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逢瑛 

元智大學助理教授
2017-07-26


美國正在透過各種區域衝突和戰爭的需要,積極研發和試驗最新武器的效果,這種欲維持美國世界龍頭老大地位的心理作用無疑惡化了區域的平衡。俄羅斯和中國也透過區域組織和聯合反恐合作和國際軍事比賽等各種軍事合作機制,整合俄中聯合作戰和研發的協調能力,加大對美國反擊的能力。俄美中的軍備競賽就在區域爭奪戰當中展開。

川普上任之後,把解決北韓問題放到了中美關係顯著的外交議程當中。中美關係的核心圍繞在美國向中國施壓上,包括了美國堅持中國必須更徹底落實聯合國向北韓持續經濟制裁的決議、美國捍衛南海海域的國際自由航行權以及消除美中之間的貿易逆差等等訴求,全部的指責都是直接衝著中國而來,這應讓中國備感壓力。與此同時,美國完成了在南韓薩德系統的部署,隨時啟動系統之後就是直接挑戰中國的國防安全,要向中國展示美國的拳頭。
 

川普的導彈外交加速全球地緣爭奪戰

無獨有偶,薩德系統同樣也是向俄羅斯展示拳頭。美國向俄羅斯軍事施壓的方向沒有改變,俄美關係的核心也是圍繞在美國向俄羅斯持續施壓上面,包括延長對俄經濟制裁和加強北約在東歐的飛彈防禦系統部署。美國手中現成可用的籌碼太多,顯然,美國同時向中俄施壓的手段從輿論、經濟、軍事到國際場域。媒體的號角吹響了這場全球地緣爭奪戰。換言之,俄中為了抵抗美國的施壓,反而讓國際地緣政治的版圖重組,這是因為美國軍事戰略的圍堵和進逼反而加快國際體系的變化發展。

俄羅斯總統普京也曾經表示過,俄羅斯的「轉向亞洲」政策是針對本國長期戰略發展平衡所需,但是俄中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卻是因為西方對俄的經濟制裁加快了進程。換言之,俄中要如何絕地反攻並且險中求勝呢?在觀察俄美中三強的博弈當中,許多問題並不取決於所謂的俄中地緣擴張的野心,這首先是美國開展國際輿論戰的一種宣傳口號;更多的是:俄美中三強之間的對抗主要還是透過代理人戰爭來對抗,彼此都在製造掣肘對方的地緣籌碼,由此展開的全球地緣腹地版圖的爭奪更是此起彼落。

北韓問題是美國再次恢復開闢的代理人戰場,南韓必須非常有智慧斡旋在大國關係當中。薩德系統的部署不僅是完全展示美國強硬的單邊主義,同時也是彰顯美國對盟友承諾的外交傳統。川普上任儘管一路受到傳統建置派和主流媒體的輿論撻伐和質疑,但是,他在外交上卻是旗開得勝,他將一把殺手鐧透過南韓總統交接的空窗期,在不為難南韓新任領導人的情況下,強勢地放在了中國和俄羅斯的頭上。薩德有監控和攻擊的雙重作用,不但隨時都可以偵測在兩千公里範圍之內的來襲飛彈並且可以將監控蒐集的情資進行分析預測,同時還具備飛彈攻擊俄中本土的先發制人的打擊能力。由此看來,川普對習近平和普京的態度儘管表現得謙恭友善,但是其所作所為卻是單刀直入且是迅雷不及掩耳。川普的飛彈外交令人瞠目結舌。
 

美國敲山震虎 代理人戰爭還會持續

在4月6~7日的川習會間,美國在地中海的軍艦向敘利亞政府軍所在地沙伊拉特發射了59枚戰斧巡弋飛彈。這個舉措頗有敲山震虎和殺雞儆猴的作用。川普上任之後首先需要展示的外交和軍事能力就是在北韓與敘利亞。打擊金正恩政權和阿塞德政權作為挑戰中俄兩國的首要標靶。換言之,如果美國一旦能夠移開敘利亞和北韓這兩個擋在俄中前面的標靶,直接就是開誠布公與俄中展開激烈的對抗。現在,俄中不願意和美國正面對抗,習近平和普京都有連任的壓力,兩人都會避開與川普交惡的烽火,把北韓和敘利亞持續當作代理人的戰爭緩衝地來周旋美國。可以說,俄羅斯和中國與美國在敘利亞和北韓問題上的較勁,彼此的陣線都必須拉長,俄中主要的手段仍然在於扶植敘利亞和北韓這兩個政權,讓他們自行有能力對抗美國的顛覆。俄羅斯和中國目前都只能做到協助的角色,並且盡快促使美國同意展開多邊多極的外交談判。美國在烏克蘭、南韓和台灣的做法,也是利用民族和國家的分裂見縫插針。

換言之,美國同樣也是利用烏克蘭和東歐掣肘俄羅斯,烏克蘭的內戰成了美俄代理人戰爭的犧牲羔羊。日前歐盟決定向烏克蘭開放部分免稅市場,自從俄烏交惡以來,烏克蘭反向需要從波羅的海三小國反輸天然氣。歐盟目前仰賴俄羅斯的天然氣以德國為首,川普設想利用頁岩氣外交取代俄羅斯的天然氣。俄美博弈,歐盟也是從支持美國到扮演美俄的協調平台轉向。這次的G20漢堡峰會,普京和川普首度會晤了。至於烏克蘭可以撐多久,這完全取決於美俄的和解進程,所以,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看到G20峰會德國總理梅克爾和川普對普京的友好親善,才會說烏克蘭才是最希望美俄關係正常化的國家。與此同時,烏克蘭一方面還必須配合西方自由貿易的條件,拿到經濟優惠和融資的好處;另一方面,還必須就克里米亞主權歸屬問題持續向俄羅斯展示強硬的手段,甚至封鎖與克里米亞和烏東頓巴斯之間的聯絡通道,簡直就是完全被西方操控到喪失國家自主權的半殖民狀態。顏色革命的下場就是這樣,烏克蘭民族主義派顛覆了親俄政權,還必須配合美國的劇本演出,國家經濟和外交陷入窒息狀態。因此,川普是否會繼續執行軍方的意見,目前看來,川普仍然持續在軍事力量上向俄中施壓。

習近平訪問美國的經歷,讓普京保守選擇在G20漢堡峰會期間與川普見面。由此可見。川普本人雖然著重在與俄中領導人情誼的建立,但是他的軍方幕僚所做出的決策都是展示武力。川普為了解決美國的經濟問題,少了傳統了胡蘿蔔和大棒兼具的手段,大棒卻沒有減少。習近平和普京都有續任的壓力,目前看來,兩人對川普都是非常親善低調,但是都在加快彼此的地緣布局,通過多極政策的外交手段相互策略結盟,以減少美國直接與俄中兩國直接發生軍事衝突和飛彈交鋒的可能性。當前,俄羅斯以拖待變,等到2018年俄羅斯總統大選結束之後,普京可以有更多的籌碼與美國斡旋。
 

俄羅斯反對薩德 俄中聯手鞏固北韓陣地

俄羅斯軍事專家龍科夫(Алексей Леонков)對RT表示,美國人部署薩德系統有雙重嚇阻作用,不但可以攔截飛彈,還可以發射戰斧級飛彈,其效果就是:這個系統不僅可以威攝北韓,同時也可以威脅俄羅斯和中國,等於掌控了直接對俄中進行飛彈攻擊和軍事打擊的先發能力。這讓俄羅斯和中國必須提高防禦能力,增加了地區的緊張衝突氣氛,破壞了東北亞目前的戰略平衡。他也表示,如果這樣的威脅迫使俄羅斯退出第三階段的縮減和限制戰略進攻武器條約的話,這也會使地區的經濟與安全關係更加惡化。

當然,美國說北韓研發的洲際導彈和核武試驗,不但可以威脅韓國和日本,也可以威脅美國本土安全。如果是這樣,北韓的金正恩政權如果失去理智,也同樣可以威脅俄羅斯和中國,那麼,俄美中日韓都有共同的威脅和任務維護彼此的國家安全和國家利益,共同迫使北韓放棄核武試驗,回到談判軌道上。然而,美國卻堅持是讓中國與俄羅斯向北韓施壓,其目的顯然是把責任推到俄中身上,讓他們親手向北韓下重手,美日韓在旁坐享其成。這一方面顯示了美國並不認為北韓問題有那麼急迫性要現在處理;另一方面,北韓問題可以讓薩德系統變成隨時先發制人的工具,這才是美國的目的,北韓威脅只不過是藉口。因此,俄羅斯和中國更不可能讓北韓金正恩失去理智並且不能因為聯合國經濟制裁決議而失去這位傳統的朋友,才會堅持透過政治外交的談判手段,和平處理朝鮮半島無核化目標。倘若如此,東北亞皆大歡喜,美國不就沒有角色了?美國的策略就是要壓制俄羅斯和中國的崛起速度,同時還要讓俄羅斯和中國向美國示弱,讓美國以老大的姿態決定如何解決北韓問題的路徑和方法。然而,普京和習近平如果在北韓問題上示弱,以後他們在國際爭議問題上還有甚麼發言權和影響力可言?因此,這是關係著俄羅斯邊境的安全問題,俄朝邊境安全就是俄羅斯的國家安全,俄羅斯不會在主權界線上讓步,這樣一來,美俄關係的對峙還會持續升溫。

當然,普京並沒有放棄寄希望於川普,他認為川普還是有心要讓世界走向更加的和平和互利。如何堅持國家利益和同時造福全人類也剛好是習近平倡議「一帶一路」的口號。不得不說,世界大國領袖均已經意識到:一方面,全球貿易在區域的新冷戰和封閉下更顯得一蹶不振;另一方面,區域的對抗加快了國際恐怖主義的繁衍和蔓延,這場世紀難民災難更是遙遙無期,戰火下的百姓沒有活路可言。敘利亞內戰顯示,國際聯軍的空襲還是會炸死平民,內戰也會導致政府軍和反叛軍之間偷偷使用化學武器,彼此栽贓之後變得撲朔迷離且真相莫辨。

就在G20德國漢堡高峰會上,普京帶去了敘利亞西南區停火方案,川普居然同意了這個方案,這使得敘利亞西南區的停火機制在7月9日開始實行。人道救援可以進入該區進行平民的救助工作,這顯示川普本人的人權觀念還是很高,與他上任後的築牆政策和反移民政策大相逕庭。這可以說明,川普的政策是基於考慮美國的本土安全優先,而停火政策是首先基於人道主義。法國新上任總統馬克龍在二十國峰會上非常親近川普,同時他還表示法國能夠接受普京在敘利亞的處理方案,也就是說阿塞德政權可以先保留,首先要合作打擊恐怖主義。這樣一來,法國和德國都是支持美國與俄羅斯建立正常化關係。這顯示了美俄博弈的特點已經從代理人戰爭之間的零和遊戲,進入了共同協商的多邊談判機制,可以說是普京外交的成果,也可以顯示西方已經逐漸適應擺脫絕對優勢的意識形態而朝著全球共同治理的方向邁進,這又和習近平在杭州G20峰會的倡議不謀而合。
 

小結: 俄美中爭霸、不爭戰,有賴於多邊機制與全球治理

不論是習近平的全球治理和人類命運共同體概念,還是普京的尋找共同利益、減少分歧的求同存異和共同反恐訴求,都是利用自身的優勢以及抓住美國需要俄中共同合作的意願,以此作為與美國談判的突圍籌碼。川普上任之後對俄羅斯做出的最大膽的戰略測試包括了敘利亞戰斧飛彈的攻擊和擊落敘利亞軍方的蘇-22戰機。砲轟敘利亞飛彈事件儘管沒有攻擊俄羅斯在敘利亞的軍事基地,但是普京對於川普的領導人外交並沒有停止,包括習近平與川普之間的情誼建立都是如此。習近平和普京掌握軍方和國安體系比較成熟,而川普還在面臨「通俄門」的內政纏鬥。川普曾表示解除柯米理由是希望FBI要對總統忠誠。當前川普身陷司法部檢調單位的作證威脅之際,提名了前司法部助理部長雷伊擔任局長。未來,倘若川普成功掌控國安和軍方的人事布局,就足以展開與俄中之間的國際反恐合作。屆時,中美俄之間的博弈才可能從新冷戰的安全對峙走向經濟互利的競合關係。

這些仍然要端看大國領導人在區域的合縱連橫結果是否能夠使各方感到某種利益的平衡和妥協,這恐怕不可避免要經過幾場地緣衝突戰爭之後才有可能。當前的國際共同反恐儼然是俄美關係最有利的突破口,代理人戰爭會依據俄美中三強之間的競爭關係的加劇而惡化。因此,地區國家和政治體更應積極參與國際雙邊談判、多邊協商機制和出席國際組織,這些都是有助於全球和平和自身安全。台灣自然也不要忽略自身的角色和定位,避免捲入區域代理人戰爭的衝突當中,也不可在形成轉型的全球共治體系的過程中缺席。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