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仲

台灣大陸地區高校協會理事長
2017-02-23
 

一、前言:

2月10日,美國總統川普同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互通電話,川普在電話中表示美國政府將信守一個中國政策,引發各界質疑川普的中國政策是否已改變立場?但與此同時,川普又在稍後和日相安倍會晤後的《日美聯合聲明》中,首次載入《日美安保條約》第五條適用於釣魚島,再次衝擊日中釣魚台爭議;美國軍方也傳出將出動航艦挑戰中國大陸在南海人工島礁12哩的訊息;而且在國際財金機構始終緊盯著美中貿易大戰何時開打前,美中貨幣大戰似乎已激烈交鋒。在川習二度熱線通話之後,美中關係的走向牽動全球、尤其是兩岸關係未來的變化,美中關係的變化絕對是最大的影響因素。

 

二、美中台關係仍然埋設高爆力的衝突點:

在川習二度通話前,中國農曆春節大年初五,川普女兒伊凡卡先到中國駐美國大使館拜年;之後,川普也在中國元宵節前夕,向中國賀年;父女一早一晚的賀年,顯示川普深黯中國民情,一掃之前打破美國近幾任總統慣例未在除夕前向中國賀年所引發的爭議,為川習二度通話緩和氣氛。

川普在二度通話中,首先確定的是修正了將一中原則列入美中談判可能議題之一的立場。白宮公開說明川普充分理解美國政府奉行一個中國政策的高度重要性,應習近平之要求、美國政府信守一個中國政策。雙方同意加強在經貿、投資、科技、能源、人文、基礎設施等領域互利合作,加強在國際和地區事務中溝通協調,共同維護世界和平穩定。

川普將三報一法歸回處理台灣問題的原位,顯然是為後續美中一連串圍繞經濟和戰略艱難談判鋪平道路,避免台灣議題干擾了其他重要議題。然而,在川習通話中,川普只是回到中美三個公報與台灣關係法的「一中」立場,並未改變華府企圖拉抬美台關係的傾向。去年在歐巴馬卸任前簽署的《2017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打破美台高級軍職人員互訪的限制;前美國在台協會(AIT)臺北辦事處長楊甦棣2月16日在華府智庫全球台灣研究中心(Global TaiwanInstitute)的研討會中透露,AIT臺北新址今年在內湖落成啟用後,美方將派陸戰隊駐守負責安全維護;由於台美斷交後,AIT辦事處即無陸戰隊員駐守,美國也一再強調和台灣維持的是「非官方關係」、AIT是非營利性民間機構。如果AIT新址啟用後真由美軍陸戰隊駐守,華府將AIT臺北辦事處視同駐外使領館,對美台關係將具重大象徵意義。

其次,川普執政團隊重要成員多次提及台灣應增加國防投入,如果美台啟動新一輪軍事採購,北京必然大動作抗議;台灣問題仍然是橫亙在美中間重大的紛歧。

 

三、熾熱化的美中貨幣戰:

去年第8次年度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時,中國曾經承諾繼續推動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改革,並強調人民幣不存在持續貶值的基礎;但人民幣卻在去年11月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持續重貶,川普多次抱怨中國操縱匯率,揚言報復,美中經貿戰爭隨時可能開打。

然而,人民幣重貶情勢並未因川普強烈的警告而緩和。為抑制通膨和資產泡沫,美聯儲傾向維持美元走強,市場預期美聯儲加息的心理,加上中國經濟增長下滑,在避險和資金外逃的雙重壓力下,人民幣跌勢持續到一月底。中國不得不加強資本管制,但必然的結果就是使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倒退,「一帶一路」推展也可能因資本管制和外匯儲備下降而受阻。

為爭取海外市場,川普當然不希望美元太強勢,在美國利息率上升時唯一的辦法就是向中國施壓要求人民幣升值,但目前中國為抵擋貶值已使出洪荒之力,勢難令川普滿意,中美之間的貨幣戰短期內仍然難以平息。

 

四、等待觸發的美中貿易大戰:

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提出的報告中,模擬了中美貿易戰爭,美國向中國貿易開火的三種可能性,但衍生的後果,都會損及美國的利益:
1、全面爆發的貿易戰:美國若對中國課徵45%關稅,中國可能強硬地全面回擊。 
2、非對稱性的貿易戰:中國可能採取終止購買或拋售美債等。
3、短暫的貿易戰:為期就算不超過一年,但預估美國民營機構恐怕也要失去130萬個工作機會。

美國眾多財金機構和專家都預測,基於川普總統的反貿易談話,美中對峙幾乎已成定局。但中國也暗示必定進行報復,包括對美國企業加大稅務及反托辣斯審查力度,發起反傾銷調查,或者減少對美國商品的政府採購,尤其是對農產品,中國可以在方方面面輕而易舉的徵收更多關稅;或者可以通過拋售所持有的約 1.05 兆美元國債、或是重新讓人民幣貶值。

儘管美中貿易戰吵得沸沸揚揚,甚至預期川普可能短期內就會採取行動,將中國列入貨幣操縱國名單並向與華競爭激烈的進口產品如鋼鐵、大型家電、機械或汽車零件等,施以懲罰性關稅。這類決定多半會在美國財政部4月就主要貿易對手發表的半年一度報告中作出,問題是由於貿易戰必定是兩敗俱傷,而且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在1 月10日發布的報告顯示,中美雙向投資和貿易往來有利於美國經濟和就業增長,如今中美經貿關係已支持約260萬個美國就業崗位,為美國貢獻了2160億美元GDP,相當於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2%。因而在美中新一輪經濟與戰略對話談判之前,川普對中進行貿易制裁的大刀多半維持高高舉起的威嚇姿態,會不會真的落下,還得看正式談判交手的結果。

 

五、美俄關係變化,川普更加拉攏日本:

由於川普的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弗林因和俄羅斯官方「私下通訊」而辭職,引發國會和主流媒體對川普親俄路線的猛烈攻擊,在美國鷹派看來,川普願意與俄羅斯改善關係,本身就是一種思想犯罪;弗林事件爆發後,積累的反俄的情緒全發洩出來,俄羅斯在美國輿論場上重新變成可怕的國家安全威脅。而對壓力,白宮發言人斯派塞開始表示,川普希望俄羅斯能夠緩解烏克蘭衝突,並歸還克裡米亞,「川普對俄羅斯是難以置信的強硬」,顯示川普和普丁短暫的蜜月期可能已經結束。

川普的調整,反映在對二度來訪的日相安倍晉三身上,川普拉著安倍握手達19秒的熱情,讓安倍在鏡頭前反而顯得靦腆。

安倍在回國後立刻開眾議院會議,極力誇耀訪問美國的成果:《日美聯合聲明》首次寫入《日美安保條約》第五條適用於釣魚島。日本文部科學省也在14日公佈的「學習指導要領」的修正案中,首次要求在日本初中和小學的社會科課程中,明確提出釣魚島是日本的「固有領土」,美日中在東海的對峙局勢依舊緊張。

 

六、美中南海危機仍有升級危機:

根據《日本經濟新聞》曝光的美國新任防長馬蒂斯的訪日談話稱,美國在南海不會採取像以往那樣的寬容態度,將為保衛航行自由而行動。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部日前發佈消息指稱「卡爾•文森」號航母離開母港已於2月10日抵達關島海軍基地;2月13日美國海軍時報(Navy Times)引述數名美國海軍官員指出,美軍可能會派卡爾文森號航母戰鬥群前往南中國海,執行新一輪的航海自由行動,甚至讓軍艦駛入中國人工島礁的12海裡範圍內,以確保美方在依據國際法下,軍艦有在南中國海航行的權利,但相關計畫仍有待總統川普批准。

事實上,美軍的高新武器不斷加緊向中國周邊部署,包括能夠識別4800公里以外棒球大小物體的美國SBX-1海基X波段雷達像船,和為對抗中國隱形戰機、派遣配備5架E-2D「先進鷹眼」的VAW-125艦載預警機中隊進駐日本岩國基地,共同與航母、宙斯盾艦等組成「海空一體防空火控」系統。同時再加碼進駐10架F-35B戰鬥機、後續還將部署6架,打造一支由16架F-35B戰鬥機組成的飛行中隊。另外在嘉手納空軍基地和那霸基地都部署已進駐最先進的F-22戰機,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哈裡斯甚至提議將隱形驅逐艦朱姆沃爾特部署在濟州島周邊的水道,名義上是威懾北韓,實際上卻是為了切斷中國出太平洋之路。

日前,在美國防務智庫戰略預算評估中心CSBA主辦的「超越海岸推進」兩棲戰論壇上,美軍提出在中國西沙永興島「四步奪島作戰方案」;雖然日本防衛相稻田朋美曾表示日本海上自衛隊不會參加美方的「航行自由」行動,但中國仍然面對新一輪美軍南海「航行自由」的挑戰、甚至對抗有升高的危機。

 

七、結論:

川習通話後,習近平沒有再提北京多年倡議的「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只是強調中美是合作關係,但對是什麼樣的合作關係並未給予定義,顯示雙方都明白未來仍有高度不確定性。但不論如何,美中作為博弈對手,雙方都有足夠的籌碼反制和逼和;台灣應避免成為美中角力後的犧牲品,尤其貿易戰一旦開打,台灣可能會是最吃虧一方。從而民進黨應即思考儘早調整策略,尤其應加速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立法,讓兩岸服貿協議儘早生效,爭取台灣企業因應新變局的能力,才能積蓄推動其它經貿政策的足夠能量,而不是成為美中經貿大戰的替罪羊。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