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欣偉

臺灣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
2017-05-04

 

2017第一季的美國與東北亞

美國總統川普上任後就履行競選諾言,不顧日本的勸阻而退出泛太平洋夥伴協議。接下來,他又發布行政命令,禁止伊朗、敘利亞、利比亞等多個以伊斯蘭教徒為主的西亞北非國家之國民入境。不過該禁令在美國內外都激起強烈反彈,也遭到法官阻攔。川普的第一任國家安全顧問佛林,因涉及非法與俄國大使接觸而被迫於2月13日辭職。到了3月下旬,川普試圖推翻「歐巴馬健保」的舉措,在國會遭遇更大挫敗,而他的民意支持度也創下36%的新低。

就在川普陷入困境前不久,美國盟友安倍晉三也捲入賤價售地給右翼民族主義學校的醜聞而被質疑。至於韓國的朴槿惠更在3月31日被逮捕,其所屬的執政黨聲勢極為低迷。正當美、日、韓領導人威信下降時,金正恩之兄金正男遇刺,北韓還進行多次導彈試射,使東北亞情勢更加動盪不安。
 

4月的轉變

低迷不振的支持率,以及受俄國影響的陰影,使川普政府思考改弦易轍的可能性。當新任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重組國家安全會議後,親俄反中的首席策士巴農不再是國安會的成員。緊接著,川普與習近平於4月6日在佛羅里達會面,川普並沒有像他先前所宣稱的,在經貿議題上對北京施壓,反而在會議期間及其後展現出與習近平保持良好關係的意向。

在川習會期間,川普下令發射戰斧飛彈攻擊敘利亞軍事基地,並聲稱此舉是在回應敘利亞政府軍以化學武器傷害包括兒童在內的平民。有觀察家認為,這是在對習近平示威。不過這樣的做法不僅和川普從前不介入敘利亞的說法相反,而且還使華府與支持敘利亞政府的莫斯科之間關係惡化,讓美國聯俄制中的可能性大降。據稱,川普的舉措受女兒、女婿影響,而他們與中國大陸間的商業聯繫也常被媒體仔細檢視。但在與習近平會面、以飛彈攻擊敘利亞軍事基地,同時降低了「通俄」疑慮後的川普,民意支持度略微止跌回升。

對中國大陸而言,要贏得川普的友誼當然也要付代價。北京儘管暫時避免被華府宣布為匯率操縱國,也沒有被課徵鉅額保護關稅,但在4月28日,美國貿易代表署還是指責中國大陸保護智慧財產權不力,並將之列入優先觀察名單。另一方面,北京要與美國合作,共同解決北韓的核武問題。對中國大陸內部許多被視為立場強硬的人士來說,應堅定支持北韓,共同對抗美國。如今習近平卻與美國合作,甚至招致北韓的強烈批評。川普與習近平就經貿與北韓問題上達成的某種條件交換,意味著兩國內部鷹派影響力的下降。而這兩位領導人此時也都需要對方的善意,以強化自身在國內的地位。

與此類似的是,日本與中國大陸間的敵對態勢也比先前和緩。就在中國大陸對臺灣與南韓先後因為「九二共識」與「薩德系統」的議題發生摩擦時,中國大陸人士赴日本觀光的增長幅度非常快。不論是中國大陸經濟成長趨緩、日本的核污染疑慮,或中日兩國間的外交紛爭,都未能阻擋大陸人民赴日的熱潮。4月28日,中國大陸與日本外長在紐約聯合國討論北韓核武問題的場合會面,表達改善關係的意願。綜合言之,中國大陸與美國、日本的領導人,降低了國內鷹派的聲浪,在國際場域共同對付被視為「麻煩製造者」的北韓。
 

韓半島情勢

對美國來說,未必不能仿效在阿富汗、伊拉克與利比亞的先例,一勞永逸地直接推翻北韓金氏政權。然而北韓擁有核武,也可能在某種程度得到北京、莫斯科支援。若韓半島在北韓政權瓦解後統一,駐韓甚至駐日美軍的合法性也將被削弱。反之,若放任北韓擁有核武,則會使得南韓、日本以及駐紮在這些地方的美軍受威脅。如果北韓研發出射程更遠、可靠性更高的導彈,連美國本土都可能被攻擊。對中共來說,一方面不樂見北韓政權遽然垮台,以免難民湧進東北,或讓美韓同盟的軍力推進到鴨綠江邊。但另一方面,北京也不希望北韓擁有核武:那對中國來說同樣是潛在的重大威脅。所以華府與北京都要除去北韓核武,但暫時不會優先選擇動兵。儘管川普放話要調大軍壓境,卻沒有在南韓撤僑。美國與中國大陸現在採取的主要仍是在政治、經濟上施壓的手段。

從金正恩的角度來看,放棄核武將使自身籌碼盡失,可能落得海珊、格達費的下場。即使獲得大國的安全保證,也未必可靠:放棄核武後的烏克蘭是另一個鮮明的例子。所以即使在美國的軍事壓力與中共的經濟制裁下,金正恩也未必會輕言棄核。在這種情況下,可能在5月9日當選為南韓新總統的文在寅,有機會給金正恩一個下臺階。因為代表進步勢力的文在寅,與先前兩任代表保守勢力的總統不同,對北韓較友善。文在寅的勝利,將意味著亞太地區主張對外強硬的鷹派勢力再次受挫。不過金正恩若過度期待文在寅開出非常有利的條件,而錯失達成協議的機會,可能會適得其反。
 

歐洲的排外勢力

在歐洲大陸,自從英國脫歐與川普勝選以來高漲的右翼排外勢力,最近也未能取得執政權。在3月15日的荷蘭大選中,與競選期間的川普同樣反移民的荷蘭自由黨領袖,敗給了原本的執政黨。更重要的是,在4月23日法國總統大選時,中間派的候選人馬克宏取得了比民族陣線的勒朋更多的選票。前者很有希望於5月7日的第二輪選舉中,擊敗被視為「法國女川普」的後者,成為新任總統。主張脫歐的荷蘭、法國政黨未能一鼓作氣取得執政權,顯示較極端的右翼勢力在歐陸將暫時受阻,而歐盟也得以倖免於土崩瓦解。

不過像川普一樣的右翼強硬勢力,畢竟已經成長為法國、荷蘭的第二大黨,不容小覷。接下來要觀察的重點將是英國選舉。自從去年脫歐公投通過後,英國究竟會採全面退出的硬脫歐,或保持跟歐盟部分協議的軟脫歐,一直是各界關注焦點。在今年1月中,英國首相梅伊終於決定全面退出歐盟及歐洲單一市場。這讓原本期待政府會在英國國會、最高法院或其他反對勢力的協調下,能停止或採取軟脫歐的英國企業及金融界大失所望。歐盟也表示,將不會在談判中寬待英國。為了警告正在觀望脫歐的國家,必然要給予英國某種程度的懲戒。梅伊首相在思考脫歐方式時,也可能考慮到軟脫歐的方式將不會被歐盟接受,為了避免國內外認為英國不捨離開歐盟或負擔不起脫歐代價,才決定全面退出歐洲單一市場。

然而,梅伊內閣要擔心的不只是與歐盟的談判,還得擔心由於反對脫歐而希望能再度發起獨立公投的蘇格蘭。多數蘇格蘭人在去年脫歐公投中,投下反對票,最後仍因整體票數不足,而必須陪同整個聯合王國退出歐盟。這樣自然使蘇格蘭地區人民心生不滿。上次蘇格蘭獨立公投,反對派僅是小勝,如果再次投票,恐怕蘇格蘭就會脫離聯合王國。當然,英國政府短期內不會再進行蘇格蘭公投,但需設法安撫蘇格蘭並對抗反對脫歐勢力,以取得正當性推動之後的脫歐談判。因此,梅伊也準備提早進行大選。在4月底已有民調顯示,對脫歐感到後悔的英國成年人比例已超過贊成脫歐的比例。這也可視為強硬排外民族主義的退潮。

將於今年下半年舉行的德國聯邦議會選舉,重要性更甚於法國或英國選舉。因為德國不論是經濟規模或人口總數,都在法國或英國之上,在原本的歐盟中穩居第一。該國在前一兩年收容的敘利亞難民以數十萬計,也比其他歐洲國家更多。但德國總理梅克爾接納難民的作法,也在國內引發爭議。若極右派在德國意外取得勝利,那麼歐亞大陸上其他國家溫和派所取得的成果,都將黯然失色。
 

下半年的展望

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運動推倒一連串西亞北非國家政府時,許多歐美人士將之視為自由民主的重大勝利。不過這些地區陷入無政府狀態後,大量難民湧入歐洲,引發嚴重的社會問題與政治爭議。這不僅使強硬的排外民族主義在西方聲勢陡增,甚至使自由主義國際秩序陷入危機。倘若今年4月美國、法國轉趨溫和的態勢能延續並蔓延至接下來要進行大選的英國與德國,阻止極端的右翼取得政權,那麼危機可望暫時得到緩解。否則,西方主導的自由主義秩序將有崩解之虞。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