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仲

台灣大陸地區高校協會理事長
2017-08-24

 

一、前言:

6月16日中國在和不丹交界處的洞朗地區開始修路,印軍以「保護不丹」為由,派出270名士兵越界一百多米進入中方領土阻擋中國軍隊修路,雙方自此長期對峙,目前印度尚有不及50名士兵及一台推土機留在中方界線內。印度除在鄰近洞朗的乃堆拉山口有3千名山地師駐守外,印度報導印軍第33軍大批部隊正在向中印邊境錫金段集結,部署在錫金段500米至20公里範圍內,三個師共約四萬人;而中國的軍隊在西藏高原區已經進行了3場大規模演習,西寧聯勤保障中心也在6月下旬進行橫跨西部地域的聯合保障行動機動演練;出動了4架運-20等大中型運輸機在西南某機場演練空中戰略投送。除了佈署約3千名持輕機槍的中國士兵駐紮在中方邊境約1公里處外,甚至傳出調動76軍團組織特遣旅入藏。雙方各自佈署先進武器,積極備戰。

中國邊防部隊在8月15日印度獨立日進入中印有爭議的拉達克(Ladakh)地區印方實際控制領土,雙方軍人互擲石塊,各有人員受傷。

近二個月來,中國大陸六大官媒重現1962年中印戰爭時的用語,甚至在24小時內6次嚴厲警告印度:「是可忍執不可忍」、「勿謂言之不預也」,國際都在關注中印是否真的會爆發戰爭?但也有樂觀的訊息認為,9月3-5日金磚國家領導人第九次會晤將在廈門召開,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和印度總理莫迪將再次會晤,屆時這場洞朗的軍事對峙可望化解;但多數觀察家都認為印度這次有備而來,不會輕易退兵,危機還會拖延一段時間。
 

二、印度出兵洞朗的考量:

印度以反對中方修路、保護不丹為名,派兵越界阻擋中國軍隊修路,擺出不惜一戰的強硬姿態,背後其實有多重且深沈的戰略考量:

1、洞朗戰略位置重要:
當年中國用了幾千公里交換洞朗段,因為洞朗段能俯瞰整個印度東北七邦和北部幾個主要邦,尤其在尼泊爾和錫金之間的西里古里走廊最窄處只有23公里,距離中方洞朗地區只有一百多公里,一旦西里古里走廊被中方控制,將切斷印度和北方的聯絡。如果中方在洞朗完成修路,將來可能再修鐵路通向不丹,對印度非常不利。

2、不容中國染指不丹:
今年上半年,中國駐印大使羅照輝兩度訪問不丹,討論建交和兩國的邊界簽約問題。從80年代雙方討論邊界條約經過24輪談判,今年基本確定邊界走向,雙方要簽約也要建交。但印度長期控制不丹,長久以來都是不丹最大的貿易夥伴和外援國,1949年雙方簽訂的《永久和平與友好條約》表明,不丹的外交事務必須接受印度「指導」,印度不希望不丹和中方交好,更不接受中不的邊境協議。

3、欲重啟邊界談判:
由於中印之間有12萬多平方公里的領土爭端,由於印度大國自居,對中印「龍象之爭」印度要做亞洲老大、且印度自視經濟和軍事實力強大、企圖重啟邊界談判。雖然中印於1981年啟動邊界談判,並且在1993年簽署《關於在邊境實控線地區保持和平與安寧的協定》、1996年簽署《關於在邊境實控線地區軍事領域建立信任措施的協定》、2005年簽署《解決中印邊界問題政治指導原則的協定》、2012年和2013年又分別簽署《關於建立中印邊境事務磋商和協調工作機制的協定》和《中印邊防合作協定》;然而,2009年以來中印邊界不斷有越境事件,在2013年、2015年都曾爆發嚴重的對峙事件。7月,中國外交部對外公佈尼赫魯1959年致周恩來總理的信函,尼赫魯在信中指出錫金-西藏邊界不存在糾紛;但印媒稱尼赫魯僅承認了有關錫金北部邊界的劃定,邊界爭議並未完全解決,而且西藏和錫金不是1890年中英《中英會議藏印條約》的簽約方為由,認為該條約沒有效力。

4、爭奪南亞大陸的主導權:
對於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印度不但止參加,甚至聯合美日發動抵制。印度向來把南亞次大陸視為勢力範圍,自認將擠身大國行列,正打算強化對喜馬拉雅山南麓國家的控制,偏偏中國提出提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不僅斯里蘭卡、孟加拉強化與中國的聯繫,尼泊爾政府甚至提出,希望修建穿越喜馬拉雅山的鐵路,強化中國與尼泊爾的交通聯繫。印度認為如果中國繼續強大下去,印度不僅不能收回阿克塞欽地區,連佔領多年的「阿魯納恰爾邦」都可能失去。卡住中、不建交,一帶一路就難以向前推進,也能遲滯中國在南亞的進展。

5、重建國家自信:
印度人普遍接受當年是因為印度禮讓了自己的位置,從而使中國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但如今中國恩將仇報,阻擋印度晉升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同時,60年代的中印邊界衝突,印度的解釋是為了維護邊境地區的和平,印度主動作出戰略調整,而且中國為邊境衝突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同時,媒體吹捧印度軍力,認為中國在洞朗的行動是為了全方位圍堵印度、迫使印度接受「一帶一路」倡議、迫使不丹與中國建外進而離間印不關係。印媒認為儘管國內民族主義情緒高漲,但中國不會訴諸武力,中國如果動武將重擊中國的國際形象,破壞中國圍繞「一帶一路」建設作出的努力,而且美日也不會坐視不管。再說,中國正籌備金磚國家會議及十九大的召開,中方軍隊正處於全面改革的敏感之際,指揮與後勤體系尚未完善等,印度只要堅持,中方願意坐下來談判,就是印度大國實力的展現,對目前陷入改革困境,各邦爆發示威衝突的莫迪而言,是非常有用的強心針,滿足印度人民的大國夢。
 

三、中方的立場:

中國外交部8月3日發佈《印度邊防部隊在中印邊界錫金段越界進入中國領土的事實和中國的立場》,闡述中國政府的立場,警告印度不要指望中國會拿自己的領土主權做交易,不要低估中國政府和人民捍衛領土主權的決心,不要低估中國軍隊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決心和意志。11日,中印在乃拉堆山口邊境人員會議站首次舉行少將級別的「高層國旗會談」,試圖打破邊界對峙僵局,卻以失敗告終。中方堅定要求印方立即從洞朗地區撤軍,而印方堅持中國應首先移除修路設備。

去年7月上旬,莫迪訪問莫三比克、南非、坦尚尼亞和肯亞,國際評論認為印度試圖加強在非洲的影響力,和中國進行競爭;11月,莫迪訪問日本,聯合日本推出對沖「一帶一路」倡議的「自由走廊」計畫,從亞太到非洲這個寬大區域和中國形成對抗;6月下旬,莫迪出訪美國,突出美國“首要戰略夥伴”地位,強調雙方在民主政治方面的高度一致;中方認為,莫迪顯然拋棄了自甘地創立國大黨以來的「獨立外交」和「不結盟」的外交立場,轉而追求「美日印聯手對抗中國」。因而在洞朗危機出現後,印度和美國、日本等國在印度舉行聯合軍演,公開向中國示威。

在洞朗危機交涉初期,印軍國防部長、參謀總長表態要「準備打2.5線戰爭」、「現在的印度已經與1962年已經不同」,顯然印軍越界不但沒有退回之意,甚至不斷向邊境地區增兵。因而中方認為印度指事發地為「不丹領土」,要求北京先撤軍,是「打着『保護不丹』幌子侵犯中國領土」。

因而,北京認為,洞朗危機不存在外交談判問題,印度必須退出中方領土,否則中國國際威望嚴重受損,甚至可能形成「誰都可以挑戰中國」的形勢,在周邊國家形成「多米諾骨牌效應」,將對南海、東海和朝鮮半島局勢極為不利。如此將嚴重傷害民族復興的自豪感,黨和國家以及解放軍的形象嚴重受損;甚至國內外分裂勢力、尤其是台獨和港獨受到鼓舞。因此,大陸多數輿論主張應採取武力驅逐入侵印軍,這不僅是為了主權,也為了國家榮譽和民族尊嚴。
 

四、代結論:可能的發展

從最近印度外長巴格拉伊和莫迪的暗示上看,印度的態度並沒有改變,即希望經由談判,中印雙撤軍,中國不能在中印邊境修路;但問題是印度如果不撤兵,中國不可能允許印度軍隊長期待在中國領土不走,而使越境問題爭議化、國際化;但是如果中國清場而印度不抵抗,將顏面盡失;如果印度反抗,則兩國軍事衝突就可能引爆,但明顯代價太大,雙方都不願動武。

雖然從果阿峰會到廈門峰會,印中兩個交接金磚峰會主辦權的金磚成員正陷入半個世紀以來罕見的邊境對峙,但印度和巴基斯坦今年都被納入上海合作組織峰會,莫迪6月在阿茲特那峰會上說:中印57年以來在邊境問題上沒有發射一枚子彈;顯示印度明白一旦動武、風險太大。目前印度南孟加拉邦已經陷入政治動亂、當地獨立組織開展武裝鬥爭,中印如開打,危機可能演變成各邦分離勢力抬頭;而且國大黨也正猛攻莫迪廢舊鈔和稅革政策引發的動亂,這對莫迪領導的新崛起的人民黨十分不利。因此,洞朗危機可能的解決方案是中方默許暫緩修路,而印度退兵、或印度改讓不丹軍隊在對峙地區代替印度軍隊留守,之後不丹再退出;這樣大家都保留顏面,讓事件儘快平息。如果不然,則解放軍可能效法60年代毛澤東在10月出兵的模式,對洞朗進行清理。

由於印度追求大國夢並且將中國視為競爭對手,兩國間存在邊境爭議、印度佔領藏南地區歸屬爭議、達賴喇嘛問題、印度洋主導權爭奪等等,即使在洞朗危機之後,象龍之爭還會持續下去。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