世界的危害(Death by China: Confronting the Dragon - A Global Call to Action)、臥虎:中國軍國主義對世界意味者什麼? (Crouching Tiger: What China's Militarism Means for the World),以及即將到來的中國戰爭(The Coming China Wars),這幾本評價不高的作品,卻得到川普的極大賞識,並成為美國對華政策的基礎。即將成為美國務卿提勒斯中國問題助理的波爾頓(John Bolton)一向主張對俄、中、伊朗以及其他所謂「流氓國家」的態度強硬,他並曾公開表示要對中國增加壓力,甚至主張承認台灣獨立。

 

三、挑釁與要脅

柯哲緬金指出,川普總統正式就職是今年一月二十日,但其反華行動卻提前開打,去年十二月二日,川普竟然與台灣領導人蔡英文通電話。根據台灣消息可知,雙方在電話中曾就經濟與國防合作交換意見,然而這通電話極具挑釁意味,台美領導人最後一次直接通話是一九七九年卡特總統任內發生。難怪北京認為,此次台美間的通話舉動,係一件明顯的挑釁行為,因為川普打給一位一直追求獨立的台灣民進黨領導人。川普不祇向外界透露他們通話,而且在其推特中公開稱蔡英文為「台灣總統」。

對此中國的反應相當冷靜,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僅表示:「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華府對其行為並未道歉,不過川普在其推特上仍強烈表示,人民幣貶值,中國並未徵詢美國的意見,對美國出口至中國貨品課以重稅,在南海興建軍事基地等事,北京也未先行通知華府。

此外在接受福斯新聞網(Fox News)訪問時表示,他既不接受中國的任何指令,也不了解美國政府為何接受「一中政策」,其實川蔡通電話,就是川普團隊一項精心安排的計謀,主要是揭示美國新政府對中國態度的方向,此舉也許在大選前早已籌畫多時。因為川普後來表示,他早就知道這通電話的可能後果,但他表示,它也可以接受「一中政策」,不過中國必須做出很大讓步。對於川普這種「在商言商」的做法,立即遭到中國的拒絕,北京斷然表示,主權與領土完整不可以交換。

 

四、實力與嚇阻

柯哲緬金表示,最近學術界很多專家,根據川普及其團隊的思想和行為進行分析,認為美國亟盼盡速恢復其工業生產力,所以希望其在國外投資的工廠遷回美國,而且試圖利用保護主義的方法,阻止中國廉價貨品的進口。不過這都是宣傳手法,不必太相信,因為美國大企業不可能將這些海外工廠全數遷回美國,否則將導致這些跨國企業破產,中國「環球日報」日前在一項統計數據中指出,如果iPhone的所有零件都在在美國生產,最便宜的iPhone價格也將會飆升到2000美元,屆時iPhone根本無法與其他公司的產品競爭。

川普的保護主義作法就是減少金融集團而增加工業集團在經濟上的作用,可是目前美國經濟發展趨勢,將金融與工業分開是不切實際的,因為二十世紀初以來,這兩個領域早已完全結合,並成為超級跨國集團。目前川普的經濟團隊全部都是由「華爾街之狼」所組成,但缺少工業界人物,如其財政部長馬努欽(Steven Mnuchin)是高盛集團的合夥人,商務部長羅斯(Wibur Rose)更是美國億萬富豪及金融專家。

柯氏認為,美國何以一再攻擊中國,比較客觀的看法,係近年中國的迅猛發展已經對美國霸權構成嚴重威脅,中國已成為世界經濟強權,而且中國的影響力已由本土逐漸深入他國境內,中國已成為世界新聯盟的軸心。況且中國所主張的價值觀與美國所堅持者完全不同,中國所主張的價值觀是世界所有國家是平等的。根據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最近所提出的「世界新秩序」之看法是大的、強的、富有的國家不能欺凌弱小的、貧窮的國家。

當然華府的憂慮不是沒有原因,最近在利馬舉行的APEC峰會上,墨西哥、智利、秘魯、紐西蘭及若干其他國家正在討論TPP之未來,因為川普已公開表示美國將退出TPP,可是其他國家卻不願放棄此一經濟聯盟的構想,並有意邀請北京加入,但華府卻強力反對,因為此聯盟成立之初的主要宗旨,就是要圍堵中國。未來很可能是將TPP與中國倡導的RCEP相結合,二0一二年中國推出的RCEP原來構想是與東協和其他國家相結合,然而二0一二年以來RCEP的推動並不順利,但自從川普退出TPP以後,RCEP的推動也已變得較為順暢。

柯氏認為與北京合作的優點是中國願意協助他國發展經濟,不像與美國合作有許多附帶條件。二0一六年一月至十月,中國對外投資已達1460億美元,較二0一五年同期增加53%,未來五年北京還準備向外投資一兆美元,現在中國人民幣已成為國際通行貨幣,所以各國中央銀行都開始有大量人民幣的儲備,由北京主導成立的亞投行,目前運行情形良好,並已成為世界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的最大競爭對手。

 

五、「一帶一路」的發展

柯哲緬金指出,目前對美國而言,最難接受的是中國「一帶一路」計畫的成功及其高速向外發展。二0一六年「一帶一路」向南亞已修建到印度洋的瓜達爾港(Gwadar),這是中國從巴基斯坦進入波斯灣和中東地區的重要據點,而且由中國內地通往新疆烏魯木齊的鐵路也已全面更新,十一月起中國每天都有開往中亞、歐洲的列車。此外,中國已開始修建通往中南半島寮國400公里的鐵路,今年中國還將舉辦「一帶一路」國家領袖峰會,目前已有包括英、俄領導人在內30餘國家領袖接受邀請與會,美國國家利益期刊(National Intrest)表示「一帶一路」計畫將是21世紀西方秩序與領導權所面臨的最大挑戰。

由於美國擔心其對世界政治、經濟的壟斷為中國所取代,所以近年華府積極推動與中國關係的緊張化,美國公開對中國進行軍事威脅,並不斷向南海增兵。十二月美軍太平洋海軍司令哈里斯更宣稱,美軍準備在本地區隨時對抗中國,最近蔡英文總統過境訪美之行,也就是對北京的公開挑釁。

但中國政府對美國這一連串具有敵意的挑釁行為,反應卻極為冷靜平和,柯哲緬金認為,如果華府對中國進行經濟施壓,北京極有可能拒絕進口波音客機、美國汽車和農產品以為對抗。中國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表示,如果中國受到美國的壓力,中國的回應也將會造成美國失業率的增加。事實上,近年美國對中國經濟上的依賴,較諸中國對美國的依賴為多,特別是由於中國已成為美國進口的主要來源。

此外,美國如與台灣接近,中國將增加其對美國敵人的支持,目前最有可能的就是伊朗。北京已向華府表示,不可廢止伊核協定,所以美國削弱中國的做法是一種玩火的行為,川普及其團隊對北京挑釁及威脅行為,必將影響其本身的霸權地位,由於現今各國都希望有一個平等而合理的國際秩序,所以中國極有可能成為未來世界秩序的軸心。

 

六、結語

柯哲緬金認為川普團隊競選期間的親俄言論和主張不可盡信,否則將嚴重損害俄羅斯與其盟邦,特別是與中國的友好關係。該團隊之所以強烈指責北京,並將美國當今所面臨的問題均歸罪於中國,主要就是由於中國近年迅速發展,不僅已成為世界經濟強權、世界新聯盟的軸心,並對美國世界霸權構成嚴重的威脅。所以川普主張所謂將國外投資工廠遷回美國本土,對中國進口貨品課以重稅,甚至與蔡英文通電話,質疑「一中政策」等手法,不過是其「在商言商、討價還價」的籌碼而已,所以川普才有「他也可以接受一中政策,不過中國必須做出很大的讓步」之言論,未來美中是否會簽署「第四公報」,台灣是否成為川普的政治籌碼,四月的川習會將見分曉。

現今對美國而言,最具威脅者莫過於中國「一帶一路」計畫的成功推出及其向外不斷擴張。目前不僅與南亞的瓜達爾港取得連繫,今年一月十八日來自浙江義烏的貨櫃列車更貫穿歐亞大陸,穿過英吉利海峽海底隧道直抵倫敦,這無疑是對美國全球戰略的重大突破。這也是華府加強對北京圍堵,並不斷向南海增兵的主要原因之一。其次歐巴馬所倡導而為川普所拋棄的TPP,中國是否會接手,深受各國關切。因為此一由海權國家所組成的TPP,如再與「一帶一路」的陸權國家相結合,北京想不成為未來世界新秩序的軸心都很難。


注釋:
1 柯哲緬金(1983-)畢業於吉爾吉斯斯拉夫大學歷史系,2009年獲得該校政治學博士,目前為「真理報」記者。曾任俄羅斯重要媒體編輯、特約通訊員、記者等職。柯氏長期關注亞太及南亞國際情勢,並有多篇重要分析評論,係現今俄羅斯亞太和南亞問題專家。
2 Сергей Кожемякин, Антикитайская авантюра Дональда Трампа, Военное обозрение, 7 января 2017.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